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棒槌:从苏莱曼尼之死,看波切们的最终下场

誓师大会上,领导蛊惑完人心,扭头钻进汽车,油门一踩,跑了。手下们得到“天启”,卯足了劲正待冲锋,只听背后轰的一声,领导变成了一盘烤肉。如果拍成电影,这时镜头应该一暗,再亮时已经在葬礼上了。基于其他领导的高度重视,大家围着烤肉,个个捶胸顿足,恨不得手撕敌人,最后向世界宣布,要跟敌人打场官司……

伊朗民众烤肉庆祝苏莱曼尼被斩首,最后用英文感谢川普总统

苏莱曼尼之死演绎出的这一连串突转,不禁让我想起亚里士多德的一句话,他说戏剧之精彩,是由于有情节的突转。依目前局势看,突转还在继续,精彩是精彩,只是担心照中共的剧本这么演下去,迟早会转得我头晕。所幸的是我现在还没晕,于是又想到亚里士多德的另一句话,说“发现”也是戏剧必不可少的元素。当下我就有所发现,比方说苏莱曼尼变成了一盘烤肉。我不是恐怖分子,所以在这个发现上,总能闻出一点幽默的味道。就因为这点幽默,我实在没法表现出人道的关心。这么说显得挺没心没肺,但你没法忽视那种酝酿半天正想流泪,突然被挠了痒痒时的感觉。

平时读书也会有这种感觉,例如看到义和团运动,一想起当今的自干五和小粉红,你就悲戚不起来。不但如此,甚至还挺希望洋人那时就能掌握这种战法,一声枪响,子弹拐着弯绕过无数百姓,穿过一道道宫门,把双修的头头直接击毙。我没有别的意思,仅仅出于把无辜伤亡减少到最低在考虑。孙武也曾如此考虑,因此才会说故兵贵胜,不贵久。今天川普也在这么想。

美国的斩首行动,实际是高精尖科技融合现代化军事的必然产物,是《孙子兵法》战术思想的终极呈现。上兵伐谋为的是最高效的赢,中共也深谙此道,但苦于没有高精尖技术,只得把自己打扮成哪吒,使出三头六臂。伊朗恐怖分子是其中一头,哇呀呀冲上来,被美国一棒敲倒在地。接着还有谁?俄罗斯,哇呀呀跑过来,美国刚举起棒槌,哇呀呀又跑回去了。最后只剩中共这一头。过去和平康乐的时候,中共领导会摆出一副语重心长的姿态,时不时跟家人通国际长途,说你们可一定要过得好,我这条老命交待在这没事……等挂完电话,扭头就喝上了人奶,吃起了阴枣。就这副德行,真正死到临头时,我不能相信没事。

中共最怕的不是丢政权,假设能不死,连家人都能出卖,更何况丢政权?但这始终只是假设,不能成真的原因只有一个:中共谁都不信。从哲学角度看,这类人有悖于存在,斯宾诺莎不信世上有这类人,遂得出没有魔鬼的结论。看到今天的陈孟孙等仁波切及王教宗一众,此结论不但已不为我所信,还有了自己的结论,一言以蔽之,曰不存在也能存在的人,只能是魔鬼。魔鬼最明显的特征,无非是出于极度恐惧,疯了般把性命牢牢焊死在手中的权力上。

至于焊死的后果,就是文贵先生说的,只能瞎扑棱。路德节目中,博博士讲过斩首行动成功的前提是高度精准的情报。不止是行踪,我想还应该掌握目标的财富链以及关系链情报。一旦掌握这了这些,在美国眼里,目标就成了一只鸡,作用仅限于杀掉用来儆猴。记得苏莱曼尼死后第二天,文贵先生就爆出了他的资金和关系链。说到这里,你可能猜对了,实质上爆料革命也具备斩首的能力,火鸡龚和鸡腿潘的下场,相信大家也都看到了。

今年是盘古霹雳年,意味着钓鱼完毕,就算没钓干净,也会被各种鸡给扑棱出来。在昨天的直播中,文贵先生说陈峰可不能死啊,我的看法是,只要文贵先生说了,他就不会死。首先美国会因此住手,体制内人士也不敢出手,这是两道免死金牌,当然了,出于对自杀的恐惧,他给自己也加上了一道。之前写到维权人士时,我谈到过自杀,认为绝望到走投无路时,人才有勇气选择自杀。事到如今他还在咒骂,扬言要干掉文贵先生,说明陈波切远没到这一步,一时半会问题不大,可从长远看,我就不敢保证。

人作恶就得受罚,这是天经地义,何况是危害人间的魔鬼。谁都知道波切们最恐惧什么,这种恐惧是懦弱到极点的表现,靠吃大力丸和双修不能解决。要想根除这种地狱般的痛苦,似乎唯有在接受审判时老实交代完一切后,选择体面的自我了结这一条路,于他们自己而言是彻底的解脱,于普天之下的受难者而言,则是善的救赎。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09

1月 05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