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明确表示,他已经准备好迎接他期待已久的战斗

他坚称,弹劾“对我来说是一件好事”

翻译【GM31】转载【GM01】

他知道这一天要来,这几乎是不可避免的。美国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位总统,甚至在就职前就受到过严重的弹劾威胁。因此,当周二众议院宣布,将考虑指控他犯有重罪和不轨行为时,川普总统明确表示,他准备好了战斗。

他痛斥了反对派民主党人,谴责他们“疯狂”的党派偏见。他谴责对他的指控是“更多政治迫害的垃圾新闻”,还宣布,纵然即将到来的弹劾战对国家不利,但“对我来说是一件好事”,因其将增大他在来年大选中,赢得第二个任期的机会。

当川普在纽约出席联合国大会开幕式时,期待已久的摊牌到来了,这创造了一个超现实的分屏奇观,总统试图扮演全球政治家,同时击退他在华盛顿的敌人。一会儿,他与总理和君主谈论战争、和平与贸易;接下来,为了保住总统职位,他进行了一场后卫战。

川普发表了一次随意的演讲,并在与英国、印度和伊拉克领导人的会议之间来回穿梭,同时就他下一步反对众议院的行动与助手进行私下磋商。在与联合国秘书长共进午餐前不久,他决定公布一份7月份与乌克兰总统的通话记录,这是对其指控的核心内容。实际上,他是在把筹码推到桌子中央,押注这份文件将被证明模棱两可,足以削弱民主党对其的指控案。

下午,当议长南希·佩洛西准备宣布弹劾调查时,总统退到他长久的家和行动基地 —— “川普大厦”—— 来盘算前进的道路。总统和议长之间的一通电话没能阻止冲突的发生,现在,他们两人正准备进行一场史诗般的斗争,它将考验宪法的极限和美国体制中的权力制衡。

“我们已经不可阻挡地前进到了这里,”北卡罗来纳大学(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弹劾学者Michael J. Gerhardt说。“总统已经把他的权力不断地提升甚至超过了正常极限。一段时间以来,他做得太过火了,但即使对他来说,最近的这种不当行为也超出了我们大多数人,或大多数学者认为总统可以做的事情。”

长期以来,佩洛西女士一直不情愿,但在有报道称,在川普总统向乌克兰总统施压,调查针对前副总统小约瑟夫·拜登(Joseph R. Biden Jr)(一位领先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未经证实的腐败指控,并拦截了美国对乌克兰3.91亿美元的援助后,她终于采取了行动。民主党人说,依靠外国势力来获取对手的丑闻,此举已经越界了;川普则说,他只关心乌克兰的腐败。

现在,唯有川普加入了安德鲁·约翰逊(Andrew Johnson)、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M. Nixon)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的行列,面临弹劾的严重威胁,这在宪法上等同于公诉。

尼克松先生因“水门事件”被共和党同僚抛弃而辞职,但约翰逊先生和克林顿先生都在参议院的审判中各自被判无罪。鉴于定罪需要三分之二的选票,这意味着,至少有20名共和党参议员将不得不与川普总统决裂,这是此刻看起来最有可能的结果。

尽管尼克松克林顿在公开场合开展了激烈的斗争来为自己辩护,但私下里都对面临弹劾而感到心烦意乱。坚强不屈的川普总统,似乎因对抗而斗志昂扬渴望战斗。他对自己在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里地位充满信心,似乎几乎认为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很可能会投票弹劾他,而且他会在明年的选举中将自己的案子公诸于众。

前议长兼总统盟友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表示,川普总统有能力应付并感到安全。他预测,佩洛西女士也会遭遇同样事情,就像1998年发生在他身上那样。当时他领导了一场对克林顿先生的党内弹劾调查,并在中期选举中付出了代价,使他失去了议长资格。

金里奇说,正如当时公众对共和党的弹劾感到厌恶,现在公众会拒绝民主党的弹劾。他说,相反这将让川普和共和党人有机会将注意力集中在拜登身上。

“这场斗争使民主党陷入越来越不受欢迎的境地——我在1998年经历过这种情况——同时升级了涉及大笔资金的拜登案。”金里奇说。“这对川普来说是双赢。”

他关于弹劾受欢迎度的观点是至关重要的。至少到目前为止,民调显示,大多数美国人不支持弹劾川普,就像他们从未乐意接受弹劾克林顿那样。涉及乌克兰的最新指控是否会改变公众舆论,刺激了先前抵制众议院民主党人(的想法),这目前尚不清楚。

然而,川普从未像克林顿那样受欢迎。在从1998年到1999年的13个月的斗争中,围绕着克林顿先生是否因在与莫妮卡·莱温斯基(Monica S. Lewinsky)的关系问题上,在起誓上撒谎而犯下重罪。克林顿先生的支持率通常在60%左右,在被弹劾后的几天里甚至飙升至73%。

川普没有同样的好感储备,在盖洛普(Gallup)民意测验中,他在总统任期内,甚至连一天的都没有得到大多数美国人的支持。他目前的支持率为43%,但他得到了91%共和党人的支持,这让他有理由认为,共和党参议员会支持他。

《弹劾者:安德鲁·约翰逊的审判和一个公正国家的梦想》一书的作者Brenda Wineapple说,有时候,即使付出短期的代价,坚持原则也是值得的。“有些失败最终可能成为胜利,但这往往只能从长远或历史的角度来看,”她说,“对约翰逊的弹劾最终以失败告终,”她补充说,但这个体制最终发挥了作用。

在其总统任期的这个转折点,川普先生在纽约的一天,开始于世界事务和政治生存之间来回切换。甚至在他走上联合国讲台发表低调的样板讲话前,他找来记者对那个暗示进行反驳,即他利用美国援助影响与乌克兰合作来满足其调查要求。

川普坚称,他阻止对乌克兰的援助是因为欧洲国家没有支付它们公平分摊的份额。他指出,最终释放这笔钱证明了他没有做错任何事。他没有提到的是,欧洲国家在过去几年里为乌克兰提供了150亿美元的援助,而他只是在两党参议员威胁说,如果他不提供援助,就实施惩罚性立法之后才释放了美国的援助。

他也没有说的是,他已改变了前一天扣留这笔钱的解释。周一,他以拜登为例,将阻止援助的决定与他对乌克兰腐败的担忧联系起来;相反,通过强调他对外国援助的整体关切,他提出了一个与他的调查要求不太相关的理由。

“我在民调中领先,他们不知道如何阻止我,”川普先生说。”他们唯一能试的招就是弹劾。”

事实上,川普在大多数民意调查中,落后于拜登和其他寻求党内提名的民主党人,这就是为什么民主党人坚称,他如此热衷于从乌克兰获取有关前副总统的丑闻。

无论如何,尽管当时的事态发展令人震惊,但唯一真正令人惊讶的是花了多长时间才走到这一步。川普总统的批评者在他当选后几天内就开始讨论弹劾问题,原因是各种道德问题以及俄罗斯对2016年竞选的干涉。在去年的中期选举中,川普在竞选过程中多次提出弹劾,并警告称,如果民主党赢得众议院,他们会尾随他而至。

他们的确赢了,但弹劾的努力陷入停滞,因为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三世(Robert S. Mueller III)发表了一份报告,证实川普的竞选团队与俄罗斯之间不存在犯罪阴谋,同时拒绝就调查期间总统是否妨碍司法公正表态。

事实证明,是乌克兰而非俄罗斯,为这半休眠状态努力提供“火箭燃料”。现在,过去两年半多了,战争仍在继续。

Peter Baker是白宫首席记者,曾为《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报道过前四任总统。他还写了五本书,最近一本是《弹劾:美国历史》。他的推特: @peterbakernyt ,脸书:Facebook

出处:https://www.nytimes.com/2019/09/24/us/politics/trump-un.html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01

Hi Everyone◉‿◉! 9月 25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