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棒槌:解除“系统”的枷锁,唯一途径就是灭共

编者注:她也是中共的受害者。

在视频的留言区,有推友评论,说一个包子1块钱,我收了你10块钱,却不知你买了几个包子。这个概括很形象,但并不好笑。实际上在中共国,无论包子指的是载重还是轮轴,面对这个问题,收费员永远解答不了。收费员就是收费员,怎么能让她做习题呢?简直是强人所难。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不是我辈之作派,所以不好笑。可问题总得有个解答,谁能解答呢?只有系统。

视频中那位收费员也很懂,所以伸出头来,样子看上去像个edifier的喇叭,滴滴嘟嘟地重复道:系统算的,802块。这幕不禁让我想起《生化危机》里那个Warning!Warning声,还让我想起客厅里的闹钟,准点时每敲响一下,表盘头上的小窗里就弹出一只兔子……我要为这类联想道歉,收费员怎么成了兔子呢?为了避免误会的重演,在此我也真诚地建议收费员,别再把自己给塞进去了,毕竟运算和输出都属于系统啊。

依我之见,“系统”一词其实是CCP设的套,目的是要把权力的裙带全给塞进套里,转化成螺丝钉和齿轮,带动起整个血腥机器的运转。在机器面前跪着一类人,负责创造价值;另一类正是CCP,躲在机器的心脏部位,只管吞噬价值;还有一类呢?螺丝钉和齿轮。

这些零件既不创造价值,又得暗无天日地趴着。尤其是基层零件,眼下工资发不出不说,时刻还得陪着中共活在谎言中,无论出于物质还是身心所得,于己都不太划算。但这只是我在说,不代表他们一定会听。不听的原因我也能理解,至少裙带关系下的铁饭碗还在。而我的意思是,当中共被干掉,裙带关系不再起效后,那时又该怎么办?是主动提升自己,跟着价值创造者一起站起来,还是继续趴着,逐渐被后进取代?对于每位体制内人士而言,相信迟早要面临这个问题。既然这里涉及到了,不妨提前说出来,有空都可以想想,就怕没有空。

说完收费员,再来谈谈司机。从职业角度看,我认为司机和收费员处于同等的被动。司机吃一门手艺饭,时间越久越难改行;收费员吃一碗关系饭,进来就不好出去,一方面不想让介绍人为难,就算想出去,私营企业问你会什么,总不能说我只会收钱吧。所以只能向上爬,这是体制的宿命。

总体来说,这两种职业都容不得任性,但在程度体现上还是有不同。收费员拿着微薄的死工资不说,遇到不发工资的月份,只能一声不吭扛着。领导个个都是爷,再憋屈也得小心伺候着,顶着司机的盘诘,又不敢发作,只得滴嘟着系统系统;在解决自身当前利益的问题时,司机起码还敢嚷嚷两声,但一看到中共出来安抚,不管问题解没解决,立马又老实了。所以司机总在被骗,站在中共的立场,这类低级骗术竟然还屡试屡灵。

不止司机和收费员,这类现象在墙内各行各业普遍存在,我认为在普遍性背后,始终有两个意识在支撑着。简单概括下,一个是抛开中共,老子永远是中心;不抛开中共,老子永远就该挨骗,别问我为什么,这就是生活。前一个意识直接抹杀了彼此间的团结,后一个让翻身的幻想彻底破灭。中共正是靠这两针慢性毒剂,将价值创造者的反抗意志给整个击垮,在体制外搭建一个更大的“系统”,把他们死死锁铐在其中。一个长期受制于中共灌输的被动观念影响,想让全民自发组织起来,刺穿机器的心脏纯属空谈。除非在经济崩溃的前提下,由爆料革命来带动,换言之,这两者才是干掉中共的第一因。

记得去年还是前年,欺民贼在网上喊什么全民共震,号召卡车司机罢工。这些挣扎在生存线上的司机,罢工了他们吃什么?这样喊来喊去,除了给爆料革命使绊子外,不能再起到任何作用。乱收费只是集权统治下的一个特质,并非本质,本质是灭共。专揪着特质不放的,不是还没明白,就是装不明白。只有真明白和装不明白的才能做节目,真明白的叫爆料革命,装不明白的只能是欺民贼。这类人比别人聪明,可正是因为这点聪明,才断送了他们的前程。

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2+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w88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There you will find 88293 additional Info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77465/ […]

0

热门文章

GM09

1月 10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