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棒槌:在言论自由的利剑之下,镰刀和钉锤将不堪一击

这张截图不新,就了解墙内当前言论管控的程度而言,却很有说明意义。战友之所以发给我,应该也是出于这层考虑。

世界上最终极的邪恶是什么?正常情况下,这个问题没有标准答案,有标准答案时,情况肯定不正常,明知不正常又不能说,这种情况就更不正常了。如此一来,顶多只能发发牢骚,照我看,这位网友就在发牢骚。当年理学之严酷,严蕊也察觉到不正常,实在憋不住发了通发牢骚,结果被朱熹打得个半死。朱熹说发牢骚也是人欲,必须得灭掉,否则天理不存。可我老觉得朱大人没说实话,就算是实话,也是句官话。应该翻译成谁让你既漂亮又有才,这样老百姓就听的懂了,原来压根都不是冲着发牢骚来的。

这些都是八百多年前的事儿了,放到今天看,有些东西没变样,例如假正经的官腔派头和严刑拷打;有些彻底变了样,比方说钉锤和镰刀。按中共的说法,这也是“天理”,要是朱大人能活到今天,估计就不敢这么跳,顶多也只敢发发牢骚。但我猜结果也好不到哪儿去,毕竟这次可是真冲着发牢骚来的啊。如此看来,情况非但没正常,反而愈发不正常。连牢骚都不准发,谁要不服就试试,轻则账号消失,重则直接叫你本人消失。

出于表达的欲望,为发牢骚而招致的封口及自身毁灭,这是言论管控的两端。后端到了头,前端中共还在不遗余力地推进。照目前形势看,中共的成果颇丰。从幼儿园一直到躺进坟墓,实现洗脑层面的全年龄覆盖式一条龙服务,彻底根绝任何形式发牢骚的可能性。

中共不仅这么想,也正在这么做。问题是总有漏网之鱼,那位网友是其中一条,我是其中另一条。脱网的鱼还有千千万万,对此中共也知道,我也知道中共知道,所以才会对中共的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深恶痛绝。值得澄清的是,这两样本身是好东西。让信息在科学的不断推动下更加透明,在此初衷里,我看到了理性之光。但要让理性能真正服务于社会,还存在前提。这个前提用涂子沛先生的话说,就是一个真正的信息社会,首先是一个公民社会。正是因为这句话,我才对涂先生放了心。

说到公民,假如我理解得对,这个概念要想成立,除了受国家法律保护的前提外,还应当以自存为前提。我的理由是,一个社会连自我保存的力量都没有,国家都称不上,哪儿来的公民呢?如果不把规模纳入到定义之内,古希腊的城邦就是国家。居住其中的每位公民只要愿意,随时都能穿一身宽大袍,站在中心广场的喷水池前,胡乱把领导数落一通。只要他讲得好,自然会有人听,讲得不好也没关系,反正能安心回家吃饭睡觉,第二天还可以继续。类似这样的场面,我在八十年代的小乡村偶有见过,那个人是个疯子,后来连疯子也见不到了。写到这里我才意识到,原来我连自己的国家都没了。

在中共的统治下,作为自存的一个重要形式,言论自由早已被剥夺得一干二净。兼听则明的环境被彻底摧毁,最后只剩一个大喇叭,下面连着一大串小喇叭。很多人甚至都没意识到这点,意识到的又不敢说,敢说的只能发牢骚,牢骚还不能发得太直接。范晔的五礼之谏讽为上这招,搁在中共面前也不灵了,只要是谏,中共都闻得出来,就算闻不出味道,硬编也要给你编出味来。我看再这么搞下去,得学东方朔来上一句于戏!可乎哉?可乎哉?谈何容易!再不然对着漫天雾霾和满地污水格致一番,只是操作起来要点勇气。古人搞出过很多这类作品,不少还流传至今,我想之所以能如此隽永,主要是因为当时没有雾霾和污水。

文贵先生说中国文化宏博精深,这点我完全赞同,并且认为最宏深的当属汉字,其次是建筑。后一种已惨遭中共毒手,前一种以符号的形式存在于虚无之中,叫中共恨得咬牙切齿,却只能干瞪眼。不过话得说回来,汉字再宏深,终归也是拿来用的,中共卡住这一头,封住你的嘴,剁掉你的手,你也只能干瞪眼。时至今日,我已经瞪了四十多年了,不想再继续这么瞪下去,这就是我灭共的原因。人活一世,多少还是希望能搞出点有趣的名堂出来。于我个人而言,想实现这个愿望,必须得用上言论自由这把武器,因为我始终相信,在这把武器面前,镰刀和钉锤将不堪一击。

3+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78774/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Here you will find 12651 more Informati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78774/ […]

0

热门文章

GM09

1月 12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