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律师公会主席:警察滥暴却无须负责是严重侵蚀法治!

香港大律师公会主席戴启思(Philip Dykes)指出,法治亦非如港府所言,几百个示威者在街上纵火破坏,就能所谓「 破坏法治」,而比起市民参与非法集会,更严重侵蚀法治的是,是警员滥用暴力却无须为此负责。

香港大律师公会是最先表态反对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团体之一,也被各界视为敢言、对港府态度强硬。 香港建制派也频频指控大律师公会「攻击政府、误导市民、制造恐慌」,并质疑大律师公会对示威者的暴力选择性缄默。 对此,主席戴启思(Philip Dykes)指出,法治亦非如港府所言,几百个示威者在街上纵火破坏,就能所谓「破坏法治」,而比起市民参与非法集会,更严重侵蚀法治的是,是警员滥用暴力却无须为此负责。

根据《立场新闻》 报导,在戴启思领导下的大律师公会,被外界视为敢言、对港府态度强硬,也是最先表态反对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团体之一,多次向政府提交意见书、发表声明。

香港的建制派也频频指控大律师公会「攻击政府、误导市民、制造恐慌」;而公会内部似乎也是各有歧见,资深大律师蔡维邦日前辞去公会副主席一职,并表示公会谴责示威者暴力的态度不够强硬。

然而,同为大律师公会执委的资深大律师骆应淦电台节目《香港家书》指出,暴力固然不能苟同,然而问题的起点是港府的暴力:不顾民意、「硬闯」《逃犯条例》的修订。

对此,戴启思不认为公会对示威者暴力保持沉默,并罗列公会过去几个月曾发出的声明,包含612冲击、71破坏立法会大楼、8  月底阻塞机场、港铁等公众运输、及9月底有公众人士在法庭辱骂一名高级检控官等事件,公会统统有发声明谴责。

戴启思解释,法治亦非如港府所言,几百个示威者在街上纵火破坏,就能所谓「破坏法治」。 可以说示威者是在「违法」,但当他们承担违法责任,在律师代表陪同,接受公平审判,定罪后获判适当的刑罚,这就是「法治」。

戴启思指出,比起市民参与非法集会,更严重侵蚀法治的是,是警员滥用暴力却无须为此负责。 戴启思认为,法律专业以更严谨的标准审视政府及警队,并不是双重标准,更不是反政府,而是捍卫《基本法》及法治、人权。 戴启思说,《基本法》不是要为政府提供高床软枕而存在,是为了香港人民而存在。

公会也在多份声明中,批评港警对和平示威者及记者滥用武力,并促请政府打破沉默与示威者对话,更强调,除了维持法治,更重要的是一个会问责、能受独立司法机关制衡的政府。

戴启思指出大律师公会的责任所在,如果公会不为议题发声,港府食髓知味,下次只会变本加厉,这是公会成员的责任。 如此作为不是反政府,而是捍卫《基本法》和《人权法案条例》赋予市民的权利及自由。

戴启思强调,大律师公会只会向政府提供法律上的专业建议,绝不会为特定政治主张站台。 戴启思直言,目前港府施政的瘫痪,症结点始终在政治,而政治问题就必须政治解决。

戴启思表示,《逃犯条例》就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香港市民对港府多年以来累积的不满,最后爆发的后果,而在反送中运动中,市民所关注的迫切问题都一一浮现。 戴启思直言,然而很遗憾,港府拖延与示威者对话、沟通。 而情况之所以继续恶化,是因为政府无所作为。

戴启思坦言,大律师公会受制于其宪章,是一个专业团体,也有一定的地位,最主要的工作是保障行业的权益、捍卫法治精神。 大律师公会不是改革组织,可以做的其实并不多,不一定能为现况带来奇迹。

自由時報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undam0078

11月 02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