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抗议运动后的下一步是什么?

来源:ISPI, 2019年12月26日

导语:香港反送中抗议活动已经震撼了全世界!

香港这半年来的抗议活动和最近地区性议会选举亲民主派的大胜,让西方等自由民主国家已经逐渐地认识到中共对其国内异族,宗教以及政治异议人士的极权迫害。中共宣传部门没法再瞒天过海愚弄大众了。

香港人为争取民主奋斗才刚刚开始。

支持民主人士应该统一战线,用策略性、系统性的分析、思考和计划,统筹运作,同心协力决定香港运动的最终目标。这样才能在2020九月份的香港立法会选举赢得再一次的胜利。

香港抗议运动后的下一步是什么?

一个“送中法案”的修正版——这就像那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自从英国托管结束后,香港人终于被推到了悬崖边上。然而我们所看到的香港抗议活动远不止这些。

2019年香港的民主抗议活动已经展示了香港人的骨气。现在香港人获得了摆脱中国共产党 (CCP)统治的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然而要实现这一目标,仅仅等待中共国这个专制政党国家突然灭亡是不够的。为了引导香港自我解放的漫长道路,民主运动人士需要反思他们的抗争方法, 制定一套宏伟的民主化战略 ,并果断实施。

我对香港的政治前途感到乐观。面对政治逆境,香港人表现出极大的坚忍和应变的能力。在2019年3月31日,民间人权阵线组织了一场反对有争议的送中法案的集会,这场集会虽然仅仅吸引了1.2万人参加却成功地引爆了一场民众起义。香港资深运动人士江松涧在过去八个月里录了746起示威活动。江表示,有将近1300万人参加了大大小小的抗议活动。这几乎是香港700万人口的两倍。

因为看到现在中共国开始出现了前所未有脆弱, 摇摇欲坠,我更加乐观了。在中共国国内,忧心忡忡、疑神疑鬼的中共高层色厉内荏 。习近平总书记在处理种族、文化、宗教和意识形态差异问题上如出一辙:包含西藏人、维吾尔人、哈萨克人、香港人、基督徒、穆斯林、学者、公益律师和政治活跃青年都遭受了系统性迫害。在国际上,中共国也处处受制。习的代表性政策“ 一带一路 ”也逐渐式微,被广泛地批评为一种经济殖民主义。美中贸易战导致了几十年来最缓慢的经济增长。越来越多的国际人士反对中共国的情报技术(IT)公司华为参与5G网络的建设。对于惶惶不可终日的中共领导层来说,这些都是不好的预兆, 因为他们严重依赖经济增长来维持其专制统治。

另一方面,香港人成功地挑战了中共政府。在2019年11月24日,他们通过在地方区议会选举中以压倒性多数的投票支持了泛民主派,发出了强烈的政治讯息。 这个结果震惊了中共的宣传部门 。他们再也不能用香港“沉默的多数” 是反对抗议运动这样的谎言欺骗世界了。在香港泛民主主义者多年游说之后,美国国会和参议院通过了《 香港人权和民主法案 》(HKHRDA),该法案于2019年11月27日由特朗普总统签署成为法律。这项新法律允许美国政府逐年评估中共国中央政府是否充分尊重了香港的自治权。如果发现执行存在缺陷,那么不仅香港将失去其经济特权,而且香港特首林郑月娥(Carrie Lam)、她手下的部长们,以及那些越来越无法无天的香港警队中的领导人都可能面临马格尼茨基(Magnitsky)式的美国制裁。

虽然亲民主运动已经赢得了一些胜利,但香港为民主的奋斗还远远没有结束。该运动的致命弱点之一是民众对该运动的最终目标缺乏共识 。中国共产党已经明确其决心:终止“ 一国两制 ”,开始向“ 一国一制 ”过渡。而香港特区政府却未能强有力地捍卫香港独立自治区地位,使其渐渐地变成另一个中国内地城市。可悲的现实让香港市民清醒地认识到,现在是决定他们的最终目标是什么的时候了:是争取时间,保卫一国两制,在香港的自由民主形像中塑造一国一制,还是奋力争取香港的自决权或什至香港独立?

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 如何能真正的实现民主自治的目标?在撰写《 中国大陆,台湾和香港的民主奋斗史 》一书时,我了解到,使用特洛伊木马方法来将反对建制派的立场与跨建制派政治相结合,民主运动人士最有可能赢得胜利。令人鼓舞的是,香港的政治运动人士似乎愿意将街头抗议活动与通往议会路线结合起来。下一个战场将是在2020年9月赢得立法会选举。但是,由于香港的局部民主政治体制,泛民主派想要恢复其垄断性多数票的地位,将是一场艰苦的战斗。为此, 高度派系化的泛民主阵营应在一个反对党的旗帜下联合起来,这与台湾民主进步党(DPP)自1986年起所扮演的角色相似。

往前看,香港人现在有千载难逢的机会摆脱中共的控制。为了能够做到这一点,民主运动人士需要制定一致的自我解放战略 。必须在秘密中制定的。战略制定者需要具备三项核心技能:
(1)了解冲突局势,敌人,以及社会和其需求;
(2)理解非暴力行动战术的性质和运作;
(3)这意味着只有当地人士才能建立出这样的自由化和民主化的全面战略
自然地,这就排除了对香港本地和社会的复杂性缺乏洞察力的外部人士。

话虽如此,亲民主运动者可以听听和平活动家吉恩·夏普的建议来制定战略,他倡议民主党运动人士要“
(1)增强被压迫人民的决心,自信心和抵抗能力;
(2)增强被压迫人民的独立社团和机构的力量;
(3)激发内部的强大的抵抗力量;
(4)制定明智的争取解放的大战略,并技巧性地实施它。 ”
如果香港的民主运动人士能重视吉恩·夏普的明智建议,那么2020年他们有可能再次让人们感到惊讶。

原文链接: https://www.ispionline.it/en/publication/what-comes-after-protests-hong-kong-24641

编译【喜马拉雅战鹰团】
https://spark.adobe.com/page/ZKOx1O7LywcuQ/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