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料革命是中国历史进程的幸运拐点(第二部分)

作者:小明

甲、有关党内斗争:

第一个方面的观察是有关党内的斗争。在没有接触爆料革命前,我对党内斗争的认识就如同一般人的看法,以为党内主要是太子党与共青团的矛盾,还有习派与江派的矛盾,现在看来这其实是很粗浅的。以下是我根据文贵先生的爆料所作出的分析。

首先中共目前权贵集团的出现要追溯到八九天安门事件。在八九之前中共内部本来有保守派与改革派的矛盾,天安门事件并没有调和这两派的矛盾,但这两派从此都被噤声,党内的风气从此就是投机派。投机派即没有保守派的意识形态坚持,也没有改革派对自由民主的嚮往,他们是可以铁着心血腥镇压学生后,又能厚着脸口口声声说要改革的人物,他们一心想着就是如何维繫一党专政,但又能享受市场经济所带来的利益。表面上这两条路线似乎没有矛盾,但其实长久执行下去就会分裂出两种政治晋升管道,因此这两条路线也就会变化成两种政治势力。

首先是维繫一党专政的路线一定要强调意识形态斗争,我估计沿这条路线晋升的人都是靠搞各种思想宣传工作获取政治资源的。习近平就是沿这条路线上去的,我估计习近平的权力基础,就是各层级部门中搞思想工作的。就这点而言,我们可以看出根本没有太子党与共青团的矛盾,因为共青团其实也就是其中一个搞思想工作的部门而已,而且还不是最主要的,因此它自己不能单独形成一个派系。从另外一面来看,八九之后中国的实力人物一直就只是红色家族的成员,这几年来我们看到的党内斗争,其实就只有红色家族之间的矛盾。

市场经济改革路线一定要持续开放市场,目的就是要获取外汇,我估计这条路线在习近平上台之前,绝大部分的党员都是依靠这条路线来获取政治资源的,因为这条路线能够轻易地获取大量的金钱,也可以间接让很多各种不是搞经济项目的官员获益,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公检法系统。文贵先生所说的「大外宣」、「蓝金黄」和「三F计画」,我估计都是因为这条路线长久执行对外「拉投资」而形成的行动。这条路线的始作俑者是江泽民和朱鎔基,王岐山和孟建柱是最大获利者。粗略地说,这条路线的权力基础是各层级的经济和公检法部门,沿这条路线晋升的人主要就是靠拉投资。这裡我们也可以看到,邓小平去世后党的权力核心一直就在江泽民手上,胡锦涛只不过因为有邓小平的钦点,加上老同志的支持才能顺利接任国家主席,但实际上由于他不能掌握拉动外汇的管道,所以也就不能号令这条路线的人马,可以说他是非常弱势的国家主席。

我们现在可以简单地根据上述两条路线,把中共党员略分为从「搞思想」晋升,或从「拉投资」晋升的两派。过去很多知识份子以为中共内部有自由主义与毛左派的斗争,现在回过头看根本不是这回事。实际情况应该是搞思想路线的妒忌拉投资路线的干部,因此拿毛的旧教条来对主张进一步市场开放的干部指指点点。这两派的分野主要是在总体层面上才表现出来,我估计在党的高层裡,只是按家族利益来区分势力。但现在党内斗争已经白热化到要动员基层的程度,因此九千万党员难免会按照自己向来如何获取政治资源的方式选边站,我们提出的「两条路线──两种势力」的分野这才可以说明当下党内斗争的形势。我根据文贵先生的爆料做出以下推论,如果有错误希望有天能得到文贵先生的指正。

2011年江泽民病危,是中共八九天安门事件后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权力交接危机。据文贵先生所说,江病危时有些高层转去向胡锦涛示好,而江病好之后便秘密召开南普陀会议,商讨如何清除那些在他病危时出现反骨的人马。这揭示了中共党内斗争其实有明暗两层。实际上党内的角力都是在暗的这一层,也就是各个红色家族的较量,但不管哪一方要发动攻势都要藉助公权力,因此江病危时才会有人转去向胡示好,因为即便胡锦涛背后没有庞大的家族势力,但他毕竟是国家主席,始终可以藉由他职务上的便利来剷除异己。换句话说,本来在暗层的家族斗争,一定会被搬上台面,借「违法违纪」来处理掉对手。

南普陀会议的决定有三个:第一是把令计划和李源朝拉下马,第二是让孟建柱成为监国,第三是保证习近平当上总书记。根据文贵先生爆的料,习近平一开始就是被江泽民当作傀儡来摆上檯面的,我想意思就是找个在胡锦涛之后可以操控的国家主席。但令计划被拉下马后带来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那就是温家宝趁机把薄熙来也给拉下马,这打乱了江派人马本来的计画,因为江等人本来是属意薄熙来。文贵先生爆这料的那期被黑客攻击而打断,所以这料说不清楚。我猜测文贵先生的意思应该不是指江派要薄熙来接替习近平,因为那时薄熙来并不是常委,且岁数也比习大。我猜测意思应该是指要把薄熙来在十八大弄成常委来对习制肘。那为甚麽要是薄熙来呢?犹记得薄熙来出事前在重庆以「唱红打黑」闻名,我估计薄熙来与习近平相似,除了根正苗红,都是擅长藉思想工作来获取政治资源的,所以才被认为是最适合制衡习近平的对手,也就是说他们在基层能够动员的干部人马是重合的。

薄熙来失势让江派一时找不到又是红二代又能动员「搞思想」干部的人来对习近平制肘,我想这为以后习近平在十九大真正地坐大製造了机会。2012年十八大之后,我们看到中共的最大动作是习近平与王岐山在2013年年末联手发动反腐运动,当中把周永康给拉下马,这让孟建柱可以彻底掌握政法委,而文贵先生是在2015年出逃。根据文贵先生爆的料,孟建柱与江家最亲,王岐山向来就是一脚踏江,一脚踏朱鎔基,习近平最大的支持者是贾庆林,而贾庆林与王岐山极不合,但贾是绝对效忠江,而江则对朱反感。我根据这些料作出如此的推论:2014年的反腐运动应该是王先主动接近习的,目的就是为了摆脱对江的依赖。文贵先生曾经爆料江签署过一份叫「91号文件」的调查命令,目的就是掌握党内各个腐败的证据,其中一个执行者是与文贵先生要好的前安全部副部长马健。文贵先生宣称曾经看过这些证据,其中一个就是王岐山与范冰冰做爱的视频。后来马健副部长在反腐运动被抓,文贵先生因此受牵连,并及时逃出国。我推测王联合习发动反腐运动,就是奔着他因91号文件被抓到的把柄而来的,这揭示了王与江之间本来就是有嫌隙的。而习因为有王的支持,也使他后来可以放胆藉思想工作揽权,我认为突破口是军队的思想工作,随之带来的结果就是中国在2013年后的外交变得极其鹰派和激进,南中国海的局势就是从那时开始恶化的。我则是在2014年感受到党对学术讨论的限制明显加剧。不过习与王也肯定是有嫌隙的,我认为文贵先生利用这点来分化党内势力.

文贵先生在2017年上半年开始爆料,当时他从未提及反共,主要是针对王岐山和孟建柱,也从未提及习近平,故此我那时以为他只是习派到海外的打手。2017年11月文贵先生的女儿及妻子得以出国与文贵先生团聚,但文贵先生仍坚持爆料,后来2019年6月文贵先生在与细思小哥的谈话中曾经提及,他知道十九大的结果后高兴得甚至失态。我估计文贵先生之所以高兴是基于两个方面,第一是王岐山只担任国家副主席,没有续任中纪委书记,这使他以后要打击对手时需要先经过习的首肯;第二是习本来就是依靠思想工作来掌握政治资源的,因此即便贵为国家主席,对于依靠「拉投资」上去的干部们始终无法真正掌握,因此习之后一定要更大动作地发动意识形态的学习运动来揽权。十九大「习近平思想」的提出标志着习可以言正明顺地透过思想工作来动员基层,但同时党的工作以后必定要受限于意识形态的框框,这为今天我们看到的文革2.0,还有对美国的绝对强硬埋下了伏笔。简单地说,习近平上台后,中共之所以一改过去韬光养晦的作风,就是自己把自己用意识形态给堵死了,这也为文贵先生「以美灭共」创造了条件。

乙、有关国际形势

以上是我根据文贵先生对有关党内斗争的爆料所做出的推论,这只是第一方面的,第二方面的是有关国际形势的爆料。说老实话,我之所以会选择相信文贵先生,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班农先生。班农先生(Steve Bannon)向来被西方主流媒体厌恶,被视为最危险的右翼份子,因为有两件大事与他有极深的关係。第一件是川普总统的当选,班农先生正是其竞选团队的首席策略师。第二件是英国的脱欧,当时公投竞选主张脱欧的阵营,就是利用「剑桥分析公司」从脸书买来的大数据才会获胜,而班农先生就是这家公司的前副总裁。因为有班农先生的合作,让我确信近年来欧美左右两翼思想的对立,会把消灭中共作为大和解的契机。

许多中国人认为西方右翼势力的兴起主要是对大量移民的反感,其实这是过于粗浅的认识。先要说明的是,中文裡的「左派」和「右派」与英文裡的left-wing和right-wing不是一回事,千万不要按中文的意思来理解西方文明的左翼和右翼。当下右翼思想的核心是平民运动,是因为过去几十年左翼思想核心的全球化运动而酝酿出的反弹,这裡的思想纠葛,若不瞭解从文艺复兴至今五百年的西方文明史是说不深入的,我这裡只想说明中共如何利用全球化运动占了美国的便宜,还有为何现在平民运动会与爆料革命走在一起。

左翼思想的基本的观念就是相信人性本善,并认为是世间的各种不平等造成人们互相仇恨.因此左翼人士坚信,只要宣扬大爱,消除各种不平等,打破各种藩篱,世界就会走向绝对的和平。这几十年来互联网的发达增加了左翼人士的自信,他们相信互联网使跨国界的交流变得毫无距离,而随着跨国界的交流加深,世界人民会打破对彼此的偏见,团结在一起,实现全世界平等的大理想。所以说这几十年来的全球化运动,其背后有左翼思想的使命感在推动,而中共正是利用了这点,卸下了欧美对自己的防备心。文贵先生在接受凯尔巴斯先生(Kyle Bass)的访谈中提到,中国急速变得富裕是从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开始的,除了是因为从此之后中国的商品可以大量销售到海外,同时中共也利用了人民币可兑换美元的许可,大量印製人民币在香港换取美元累积外汇储备。美国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并不仅仅是为了要跟中国做生意,而是相信中国会按照世贸组织的规定开放市场,进行规模性的经济改革,最后促使政治改革的发生。现在回头来看,我们知道中共根本没有政治改革的意愿,也没有开放市场,甚至还建立了互联网防火牆,其所作所为根本就是与左翼思想的全球化运动背反的,那照理说文贵先生要以美灭共,应该是与左翼人士合作,那为甚麽现在看到的,反而是与右翼的平民运动走在一起呢?

在2019年6月文贵先生与细思小哥的聊天中,文贵先生提到他本来是投资希拉里的,但临时转去支持川普总统,文贵先生也说过,其实不管是谁当上总统都会帮助爆料革命,并多次提醒爆料革命的战友千万不要搀乎美国的政治。我认为现在爆料革命与平民运动走在一起,当中的政治因素要大于思想因素。班农先生推动的平民运动有两个思想核心,即主张本国优先和照顾平民的尊严,据此而提出的具体政策,便是要透过贸易保护政策,使迁移到国外的生产线搬回美国,让美国的平民有工作、有尊严。这也是当下支撑川普总统执行中美贸易战争的理念。班农先生与文贵先生的接触应该是从2017年4月开始的,当时中共派吴征到美国游说来遣返文贵先生,时任美国国家安全会议顾问的班农先生阻止了这件事,从此之后,班农先生从文贵先生那里瞭解到中共对美国的渗透。我认为这才是爆料革命与平民运动走在一起的真正原因,说到底其实两者并没有甚麽思想交集,两者的合作是因为面对共同的敌人,即被中共在海外用「蓝金黄」买通的精英。

2017年8月班农先生辞去白宫的职务,我认为这有可能是他想要以社会运动的方式,去对抗美国腐败的精英,而这些精英有很大部分就是被中共腐败的,根据文贵先生的爆料,这些腐败的精英集中在华尔街。我猜测从此之后,白宫才开始认真对待中共在欧美的渗透,并开展了一系列的调查,2018年7月3日海航董事长王建在法国的离奇死亡应该是随之带来的结果,因为中共要掩盖它如何利用海航来进行间谍行动。2018年11月20日文贵先生联同班农先生主持王建之死真相发佈会,同日宣佈成立法治基金,从此之后我们看到爆料革命与平民运动走在了一起。

我注意到2018年10月班农先生在欧洲的演讲中,屡次攻击一个叫做「达沃斯党人」(Party of Davos)的团体,并剑指习近平于2017年1月在达沃斯论坛的演讲。习近平当时的演讲题目是「共担时代责任,共促全球发展」,显然这很合左翼人士的脾胃,并推销中国的「一带一路」计画将拉动全球经济的繁荣。而班农先生曾说过,所谓的「一带一路」就是东印度公司的翻版,表面上是借钱帮助小国建设基础设施,实际上是要藉机建设军事基地,并以贷款威胁小国政府,在拉拢众多威权国家后建立世界第二极。2018年12月1日,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同日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张首晟离奇自杀身亡。根据文贵先生的爆料,华为掌握的5G技术是其实是透过张首晟盗取的,而现在也已经比美国先进。透过5G互联网的上传速度,还有量子电脑的处裡速度,中共可以快速破解任何密码并瞬间盗取大量的数据,而这正是美国最害怕的威胁。2019年3月班农先生在日本的演讲也提到此事,他说道中共的战略其实就是根据1999年出版的《超限战》执行的,核心内容就是:在清楚地认识到不可能在常规战争打赢美国的前提下,中共就只能与美国打情报战和经济战。如果世界各国都接受华为铺设的5G互联网,那以后中共的情报战只会赢不会输,而有了大量窃取的技术资料,往后经济战,甚至常规战的胜利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根据以上提及的文贵先生的爆料,还有班农先生的演讲,我对中共如何腐败欧美精英的大背景做出如下推论。大家都知道,中共的官员有大量的黑钱都是要拿到海外洗白的,我认为华尔街给他们提供了一个绝佳的管道,主要是透过各种各样的跨境资金转移,还有各种金融衍生产品的重组,让政府的监管和追踪摸不着边,这就是为甚麽文贵先生会指出被中共腐败的精英就集中在华尔街。要方便洗钱就不能有太多对跨境资金转移的限制,因此班农先生所攻击的达沃斯党人,会与那些被中共腐败的欧美精英有很大程度的重叠,因为所谓的达沃斯党人就是向来主张去除各种国际交易限制的超级富豪。

在近几个月裡,川普总统多次提及他所推动的贸易保护政策,本是美国早该採取的,这暗指奥巴马政府对问题视而不见。我们知道奥巴马在2008年上台即面临美国金融危机,而金融危机的爆发就是因为缺乏政府对金融市场的监管,让信用机构为银行的各种金融商品乱打信用评级,这才让美国的房贷越滚越大到资金链跟不上。但直到2016年奥巴马下台为止,都没有增加对金融市场的监管,反而让很多该负上责任的金融大佬脱身。这揭示了华盛顿的政治精英,与华尔街的金融精英一定有勾兑.我估计在2008年,王岐山及孟建柱等一众靠拉投资上位的高官,看到美国崩溃的金融市场急需现金的机会,藉机靠着大量从国内运出来的黑钱买通华尔街精英,使得中共迅速地扩张了在欧美的渗透,我估计大量对美国技术的窃取应该就是在这之后发生的。2016年川普竞选的时候,把自己标榜成一个政治外行者,以代表平民自居,声称要对抗盘踞在华盛顿的政治精英。我估计那时川普总统,还有班农先生只是看到中美贸易之间的逆差问题,以为美国精英只是麻木和迟钝,要到川普选上总统,班农先生接触到机密档桉,并在文贵先生的爆料后才知道,原来华盛顿的政治精英与华尔街的金融精英是同流合污,与中共的蓝金黄买通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如果以上我的推论是靠谱的话,那就意味着,原来这十几年来受左翼思想推动的全球化运动,早被中共利用来腐败美国的精英,而这些腐败的精英又骑劫了全球化运动,透过对主流媒体来操控与论并掌握话语权。檯面上这些腐败的精英口口声声高谈大爱平等,并主张无国界交流及贸易的扩大,但檯面下这些腐败的精英其实是与中共勾兑。于是现在我们才会看到一个诡异的现象,当西方主流媒体在攻击川普总统性别歧视和种族歧视的时候,他们对中共在新疆、西藏和香港的恶行却轻描澹写,而以最严厉的语气来谴责中共恶行的,却是被西方主流媒体描绘成「新纳粹」的班农先生。

基于以上推论,我判断右翼的平民运动与爆料革命一起走下去,会越加吸引本是站在左翼思想这边的西方人士,而最终左右两翼会走向大和解,共同合作把中共灭掉。可以这麽说,爆料革命不管在思想上或政治上的敌人就只有中共,但中共对平民运动来说只是政治上的敌人,平民运动在思想上的敌人是被中共腐败的西方精英,是这些精英一直高喊要开放国界,造成欧美平民失业的罪魁祸首。而对于左翼思想的全球化运动,中共就是他们思想上的敌人,因为中共的所做所为是最没有爱,且最没有平等,甚至是闭关锁国与全球化对着干的。当西方的左翼人士不再被那些达沃斯党人,还有华尔街精英蒙骗的时候,很自然地他们就会基于他们大爱平等的理念,一起加入爆料革命直接反共,国际大气候于焉形成,全球进入「自动灭共」的时代,而促成这个契机的就是香港与台湾。

丙、有关爆料革命

写到这裡,我分享了我根据文贵先生爆料所做出的两个方面的推论。第一个方面是有关党内斗争,第二方面是有关国际形势的,我希望我的推论能使读者知道,中共的灭亡只是时间问题而已。然而,我之所以信服,并想参与爆料革命,不仅仅是因为希望中共灭亡,更多的是因为相信爆料革命能够使中国市民社会的出现成为可能,而中共垮台所造成的大规模动乱才会因此避免。以下我做出的推论,便是要解释革命会如何成功的。当然当中的很多内容很可能只是我的臆想,希望读者不要见怪,也希望能引起文贵先生的注意,然后提供更多的有关情报。

文贵先生在2019年的「文贵看春晚」的节目中誓言会在2020年的6月4日前把中共灭掉,并问在座的班农先生相不相信,班农先生回答「百分之百」。说老实话,我不会因为文贵先生和班农先生如此信誓旦旦,就会相信中共必亡。让我相信中共必亡的,是2019年3月底美国第四次「当前危机委员会」(The 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的召开。「当前危机委员会」并不单纯只是智囊机构,它其实是集合世界各路牛人富豪的专为消灭美国敌人的委员会,而班农先生便列席其中。「当前危机委员会」的召开让我确信美国必以消灭中共为国家首要战略,但这还不足以让我确信中共会在2020年6月4号灭亡,要到2019年6月9号香港的反送中抗议,以及之后一连串的变化才使我确信,并也因此琢磨出中共灭亡的步骤,以及爆料革命将会如何帮助中国人民免于大规模动乱。请容我再重申一次,以下我的推论只是一家之言。

文贵先生曾经多次表示,香港会是把中共送入地狱的第一道大门,台湾则是第二道。走到今天,尤其是有前中共特务王立强的爆料,其中的理由已是昭然若揭,即中共对香港自治的侵犯,还有准备攻打台湾的企图,将会让全世界看清楚中共是对普世价值的威胁。在我看来,若香港与台湾只起到这样的作用,则不足以让文贵先生有信心说能把中共在2020年6月4日前灭掉,因为即便中共真遭到全世界的厌恶,那顶多也只会受到国际经济制裁,距离倒台至少还可撑个三年五年。那麽如果中共与世界为敌到了发生中美大战的话呢?我认为这也未必能使中共迅速倒台。要知道中美之间不太可能发生核战争,最有可能是在南海发生小规模的常规战,即便中共吃了个败仗,凭中共操控与论的能力,我相信也不会引起多大反弹。而军队也不会因此对党失去信心,要知道军队对党的忠心是更多地建立在需要党的钱,而不是相信党能征服世界。也就是说,即便吃了败仗,中共只要赔钱了事,关起门来仍然是可继续作威作福的。我认为香港与台湾对中共起到的致命作用,主要会表现在使中共需要将大量的资源投入到监控沿海大城市,而致使失去对内陆的控制,然后是后院起火,一旦延烧起来,政权便会瞬间崩溃。我认为这就是文贵先生所说的「以共灭共」。

根据文贵先生的爆料,送中条例是林郑月娥一己发起为讨好党中央的,那也就表示送中条例本来就不是党的战略,那麽为甚麽我们后来会看到党在这件事上投入的资源会越来越多呢?又根据文贵先生的爆料,林郑月娥曾两次向党中央请辞,那为甚麽党不直接同意,然后息事宁人呢?根据一般的看法,这是因为党一旦有所让步便会有损党的威信,那往后只要民气一激,党就不好贯彻政策了。我认为这个看法可能把中共现在的情势想得太简单了。察诸党史,中共并不是不能让步的,事实上每到局势紧张时,党中央总会释出善意,透过惩罚直接涉事的官员来平息民愤,然后维护党中央的尊严,这是向来处理群众事件的惯用手法,而这次也可如法炮製。我认为党中央这次选择坚决不让步,并不是惧怕民意,而是惧怕在前线的执法人员。

我们现在在香港看到的情况是,文官已经彻底失去对警队的控制权,而警队长官多次公开批评行政长官的软弱,这表示连香港警队都清楚知道,党中央已经放弃了林郑月娥,从此只会倚重香港警队。而这就是党中央之所以不敢让步的真正原因,因为一旦让步就要对香港警队进行清算,而党中央就正是不敢清算香港警队。当然我们知道现在在香港执法的已经不只有香港警队,但正如尹队长在路德社的爆料中所说的,大陆的军警一定要有香港警察带路才能执法,也就是说香港警队现在是与大陆军警同条绳上的蚂蚱。这揭示了许多人看不到的一个事实,很多人只看到近几年党中央集权的这一面,但还有另一面的是,党中央也因此会被激进的干部骑劫。我们在前面说过,中共的合法性是建立在意识形态上,而其任何举措更张,都需要一套意识型态语言来护航以及动员。近几年习近平妄想成为毛泽东,也搞出一套「习近平思想」,但与毛泽东不同,习近平本身不具备足够的才识及威信来独佔意识形态的诠释权,因此他也就不能像毛泽东那样忽左忽右,忽动员忽煞车地操控党的运动。这也就造成了只要事情一白热化,肯定是主张激进执行的那一派占上风,因为若不激进就会被看成是反动,是落后于党的意识形态。只有明白了这点,我们才能理解为甚麽香港警队可以骑劫党中央保护自己不被清算,使党不敢向香港的示威者让步。

同样的逻辑也可用来解释台湾的情况。2019年9月文贵先生爆料中共计画攻打台湾,这料也得到班农先生的承认,可见这是经过美国情报单位核实的。犹记得在十年前,很多知识份子都认为中共攻打台湾的可能性接近于零,因为这不啻是会激怒美国,迫使美国参战。但来到今天,我相信很多有识之士听到中共会攻打台湾的情报都不会感到惊讶,因为大家都清楚现在党内的气氛是只能越左地激进,绝不能往右地后退。从2013年开始中共在南海建岛礁,就已经在党内营造了要突破第一岛链的印象,而这也导致近年来中共海军军费的大量增长。这也就使得在南海前线执行扩张的军官可以有机会骑劫党中央,使党不敢减少经费,只能把资源更多地投入下去。而有了更多地投入,那南海前线的军官也就只能越加激进地执行突破第一岛链的计画。要突破第一岛链只有两个出口,一个是完全佔据南海九段线,这基本上不可能做到,因为南海向来就是国际自由海域,要做到就等于先要跟全世界开战;另一个是佔领台湾,这是比较师出有名的,因为国际早就承认一中政策,故中共攻打台湾可以以「内战」为名,我相信中共就是押在这点上赌美国不会插手。

现在我们知道,党中央在香港与台湾的问题上已经被前线的执行干部骑劫,往后中共的手段只会越加激进。而透过文贵先生的爆料,我们也知道美国的介入只会更深,我们现在已经看到《香港人权法桉》及《台湾关係法》的通过。现在中美冲突加剧的形势已经造成,而中共无法后退,那美国也就只会出台更多的制裁,那中共的出路也就只有两条。第一条,中美开战,然后中共打败美国。第二条,中共能撑过美国的制裁,从此之后中共不需要美国的市场。当然我们知道这两条都不太可能做到,但中共必须要给人民营造这两条都会做到的印象,否则支撑其合法性的信念──即「中共将使中国富强」──就会被戳破,而其政权就会土崩瓦解。而接下来中共将把最多的资源投入在营造这个印象的事情上。当然,我必须承认我无法细数中共会用哪些手段来做这些事,但我可以确定,投入这些资源的地方一定会是沿海的大城市,因为这些城市对国际形势的变化,以及经济的下滑是最敏感的。而我也可以断定,在不久的将来,乡镇地方将出现政府失灵的现象,首先是中央拿不出足够的经费给这些乡镇政府(现在应该已经出现了),接下来乡镇干部提不起干劲处理地方的矛盾,然后是连同基层群众上访中央(也应该出现了)。很多的乡镇干部最后会发现原来中央已经是无暇且无心照管自己,当越来越多这样的桉例出现时,随便一件小矛盾就可以让中共的威信瞬间崩溃。

以上是我对中共如何崩溃的推论,而也基于这个推论,我确信爆料革命将使大规模的动乱得以避免。我在还未信服爆料革命之前,我之所以会认为中国将发生大规模动乱,是因为见到中国根本没有市民社会,也就因此判断只要失去了政府的管治,在没有足够的自治团体的前提下,大量无组织的人口肯定只会你死我活地抢夺资源。而我现在之所以寄望于爆料革命,就是看到爆料革命能够把人们团结起来,大量战友的出现将为市民社会的出现创造条件,也就可以让体制的和平变革得以可能。

爆料革命走到今天已经快要3年了,从一开始的只有文贵先生的爆料,然后有路德访谈、美东之声、妄议热线等一众无法细数的自媒体出现,现在更有G媒体成为可信赖的新闻发布平台。不夸张地说,这些自媒体使中国人民(不包含台湾与香港)有史以来第一次看见不是「党媒」的「媒体」。我相信往后会有更多的自媒体出现,以及会有更多的人站出来爆料。当然我们知道中国有防火牆,但是我们也知道翻牆的方法有无数种,中共是防不胜防的。就我的观察,爆料革命所带动的大量新兴自媒体,有一特徵是世界上所有媒体都没有的,而这一特徵将为中国人民营造一个健康的「公共空间」,而公共空间的出现将促进市民社会的成长。

世界上所有媒体邀请上节目的对象,要嘛就是为了钱,要嘛就是为了名。但对于爆料革命的自媒体而言,上节目的对象都不是为了钱,更是害怕出名,他们出来爆料或者出来分享,都是基于真诚地要把自己的声音传达出来,这是中共几十年来对社会矛盾压抑所造成的爆发。在大多数的情况中,社会矛盾被长久压抑后一旦释放出来,往往是不足以凝聚社会共识,反而会导致人民之间的对立。这是因为每个人都是站在自己的角度,认为自己是最大受害者,因此总是要社会来补偿自己,而没有去想到自己要先联合他人打造一个市民社会。爆料革命的自媒体让中国人压抑多年的声音得以释放出来,而这些站出来说话的人也明白,自己现在说的话不会马上为自己带来任何好处,也不会改善自己的处境。也就是说,他们只是为了说而说,而没有去要求甚麽.也就是在这种大家只是为了说而说的环境裡,每个人都不要求任何具体的东西,那也就不可能有实际利益的冲突。也就因此,在这种说话环境裡产生的对立,只可能是因为意见上有所不同,也就不会与实际利益纠葛,那麽不同人意见的碰撞而产生的辩论,也就会倾向理性及健康的,这就是我所谓的「健康的公共空间」。

我相信对于很多人而言,提起「公共空间」就以为是指有个公共地方,可以让每个人出来表达意见。我认为这是很粗浅的认识,不过要解释起来,就要牵涉到许多政治学理论,我在这裡只想说明「爆料革命自媒体营造公共空间使市民社会出现」,这三者的因果关係。

首先,公共空间是现代性的特徵,其根本意义不是指有个公共地方可以让大家说话,而是指一种社会秩序。简单而言,是指一个社会的秩序,是由其成员根据他们的理性去想像并认可的,它并不需要以一套既定的意识形态来做为根据,且没有任何一个权威可以独佔地去解释这个秩序的规则。在这样的一种社会秩序裡,当中的有些规则,可能会是与道德冲突的,也可能会与某种信仰冲突的,但它必须是当中的成员认为有道理且可以接受的。即便这种接受会与个人的信念冲突,但个人在经过自己的理性思考后,知道这些规则的存在有其道理,以及为何大家可以普遍接受,所以也就会选择去接受。例如民主制度的多数决就是一种公共空间的规则,对于很多人来说,一件事情的决策应该交由聪明的人来决定,或者要得到所有人的认可,那麽「少数服从多数」这一规则就是与他们个人信念冲突的。但是,如果他们在经过自己的理性思考后,知道「少数服从多数」这一规则是目前比较容易实现,且容易被大家接受的,那麽他们也会选择去接受。也就因此,这种社会秩序才可以叫做公共空间。它之所以公共,是因为每个人都可以用其理性知道它为甚麽合理并可接受的。不夸张地说,中国(不包括香港及台湾)从来没有公共空间,因为在中国甚麽是对的,甚麽是错的,从来就是党说的算,就是根据党的意识形态,即便是反理性的,即便是不可接受的,人们也要被迫去接受。例如:计画生育。

大家可以看到,公共空间是否存在,与是否能建立法治,与是否能建立宪政国家有直接的关係。因为所谓的法治,所谓的宪政,就是指一种由法律构成的秩序,而人们之所以信服法律,并不是因为有一个独裁权威去强迫,而是因为人们根据自己的理性去思考之后,理解到法律背后的道理所在,于是愿意去遵守。所以说,归根到底而言,公共空间是无形的,不是有一个公共地方让大家说话那麽简单。我们判定一个地方是否有公共空间的根据,是看这个地方的人们是否会按照理性去思考,以及在思考后是否会互相迁就,然后形成一个彼此都能接受的共识,而因为有了这个共识,也才有了一个秩序。在过去的70年,大陆从来都没有这样的空间,一直要到今天的爆料革命,大陆的人民才找到了这样的空间,也就是谁只要愿意,都可以站出来透过自媒体,或自己做视频,或拨打别人的热线来发声,而这些声音不是只有自己听到,而是可以让每个人都听到。这些声音汇聚起来,当中一定会有意见的冲突,但久而久之,透过对彼此的聆听,我相信大家都会用自己的理性去相互理解,而最终会有一些基本的共识出现。

在我看来,爆料革命能够带来比「爆料」更有价值的事情,也就是将反共的战友们聚集起来,战友们能够因此发出声音让彼此听见,长久之后,战友们之间就会在很多问题上,找到一些大家都能信守的价值,以及大家都能接受的意见。而有了这些共同的价值及意见,也就能为中国市民社会的出现创造条件。2014年以前,很多知识份子之所以相信互联网的普及将创造中国的市民社会,便是因为互联网是开放给大家共同对话的平台,也是凝聚大家共识的契机,而这个契机就是被中共的防火牆给扼杀了。现在爆料革命所将带来的,就是接续互联网未完成的事业。

我相信很多人对于「市民社会」的理解是似懂非懂的。所谓的「市民社会」,是指能够不依赖政府的权威,而仅凭社会成员的自治就能维繫秩序的社会。不夸张地说,中共现在做的就是在扼杀市民社会,因为它把所有事情都揽在自己身上,要让人民相信只要没有党那中国就一定会乱。我之所以寄望于爆料革命,便是因为看到爆料革命创造了一个公共空间,能够让大家找到共同的价值及意见。而有了这些共识,当中共垮台之后,中国人民不会因为没有党的指挥就一团乱,会知道要透过彼此之间对话及协商来解决问题,而这就是所谓的「自治」。

说老实话,我不知道中共垮台后中国的体制会是如何,但我坚信,未来中国体制的改变要是和平的,就要一定要得到大众的认可,而要能知道是否得到大众的认可,就需要有公共空间的对话,以及市民社会的自治,这是我在爆料革命所看到的希望。也因为这个希望,我尽可能地让我身边的人去关心爆料革命。

接上文第一部分: https://test.gnews.org/cn/18027/

发布:GM30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1月 29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