华人的孤岛现象:烙印

作者:普通話

最近,文贵先生经常在报平安视频中提到一个词“文革2.0”,当前中共对中国人的洗脑以及对文化和传播的控制比拟文革。国人的不幸,令我想起了当年我爷爷的故事。

我爷爷是中国解放后第一批大学生,专业是历史,因为当时大学生数量极少,所以毕业后被派到一家地方报社工作。有知识,文笔好,爷爷很快得到了领导的重用,过了几年被大力提拔,坐到了报社的总编辑,而且得到了干部的称号。但是他争强好胜,加上是解放后第一批大学生,他自认清高,所以和同事以及领导的关系总是不好,导致最后上得罪领导,下得罪同事。

1966文革在中国全面展开,全国上下开始了前所未有的批斗。爷爷工作的报社处于一个较小的城市,所以批斗的浪潮并没有马上席卷到当地。但是好景不长,红色恐怖最后还是来到了爷爷的报社。

作为报社中唯一的知识份子,而且过去和领导关系不好,爷爷很快成了被批斗的对象。最开始,爷爷在报社中被降级,从总编辑到附编辑,从附编辑到排版室,最后从排版室打压到前线跑腿记者,从此离开公司领导层。

可惜又好景不长,最终在1968文革巅峰,爷爷失去了记者职位,被送进了”监狱”。那天晚上,他没有回家。

奶奶那天等了爷爷一晚上,菜已经冰凉,爸爸和叔叔已经熟睡,但依然不见爷爷的身影。第二天依然没有爷爷的消息,爸爸问爷爷去哪儿了?奶奶只能撒谎,说爷爷出差,到了别的城市可能过一段时间才回来。

奶奶忐忑不安,当天把爸爸和叔叔送到邻居家看管后,飞速奔向爷爷的报社。到了报社,奶奶询问爷爷的去向,得知爷爷已被批斗,前天就已经进到当地的“监狱”了。当时,奶奶一下就跪在了地上,开始大哭,这辈子从来没有感到如此无奈,如此无助。看到这个情形,报社的员工写下了“监狱”的地址。奶奶紧握小纸条,走了15公里,来到了爷爷被关押的地方。

走到监狱时,奶奶已经筋疲力尽,憔悴,她走到一个红卫兵的面前,喘着气,说出了爷爷的名字,希望见见他。红卫兵带着奶奶走到爷爷的窂前,牢房十分简陋,没有床,人就睡在地上,更没有任何地方让人小号和大号。爷爷看到奶奶,顿时冲过来,从牢门的缝隙中,抓住奶奶的双手,说了一句:“老张啊!”,眼泪开始哗哗直流,奶奶看到穿着犯人制服的爷爷和他的无助,两人一起痛哭了起来。

红卫兵看到这情形,抓着奶奶的右胳膊,就想把她拉走,奶奶紧握爷爷的双手,没有丝毫放开的意思,这时红卫兵一巴掌打在奶奶的脸上,心身疲惫的奶奶差点晕过去。在被红卫兵拖走的时候,奶奶大声的喊:“老李!你一定要坚持住啊!我老张和孩子一定等你!你一定要回家啊!!”奶奶被拖到监狱大门前,她问爷爷什么时候可以被释放,红卫兵就回她三个字:“跟我滚!”话音刚落就把大门关上了。

当时天色已晚,想到家里还有两个等着吃饭的孩子,奶奶无可奈何还是回家了。

接下来的几年,是我们家最苦的日子,爷爷被批斗后,家里只剩下奶奶一份工资,生活变得非常困难,省吃俭用,奶奶很多时候一天只吃一餐饭。把能省下来的饭菜尽量都给爸爸和叔叔,但是爸爸刚上小学,叔叔属于幼儿园时期,由邻居家看管。小孩发育快,靠奶奶的一份工作,粮票大减,所以爸爸和叔叔经常挨饿。当时爸爸总在问,爷爷为什么不回家啊,他是不是不要我们了?奶奶含着泪告诉我爸,爷爷会离开我们一段时间,但是他一定会回来的。

由于是小地方批斗,而且爷爷不是高级干部,所以奶奶每过几个月还可以去监狱里面看看爷爷,这狱中探亲是我爷爷在狱中的唯一精神支柱。爷爷每一次都会跟奶奶倾述自己在狱中的经历,被打,被骂,被凌辱,吃着连狗都不会吃的食物。而且小便红卫兵看着,甚至连大便红卫兵也在旁边看着。爷爷有一次问红卫兵,:“为什么我大号,你也要看着我?”红卫兵说:“我不看着你,你想逃跑怎么办啊?你想自杀怎么办啊?你们这些知识份子,就是我们中国的败类!就应该被清除!我们不来整你,谁来整你啊?!”

有几次,爷爷跟奶奶说,受了这么长一段时间的虐待,他快支持不住了,说前段时间已经有3个人在狱中自杀了,爷爷说他深爱奶奶,爸爸和叔叔,但是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当时奶奶握着爷爷的手说:“我们都还等着你,李一和李二现在都长大好多,他们还挂念着你,他们天天盼望着你回家,老李,我们一家人会团聚的,一定不要放弃啊!我们等你!”

1976年,毛泽东去世,邓小平在中央权力快速提升,1976年底,文革基本结束,1977年邓小平停止一切政治斗争,文革彻底结束。 

1977年大年三十,爷爷出狱,那天晚上他走了15公里的路,回到当时的大院。那时天已黑,而且爷爷不知道我们家是不是还住同一个地方,毕竟奶奶上次狱中探亲已经是好几个月前的事情了。爷爷走到大院里,看了看当时他们住的平房,想确认奶奶,爸爸和叔叔是不是还在。当时,奶奶在厨房准备年三十晚餐。她抬头一看,隐隐约约看到窗外好像站着一个人,奶奶赶紧冲到家门口,站在大院里的那个人,骨瘦如柴,像一个刚从纳粹集中营里面出来的犹太人,奶奶喊了一声: “老李!是你吗?” 爷爷豆大的泪珠流了下来,:“老张!”他边喊,边向奶奶跑去。奶奶扔掉手中的锅铲,张开双臂,奔向爷爷,她两紧紧的抱在了一起。爸爸和叔叔听到大院里面的动静,从家里跑了出来,看到奶奶和爷爷抱在一起,我爸高兴的喊:“爸爸,爸爸你回来了!我们好想你啊!”此时此刻,这一家四口终于团聚在了一起。

那天大年三十,这一家人在7年后又一起坐在了同一个餐桌上。此刻,饭菜已经凉了,桌上一盘清炒土豆,一盘番茄炒鸡蛋,加一碟腊肉,最后一盘菜是奶奶最拿手的米酒。爷爷吃了几口凉透的菜,喝了几口米酒,他放下碗流着泪说:“这是我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饭。“

那天晚上,咱们家都没有睡觉,后来,爷爷把爸爸和叔叔叫道自己的床上,这一家人一起坐在被窝里,爷爷笑着,哭着,开始跟爸爸和叔叔讲故事,从童话故事,到希腊神话,到自己小时候的经历,等到爷爷反应过来的时候,爸爸和叔叔已经睡着了。看着熟睡的孩子,坐在自己旁边的妻子,爷爷说:“谢谢老天,我回来了!“

文革结束后,爷爷重新回到了以前的报社,这么多年过去了,以前的老领导都已经不在了,但是文革10年,中国大量人才无辜被整,导致文革后人才奇缺,所以爷爷很快又被报社重用,重新被提拔,这次是一直提拔到了副社长,干部等级更高了。

有了优厚的待遇,让人羡慕额官位,爷爷很快又回到了从前的他。他又从新入党,拿起了“参考消息“,买了崭新的收音机,听着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新闻,每天研究“人民日报“上的国家大事儿,让人感觉他两年前的经历就是一场梦。后来,一家人从之前的小城市,移居到了中国某个大型省会城市,而且在省级报社做上了总编辑。房子更大了,待遇更好了,爷爷家在80年代初是中国第一批购买彩电的家庭,有了彩电之后,爷爷每天晚上7点必会坐在电视机前看”新闻联播“。

在我出生不久后,我的爸妈离开了爷爷所在的城市,到中国南方发展,我们家不是太传统,所以不是每一个春节都会去。那时,中国早已对外开放,大量外国品牌进入中国,海外电影,电视,音乐,书籍等都以习以为常。记得有一次跟爷爷在年三十长途通话,爷爷告诫我,“现在有这么多的外国文化入侵中国,你一定要小心啊,不要被这些西方文化带坏了!少看海外书籍!”

之后有一次和爷爷通话,那时法轮功自焚事件刚在天安门发生,爷爷在电话中极其愤怒:“你看到这些法轮功混账东西干了什么吗?不但让人迷信,尽然让人自焚!简直是恶毒至极,这些法轮功的人,抓到了就应该枪毙!而且要让他们的后代永不能翻身!“ 现在看来,爷爷当时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当年在文革的经历,他说话的语气,就像当年他在厕所里看着他大号的红卫兵。

如今,文革距离我们已经40多年了,那时没有现在意义上的盗国贼,没有人家财万贯,没有高层干部在海外购买亿万豪宅,就连毛泽东每天最大的享受也就是一盘红烧肉。但是文革从另一个角度让我们认识到独裁者对权力的绝对渴望,CCP发动文革,让群众和党内人员互斗,最终达到的是CCP最顶层的绝对集权。

当时的与人斗,与地斗,与天斗跟今天的扫黑除恶,反腐,反美,医患矛盾,等等等并没有本质上的差别。现在不单单把14亿人的生命和财产做筹码,甚至把香港,台湾,南中国海,和世界都变成了党内政治斗争的筹码。

要除掉思想上的烙印是一个挑战,有时候,我自己洗澡时,都会不经意的唱或者哼一些红歌,如“我们是共产主义的接班人“,”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黄河大合唱“等。有时候把我自己都吓住了,我们家移民都已经15年了,我从初中开始就是全西方式教育,但是有些烙印就是这么的深。

郭先生有一次提到了华人的孤岛现象,思想的洗脑以及对国内家人的控制威胁双管齐下,让被共产党统治的华人戴着奴隶和愚昧的烙印而不自知!但今天我们有了爆料革命,通过传递真相,中国人不会傻到被中共再骗一把。

9+
7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79006/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79006/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79006/ […]

0
george
1 年 之前

1. 看标题我以为讲的是海外华人在外国的孤岛状态。
2. 文中说“就连毛泽东每天最大的享受也就是一盘红烧肉”,这肯定是不对的。当时毛泽东是全中国最有钱的人,过着穷奢极欲的生活。李锐说过毛泽东请他吃熊掌。毛的湖南行宫滴水洞花费数百万人民币。

0
martyr
1 年 之前

也许是,都是统治者的内部矛盾,只要胜利了,就能继续享受特权吧……就像红色家族的子女,受着西方现代人文教育,享受着奴隶罪恶的果实,可悲啊

0
martyr
1 年 之前

看了你写的你爷爷的故事,我感觉很熟悉,以前看史书的时候总是很奇怪,为什么2000多年中国的知识分子走不出货与帝王家的怪圈,所有人都想着改变阶层,没有一个人想打破制度本身……,思维方式吗?还是道德问题漠视苍生……

0
Security
1 年 之前

消灭马列邪教

1+

热门文章

GM09

1月 12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