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道上,一个亲身经历文革祸害 温柔的砌砖的 60 多岁女士

「那个水马的水好少啊! 装满呀! 」李太太对浸大示威者说。 她的广东话略带乡音。

示威者在联合道排起的黄色水马,部份要「加水」,而李太太原来一整个下午都在帮手「加水」,足足注满了两排水马防线。 她走到学生们砌的「人形」砖阵中,当中不少被经过的人不小心地踫跌,她把每一块砖重新安放,似静静地带上祝福。

温柔的李太太,不时在示威中发挥街坊本色,指骂警察,为一班她口中「引以为荣」的学生孩子出气。

她说,昨晚黄大仙有防暴警察在巴士站推撞街坊,其后反指街坊「袭警」,于是李太立刻出声反驳:「阿 sir 你是不是应该检讨下先来同市民讲理,明明是你撞人了」,可能因她「恃老卖老」,该名防暴悻悻然地走开了,「我 60 多岁做不到前线, 只好做后排啰,我个女儿成日叫我小心点,我都 60 几岁人,怕什么啊? 学生孩子都做这么多了,我不想见到香港变成烂港。 」

李太自雨伞运动开始投入社会运动,,她深信民主自由等价值,认为「反送中」抗争者追求自由并无错,皆因幼时亲身经历文革祸害,她双亲均为老师,因知识分子身份而被批斗,更要带着当时八岁的长女李太和三名孩子下乡劳改,「 我对共产党如何侮压人民一清二楚,就如今天他们如何侮压香港一样」。 正因为要呼吸自由空气,她一家人80年代才会申请来港。 她又十分担忧失去言论自由及其他自由,例如讲一句「反共」都会遭人「扣帽子」,「一个人生来应有民主自由,香港有民主自由才有未来」。

李太很幸运,全家人都支持运动,即使本为「浅蓝丝」的丈夫,被她带到抗争现场,又近距离目睹警方滥暴、胡乱施放催泪弹和布袋弹后,已由蓝转黄;20多岁的女儿是个「和理非」,会陪她参加游行。 李太与丈夫又支持女儿罢工两日参与抗争。

李太太吃过催泪弹中过胡椒喷雾,但她的「full gear」始终只有眼罩和双层口罩,袋中则常备的生理盐水。 她望向在不远处筑起黄色水马墙后、以伞作防护的浸大学生,低声地说「如果不是他们,『送中』条例就早就过啦,香港人要珍惜他们,我以他们为荣」。

她指着放在马路上的「砖阵」,是戴上口罩、以砖块砌成的人形塑像,以及其他经她「复修」的砖块塑像。 她说,希望这些砖块能象征性地成为阻止防暴冲前伤害这班年轻人的一个祝福,即使明日可能不再存在,「我觉得年青人坚持下去不放弃,终有一日会成功」。

立場新聞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undam0078

11月 13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