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苏莱曼尼之死,看爆料革命重要性

作者:圣斗士

苏莱曼尼之死

2020年1月3日,美国MQ-9“收割者”无人机在伊拉克巴格达国际机场附近向一队行驶中的车队发起攻击,中东最大的恐怖分子——苏莱曼尼被成功斩首。

怎么介绍苏莱曼尼呢?大概相当于伊朗的老大哥——中共国的王岐山。苏莱曼尼在国内地位上,是仅次于领袖哈梅内伊、总统鲁哈尼的第三号人物。但同时,他还是伊斯兰革命卫队背后的影子统帅,实质上的控制者,相当于中共国的军委主席,算是半个习近平。总结起来,苏莱曼尼在伊朗国的地位相当于王岐山+半个习近平。

在国际上,苏莱曼尼是联合国安理会指定的恐怖分子,中东暗势力老大,著名的“中东谍王”。由他组建的特种部队“圣城旅”,为了维护伊朗政权,在黎巴嫩、也门、叙利亚、伊拉克扶持亲伊力量,破坏中东稳定。尤其在ISIS时期,伊朗借“打击伊斯兰国“为借口,一边暗地里支援ISIS,一边支持伊拉克建立民兵武装攻打ISIS,并通过伊拉克民兵武装扩大在议会的控制力,在奥巴马时期成功签订《伊朗核协议》,从而可以向美国要钱。伊朗、伊拉克、叙利亚以”消灭ISIS“为由,获得输血继续存活。这种假打真拉,两手获利的手法正是由王岐山幕后支招。

独裁下的舆论控制

伊朗,作为独裁政权,紧跟全球最大独裁政权——中共国后面做小弟。苏莱曼尼被斩首后,伊朗外长和王毅通话,敦促美国不要“滥用武力“。两国的新闻口径也是保持一致,痛斥美国的暴力行径。中共控制新闻舆论的传统历史悠久,司空见惯。(下图为环球网的抖音号1月6号最新发布的视频截图,以及习近平御用文人胡锡进的微博截图)伊朗作为政教合一的独裁国家,在控制舆论方便和老大哥相比也是不遑多让。2017年12月30日,伊朗爆发大规模动荡,一直持续到一月初。仅首都德黑兰一地,就有数百人被捕。局势扑朔迷离。伊朗政府无理断网,流出的图片少而又少。在来源可靠的照片中,放火的、游行的、军警开着车直接撞人的…都有。因为伊朗是一个特殊信仰的国家,女人们都是蒙着脸的,结果女人们把布拿下来当旗子,上街高喊”打倒独裁者“的口号,显得相当乱。最大的示威约有30万人。整个伊朗在2017年底到2018年初的抗议示威,起因是因为鸡蛋涨价。这些场景如此熟悉,独裁政权以法律和国家安全的名义向民众开枪,同时全面封锁信息,不就是伊朗版的”六四“么?当然,中共也聪明地对当时伊朗暴乱的信息全部封杀,因为他们知道,中共政权的邪恶远远超过伊朗的宗教政权。

今天由中共国和伊朗控制的新闻舆论中,客观理性的评价全被屏蔽不见。看到的只是对美国的指责和控诉;看不到的是伊拉克人民听闻消息后的上街欢呼。伊朗官方为了扭曲真相,颠倒黑白,甚至PS出了百万伊朗人上街哀悼苏莱曼尼的照片和视频。

众所周知,舆论和军队是独裁者的标配。控制舆论是为了防止人民革命,控制军队是为了防止政变,以及在人民革命出现时镇压人民革命。古往今来,成功的独裁政权都是用两种方法维持统治,第一种就是警察社会,暴力执政,例如今天的朝鲜;第二种就是通过经济发展,改善人民生活,以此来获取执政的合法性支撑,但经济不可能长盛不衰,于是控制舆论,经济造假,制造歌舞升平的假象,就例如今天的中共国。

舆论控制与民主观念

群众为何会这么容易受舆论控制?大众心理研究的经典——《乌合之众》中提出群体是具有共性的人的集合,群体是愚蠢、冲动、没有推理能力的,并且容易情绪化。这些从希特勒的纳粹主义的成功可见一斑,希特勒煽动性演讲的成功离不开群体的愚蠢。与此同时,为了换取那份让人倍感安全的归属感,为了获得认同,个体也会愿意抛弃是非,降低智商而加入群体。一件很蠢的事,如果有人单独跟你讲,你未必会信,但当你身处群体之中,如果你身边的人相信了这件事,为了体现你的合群,你也会选择相信。身处群体之中,人们只追求简单极端的感情,放弃理性。在独裁国家封闭的舆论环境里,群众任由自己的观念被舆论摆布。

而民主的体制正是来源于民主的观念。在民主国家,民主体制并非一蹴而就,而是逐渐形成和完善的。首先是因为某些观念的传播,使它们慢慢地在人们的头脑中扎根,然后是个人逐渐结为社团,致力于一些理论观念的实现。正是通过结社,群体掌握了一些同他们的利益相关的观念,即便这些利益并不特别正当,却有着十分明确的界限,并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力量。接着,群众成立各种联合会,成立工会,并最终给来到支配着政府的议会。一个国家民众的民主观念越强,这个国家民主的体制就越完善越成熟。这也是独裁政权要进行舆论控制的原因,就是避免民主观念在群众大脑中产生。

但是从当下来看,独裁政权统治群体是越来越困难的事情,民主自由的思想已经出现,要抑制群体的力量,必须从源头入手,即避免民主自由的观念在群众脑中扎根,因为完全的阻断传播是不可能的,但可以通过传播其他观念来驱逐民主自由的观念,例如中共煽动民族主义和仇美情绪以转移群众注意力,或者歪曲对民主自由观念的理解,例如“中国特色民主“。中共国把设立市长信箱,”盲选“人大代表这种事情都称为民主,在独裁国家,民主这个词是被破坏的。

新思想与新革命

任何有序且有效的群体革命都是要有新思想和新观念作为基础的,否则就会像中国古代的农民革命一样,推翻了一个封建王朝,又建立了另一个封建王朝,徒劳而已。近代民主革命由新文化运动开始。新文化运动开启民智,让民主、科学进入中国,只是传统的封建主义思潮禁锢了中国人的思想太久,并且之后中国陷入30年战乱,直到匪共盗国,大搞领袖崇拜,彻底扼杀中国人的民主自由观念,以至于民主自由并未能在中国大地上彻底地传播开来。

现在的中国,渴求的正是一场现代的民主革命,而现代的民主革命正是由爆料革命开始。正如新文化运动之于近代民主革命,爆料革命宣传的中共之邪恶,建立民主自由的新中国,是唤醒仍还在愚昧中沉睡的中国人,全面开展中国现代民主革命的思想基石。郭媒体就是这场思想斗争的主阵地。在台湾、香港的媒体被中共深度蓝金黄,中共在国内大搞信息封锁、舆论控制的残酷形势下,郭媒体高高竖起反共的旗帜,让志同道合的战友们汇聚于此,以文字为子弹,向中共的邪恶政权发起攻击。

独裁政权最怕的便是民心。当爆料革命唤醒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民心所向,中共的覆灭的倒计时已经启动了。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5+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a
a
1 年 之前

雖然獨裁國家是可惡,但是文章中“伊朗官方为了扭曲真相,颠倒黑白,甚至PS出了百万伊朗人上街哀悼苏莱曼尼的照片和视频”並不是實話,這句話如果不是作者在睜著眼睛說屁話,就是別有用心的說謊,以達到毀壞Gnews可靠性的目的。自己去查一下看一下網上的直播,YouTube關鍵詞live: funeral sumelanin就知道了,多家媒體報道,有很多視頻,確實有百萬伊朗人上街哀悼sumelanin,那不可能是PS出來的。說實話,作者這樣子的口氣像極了國內的五毛。在這裡說一句假話,放一個假消息,都會對爆料革命造成傷害。希望以後審查的人員注意一下!這種假話都能放出來!

0
kkk123
1 年 之前
Reply to  purifying

战友你好!首先感谢你的批评和指正。关于百万人上街悼念苏莱曼尼一事本人确实未有严格的考证,关于PS的说法也是采用的路德访谈节目的嘉宾看法。可能文章修改前的说法会更准确,“即使有百万人上街也说明不了什么,在一个舆论封闭的独裁国家,人民被长期洗脑而做出这种脑残行为很正常,就像毛泽东死后的全民哀悼一样,大家想象一下就可以理解了。”
本人并非专业媒体从事人员,在把握信息准确性上没有那么敏感,出现模糊不确定的说法我很遗憾,并且在今后的文章中一定注意。同时也希望这位战友可以理性讨论,出口伤人还是不好的。谢谢!

3+
swagger
1 年 之前
Reply to  purifying

战友之间请友善互助,不要恶语相向。谢谢

2+

热门文章

GM06

1月 07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