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5:1984进行时

https://gnews-media-offload.s3.amazonaw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9/21015028/Picture42-1.png

    七十多年前,乔治•奥威尔在他的代表作《1984》中描述了一个完全处于极权政府监视、控制和奴役下的绝望世界……今天世界已经行走在绝望深渊的边缘,如果没有文贵先生和爆料革命,人类文明早已被邪恶碾碎,就像这部小说《1984进行时》中描述的那样。

   本书献给文贵先生、班农先生、爆料革命和我们的圣城香港,以及所有和新中国联邦站在一起的正义力量。

                           27、骚乱

温斯顿实在无法忍受房东的拖沓,坚决要求把租的阁楼退掉。但是平时找房子就很难,现在又突然封城,所有商店关门,房屋中介也停摆。戈斯坦因建议温斯顿把东西全搬到他的房子里,等疫情过去再说。

温斯顿特别感动,因为他和戈斯坦因都知道,感染病毒的病患数字忽高忽低,但可能只是开始,后面会不会引发更大的动荡,到底会乱到什么程度,谁也不知道。这种特殊时期,戈斯坦因接收他,简直是救他一命。

温斯顿提出和戈斯坦因分摊房租,戈斯坦因干脆地说:“好。”

温斯顿知道,戈斯坦因是为了让他安心住下,不要觉得欠别人的情。他很想握住戈斯坦因的手,好好说声谢谢。但他不习惯男人之间的亲密,只是在心里做了这个动作。这些天,戈斯坦因在他心里的形象高了一大截,他头脑敏锐,而且正直善良,有这样一个兄长般的室友真是运气。

温斯顿决定尽快把自己的东西搬过来,其实也只有衣服、简单的用具和一些书,估计背个大双肩背,再把旅行箱塞满就可以。

温斯顿这些天很关心新闻,每天趴在电脑上搜集信息,特别是关于A国的。A国媒体发布的消息,他一般都反过来理解。比如A国一开始说病毒不是人传人,是可防可控的。温斯顿预感到严重,否则他们不会特别强调这一点。果然,没几天,C城就封锁了,说明已经无法控制传播。A国官员现在反复说粮食储备够吃,温斯顿当然觉得不对劲。后来看到有人找出不久前几个国家储备粮仓着火的消息,说粮仓里没有粮食,被倒卖了,所以只好把粮仓一把火烧掉。但这些信息很快就被删掉了。有人在微信里提醒大家存粮,就被警察带走了,让她在电视里承认自己散布谣言。所以就没人再提粮食的事。

一个人因为上街没有戴口罩,警察要开罚单,那个人辱骂警察,被警察逮捕。被隔离在家的人在网络上发起倡议,要大家游行抗议,要求还他们自由。在温斯顿印象中,D城人举止斯文,即便集会抗议,也要等到下午才开始:先睡个懒觉,和家人吃顿丰盛的早午饭,然后不紧不慢走到约定地点。游行队伍出发了,也是不慌不忙,举着几面旗子,吹着喇叭,喊几声口号,唱几首歌,走累了就各自回家吃晚饭。有一次,温斯顿横穿城中心的步行商业街,遇到一支队伍。他站下来等,却看不到队尾。队伍中一个大叔看到他,向他招招手,示意温斯顿可以从他前面穿过去。温斯顿笑着摇摇头,大声说:“不了,谢谢!”向大叔做个手势,告诉他自己可以从另一条斜街绕过去。

因为有这个印象,即便知道有游行,温斯顿也背上书包出门了。天阴沉沉的,不时飘下点细雨。D城这周刚宣布解封,但大多数店铺还没有开门,街上显得非常清冷。B国失业人数遽升,不解封经济受不了,但病毒是不是真的停止扩散了,谁也不知道。

温斯顿怀疑B国公布的病例人数不真实。A国从一开始就说疫情已经控制住了,但却一直封锁住宅区。警察把敢于上街的人直接锁在街边的栏杆上。只要有一个住户发病,一堆穿防化服的人就把整个一栋楼的大门用铁条焊死。可想而知,里面所有的住户把家里的粮食吃完,就只能等死。焚化炉日夜运转,从卫星云图上都可以看到焚化尸体排出的气体。但A国报道的新增病例却总是零。

温斯顿在B国留学生的微信群里听说有的人明明出现被感染的症状,B国的医院却不承认这是病毒所致。B国政府官员还说A国的防疫经验值得学习。

温斯顿刚坐上电车,就听到广播里说由于紧急情况,全体乘客必须在下一站下车。电车拐弯转上主街,街上的人突然多起来,还有人在电车轨上穿行。还没有到站,电车就停下来。温斯顿和其他人一起下车,犹豫着是不是先回家,突然听到有人大叫,周围一群人跟着应和起来。接着就是砰的一声,很闷,但特别响,好像是爆炸声,远处有一团黑烟从楼顶上升起来。

警车的笛声、直升飞机、尖叫声、玻璃炸碎的声音,温斯顿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就卷进了漩涡。一块石头飞来,砸碎了他身边一家商店的橱窗。接着又是一块。温斯顿立刻抱住头蹲下。有人拉了他一把,温斯顿猫着腰,跟着那人想前跑了几步,转进一条小街。他想起再往前,转个弯,就有个小停车场,或许那里安全些。

确实,停车场没有人,只有几辆车安静地卧在那里。只隔着两三条街,虽然还能隐约听到喧闹,但这边又成了他熟悉的D城。温斯顿走到一个角落里,决定躲一躲再出去。

想不到B国会突然乱成这样,已经不是游行集会,是暴力骚乱了。不知刚才是不是爆炸声,简直就是恐怖袭击啊。不知有没有人受伤。根本就不管人的死活,就是要把B国搞乱。接下来不知会出什么事。虽然预料到事情会越来越糟,但温斯顿没想到会这么快。

一个女人的身影出现在停车场入口。温斯顿认出是安妮。她把头发盘起来,穿着紧身夹克,很干练的样子。温斯顿本能地往墙边靠了靠,他不想和安妮打招呼。安妮在讲话,可以看到她带着耳麦,边说边向这边走过来。

“别管他,你们撤!听我的!”温斯顿听到她突然大喊一声。

接着,她按了遥控,打开车门,又从后备箱取了一包东西,急急忙忙走了。

茱莉娅昨天在电话里还提到安妮。奥布兰背着帕森斯和安妮见面,不知怎么让帕森斯发现了,帕森斯打电话来和奥布兰吵了一架。听上去茱莉娅还挺担心的,她说奥布兰情绪很差,画廊因为疫情关门了,本来生意就不好,还有贷款要还。温斯顿随口哼哈了一下。他对这个三角关系中的任何一个都不感兴趣,但不能让茱莉娅感觉到自己的漠然。

如果可能,温斯顿不想知道任何关于安妮的事。她刚才和谁说话?那个耳麦很专业,温斯顿只在电视上看到过,如果是和朋友讲话,有必要用这么高档的设备吗?也许是和帕森斯通话?对,帕森斯可能在现场做报道。但是……安妮说的是A国语,而且说的很快,对方也应当是A国人。

幸好,安妮刚才没有看到他。温斯顿总觉得安妮让人不安。

温斯顿看到帕森斯在B国报纸上写的报道。他有点惊讶,帕森斯用很长的篇幅描述警察过去一直粗暴执法,写到人们有权力要求被公正对待。读者看了这篇文章一定会觉得昨天街上的混乱完全出于正义,是极其必要的。在结尾处,他还呼吁更多公众觉醒,一起为自由而战。

如果温斯顿昨天没有正巧上街,没有亲身感受到危险,他不会质疑帕森斯的文章。他甚至可能认为这个报社记者很有正义感。但温斯顿现在的感觉却是,帕森斯在煽动更大的骚乱。温斯顿突然想到帕森斯会不会是被买通了?A国当然希望B国越乱越好。虽然他没有证据。A国把巨额资金用于国外事务,到底是什么事?正常的外交活动需要这么大的开支吗?

但温斯顿依然希望自己是乱猜。他觉得这些事简直不可能出现在现实里。都是这颗想入非非的大脑的想象吧,但愿明天一早一切恢复正常,B国还是从前那个无忧无虑的B国。

          (未完待续……)

          作者:文 石

          编辑/审核:Giselle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1: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2: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3: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4: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5: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6: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7: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8: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9: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0: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1: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2:1984进行時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3: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4:1984进行时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9月 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