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棒槌:真正的趋利避害,不是一场荒唐的摇奖游戏

我发现墙内的新闻有个规律,民众参与的越积极,热度下去的越快。这里所说的民众,要去掉小粉红、自干五和五毛党,否则规律不能成立。同时还发现一个规律,在面对社会的不公时,越靠近当事人,越难听到周遭的声音。华为251事件曝光时,知乎上炸翻了天,外围声援抗议不断,华为员工看不到几个。这条新闻当时热了一天,然后后就不见了。

海康威视的员工自杀,官方除了一条公告,外加周遭鼓出的几个泡泡外,什么都没有。过不了几天,公告和泡泡可能都没了,外围声援的痕迹被喉舌打扫得干干净净,要不是Gnews报导出来,等过上一段时间,恐怕会有人以为自己记忆错乱。一条人命出去了,整个中共国就这么点回馈。把这种怪象搁在信息开放的社会,不知道人们作何反应,只知道中共一定表示满意。

自杀的悲剧在墙内屡见不鲜,区别无非是这个人还是那个人,这家公司的白领,还是那家公司的白领。这话越听越像句废话,在墙内最有用的就是废话。比方说碰到熟人,为了显示自己不太敷衍,可以用这话顶替问吃了没。人被思想松绑时,最容易说出废话,废话越多,中共越表示满意。到目前为止我还不打算松绑,很清楚要让中共满意,代价一定是我不满意,我现在就很不满意。这位员工为何跳楼我不知道,只知道满意的人是不会跳楼的。

无论跟谁都可能和平相处,唯独和中共不可能。在一个笼子里,狼和羊能共存下去,这话说出来不怕被人笑话,更可笑的是这个笑话竟然正成立着。就是这么个小小的失误,才导致满意的人太少,正因为太少,悲剧才屡见不鲜。要么等着被狼干掉,要么一起把狼干掉,假如真正懂得趋利避害,就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趋利而避害是伦理学的根基。但以此为基础,是不是一切都很明白还存有分歧,尤其看到下面这个视频时,更让我确定了这种分歧的存在。

由于这个分歧,我站在了大多数的对立面。所谓的大多数,是指明明不愿意等着被狼干掉,实际又正在这样做的一类人。这种状态有点像参与摇奖,摇奖是不会死的,除非倒霉中了奖,靠得越近,倒霉的概率越高。这就能解释为啥会在中共国出现第二条这么个规律。

只要运气不差,不中奖就是“利”,这就跟我认为的“利”产生了分歧。我希望直接把场子砸了,这样自己永远就不会中奖,现在有文贵先生,我更没理由不站出来。虽然这话很正派,总感觉还是有点不好意思。这种感觉在李志身上也出现过。孤独是李志最根本的痛苦。作品的品质和歌手对自身的要求是成正比的。往上走往好走理应是歌手们的追求,这是他们的“利”之所在。结果只有李志看到了这点,这点反成了他的“害”。

这种观点看似有道理,却忘了利就是利。这种利不为时间和空间所扭转,因为支撑在它背后的是理智,中共永远都看不到这层,也没人相信一个疯魔会懂得平等互利。接着再深入一层,你会看到“善”和“美”。美的事物之所以美,是由于美本身,在这个观点上,苏格拉底很能为我壮胆。

基于这个观点,我还相信政治也存在着美,因为它只为公民真正拥有自由、财富与道德而生。在无法无天的中共国,政治之美也就无从谈起。在一个长久没有法治的社会里,利弊得失权衡的结果,最后很容易会掉入摇奖游戏的陷阱,进而变得迷信,老盼望出现奇迹。不得不承认,背后有一定的历史影响,只是跟中共比起来,实在是杯水车薪。

这篇东西对灭共是杯水车薪,我的要求很低,只为灭共尽上一份力。当然了,也希望能在一次次写的过程中,梳理清自己的思路。离改变自己的目标尚远,但正在朝着福柯给的方向努力,让自己变得越来越好,这样的希望本身就是趋利避害。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09

1月 01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