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承认稻田绝收折射中共粮荒迫在眉睫!

内新闻六组:喝咖啡的小蚂蚁 校对:飞雪(文雪)

9月18日,中国经济网刊登“超1800万亩农作物受灾,352万亩稻田绝收,粮仓安徽面临减产压力”!文章开头以安徽芜湖和阜阳为背景,解释安徽省所谓的“夏粮丰收”,提到“让安徽“破费”的是赤霉病防治”,表示所谓的夏粮丰收“几乎是用钱砸出来的”!直接含蓄的否定所谓的安徽“十七连丰”的说法,认为“丰收是个没有严格界定的概念,不一定代表产量增加,通常指相对稳定的产能”!

其次,文章介绍了安徽省在洪水“南北夹击”惨状!—“7月19日撤离后第二天,他跑回去看,发现自家房子和承包的60亩水稻都已沉入水底”的惨状!到现在仍然是“房子和水田仍泡在齐腰深的水中”,“离水退还需20来天”!2020年大水”,表示“自然灾害是我们面对的最大挑战,搞农业依然需要靠天吃饭”!但是文章绝口不提三峡大坝放水才是祸根,关键时刻老天爷也成了“替罪羊”!

然后,文章承认“秋粮面临减产压力”!明确提到当地早稻已经是“水退后尝试收割了一些,品质太糟糕,做饲料都够呛”!“到现在还有十几万亩的农田泡在洪水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补上”!文章用往年数据含蓄否认了今年8月13日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秘书长周学文“大水之年是丰收之年”的鬼话!文中引用合肥市农业农村局种植业局局长李祥的话,提到今年3月份疫情期间国家给安徽下达生产任务,是“完成粮食播种面积10940.6万亩,粮食产量811亿斤”,并且表示“往年也有明确任务要求,但今年是首次明文下达生产任务文件”!这其实就是在说,中共早就已料到今年的粮食要出重大问题!

此外,文章引用李祥的话,解释了“秋粮面临减产”的原因,“7月25日前可以用早稻翻晚稻改种,过了这个时间窗口,就容易受到寒露风的影响”,“水稻被泡过以后,就像人劳累过度,免疫力就下降了,容易遭受稻瘟病、稻飞虱等病虫害”。又引用芜湖无为市农业农村局农业股副股长倪伟的话,表示尽管芜湖无为市“未雨绸缪”,在洪水来袭之前便已做相应准备,“在7月20日前,就落实了’早翻晚’种源10万公斤、肥料储备0.5万吨、农药储备300吨”,但是 “水稻、玉米等作物生产季节已过,无为市改补种工作开展步步维艰”!其实就是在说,如果说“夏粮是用钱砸出来的”, 那么秋粮恐怕已经是“用钱砸都砸不出来了”!

文章说“最不愿意卖的渠道就是粮站”,把今年夏粮收购不力的责任都推给农民和商人!认为一方面是农民的“今年又是疫情又是洪水,老天不叫我们卖,怕没有吃的”,“希望价钱还能再高点”,另外一方面,引用阜阳市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副局长孙德清观点,“大量粮食在粮食经纪人手中”,并且说到由于“几十年来,粮价都是论毛来算的,一斤粮食还不如一斤矿泉水值钱”说来说去,基本上就是在骂“农民和粮商都不是好东西”!

文章最后的“粮食外调省的危机感”,说“粮食净调出省份从2003年的13个缩减至如今的5个,主销区和产销平衡区的自给率不断下降”,是间接承认了多数中国省份粮食产量“入不敷出”!引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去年发布的《中国的粮食安全》白皮书,把这个责任归因于“农业生产成本仍在攀升,资源环境承载能力趋紧,农业基础设施相对薄弱”,以及“过去多年的丰收,是通过化肥、农药等高投入赢来的,土壤面临的污染严重”,竟然说农民“过去多年高产量的持续保证,其实是对土地的掠夺”!
这其实是一片既“洗地”又“杀人”的檄文!文章引用了大量的数据,在替官媒的“粮食丰收”去“打圆场”,同时替安徽省政府“喊冤”“洗地”,把责任都归咎于下面的农民,说他们“囤货居奇”而且“种粮积极性不高”,以及控诉农民多年的丰收是“对土地的掠夺”!最后让农民做好准备“过个苦年”!天底下有这么不要脸的政府吗!“千秋工程”的三峡大坝偷偷放水只字不提,莫名其妙的就把老百姓都送上“断头台”了!在当前全国鼓吹粮食丰收的大背景下,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写出这样的报道“哭穷”呢?笔者猜测是安徽省政府“用心良苦”!估计鉴于中共文化大革命和大跃进之后的“大饥荒”经验,如果这个时候不提前交底,到年底交不出产量,就会饿死很多很多人,担心到时候可能要承担更加严重的后果啊!

新闻引用:中国新闻周刊

1+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10 月 之前

0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ccp, ccp is evil

0

热门文章

GM64

9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