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9洛杉矶抗议游行与郭文贵先生连线文字版

829洛杉矶抗议游行与郭文贵先生连线文字版 听写:文朗 雅慧 邦德

艾罗:连上了!文贵先生!

郭先生:你好,你好,艾罗你好!

战友:我们连上了!赶快说话吧,等一下信号又有干扰了。

郭先生:兄弟姐妹们,辛苦了,辛苦了!持枪跑哪去了,持枪。

郭先生:听到了吗,兄弟姐妹们?

战友:听到了,文贵先生。

郭先生:大家好!听得很清楚,看得很清楚!

战友:我们现场的朋友都能听到您的声音。

郭先生:太好了!我自己在那边倒腾了一个多小时了,我早、午餐都没吃呢,就看着你们那块激动得受不了!我这就恨不得就到现场去和你在一起啊!太棒了,兄弟姐妹们,太棒了!

持枪战友:谢谢!谢谢文贵先生!您辛苦了!向文贵先生致敬!

众战友:向文贵先生致敬!

艾罗:好的,文贵先生,我们现在可以向您提几个问题吗?

郭先生:请!什么问题都可以!

艾罗:好的,文贵先生,您曾经在洛杉矶生活过,对洛杉矶也非常的熟悉,那我们今天洛杉矶的战友在总领馆前发出我们的抗议活动。请问文贵先生:我们洛杉矶的战友怎样才能发挥我们的优势,为“爆料革命”做出特别的贡献?

郭先生:今天,首先,我今天,今天,咱们跟Sara,咱们这个“美西之声”洛杉矶这个连线,包括刚才在好莱坞的,然后还有我们的兄弟姐妹们,包括图桑的这些兄弟姐妹们,那么旧金山还有今天的连线,包括在这之前跟日本连线。大家你们有没有感受到,今天你真正地感受这个世界真的是蓝色的海洋,而且从太阳升起和降落的地方围绕全球到现在,我们蓝色的力量从来没有停止。那么,更重要的事情,就是你站在这个地方,就这个地方,我经常过去开车,因为我当时买的房子在贝拉尔,后来在那个比弗利山,我经常开车到到下面去,到海边去吃东西,我经常走过这里,就在你们对面的楼的旁边有个公寓,我一个台湾的朋友就住在那里,当时的邓丽君也在那边,也有一个公寓,还跟成龙在那儿同居过。所以说,你们那后面每一个楼我都熟悉。但是,我要告诉大家的事情:从来没有,从来没发生过、我见过,中国人在洛杉矶,为了维护我们中国人的尊严和安全,或者体面,而站在大街上过!我相信我可能是无知的,这是第一次!所以说,兄弟姐妹,我对加州——我是我人生第一次来美国就到了加州,就是沿着你们下面那个路。当时从机场过来,一到洛杉矶,我就整个人改变了世界。我的世界观是从日本、香港、台湾和洛杉矶(美国)改变的。当你们站在这里的时候,对面这个共产党的“匪馆”,那里面干的什么事情,大家知道,除了休斯顿之外,旧金山之外,这个洛杉矶是特务最多的地方,严格讲,是剥削华人、犯罪最重要的地方之一!当你们穿着蓝色的新中国联邦(的衣服)站在这个地方,世界已经改变,中国人的命运已经改变!不管共产党它服不服,它已经是完蛋了!

还有一个,兄弟姐妹们,你们去想想,当年,我一九八几年来美国的时候,你们都在哪儿啊?你们虽然都是小孩子,我走上江湖比较早,一九八三年就走上江湖了,但是我这几十年过来,我看到,我亲身,我经历,我与之奋斗,我就是想看到,今天,全世界,有我们新中国的蓝色的海洋,我们不用再讲那血染的红旗,我们不用再喊“一切都是党的,一切都听党的。”现在党给了我们什么?走到全世界,如果没有新中国联邦,没有“爆料革命”,大家去想一想:今天的洛杉矶的华人将是面临着什么样的情况?旧金山和全世界的华人将面临什么样的情况?新中国联邦可以绝不夸张地说,拯救了海外的所有人!那么,今天,兄弟姐妹们,这是我郭文贵做到的吗?不可能!没有这么多你们身后的、我根本不知道名字的……我连持枪,我完全不知道持枪的真实名字,但是没有你们,没有“爆料革命”,没有今天,上天在帮我们中国人,没到最后一分钟让我们中国人成为全人类的公敌呀!那是因为你们站出来了,我是一个带头的——我一点儿都不谦虚啊;但是,如果我带头,后面没有人跟着,我不是带头的,我是一个没有头的蛇,或者只有头没有身体的蛇,没有尾部的狮子,什么都不是,动物都不是,那是怪物,怪物!郭文贵走到今天,和新中国联邦走到今天,就是有最早的像Sara、路德这些战友们进来,像木兰,像我们千千万万最早站出来。后来,我们每个战友的战友的背后,都有千千万万个你们这些我不知道名字的战友。更多的是国内党内、党外数以亿万个战友。

今天,你们看到了世界上是什么样的新局面:新中国联邦在过去的将近一星期里边,瑞士的金融机构,欧洲的金融机构,包括日本,都在跟我们联系:怎么能合法地将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海外的资产由新中国联邦来接管。这是个什么样的转机啊,兄弟姐妹们,这是过去我们连想都不敢想的,对吧?我们在海外的华人被他们三十个到五十个欺民贼——加在一起三十个到五十个,也就是你们站在街上的四分之一——整个垄断了华人的形象,代表我们民族,代表我们法治,然后代表我们要钱,代表我们现在干那些不要脸的事。所有华人走在大街上,没自信,没体面,不敢张嘴,不敢迈步。人家上餐厅吃个饭见到华人都不好意思说话,成了一个“华人不敢见华人、华人不跟华人打交道”的这种奇怪的现象。这是什么现象?共产党最希望得到的,就是让咱们之间互不信任,互相拆台,互不自信。大家想过这个问题没有?我曾经说过,我一定要让海外的华人,走在大街上,得到所有人应有的尊重,而且是靠实力,不是靠欺骗,更不可能靠金钱。今天看到全世界的华人走到全世界,在所有全世界的抗议,被当地的警察理解、保护、协调,我们展示了一个伟大的新形象。洛杉矶未来会做什么?我告诉大家,洛杉矶如果说新中国联邦力量不能崛起,灭共不可能!在美国的上千万华人,如果洛杉矶不团结上百万华人、几十万的华人的力量,我们绝对不可能灭了共产党。洛杉矶和整个加州,如果华人不团结,不可能灭掉共产党!还有一个,我们的美国,美东和美西没有全部的团结在一起,这个世界上将不可能有“爆料革命”,不可能有新中国联邦,也谈不上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

战友们,我刚才,我在那个图桑群里说过,你们想过一个(问题)没有,你们站在这里的人,明天你看今天,你会怎么想;你们未来的子孙,会怎么想?今天你还能回到两小时以前吗?你们回不去了。那你往前走,往哪走?对面那个大使馆,未来就是我们要它搬开,变成插新中国联邦旗帜的地方!兄弟姐妹们,你们在改变自己,改变中国,改变世界!文贵不能用任何语言来感谢你们,我会用行动,不惜一切代价,尽快地铲除共产党,还给我们所有的兄弟姐妹们应有的体面和尊严,包括我们被榨取的财富,给我们一个中国人的安全的未来。衷心地感谢今天到场的所有兄弟姐妹们!冒着这个CCP病毒的危险,在这个烈日炎炎下,你们追求自己的信仰,民主、法治的自由,感谢了,兄弟姐妹们!

艾罗:谢谢文贵先生!站在我旁边的是我们新中国联邦的新一代公民。今天我们请他们来为我们领喊口号!

小朋友:“Take down the CCP!”“Take down the CCP!”

众战友齐喊:“Take down the CCP!”“Take down the CCP!”

郭先生:太棒了!哎呀,这孩子,我到洛杉矶去,一定要跟他们好好地拥抱!

艾罗:好的,文贵先生,我们还有第二个问题:我们想问一下,现在中国国内的洪水泛滥,我们之前也在您的直播中听到您讲,中共有可能让三峡大坝崩溃,从而呢,让周边的三个核电站都导致核泄漏这样惨重的人间灾害。我想问一下郭先生,美国有没有可能会做一些预警和阻止?因为我们洛杉矶的很多华人,每一个人的父母、家人都还在国内,我们应该为我们的国内的家人做一些什么样的准备?谢谢郭先生!

郭先生: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啊,这个也是……这个……我每天工作很多西方的有良知的,还有一些这个政府的合作者们跟我们都来问这个问题。我非常现实给大家说啊:第一个,你们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现在尽可能在西方传播共产党的流氓、犯罪,包括在三峡地区,完全是玩弄政治,搞大外宣欺骗,没有任何的所谓的防灾救灾的措施,根本没有!它巴不得都死干净才好呢。另外一个,战友们,我们要强大,我们要有经济,我现在……刚才你问我这个问题,我说你给你家捐……给你家人捐一个亿,你能做到吗?你做不到。一千万能拿出来吗?你拿不出来。那我说你现在租一架飞机回去吧,把他们接出来,你做不到。最现实的话,新中国联邦,唯真不破,你们能做什么?唯一的事情,就在西方传播真相,将新中国联邦、“爆料革命”、大家、战友联合在一起,一秒钟都不能闲着,在梦里边就得想想我如何传播真相,然后让全世界人看到共产党这个流氓在三峡地区犯下的罪行!就像我,今天上午两个小时,你们看到这个直播——War Room直播在我没有参加的时候,大概在六百万到七百万,你看我参加(后)是多少?每次都超过两千万!那让西方这些人看到,这是个什么样的流氓政府!黑社会、再黑的社会都不会这样干,它不但不救灾,不防灾,它希望所谓的“多难兴邦”,多死人。你说天下还有这样不要脸的政府吗?让我们的家人死干净,兴它的“邦”。它是什么“邦”?是流氓的“黑邦”!这些王八蛋们,黑心到无耻,中央电视台到地方,天天在唱着“多难兴邦”,你叫“多它的难”不行吗?“兴兴我们的邦”行不行?所以,战友们,你什么也做不到,你既没有这个经济实力,你也没有这个政治实力,也更没有这个影响力,现在唯一的是新中国联邦啊,唯一的,给任何人的,它属于我们所有站在这边的孩子,这俩孩子再过十年,他怎么看待你们和我?说我曾经第一次站在了共产党的“匪馆”的对面,我参与了“Take down the CCP!”了;第二个选择,CCP还在那儿,他爹妈、他爷爷被杀了。这俩孩子会怎么看我、我们?我们只有一条路,干倒共产党!Take down the CCP!拯救全中国人民,这就是我唯一能做的、非常现实的,也是我们目前能做到的、不影响你们安全生活的情况下,现在包括那些欺民贼,我们要让全美国、全世界尽快将这帮王八蛋绳之以法,不能让这五六十个欺民贼、“伸手党”“骗捐党”再骗我们的钱,骗我们的孩子了,让西方看到我们的真相,更大地传播,这是我们目前最需要去做的。所以说,三峡的事情,你交给我,我会尽全力地做,做得一定也会像过去三年爆料一样,超出你们的想象。你们记住,只要你们相信共产党被灭,剩下的事交给我文贵,我会拿出答案来,拿结果交给你们。你们要安全地在身体健康的、保护孩子安全的情况下,支持“爆料革命”,支持新中国联邦,就够了。谢谢!

(众战友欢呼,鼓掌)

风萧寒:感谢郭先生!我想请问一下郭先生,我是风萧寒,然后在这个G- Fashion非常有幸在洛杉矶落地,也是这边的总部。那么接下来,G- Fashion有哪些好的规划和大的新闻会跟我们广大的战友和我们的同胞们见面呢?谢谢郭先生!

郭先生:谢谢啊,大帅哥啊,个儿那么高!天啊,这个,这个,就看你这身板儿,第一个,先说你先免费给G- Fashion当模特去,然后,我们这边这几个,咱主持人、美女,这几个孩子,你们先要去免费给G- Fashion当模特,这是我希望。

艾罗:谢谢郭先生!

郭先生:我要跟大家说一下,G- Fashion就在你们就在那个Sunset  Blvd和好莱坞大道的交接处。G-Fashion的整个的设计中心、设计师,然后Rodeo Drive还会有大的房子。洛杉矶,我们G-Fashion,包括G- Club总部,最起码我们需要三千到五千的同事。今天你们才来了两百人,两百人的背后大概,我们大概有两千到两万人的家人的社会关系,我们需要大家要知道的,G- Fashion未来,你们一定要记住,它是属于我们所有战友的。就像GTV,我要GTV干什么?没有你们直播,我要它干什么?没有你们看,GTV能活下去吗?没有用的!G-Fashion就是要通过时尚传播中国的五千年文明,通过时尚积累健康的财富,为我们新中国联邦、为我们对面的孩子打造一个美好的未来。然后,G-Fashion、G-Club , G-Coin,  G-Dollar、GTV、G-News,所有的未来只有一个目标:维护着我们华人的尊严和安全和体面的生活。所以说,大家要记住,那个不是任何人的,是你们的,是我们所有这些孩子的。G-fashion在洛杉矶,你们一定会看到,当九月份开始的时候,就在你身边,而且未来你走到哪里去,你都会,你都没办法回避G-fashion带来的时尚文化,以这个时尚文化传播的东方文明,然后让我们让我们的子孙、我们的孩子更加地体面,受到尊重和安全。亲爱的兄弟姐妹们,这一刻已经来临,谁都挡不住!千万不能没有了你,没有了你,就不可能再有更好的选择。就像今天,如果三年前你听了(“爆料革命”),你觉得我们是神经病,今天你已经是神经病当中的最神经病的人。因为什么?我们相信正义,我们不相信今天是我们人生的一切,我们不相信造假能造出Fashion,能造出货币,我们不相信偷人家技术能让自己强大,我们不相信自己的孩子未来靠撒谎能活下去。我们需要有爱,我们需要有情,我们需要尊重,我们更需要尊重别人,我们更需要去爱别人,更需要用坦诚的态度对待别人。我们反共产党的,就是共产党做的我们都不做!我们也会不但我不做,还不让别人做。那么我们要做的事情:唯真不破,真善狠。兄弟姐妹们,这一刻是多么的美好,是多么的伟大。全人类第一次跟我们中国人站在了一起,看到我们蓝色的旗帜,看到你们打的横幅,今天你们和持枪你们做得太棒了!你们是带着心,带着生命来的,带着未来、孩子来的。那么这一刻,美国人看见了,全世界都会看见,最重要的事情,我们自己的良知,上天会给我们一个最好的答案。CCP是肯定完了,肯定完了!剩下的事情,是我们公司,今天我们国内的父母、家人洗脑后不再被它们害死,不再被它们把我们的下一代再继续伤害下去,这是我们要做的。兄弟姐妹们,团结起来吧!我们已经别无选择,要么被别人给灭掉,要么就灭掉魔鬼,拯救世界。谢谢兄弟姐妹们!

(众战友欢呼鼓掌)

艾罗:现在我们现场的小朋友有一个问题想问您。妹妹先来!

小朋友(妹妹):所以,我还是个小孩子,但是我希望帮助这个事情,我能怎么帮呢?

郭先生:哦,就是……你说这个Fashion,是这意思吧?能怎么着,是吧?

艾罗:她说,我还是一个小孩子,但是我愿意帮助“爆料革命”这件事情,我应该怎么帮呢?

郭先生:呵呵,太可爱了!你今天做的事情,可能将是你开启了你人生最重要的一步,你未来可能是,一说我曾经在(2020年)8月29号,在洛杉矶,中共大使馆面前,站在那里,跟着我家人,在那里跟郭文贵爷爷(郭文贵伯伯)连线直播,我曾经问过他“我应该怎么帮呢?”

艾罗:小朋友说,小朋友说是“郭文贵叔叔”,不是“郭文贵爷爷”。

郭先生:哈哈哈,没叫我“哥哥”就挺好,你要叫我“哥哥”我就更高兴了。

小朋友(哥哥):郭叔叔好!我也有一个问题,你觉得我们要回归中国,而且让大家的头和想象都自由的话,你觉得我们还要做什么牺牲?应该怎么做?

艾罗:郭先生,您听到这个问题了吗?

郭先生:你给我再重复一遍。

艾罗:好的,他说,如果我们回到了中国,我们想获得自由,怎么样能够来解放我们的头脑?

郭先生:“解放我们的头脑”?哦。孩子,所以说,说你聪明,是对的。我说的,可能是你爸爸最不高兴的。我说,解放你的头脑,最重要的是,你爸妈说啥事,你都别听。

艾罗:郭先生,他刚才没听清,您再说一遍好吗?

郭先生:我说,如果你要听我的,跟你所有想象的不一样。如果你听我的建议,解放你的头脑,就是你爸你妈说的,基本上你都别听!因为你爸妈多少都被共产党洗脑了。

艾罗:他说问题是,我的父母让我一直在GTV上看您的视频,和看班农的WAR Room先生的视频。

小朋友(哥哥):就像我爷爷奶奶、姥姥姥爷,他们都认为共产党是个好东西,我不知道怎么解放他们的头脑。

艾罗:他希望郭先生告诉他,怎么样能够解放他爷爷奶奶。他们都相信共产党,怎么能解放爷爷奶奶的头脑。

郭先生:一句话都不要说!千万记住,孩子,你不要去想着,郭叔叔给你建议,你千万不要试图去说服别人,让别人相信你,千万不要去试图去说服你爸爸妈妈、爷爷奶奶、阿姨,千万不要!孩子,你不要去做这个事情,这是一个非常不健康的事儿。你只有一件事情是我给你建议的:你不要相信你耳朵听到的,你眼睛看到的。你要看到,孩子,看到真实在发生的,就像你今天亲身看到的。你的爷爷奶奶、你的爸爸妈妈或你身边的家人,绝大多数绝对都是被共产党洗脑严重,你没有责任,没有义务改变他们。千万记住,你把你自己的安全照顾好,健康地生活和学习,学会辨别就可以了。那个事儿太大了,干嘛去说服你爷爷奶奶去?

艾罗:好的。郭先生,我们还有一个问题,可以请问您吗?

郭先生:请!

艾罗:好,全世界,我们现场有一位,等一下,让我们这位老先生进来,他是坐着轮椅来到我们的现场的。

郭先生:(热烈鼓掌)哎呦呦呦呦呦,老人家好!老人家,老人家,跟我差不多啊,那老大哥好!

艾罗:因为他老人家的身体不太好,我们请我们的战友来代为老先生发言。

战友代言:文贵先生您好!我是王姐文宏。

郭先生:你好,你好!文宏妹妹。

战友:我从二零一七年就开始追踪您的报道,追踪您的那个爆料,非常非常佩服您。这个,我们家那个老先生呢,一开始说不敢听,后来一直跟着跟着就跟着我听,听到最后就伸大拇指。他就说:“文贵,好样的!”

郭先生:谢谢!谢谢老哥!谢谢了!文贵不会让你失望的!

艾罗:谢谢!谢谢文贵先生!文贵先生,我还有一个问题可以请问您吗?

郭先生:谢谢!文宏,你照顾好老哥啊,记住,老哥有任何需要,随时找我!只要我有的,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让老哥找我,文宏!

(众战友欢呼鼓掌)

艾罗:谢谢谢谢郭先生,我们还有一个问题想请问您。

郭先生:请!

艾罗: 全世界民主国家已经形成了联合灭共的态势,CCP已成为过街老鼠,那么现在我们想问的是: 美国会对CCP实行斩首行动吗?以美国的军事力量,能对CCP实施斩首吗?这是我们所有人都关心的一个问题。

郭先生: 谢谢。这个我可以告诉大家,如果两个月以前我跟大家说呢会觉得我在胡说八道、信口开河。我要告诉大家,我从2018年我就知道,我就有绝对的自信。共产党他想战争,他连被战争的机会都没有了,它只能是被战,它没有争的机会了。美国人对伊朗的萨哈曼尼的斩首行动,对他们来讲那就觉得太荣幸了,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共产党的灭亡会比萨达姆、齐奥塞斯库、卡扎菲还有萨哈曼尼比他们都会惨,而且美国人一定会让你,可能是当你睁开眼睛的时候,可能你上趟洗手间回来正在洗手的时候共产党就没了。为什么?美国人死亡最严重!这不是一个说笑的话题,是不可能被忘记、被忽视的话题。从我们200多年的历史来看,还没有一个美国人被杀后美国人拉倒的,还没有一次美国人想干倒谁不成功的。那么我们爆料革命让美国人知道他必须面临的两个问题,他现在确信不疑。从前天的共和党大会和民主党大会两党大会上已经确定的一个,第一:确信是共产党有意杀害了美国人,而且还没有停止屠杀和欺骗,这点大家都相信吧。第二条:美国人相信,如果是不灭了共产党,共产党就会灭了全世界。就是你不Take down the CCP, CCP 就take down the global, 所以说大家都明白,所有美国人现在正在聚集的事是一把捏死你还是两把捏死你?不管一把还是两把,对咱来讲结果都是一样的。所以,我告诉兄弟姐妹们,在几周以前,很多欧洲和世界金融机构跟我接触的时候,我们其中一个战友,在这个世界上的金融组织,跟我打电话时候激动,他说:“郭先生,我激动得受不了了,我受不了了!”我说:“为什么?”他说:“我们头儿竟然说让我给你打电话,跟你讨论新中国联邦的事情……”哭得一塌糊涂。我说:“你一定要冷静,这不值得你什么兴奋。不是他来给我们恩赐,是他必须需要我们。他还有第二个新中国联邦选择吗?你激动什么?本来就是中国人的钱,他就该还给中国人。我们欠他的吗?不欠他的。你激动什么激动?”最后冷静下来了,他领导跟我通电话说:郭先生,我们可以开个视频会议,然后呢,很多中共的这个被封掉的钱啊,怎么样怎么样。我只告诉了他一句话,我说,你不要觉得我们中国人现在欠你的,你好像在做善事,你过去作恶做得太多了,就是你们这帮金融机构帮共产党造假,才让共产党欺压我们中国人七十年!你们是在赎罪,我们不需要感激。结果,他说了一句什么话?(我借此)回答你刚才的问题,他说:“我感觉到共产党的时间不多了,我们现在要尽快主动!”所以,兄弟姐妹们,美国、西方世界一定会出手,我们想不让它出手都做不到!世界已经开始在动手了,你们没感觉到吗,兄弟姐妹们?准备好迎接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吧!

(众战友热烈欢呼)

战友齐喊口号:“Take down the CCP!”“Take down the CCP!”“Take down the CCP!”“Take down the CCP!”感谢文贵先生!感谢文贵先生!您辛苦了!您辛苦了!

郭先生:兄弟姐妹们,我要给你们说,要好好看看你们自己,好好认真地享受这一刻,我们中国人什么时候有今天你们的状态?没有过!共产党从来没有给我们这样的机会过,也不允许,我们自己怀疑自己是不是配拥有这样的机会?但是今天就是你们就是发起者,兄弟姐妹们,这一刻是多么地美好啊,珍惜吧!

Luz: 郭先生你好,我是今天的英文主持Luz,是在我父亲的带领下听您的直播,当时父亲说“郭文贵是我心中的菩萨”,当时家里人没人理解他。但是当我父亲带我和我先生一起听您的直播后,深深地为您的智慧和坚韧所折服,那在你的直播里,你常常说您每天的情绪变化波动很大,有时大笑,有时大怒,那我今天在这里感受到您情绪的万分之一,可是在现场却忍不住热泪盈眶,看到这么多战友团结地站在一起,所以理解您作为一个领头人、带头羊那种澎湃的心情,这里我也有一个问题,就是关于硫酸羟氯喹是大家非常关心的,上次川普总统有个发布会,当时大家都以为会是重磅,羟氯喹会被定为非处方药可去推广,但是很遗憾没有。那请问您,根据您的情报来源,什么时候我们可以随意如在CVS买到羟氯喹?这个药对战友的健康非常重要。谢谢您。

郭先生:谢谢Luz。带我向你父亲问好。这就是我们中国人的智慧,家庭是我们所有人的一切。你们所有今天到这里来的都与家庭是有关系的,带我向他们问好。我相信二百多个人到场的背后二百多个家庭怎么也是几千上万人了吧,拿着上万个人背后联想着有多少人?这个力量是巨大的啊!

那关于羟氯喹的事情,今天就当我胡说八道,因牵扯到法律问题。事实上,在过去的三、四个月里啊,当我们一推广这个事情,当我们的闫博士、科学家、我们的路德、还有我们的墨博士和我们的安红女士,他们Sara开始播的时候还有江财神,我就是当时我并没有表态。我找过很多科学家也去论证、去落实,包括我国内的情报,特别是从武汉跑出来的这个人,到了欧洲。我问他我想请教你几个问题?我说在你活着之前、爆命之前(笑)要严肃回答几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就问他到底羟氯喹管不管用?他说:那个闫丽梦你救出来是对的,这个共产党制造病毒核心秘密的关键人物就在香港P3实验室。第二个他说这个路德节目中最重要的贡献就是羟氯喹管用。第三个他告诉我,他说我跟你说这个你说的生化武器来自于北京防化学院,这个百分之百正确。这是共产党当时13579计划的核心项目。可悲的事情他说,美国人啊他们的法律、制度和内部的政治导致这些事情、他们现在没有去相信、没有去执行,他说他们会死很多很多很多人,最后他说他不来美国,说为什么?他说美国在大选期间我不敢去。第二个他说,我不相信呆在华盛顿很多当、正、军情报部门,因为我是解放军出来的,我知道他们有多腐败。所以,这哥儿们不敢来美国,怕美国人把它给卖了,这个人到今天还没有出来啊。他明确地告诉我,羟氯喹绝对是管用的,但是方法一定要得当,我说那有没有副作用?他说一定有副作用。现在的悲剧是什么?美国的政客不想让人们或者说他不想承担那个副作用的政治责任,但让99.999的人或者就是有十亿分之一的人机会有副作用,没有一个药是没有副作用的,但是他希望十亿人死,也不要让他犯错误,这就是完全的政治正确吗,搞政治吗。对我而言,我告诉大家,我已经吃羟氯喹了,我这几天见人,昨天我在对面开会,我还是吃的,我没有感到任何副作用。现在已经三个月来,我几乎每天都在讲这个事情,你看到我们花多大的力气,就因为我们推广羟氯喹得罪了很多既得利益者,包括那些大的医药公司,收到了很多伤害和威胁,但我们还在推,那么我告诉大家的答案是,三个月来经常说明天白宫就会签署,我激动地盼着看,最后答案是没了,答案是没了。
这是一场正义和邪恶较量的世界终极大战,终极大战什么意思?没有再有要么世界被这个邪恶毁掉,要么我们就毁掉邪恶,现在正在较量中。但是通过这两天的两党大会,我相信随时随刻每一分钟都会发生羟氯喹会被成为无处方药使用。但我要告诉大家,你们一定要小心,你们出来为什么摘掉口罩的时候你们一定要小心。我不能在公开场合说,大家要想尽一切办法,大家能合法地去获得羟氯喹的,特别是啊特别是我们中年人,还有刚才那位坐轮椅的老大哥,我们一定要吃,出来一定要吃,战友们一定要吃,合法地要获得。本来咱们,如果说美国的法律允许,咱马上能满足所有战友使用,咱有这个资源和实力,但就是因为法律问题,让我们现在就像被人勒住嘴一样,想喊都喊不出来,大家要学会聪明的办法是用羟氯喹。这是我的建议,是我个人的建议,好不好兄弟姐妹们,我相信那一刻很快就会到来。刚刚在直播之前,就有人给我发信息说,你就等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很有可能羟氯喹马上就成为非处方药,谢谢兄弟姐妹们!

艾罗::谢谢文贵先生。我们还有最后一个问题,现在我们就站在中共国驻洛杉矶总领馆对面,您可以看见对面大的办公楼。今天虽然是礼拜六,但我相信里面一定有人通过摄像头观看我们的游行却不敢出来和我们对峙,我想请郭先生对里面中共国的走狗们说几句话。

郭先生:加州啊,不论是洛杉矶还是旧金山,你们有没有想过我以前直播中说过的话。当年,我在硅谷住过几个月,我经常去旧金山吃东西的时候,路过一个太乙真人的庙,在旧金山华人区的楼上。到那的时候我抽过一个签,第一个签上写着你不能动,不然到哪都完了。抽的第二个签是让我注意身体安全。抽的第三个签是苏武放羊,就是我可以回家了。那年,1999年我回到了国内,当时赖昌兴、姬胜国的案子,影响非常非常大,江泽民亲批让我回到了国内。我在旧金山太乙真人那经历了传奇,那不是迷信。现在我的钱夹里三个签我还都留着那,那是个传奇的地方。当时旧金山领事馆包括洛杉矶领事馆是同一个风水先生看的风水,这位风水先生就是太乙真人庙旁边给我解签那个人。他说,这个旧金山领事馆一定是共产党成为最大的麻烦之一。我问为什么?他告诉我旧金山领事馆就驻扎在旧金山一个不稳三斜之地,是断头之地,是万箭穿心之地。我今天告诉旧金山领事馆所有人,你们都是我们的同胞,文贵的同胞,我们与你无仇无怨。相反,你们都是被共产党植入了人尸丸的人,我不想说什么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之类,你听到我们同胞讲话的时候,你记住,不希望也不想拯救你,但我们想拯救你的后代,就像对面的孩子一样。不希望你的孩子成为你,成为你这样的人。你们太丑陋了,对于你们已经不值得救了,也不想救了,但希望你们的孩子不要受你们的祸害。孩子没有义务说服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知道真相,去寻找正义。但是,你们作为父母,兄弟姐妹的,应该告诉自己孩子,远离自己的魔道,远离自己的邪道,让自己的孩子远离你们现在所处的凶险之境。你那不是三斜之地,也不是断头之地,就像洛杉矶领事馆一样,这个风水先生早就注定你们的命运,下一个就会是会旧金山领事馆。你们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前两天休斯顿的人就是撤到了洛杉矶,旧金山。你们所干的事情美国FBI,情报部门和国土安全部完全掌握,包括你们在旧金山建立的监听、偷盗、黑客的基地我今天公开说出来,你们一个都跑不了。但是,我希望你们不要在祸延你们的下一代了。兄弟姐妹们,我们不用希望对面这帮人他们会做什么好事,我们也不在乎他做什么好事,也不要怕他做什么坏事,在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诞生之际,他们已经什么也不是了,他们敢站出来面对你们吗?他敢说一句同胞的话吗?敢说一句真话吗?他们连猪狗都不如。在西方的国家,他们很可怜,很可悲,他们什么都没有了,剩下了一百多斤的烂肉,而且经常不健身,啥都没了,可怜他们吧,放过他们吧,忘了他们吧,就当个屁把他放了、得了。兄弟姐妹们,不要在乎他们,不要浪费你们美好的未来,青春年华,谢谢!

战友们:向文贵先生致敬,向班农先生致敬,共产党你完了!  Take Down CCP !。

艾罗:谢谢文贵先生,谢谢您和我们连线,我们继续抗议活动!谢谢您!

郭先生:再次谢谢兄弟姐妹们,孩子们。我再次求大家千万记住(戴)口罩,安全,病毒的安全。第二,答应文贵,请大家能吃好喝好,希望大家了,拜托大家了,谢谢!

战友们:谢谢文贵先生,再见!

08/31/2020

0
4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11 月 之前

相信 感恩 跟随

0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ccp

0
123456l
11 月 之前

ccp must go to hell

0
wanuatu
11 月 之前

终于登上了

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