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大案 11:司法部长

作者:美东香草山农场文艺组  Tiffany的早餐

摘要:如果在不久的将来,美国的武装力量有所行动,相信在下达命令的Trump总统背后,Bill Barr早已在道德和法律上解除了Trump总统和行政团队的障碍。

2020年2月6日,当疫情还在中国国内发酵时,美国智库CSIS(Center for Strategic & International Studies)举办了一场极为高规格的“中国行动计划会议(China Initiative Conference)”。发言人包括:

– John Demers, 负责国家安全的助理总检察长(assistant attorney general)

– Brian Benczkowski, 负责刑事部门的助理总检察长

– Christopher Wray, FBI局长

– Adam Hickey, 副助理总检察长

– William Evanina, 国家反间谍和安全中心主任

– John Brown, FBI反间谍部门助理主任

以及一批联邦检察官(U.S. attorney)。

出席这次会议的最重要角色是司法部长William (Bill) Barr。在美国的法律系统中,联邦的检察和公诉权属于行政分支的司法部(DOJ, Department of Justice),司法部长即是总检察长(AG, attorney general),同时作为行政分支的首席律师(会议录像:https://www.csis.org/events/china-initiative-conference)。

Bill Barr在全国联邦检察官会议上即兴演奏
图片来源:New New York Post

这次会议可以被视为美国司法灭共的公开标志事件。之后,美国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法律系统开始了一系列公开针对CCP的重磅行动。虽然从郭文贵先生爆料的2.29之后,疫情的火烧到美国,让美国经历了极为混乱的半年,但美国的法律机器从未停止运作。虽然CCP暗中策划的ANTIFA在美国国内造成了相当复杂的骚乱局面,让司法部在治安问题上牵扯了不少精力,但始于8月份的诉Davis案仍然引爆了司法灭共的核弹,后面更重磅的涉案人信息仍处于媒体缄默期。司法部、FBI和其他相关部门还在安排更大的案件,更加重磅、眼花缭乱的案件正在酝酿中。

Trump的第一任司法部长老好人Jeff Sessions曾为阻拦遣返郭文贵先生而不惜公开辞职,但由于在Mueller通俄门调查中的软弱,Trump总统对他失望了。Trump总统需要一位正直而强硬的司法部长,用法律的武器保护他的政策,他提名了Bill Barr接替Jeff Sessions。

在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的任命听证会上,Barr对刁难他的民主党参议员说:其实我根本就不需要这个职位(Actually I don’t need this job)。这是他28年后重新出山再次执掌司法部,他并不视这个职位为职业生涯的提升,而是确确实实地想做一些事——用天主教的价值观和道德观贯彻法律,打击美国最大的潜在敌人CCP。

Bill Barr在纽约上西区知识分子家庭长大,母亲曾在哥伦比亚大学任教。父亲Donald Barr是纽约顶尖私立学校Dalton的校长,多年前曾把纽约大学肄业生,后来的性奴岛岛主Epstein招来做数学老师,Epstein也从而开始结交学生家长名流,开始了他的名利场生涯,他引来了世纪大案的另一个重大线索,而Barr因此也曾经回避此案,此处按下不表。

Barr父子都在中情局工作过。Bill Barr在哥伦比亚大学读完本科和硕士,专注于中国研究,毕业后去中情局做了情报分析员。他在Trump内阁接手司法部后,成为美国司法部最懂得中国问题的专家。更重要的是,Barr父子都是传统的天主教徒,无论在学术上还是行为上都遵循传统天主教的价值观。老Barr因此在日益自由化的纽约被迫放弃校长职位,而小Barr则在Trump总统的斗争中,重新走向捍卫美国价值的战场——灭共。

Barr一直认为只有一个强有力的总统才能保护美国免受威胁。当他还是哥伦比亚大学学生时,对同学的反越战游行就不以为然,认为要巩固美国的力量。1989年,老布什考虑以贩毒和洗钱等罪名逮捕巴拿马领袖Manuel Noriega。法学界通常认为总统缺乏在外国领土下令逮捕的权力。但在6月,巴尔发表了一份法律意见书,称布什拥有“固有的宪法权力”,可以命令联邦调查局逮捕拘留外国敌对分子。

次年,老布什在白宫会议上询问他,是否需要国会批准来发动一次反对伊拉克入侵科威特的行动。时任司法部副部长的Barr说,保卫国家安全的义务赋予了总统随时开战,包括先发制人的权力,语惊四座。次年国会批准,布什授权对科威特采取军事行动。同年Barr被任命为司法部部长。

在Barr强硬言行的背后,是他的宗教价值观和道德体系。Barr生长于传统的天主教家庭,在阴谋家盛行的乐园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Barr属于那个虔诚的宗教道德圈子。1993年民主党的Bill Clinton上任后,Barr离职转而热衷于宗教组织和慈善组织。他曾撰文写道:“我们生活在一个日益好战且世俗化的时代,……在这样的时代氛围里,我们看到人们对宗教,尤其是对天主教的敌意与日俱增。”他认为,信奉宗教的美国人受到le 越来越多的迫害,“占美国人口1%或2%的同性恋运动备受关怀,而占美国1/4以上的天主教徒却被冷落,这并非偶然”。

这些道德和法制观念,和保守主义的Trump、Bannon、Pompeo等人极为相似,共同的观念最终使他们走到一起。如今,哥伦比亚特区的每个实权人物都清楚,CCP是世界的头号敌人。在美国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法律系统中,用美国的法律武器保卫大选、排干沼泽、切断CCP和美奸的联系,是以美灭共的核心。

图片来源:AFP/Getty

从Barr过去的言行,可见他在法律手段上是多么强硬。如果在不久的将来,美国的武装力量对北京中南坑的CCP匪首实施斩首,或者派兵占领香港,保护香港市民,相信在下达命令的Trump总统背后,Bill Barr早已在多年前就已经在道德和法律上解除了Trump总统和行政团队的障碍。

自从世纪大案Davis案开始发酵,一个月的时间,北京中南坑的恶斗便陡然升级,CCP穷途末路的一派给司法部送来了三块硬盘,CCP的掌权派旋即就在提名Amy大法官时针对以Trump总统为首的共和党投毒。Trump总统奇迹般地在三天后康复,迅速发推授权解密通俄门调查的文件。从Davis案后,几乎所有人都将焦点再次投向司法部和Bill Barr。现在,CCP的蓝金黄网络、Davis案的非法游说利益集团、郭文贵先生的遣返、马来西亚1MDB金融丑闻、Epstein的离奇死亡、通俄门,以及Obama、Clinton、Biden这三个家族的丑闻,交织到了司法部。

群魔乱舞,妖怪现形,在美国高举司法之剑斩妖除魔,这把重剑就在Bill Barr手上。

(待续)

编辑:美东香草山农场教育组 飞虹

相关链接:

世纪大案10世纪大案9】【世纪大案8】【世纪大案7】【世纪大案6】【世纪大案5

世纪大案4】【世纪大案3】【世纪大案2】【世纪大案1】【世纪大案0

2+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Wuke
8 月 之前

文章作者此系列作品的所有各节我都已经看过,不得不说作者完全是一个专业水准的作家或者专栏作家或也可说是记者。文笔很好,特别是佩服背景资料的收集能力,给人以深入了解笔下人物的多面视角,以便更深入了解文章的主题后面的故事。爆料革命里战友人才济济真是充满希望。点赞👍👍👍👍

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