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600个与中共相关的美国团体,以超越选举的野心来进行影响

翻译:康州农场烟波浩淼
校对:康州农场-stephanie
编辑来源:https://www.newsweek.com/2020/11/13/exclusive-600-us-groups-linked-chinese-communist-party-influence-effort-ambition-beyond-1541624.html

在这个夏天,随着特朗普和拜登的竞选活动紧锣密布,双方都在为争取赢得几十年来最具争议的总统选举大举造势,这时在社交媒体上三位妇女Laura Daniels, Jessi Young and Erin Brown也开始忙碌起来,她们在推特和其他社交媒体平台上发表对美国政治和社会的批评意见。她们在推特上发帖谈论COVID-19疫情处理不当,也发布关于种族不公的帖子,分享他们对特朗普总统的政治丑闻以及个人的不好言论。

这三位女性似乎和其他数百万美国人一样,每天都会在社交媒体上表达对美国现状的不满。然而不同之处在于这些妇女的信息有时与推特和脸书上的其他人相同。她们的处理方式也很相似,用言过于其实的方式贬低美国及其民主制度,而不提具体事件。他们运用夸张的语言,或混淆类似的措辞,诸如,“黑人从来不是奴隶! 抬起你的高昂的头颅!”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国际网络政策中心今年夏天对数千条此类推特和脸书帖子进行分析后认为, 这是“跨平台的水军活动的一部分,由与中共有相同的政治目的会说中文的水军来诋毁美国的地位。”

美国情报官员认为,很明显,中国领导人在这场竞选中确实有一个热门人选。最近北京加强了对特朗普政府的负面言论,严厉批评白宫在香港和TikTok等问题上的言论和行动,并抨击特朗普政府对COVID-19的应对。中共《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也明确表示,中国更倾向于民主党候选人,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还说:“从战术上看,美国的手段更能预料,拜登比川普更容易对付。”

地方层面的影响力

[与选举有关的活动只是中共多年来进行的规模更大、更深层次的影响和干预活动的一部分。中共和与他有关联的组织通过美国联邦、州和地方一级的多种渠道,努力创造条件和建立起地方层面的影响力来达到中共的政治和经济利益野心。这些渠道包括企业、大学和智库、社会和文化团体、华侨组织、华文媒体和社交媒体微信。中共从地方政府层面物色和培养支持其利益的州和地方政客。]

一位官员描述了这种模式。“假设你是一个州的州长,该州在中国有巨大的经济投资,或者与中国有良好的关系,比如,出口大豆或谷物。中共可以利用这种关系,让他们的政治或商业联系人给华盛顿打电话,试图影响政策。这听起来像是美国的政治游说,但你要知道,这是一个外国政府在玩的一个游戏。”

中共的神奇武器

[中共认为美国是最难攻克的国家。为了帮助执行其在美国的影响和干涉计划,中共依靠习近平所谓的“神奇武器”:由中共统战部领导的“统一战线”系统。新西兰坎特伯雷大学中国政治学教授安妮-玛丽-布雷迪说:“统一战线是中国外交政策的一部分,是中国情报机构的一部分,负责进行干预”。它可能的任务包括从交 “朋友 ”到直接的间谍活动。

《新闻周刊》发现与中共系统有关的团体在美国超过600个之多,诸如,同乡会,援华中心,友好协会,华商会等等,数不胜数。这些组织隶属于中共统一战线,它们都与中共保持着经常性的联系,并接受中共的指导。其中一些团体协助进行技术转让,获取美国公司开发的技术供中国公司使用,这些团体是中共影响和干预的重要目标。与这些团体建立关系的美国组织可能并不知道这些团体与中共的关系。该系统还渗透到美国的中文媒体中,塑造为中共服务的信息环境。这些团体活动范围巨大,涉及社交,商业聚会和广泛的信息宣传,以及建立可以为中共谋取利益的政治和经济关系网。在美国近5000起活跃的反间谍案件中,几乎有一半与中共有关。中共长期以来利用这些团体进行着大规模的意识形态活动,影响和干预程度从简单的宣传对中国的正面看法到赤裸裸的间谍活动不等。]

美国的行动

[在某种程度上,至少直到最近,虽然美国经历了比其他国家更多的中共更具侵略性的行动,以及在发现违规行为时和在揭露方面有所滞后。但有迹象表明,美国开始更加重视这一威胁。在7月,美国国务院关闭了中共在休斯敦的领事馆,原因是这些南部、东南部和西南部的大片州是许多能源和医疗企业以及先进研究的所在地,该领事馆对这些地区进行了多年、持续的技术窃取和政治干预以及长期以来在全国范围内为中共对美施加政治压力和获取技术的活动中心。虽然美国政府没有公布很多细节,但几位受访者描述了领事馆外交官针对该地区主要城市的间谍活动模式。 “比如说,你是一个城市的管理者,你有一个巨大的医疗产业,而且你还与中国有巨大的合作关系,那么,这个管理者就会依赖中国,然后,中国外交官可以随便打个电话给这个管理者,要求与州长会面,要求与州长会面,或者要求批准一个商业项目,或者反对一项批评中国在西藏、新疆或香港侵犯人权的议案。这是非常有效的影响力”。孔子学院也被认为是一种中共的宣传工具,现在还被允许在美国继续开放的孔子学院都被指定成了 “外国使团”。]

文章最后指出与中共打交道不能只听它表面上说的漂亮话,还要看清它表面以下的东西。

(文章节选于《新闻周刊》)

3+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87654321
10 月 之前

600多个邪恶力量,世界真不安宁

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