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料革命是中国历史进程的幸运拐点(第一部分)

作者:小明

我是曾在学校教历史的,2014年在看到习近平上台一系列的举措之后,我对中国绝望之馀,也判断中共总有一天会承担不起揽在自己身上的权力及职能而崩溃,但我批评无门,只能行尸走肉地活着。2017年我见到文贵先生爆料,我以为他只不过是在海外帮习近平攻击王岐山的打手而已,因此也不在意,继续绝望着。直到2019年春节,文贵先生说出要灭掉中共,才使我的人生有了一丝希望。结合我多年来对中国历史的研究,以及这段时间对爆料革命的观察,我确信中国历史进程幸运地迎来民间运动,我终于看到中国市民社会的出现,以及体制和平变革的可能性了。

以下我想说明三点,希望这三点能让读者更深刻地理解爆料革命的历史意义。

一、中共是极权体制,文革之后能够活到现在,是因为有经济改革来充门面,但本质上中共政权的合法性就是靠意识形态。

很多人以为中共就像其他不民主的国家是种威权政府,但这是完全错误的。一般的不民主政权,不管是军政府(如过去的南韩或台湾)、亲贵政府(如沙特)、或大党政府(如新加坡),都是法律在政权之上,但政权可以透过控制议会来垄断立法权。而中共是完全不一样的,党是高于法律的,党不需要假借法律来证明自己的合法性,因为党是意识形态的载体,只要党背后的意识形态没有被唾弃,那麽党就不会被认为是错的。这也就是为甚麽中共从创党至今,凡有任何举措,都要先发佈一套意识型态口号,即便这套口号是与法律冲突的,也以意识形态为准。只有理解中共政权的这一本质,我们才能理解为甚麽文革期间法律已经荡然无存,但中共政权仍稳如泰山,因为中共的合理性始终不是建立在法律之上,而是建立在意识形态之上。

本来文革已经让共产主义这一意识形态被唾弃,中共政权崩溃只是时间问题而已,但八九天安门事件后,中共找到了一个新的意识形态口号,那就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也同时找到了支撑这套口号的办法,那就是透过经济改革来营造国家会越变越富强的印象。这也就是为甚麽我们今天看到很多死忠支持中共的人,可以对中共过去及现在的恶行视而不见,因为他们认为只要中共能使中国富强,那它所有的恶行都是可以忽略不计的。简单而言,老百姓脑中以为「中共会使中国变富强」的信念才是支撑中共政权的核心。换句话说,只要这个信念被戳破,中共也就瞬间失去合法性。这些老百姓搞不明白的是,中共经济改革的初心不是为了使中国富强,而是为了维繫自己的政权,这两件事所需要的动力有根本的矛盾,时间一到就会产生不可调和的冲突。2014年习近平与王岐山强推的反腐败运动,其实是这一矛盾白热化的结果,也是中国走向崩溃的徵兆。

二、由于中共选择不下放权力,那就只能集权到党中央,在市民社会被扼杀的同时,也注定中共有一天会把自己撑爆。

很多人在为习王的反腐运动叫好的时候,以为这是拨乱反正,但其实他们并没有看到,反腐运动是公权力与民间势力冲突的结果。反腐运动所带来的结果并不是让民间势力有更大的发声空间,反而是让党的权力更加集中,这表示几十年来经济改革所滋育出的市民社会的苗子被连同剷除了。犹记得2014年以前,许多知识份子有信心互联网的普及将有助于中国市民社会的出现,但在今天我相信没有一个知识份子有如此信心,因为我们看到今天的互联网与论完全是受党控制的。中共能够做到这一点,是因为它事先藉反腐运动把官僚资本势力肃清了,因此此后它对私人空间的任何干预都不会遭受反弹,这也就是为甚麽这几年来中共能够肆无忌惮地将权力往上收,一反改革开放以来党政分家及地方分权的态势。
许多中国人没有看清这一点是因为人文知识的贫乏,这些人搞不明白现代宪政国家的基础,这些人不知道要使公权力乖乖地服膺宪法只能依靠强大的民间力量,而民间力量的根本就在于市场经济与自治团体。任何从威权过渡到宪政的国家,都必然会经历民间力量与公权力的对抗阶段。之所以对抗不是因为私人势力想要颠覆国家,而是因为市场经济及自治团体发展到一定阶段时,人们就会发现现有公权力的效率及见识,无法满足当下各个社会势力的需求,也就是说无法解决複杂的社会矛盾。也就因此,人民首先会群起打破旧势力对公权力的垄断,这是走向宪政的第一阶段。

第一阶段以旧势力下台而告结束,但进入第二阶段后则是更严峻的形势。当旧势力对公权力的垄断被打破之后,社会内部各个势力就有机会争夺政治资源,于是社会内部本来的矛盾就会白热化为政治斗争,表现出种种的政治乱象。许多人不明白,社会各个势力之间的矛盾是始终存在的,只不过一个独裁政府可以强制人民说不了话,因此人民才会以为矛盾不存在.如果人们因为受不了暂时的政治乱象而宁愿出现一个威权政府,其实是倒退回去,直接把第一阶段的成果抹杀,再让公权力被一个势力垄断,最终民间力量与公权力的矛盾还是会被再次激化的。要想跨过第二阶段,就需要一个成熟的市民社会,也就是社会各个势力能够接受一个共识,即把政治斗争限制在议会政治。这样的形式是,各个社会势力透过支持某个政党来表达自己的需求,而政党之间以定期的议会选举来决定胜负,于是社会内部矛盾得以有和平的方式解决。按政治科学的通例,走向宪政第二阶段的结束以两次和平的政党轮替为标志,跨过了这道坎,可以说就是成为宪政国家了。

理解各个国家如何走向宪政的通例后,我们就会发现中共是反其道而行。改革开放后所造就的一批官僚资本势力,其实具有两面性,其实是可以为中国市民社会的成长创造条件的。就一个官员而言,他肯定是依附体制的,但依赖这个官员而获得财富的无数资本家,其实是会变成对党不听话的私人势力,因为绝大多数的资本家会倾向在社会经营自己的势力,而不是进入政府成为听上级摆佈的官员。许多中国人以为资本家经营的社会势力就是黑社会,其实这是一种因仇富而造成的偏见。事实上,很多资本家会倾向去资助各种各样的社会运动,因为他们需要民间力量来增加保护自己的筹码。但更重要的是,资本家才是创造国家财富的主力。不夸张地说,三十年前中共之所以要改革开放,就是发现到党是创造不了财富的,所谓的经济改革的核心就是放手让资本家创造财富。资本家在创造财富的同时会带动市场经济与社会组织的发展,这两因素的蓬勃程度直接影响国家的富强,但也同时直接冲击党的专政。2013年开展的反腐运动,其实核心是习和王要利用党的机器来肃清会威胁自己的私人势力。但由于有意识形态的包装,许多人以为这是党在拨乱反正,其实运动造成的结果是因市场经济形成的各种私人势力被剷除,因互联网普及而刚萌芽的市民社会被扼杀,还有是抵制党中央集权的党内改革派被一齐扫除。所以我们现在才会看到,国家安全委员会竟然把政治局架空、为之后提出习近平思想及取消国家主席连任限制铺了路。

很多人以为中共的集权会使社会更加稳定,而且还能集中力量办大事,这其实是对中共一直以来的运作逻辑视而不见。中共的运作逻辑就是,任何举措都要假借一套意识形态词彙来巧立名目,尽管这套意识型态词彙的内容是空洞的,但各个部门都要按照这套词彙来揣摩上意,好去立功,好去表忠心。这就是为甚麽中共的意识形态话语还真的能够起到动员组织的作用。现在中共最上位的意识形态话语就是「习近平思想」,是为党中央集权所立的名目,这名目一立下后,党中央的集权会动态地越发加大加深。现在我们就已经看到,各个组织部门越来越不敢管事,下级越发把事情报告给上级决定,上级越加制定各种指标要下级完成,这种态势因为有意识形态的框框只会越演越烈。我们将会看到,基层部门的职能会越加萎缩,不把心思放在便民服务上,而是转去应付上级派下的任务,会越开越多,事情越做越少,问题越搞越大。到了临界点的时候就会出现如此情况:基层一堆的矛盾报告给上级后都无疾而终,因为这些上级都要忙着达成各种看来漂亮,但毫无实质意义的指标,也就根本没有时间去指示处理各种各样的地方小矛盾。然而,这些小矛盾不会因为政府没有处理而自动消失,它们先是在自己的小地方累积恶化,然后因为各地同样的矛盾实在太多,于是会扩大化成全国性的矛盾,当党中央压不下来,又没法马上处理的时候,党中央的威信会瞬间扫地,民众对政府的信心会瞬间崩溃,这就是文贵先生所说的「脆断」!我在还没有信服爆料革命的时候称之为「撑爆」。

三、因为有爆料革命的发生,中共把自己撑爆所造成的大规模动乱才有可能避免。

我在还没有信服爆料革命前,我判断中共把自己撑爆要等到习近平退休的权力交接之际,因为那是党内矛盾与社会矛盾重合的关键时刻,并且也判断到时候中国必将出现大规模的动乱,因为中国的社会已经被中共摧残得毫无自治的能力。但经过这段日子对爆料革命的观察后,我的判断有了改变。其中有三个方面的观察让我确信爆料革命会使中国市民社会及和平体制改革有所可能。

以下文长,故此又分三小节。(内容请看第二部分)

发布:GM30

0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Read More Info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34466/ […]

0
trackback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Here you will find 71650 more Informati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34466/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Here you will find 86418 additional Info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34466/ […]

0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1月 29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