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民主义VS乌托邦,追根溯源,中共必死于真相的利剑之下

作为一个城邦,香港被全球聚焦,整个人类史上,是头一次;作为城邦的一所大学,学生们的一呼一吸牵动着全世界的心,整个人类史上,是头一次。

对大众而言,在信史时代,信息的本质即故事,因工作或兴趣驱动,这意味着轻则添油加醋,重则颠倒黑白,欲知真相,必须得考据一番,短则一年半载,长则遥遥无期;而在爆料时代,靠的是普遍的信仰和良知,真相自身就成了信息的根基。

为了更有效歼灭真相,中共依据70年经验,总结出三招,叫一按二编三昭告。当然,这只是常态流程,中共的话叫可控范围内,例如猪瘟、鼠疫(正按住,准备编)等等;假如非常可控,便省略第一招直接编,例如把装甲车身上涂满油,向理大学生组成的伞阵冲过去,然后通身着着火一点一点往后退,让CCTV有足够时间拍完照,盖上“暴行”之戳,实时发到墙内;至于不可控时就更简单了,后两招都省掉,直接举屠刀,新疆、西藏、P2P、乌坎、阳逻等不胜枚举。

过去无论啥情况,中共总有足够的时间空间颠倒腾挪,等出现你面前时,脑袋上已经顶着光圈了,哪怕你明知是恶魔在cosplay,也要逼着你跪下喊菩萨,否则就又成为不可控范围,直接挥砍刀。不同以往的是,这场爆料革命让中共完全置身于一个透明的舞台,中共只知这叫极度不可控状态,却不知这状态的永久连续性,换言之,中共将无时无刻不处于此状态中。结果可想而知,在香港大家也都看到了,三招全省,果断人前收刀,人后捅刀,对中共而言,放下屠刀也能杀人。之所以敢这么干,在于过去中共知道别人不知道,这是惯性思维,短时间改不过来,现在只有中共不知道别人知道,哪怕别人当下不知道,马上也会知道,这是爆料革命最大的价值。

一旦真相自身成为信息的根基,时间和空间的尺度就被压缩成一个个点,点和点之间无缝连接,共同组合成真实可靠的逻辑链,链与链又形成逻辑网,点和链代表内容,即自由意志,是受考察的对象;网就是平台,即必然法则,是考察的对象。老江说路德的节目是连续剧,得每天追,道理就在这。爆料革命不但是中共的噩梦,同时还给像我们这样的平民提供了理性分析和思辨的优良环境,经过两年爆料,最近很多战友进入了这种状态。

说到这,突然想起班农先生,他主张的平民主义,被很多别有用心之辈曲解为民粹,认为是在借自由的名义怂恿一帮无知之徒瞎胡闹。这里有两点必须澄清,依我个人理解,平民主义的本质一句话概括,就是“每个人都应拥有真正的幸福”。

进一步分解,人们自主将私人各自报复和判断善恶的自然权利交付给社会,在公共契约下形成人人皆受约束的法律,斯宾诺莎认为没有这个基石,国家的概念就不存在,例如中共不灭,中国就不存在,是一个道理,构筑律法边界,用事实说话(骗子将为之付出沉重代价),这本身就是良知,这是其一;在尊重事实基础上,随时间推移,理性之花自然绽放,中共对百姓一贯的态度是“你是牲畜,你管不好自己,必须我来”,理性之花的意义就在于敢直接叫板说“抱歉我是人,一撇一捺,有能力且必须得管好自己”,这是其二;理性之花一旦绽放,人们就能不受情感和意见的支配,出于理性的指导去按自己的意志生活,我把这叫真正的自由,这是其三;人一旦拥有了真正的自由,便拥有了幸福,这是其四。

概括讲,事实——理性——自由——幸福就是平民主义的主逻辑链,这条链属于每个人,因缘际会中,逐渐形成网,作为人类文明的托底。平民主义消灭不了恶,但能提前阻止无底线的恶,王岐山如此在意班农先生,照我看,原因就在这,反过来也能看清王岐山十足为全人类的天敌。

写到这,才发现以上内容并不在最初计划之内,我知道,当下时刻都在发生很多大事,理工保卫战,伊朗全民走上街头、海航王健、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区块链云云,当下不是信息不够,恰恰相反,麻烦正来自信息太够,而且太密,简直让人眼花缭乱。再加上中共对学生那般残酷屠杀,谁要是不悲伤不愤怒,简直就不是人了。但问题是老这么情绪波动也不是个头,始终还得冷静下来面对现实。

写的过程中,才逐渐决定抛开这些纷繁的新消息,彻底把思路引向源头,只问一个问题:在中共施行的恐怖主义下,到底是什么东西在背后编织着数不尽的人间惨剧?是王岐山?习近平?不消说,单纯是在脑海里幻想出无数干掉他们的方式,甚至他们真被干掉了,相信肯定还会有73A,包子B冒出来,所以是体制的问题,这也是文贵先生一再强调的,也是爆料革命的共识。我们要彻底结束这个荒诞不经的体制,之所以荒诞,正在于它的本质是一个乌托邦,只允许有一个脑袋,其他全是肉票,这是乌托邦最大的特征,而这种体制赖以生存的唯一法宝,按照上文的推演,正好和平民主义形成对反,平民主义的根基在事实,要让大众了解真相,就必须得避免“信息不对称“,而这点恰好是中共政体的本质。

老百姓的苦难无不源于此,七十年,数十亿人跪下了,被死死困在墙内,动辄就哭,要么哭自己的不幸,要么哭别人的不幸,但就是没行动。朱军感动了艺术人生,董卿感动了诗词大会,然后两个假正经组队,一起感动了春晚,无数劳模感动了中国,中国感动了世界,按理说,都动情到这份上了,怎么面对一个被汽车来回碾压的儿童,不但没一个人去救,反而都绕道而行呢?这里我想说的是极度感动和极度冷漠本身就是中共制造出来的,这两者背后,隐藏着中共植入的名为“麻木“的毒剂,也就是文贵先生说的”人尸丸“。而这针毒剂恰好是”信息不对称“的保险锁,意味着就算哪一天出了意外(例如爆料革命),导致信息对称了,我还能闭关锁国,毕竟我的十几亿奴隶都成了殭尸,何谈分辨善恶,目前中共正在干这事,但我相信必定徒劳,道理再简单不过:不管你中共认为老百姓是啥,最后都得吃饭!

对中共邪恶的认知,没有最邪恶,只有更邪恶,除此之外,在中共隔儿屁前,谁都不知道这魔鬼最终能邪恶到什么程度,这一点是最恐怖的。舞台越透明,中共就越怕透明,越怕透明就越要遮掩,越遮掩就愈发邪恶。当然,中共的邪恶也有其必然性,“我没在说谎”这句话吼了70年,就算掉进塔西佗陷阱,也得接着吼。这涉及到面子问题,我知道对于中共,面子跟性命同等重要,但不知原因何在,后来穆桂英在路德节目提到的“威权体制”解了我的惑。忘了是哪一期,文贵先生说中共搞的一切,终极目的就是要你信,不止是信,还要崇拜,这话反过来也能念:当人们都不信,中共也就不存在了,和真假无关。

信史时代,人们基于过去时态了解信息,爆料时代则是一种进行时态,那些正义媒体前线的直播本身就是爆料,是真相。香港、理大正在众目睽睽之下,一秒一秒逐渐呈现出意义,这个意义的大方向在于中共有多邪恶,香港、理大就有多伟大,未知只在程度的深浅。至于开始提到的人类史上是头一次,正由于在信息对称的公平环境下,这种绝对意义上的正邪较量造成心里上的剧烈反差,以及真实的鲜血和生命浇灌自由之花时对感知上带来的强烈冲击。此时的中共已彻底泯灭人性,处于丧心病狂之态,他们的滔天罪恶正在被历史书写,而那些秉笔直书的,就是正在创造历史的香港学生们!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作者: 八角棒槌

【GM06】发布

1+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平民主義VS烏托邦,追根溯源,中共必死于真相的利劍之下 […]

0

热门文章

GM06

11月 20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