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肿瘤医院科主任收受礼品的反思

作者:立武

视频里拍摄的画面显示了一个肿瘤医院的科主任收受了大量礼品,包括中华烟、茅台等贵重礼品,根据拍摄者叙述称这些礼品来自患者家属。事实上,根据笔者自身经验,该礼品很可能是来自医药代表。在中共体制下,医生收受代表礼品的现象普遍存在,一方面医药代表需要医生帮忙开药,销量与业绩奖金挂钩;另一方面,医生对于礼品赠送并不排斥,医生本身工资并不高。

同时我们结合前段时间发生在吉林一家儿童医院的事,去年12月底一名6岁发热、咳嗽的女患儿在吉林市儿童医院就诊时,接诊医生将头孢误开成抗癫痫药,导致患儿出现“瞌睡、复视”的症状。姑且不论这是事故还是医生为开特定的药而开药,在中共体制下,医生与医药代表之间的关系密切而复杂,如果不能有透明的监督机制,单单像吉林市儿童医院将涉事医生停职的措施很难让患者信服。

这种滥开药导致医患纠纷屡见不鲜,然而这很显然是中共体制的问题。一直以来,中共体制导致的医患纠纷就层出不穷,有的像去年12月30日在烟台拿弹弓打碎医院大门玻璃的,有的甚至到民航总医院砍人杀人的地步。对比美国,这种高下立判的区别显而易见。即使中共在2018年6月专门下达了《医疗纠纷预防和处理条例》,然而根本没有实际效力,医患纠纷只多不少,一纸空话欺骗老百姓,这是导致医患纠纷的根本原因,就是中共的“假、大、空”。

事实上,在美国也有医药代表,医药代表起着讲解药物的作用,这个角色是很重要也是很必要的。对于大多数临床医生来说,对于病理可能比较熟悉,但对于药物特别是新药的适应症和禁忌可能不太了解,这时候就需要医药代表来补充这方面的知识。然而与中共不同的是,美国医生收入高、社会地位高,美国又是一个法治国家,这就使得医生更关注于学术的问题,更关心药好不好、怎么用的问题。

正因为中共体制下,医生工资低、生活没保障,才让医生不得不接受业务外收入,各种名目的回扣诸如“临床费”“宣传费”众多。而科主任往往决定着它的班子能开什么药,不能开什么药,也就会出现文首科主任收受礼品数量惊人的一幕了。中共医院“医药代表谢绝入内”是写给患者看的,不是写给医药代表看的。这和《医疗纠纷预防和处理条例》是一模一样的,只有“假大空”。

中共不解决医生的薪资和生活保障问题,会使医生存在很大的可能冒着道德风险去做对于患者不利的事情。中共垄断医疗资源,将医疗产业化,吸引大量外企与国企竞相在医药上捞一杯羹,这每年给中共带来的利润是相当客观的。盗国贼为了自己的利益,怎么可能将手里的蛋糕扔掉。正大集团老板谢国民曾在王仁波切的787上,同时在去年习近平会见华侨代表的时候他可是坐在习近平侧位,比汪洋地位都高,而正大集团旗下的正大天晴在2013年到2016年四次被曝光行贿丑闻,然而现在在医院天晴的代表依然与医生保持密切的关系。中共的曝光多是出于政治斗争,然而问题终究不会解决,因为中共体制下,盗国贼的利益永远比中国人的生命重要。

只有中共体制不在,医患纠纷问题才能解决,才不会出现医生拥有关系转行做药代的事情。医生是救人的工资应该是最高的,中共对医生的压制是祸根,只有铲除盗国贼,将医生的利益还给医生,才能减少收受礼品的现象,才能真正解决医患之间的不信任和矛盾。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1+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shangshang
1 年 之前

三甲医院外科主任一年灰色收入几百上千万很正常

1+

热门文章

GM06

1月 08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