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22:1984进行时(第二部)

图片来源:澳喜农场

七十多年前,乔治•奥威尔在他的代表作《1984》中描述了一个完全处于极权政府监视、控制和奴役下的绝望世界……今天世界已经行走在绝望深渊的边缘,如果没有文贵先生和爆料革命,人类文明早已被邪恶碾碎,就像这部小说《1984进行时》中描述的那样。

本书献给文贵先生、班农先生、爆料革命和我们的圣城香港,以及所有和新中国联邦站在一起的正义力量。

十个月后……

第二部  地 狱

7、配对

温斯顿买了一大束鲜花和一大瓶香槟。茱莉娅打开门的瞬间眼睛一亮,随即绽放出笑容。温斯顿也笑了,他的目的达到了。他不是个把殷勤挂在嘴上的人,但不意味着他不会献殷勤。

茱莉娅的父母见到温斯顿也特别高兴。疫情断断续续有两年了,亲友间避免接触,关系自然疏远了。难得有人上门来,老人难免寂寞。温斯顿就是来讨他们欢心的。

温斯顿穿着防护服,他无法告诉他们自己在服药。两个老人坚持让他把防护服脱掉,抢着解释说他们已经把家里上上下用酒精喷了,用消毒液擦了。他们上周还参加了检测,结果是体内没有病毒,让温斯顿放心。温斯顿不知说什么好,一个劲儿点头。他们考虑的是不传染他,却没想过会被他传染。如果他不服药,完全有可能是个病毒携带者。而他是因为确定自己不会被传染才敢登门的。

在病毒面前,他当然更强大,却不可能坦然。就像A国利用疫情,逐渐侵蚀经济瘫痪的B国,但却永远要伪装、做戏、欺骗。而他,因为成为“他们”的一部分,内心也像个鬼鬼祟祟的老鼠,无法光明正大。

茱莉娅的姥姥半年前去世了。她从温斯顿递过来的花束里挑出两支,摆在姥姥的照片前。姥姥在老人院去世。老人院是这次疫情中最先发生感染的场所,也是受害最严重、死亡率最高的。有人质疑过,老人院的环境比较封闭,病毒是如何入侵的。在一家养老院附近的地下水中检测到了第一代病毒,说明这里是病源地之一。此后就没有关于养老院的情况分析。戈斯坦因曾和温斯顿说起过他的怀疑,但也只是怀疑而已,无法证实有人故意在那里投毒。

在老人院去世的老人相当凄惨,因为要阻止病毒扩散,老人院都被封闭起来。即便在垂危之际,亲人也不能去探望。茱莉娅的母亲有一段时间情绪特别低落,她总是责备自己,不该把她妈妈送到老人院。

但是很奇怪,茱莉娅的父母从来没有试图弄清楚病毒的来源。所有的媒体都在引用科学家的说法,病毒是从动物身上传播的。动物园的动物成了替罪羊,很快都被杀掉,尸体被焚烧。接着,宠物也被禁止饲养。甚至城市中的鸽子和各种鸟类也被消失了。

有一次温斯顿在清晨中听到了鸟鸣。清脆稚嫩的叫声穿透昏沉的梦境,让他一跃而起。但是再也没有了,他在床上又坐着等了一会儿,最终又失望地倒头睡过去。幸好没有说病毒来自植物,否则就再也见不到树,见不到青草。只要需要,“他们”完全可能会这样说。在“他们”眼里,什么都不重要,只要无助于掌控世界,都可以随时清除。

自己的亲人就这样离去了,茱莉娅的母亲还认为高龄的老人都是无法逃过一劫。但帕森斯正是青壮年,也是受害者,如果没有安妮同意给他药物,他也很危险啊。茱莉娅的母亲上了年纪,视野难免狭窄,也就容易被媒体左右,茱莉娅可不应该。

病毒一开始在B国传播,茱莉娅满不在乎。她觉得不吃野生动物,甚至不喜欢吃鱼和肉类,应该不会被感染。温斯顿气得说不出话来,人怎么能这么轻信,这么糊涂?媒体说人和人之间不传染,她就信了。如果媒体说他温斯顿是毒王,会把病毒传染给所有人,她就永远不见他了?

糊涂的不仅是茱莉娅,B国的死亡人数在三个月内就超过十万,但B国人仍然迷迷糊糊,只要患病人数稍有减少,他们就觉得可能没事了。至于病毒从哪里来的,如何传播,似乎和他们没有关系。温斯顿完全不能理解,就去问茱莉娅。茱莉娅说,B国人能忍。温斯顿吓了一跳。

他真想问茱莉娅,要死多少人,B国人才能不再“忍”,但又觉得这话太尖锐,有挑衅的意味,就没有再说什么。他只能跟戈斯坦因讨论。戈斯坦因用他一贯冷硬的语气说:这不是“忍”,是苟且。对方想绑架你,先用刀砍伤你,你忍住不叫疼,不意味着对方就会放弃,他会换成枪再来打你,你还是不还手,他就会用炮,直到把你打趴下。

戈斯坦因没料到的是,B国人即便被打趴下,被绑架,被占领,还是不叫疼,还相信是自己倒霉。

但温斯顿见到茱莉娅风爸妈时,被他们的善良感动,立即忘掉对B国人的失望。病毒的话题也不再适合亲切的气氛,很快被家常话替代了。

温斯顿已经很久没见到奥布兰。他所在的画廊最终因为疫情倒闭。一开始,最先受到影响的小企业和失业人员都得到了政府补助。随着疫情蔓延到全国,地方政府没有足够的税收,再也无法提供帮助。各个行业都开始举行抗议。以前农产品价格波动、薪金政策的改变都会导致B国的抗议游行。现在收入锐减、尤其是领不到救济金,游行迅速演变成骚乱和暴力破坏。甚至学校和医院都遭受了攻击。温斯顿在街上遇到的那一次只是刚开始。他后来躲在家里,后面更严重的冲突都是通过报纸才知道的。

正在B国政府抓瞎时,A国主动伸出援手。能借到贷款解决燃眉之急已经算幸运,当然顾不上日后是否能归还。对A国开出的所有条件,B国政府全无异议。B国民众得到救济也逐渐踏实,骚乱随之平息。媒体不宣传的话,他们也不关心这样巨额的资金到底从何处来的。

茱莉娅说奥布兰领到的救济金在月初几天就花完了。他继续刷信用卡,月底找爸妈帮助还款。茱莉娅的爸妈被账单吓了一跳,想不出儿子都干了什么,需要这么多钱。茱莉娅的推测是用在女性身上,没准是安妮。但奥布兰不承认。

“现在好了,他被朋友推荐到美术馆,这是你喜欢的,对吧?而且薪水还不错呢。”茱莉娅为她的爸妈高兴,总算不用为账单发愁了,也正好向温斯顿夸夸奥布兰。

“哪个美术馆?美术馆都关闭了啊?”当地有一家国立美术馆和一家小的市立美术馆和一家私人美术馆,温斯顿曾想再去看看其中的版画。但在疫情开始时三家都宣布暂时关闭,到现在也没有开放。

“那家私人的。经营不下去,现在被收购了。”奥布兰好像不太愿意谈他的新工作。

“具体做什么?”温斯顿想起来了,那家美术馆很小,但还有不少藏画。他想不明白不能开放为什么还聘用新的工作人员。而且还这么忙,周末都要去工作。

“现在在核对藏品清单,美术馆那块地已经被卖给A国了,藏画都要清理。”

清理?温斯顿心里一沉。不是保存而是清理?

“我只是奉命,否则能怎么样?如果有人愿意买当然好,没有的话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温斯顿没控制好自己的表情,让奥布兰有点心虚。

“所以?”温斯顿紧追不舍。他很确定奥布兰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一些藏品会成为“他们”家里的摆设,另一些会不知所终。

温斯顿曾暗自发誓绝不和奥布兰发生冲突,毕竟茱莉娅对哥哥很有感情。但他觉得自己还是不能什么都不说:“B国历史上对文化破坏最大的一次就是‘大革命’。我不明白为什么还要把你们的建国日定在大革命发生的那一天。我只知道无辜的人被杀害,教堂被破坏,所有有价值的东西都遭到洗劫。当然这事很遥远,我没有经历过。但我们A国也有一场所谓的‘文化大革命’,也是无数人被虐杀,经济崩溃,每个人都成了疯子……”

温斯顿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屋里回响,因为激动,嗓音变得尖细,而且断断续续。茱莉娅一家四口都停下刀叉,看着他,一脸茫然。未温斯顿心跳很快,脸上发热。他到B国之后,从没有大声说过这么多话。重要的是,这么多有意义的话,都说出来了。

其实后面的话更重要,他最终没有说出来:你们已经站在悬崖边了,身后是文明、优雅、平静和优渥的生活,掉下去就是野蛮、残忍、卑鄙和无尽的黑暗。

“抱歉……”温斯顿挤出一点笑容,他放弃了,只觉得自己和天真的B国人中间隔着一堵墙,互相看不到对方。他尴尬地举起酒杯:“干杯!”

“为健康!”茱莉娅立即响应:“这酒味道很不错呢。”

“酒精含量有点高,容易醉。”奥布兰甩出一句,便低下头继续吃。

温斯顿和茱莉娅在一起收拾碗碟。他们一家通常都是用洗碗机,不管盘子脏不脏,哪怕只是放过一片菜叶,沾了点水,都一股脑放到机器里,然后就可以不管了。但现在水和电的用量都受到限制,按照每家的人口有用量上限,超过了就要交罚款。洗碗机因此被移到一边,所有东西都用手洗。

不知为何,温斯顿有点幸灾乐祸。以前,B国人的生活实在太轻松了,每个环节都有机器可以代劳。关键是,B国人也并没因此觉得自己受到偏爱,而感激上天,还认为理所当然,任何事都是“天赋人权”。对那些为“天赋人权”而战的先辈,这是一个伟大的理想,当真的变成现实,就成了慵懒苟且中标榜的口号。奥布兰天生下来就在享受“天赋人权”,但如果让他拿出来交换,他就会换来自己鼻子尖前的蝇头小利。

终于和茱莉娅单独在一起,温斯顿却觉得没有心情。但他必须完成使命。

“结婚?”茱莉娅的惊讶并不意外。温斯顿没有铺垫,直奔主题。他不可能跟茱莉娅讲清全部原委,也不想骗她说自己完全出于对她的感情。

他是完全出于对她的感情。但不是茱莉娅以为的那样。当然因为爱她,他才愿意和她生活在一起。但他急于和她结婚却是现实所迫。在“他们”眼中具有“生育”价值的人,就会被要求生育。而且两个合格的人相配才适合生育。在A国,被认为思想可靠的人更容易得到结婚许可。事实证明这是对的。相信宣传的人生育的后代的确更相信“他们”。温斯顿搞不清这是因为智力相等的人看待问题相同,还是生活在一起就会互相影响。

他不知道茱莉娅将来会受他影响,还是他会被茱莉娅一家变成个天真汉。不管怎样,先结婚是最重要的。安妮已经问过他的打算。安妮是“他们”的工具,他是安妮的工具。安妮当然不是关心他,而只能是出于控制的需要。温斯顿担心安妮已经暗自为他安排了。对方当然会是另一个工具,而且会是思想可靠,对“他们”绝对忠诚的。想想就不寒而栗,他毕竟不是驴马可以随意被配对。他必须掌控自己的命运,至少是在婚姻这件事上。

温斯顿不敢告诉茱莉娅,结婚之后很快会被要求生育。他觉得茱莉娅还没有准备好,他也没有准备好。但准备现在是一种奢侈,他已经没有资格做准备。幸好他还有茱莉娅,有一个心爱的人。

他知道茱莉娅最终会答应他的求婚,但她会要求考虑几天,甚至几周。毕竟人家在B国温室里备受宠爱,而他无根无基,如何为娇嫩的花朵遮风挡雨?

“我们住哪里?我还在找工作,你的工资够房租吗?”温斯顿没想到茱莉娅不仅立刻答应了而且直接过渡到实际问题。

“会给咱们房子住。而且,我结婚后会涨工资。”温斯顿没有说的是,这都是为他们生育后代配备的条件。其实,他还不能确定是否会批准他娶茱莉娅。他在每周的汇报表格中都在为茱莉娅打造一个思想可靠的形象,编出一些茱莉娅没有说过的话。茱莉娅不知道,她在某个秘密档案中已经成了一个A国的崇拜者。而这个A国其实是她一无所知的。

如果他提交了结婚申请,茱莉娅极有可能受到专门检查。她的言行无疑会被更仔细记录在案。虽然他不过是个小蝼蚁,但也需要花费成本来控制。他必须要想办法让茱莉娅理解她将成为A国工作人员的配偶,她就不再是她自己,至少表面上要有些改变。温斯顿想想就发愁,茱莉娅接受求婚其实只是更多麻烦事的开始。但生活就是不断出现的麻烦,这至少算是个幸福的麻烦。

(未完待续……)

作者:文石

编辑/审核:Giselle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1: 1984进行时【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2: 1984进行时【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3: 1984进行时【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4: 1984进行时【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5: 1984进行时【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6: 1984进行时【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7: 1984进行时【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8: 1984进行时【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9: 1984进行时【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0: 1984进行时【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1: 1984进行时【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2: 1984进行時【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3: 1984进行时【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4: 1984进行时【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5: 1984进行时【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6: 1984进行时【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7: 1984进行时【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8: 1984进行时【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9: 1984进行时【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20: 1984进行时【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21: 1984进行时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10月 0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