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大案 6:美国之音断播门

作者:美东香草山农场文艺组 Tiffany的早餐

摘要:419断播事件,使从龚小夏到Amanda,到《华盛顿邮报》家族,到运转这个国家的法律精英所编织的网络,有许多问题可以留给读者去研究。

司法部诉Davis案呈现了共匪经营多年的、巨大的全球勾兑网络的冰山一角。为了遣返郭先生,国际刑警组织(ICPO)针对郭先生的红色通缉令酝酿已久,但直接催生它的是美国政府的一次公关危机——419美国之音断播事件(VOA断播门),这一事件又迫使共匪许多年来布局在美国政府的内鬼们开始现身。数年的爆料过程中,郭先生不断吸引火力让这个巨大网络的触角纷纷暴露在公众面前,而这些被暴露的大大小小的中外妖精们要么消失,要么沦为绞肉机中的肉,要么等待着命运的裁决。

2017年爆料革命之初,郭文贵先生在众多的媒体中一边寻找爆料渠道,一边布局吸引潜伏多年的大鱼小鱼、螃蟹虾米冒出来咬钩。一时间各路妖精纷纷现形,尽情表演给主子以讨赏钱。郭先生一边爆出匪夷所思的猛料,一边和大小妖精过招。沉寂多年、散沙一盘的海外中文媒体世界热闹非凡,许多人从最初的猎奇慢慢关注起爆料革命,最终成为支持爆料革命的坚定战友。

经过一段时间的铺垫,郭先生让从普通观众到CCP高层都确信,在接下来的一次美国之音(VOA)长达三小时直播专访中,他将抛出CCP的重磅丑闻。中南坑如临大敌,紧张地调动在美国沉默的力量试图破坏这次爆料。在这个日子来临之前,郭先生默默观察着大洋彼岸的一举一动。

VOA不同于一般人所理解的媒体,它属于美国政府的“事业单位”编制,用联邦财政拨款服务于联邦政府,是代表美国政府立场的世界上最大的对外广播机构之一。VOA的言论是要配合美国政府政策,特别是对外政治宣传政策的,而其中文普通话节目显然主要针对的是共产中国。

2017年4月19日,在万众瞩目中,郭文贵先生如约在美国之音(VOA)亮相。采访郭先生的是海外民运名流,时任VOA中文普通话组主任的龚小夏女士及其同僚。攀上郭先生,龚小夏台前台后非常卖力地表现。值得一提的是,这位民运名流竟是共产中国小有名气的作家,在中国出版了不少所谓中美文化交流的书,赚取着中国人的眼球和钞票。

1991年6月13日,美国众议院针对中美贸易关系传龚小夏听证,她作为学潮十年的留美学生,在89六四之后的美国,对共产党百般辩护,为中南坑拿到WTO的准入证卖了力。多年来,作为中美两边利益集团勾兑的马前卒,龚小夏一边在美国政界到处混脸熟,一边利用自己在VOA中文部负责人的身份,长期和共匪一唱一和,小骂大帮忙,用一些不疼不痒的节目,让VOA在中国人心中的地位从20世纪80年代的自由灯塔堕落到无人问津。当然,这一切也得到了VOA高层的默许甚至授意。

直播日子来到前,中南坑小动作不断。共匪安插的国际刑警组织(ICPO)主席孟宏伟快马加鞭地抛出了针对郭先生的红色通缉令。此举意义明确——VOA直播专访的是一位被ICPO定义的刑事犯罪嫌疑人,这样会连累VOA的声誉。尽管有这样的压力,节目仍然按原定计划开播。直播进行到大约1小时20分钟时,摄像镜头突然转向另一名主持人,那名主持人正比划着手指划过喉咙的动作,随后直播中断。这就是419断播门事件。

419断播门后,VOA宣布断播原因为停电,这进一步激怒了舆论,于是VOA舍车保帅停职进而解雇了龚小夏等人,甚至高调使用暴力强制手段将替罪羊押出办公室。数月后数人被解雇,以示公正执法。断播门让龚小夏以受害者、主持正义者的身份,在后面的一段时间里更加高调地招摇撞骗,直到被识破。而断播门更重要的意义,是暴露了VOA的管理层,特别是时任台长的Amanda Bennett女士,揭开了美国政府被共匪多年蓝金黄腐蚀的黑幕的一角。

Amanda女士于2012年再婚嫁给了Donald Graham。2016年4月,奥巴马政府任命她就任VOA台长。或许人们了解,Amanda的丈夫在中国经营教育培训机构,一边官商勾结,一边替中国政府收集情报。实际上的水比这深得多。《华盛顿邮报》因报道20世纪70年代的水门事件一举成为美国政坛旗帜性的一线大报。事实上从20世纪60年代到冷战结束,《华盛顿邮报》都被控制在Graham家族的传奇掌门Katharine Graham女士手中,之后家族事业交给了Donald Graham。《华盛顿邮报》被出售后,他也在臭名昭著的Facebook董事会担任过六年首席独立董事。

美国的国家机器高度依赖律师运转。在连接白宫和国会山的宾夕法尼亚大道边,在众多联邦政府机构总部之间,有不少赫赫有名的顶级律师事务所,其中最被美国政界,特别是左派倚重的便是世界上势力最大的律所Williams & Connoly LLP。这家律所不仅有《华盛顿邮报》这位老客户,还有Bill & Hilary Clinton夫妇、Bush家族等美国政商豪门、世界一流的大公司,其中的资深律师对美国政治的影响举足轻重,几乎成为美国政界的“影子组织部”。419断播事件,从龚小夏到Amanda,到《华盛顿邮报》家族,到运转这个国家的法律精英所编织的网络,有许多问题可以留给读者去研究。

419断播门后,公众对VOA的处理并不买账,事件的发酵促使国会启动了相关调查,调查结果确定VOA的上级,美国广播理事会,即现在的联邦政府机构美国国际媒体署(USAGM)中有人瞒报与中国的利益勾结关系。Trump内阁几经努力整顿美国政府的内鬼,最终在2020年6月参议院通过了Trump的提名,Steve Bannon先生的好友,保守派纪录片电影制片人Michael Pack成为USAGM的CEO。他上任后迅速大刀阔斧改革人事,Amanda黯然辞职,交出了被共匪渗透多年的VOA的控制权。

孟宏伟安排的红色通缉令没有压下419直播,中南坑不得不动用更深的力量以蛮横的断播方式企图阻止郭先生,这种蛮干的代价是使其暴露。不过中南坑已经尝到了红通的甜头,一个月后,红色通缉令又成为国保头子孙力军所谓“中美执法合作”备忘录的支持文件。孙力军带着红通,去华盛顿和FBI过招,FBI和上级DOJ愿意和他勾兑吗?

(待续)

编辑:美东香草山农场教育组  飞虹

相关链接:

世纪大案10】【世纪大案9】【世纪大案8】【世纪大案7】【世纪大案5

世纪大案4】【世纪大案3】【世纪大案2】【世纪大案1】【世纪大案0

2+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ccp, ccp is evil

0
joop12345
9 月 之前

谢谢

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