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19年11月6日文贵与路德直播

战友之声听写组

https://youtu.be/kEJgQpqJcno

郭文贵先生:我不能离你那么近,你11个媳妇,我才一个,哈哈。太佩服路德先生了,我今天看了视频,11个媳妇啊,哈哈。

路德先生:今天我太太给我发了个视频,2万个观看,全英文,郭先生您全看了吧?英文字幕,说揭露路德什么什么。

郭文贵先生:如果说以前把你当最好的战友,我今天可以说我可以把你当成兄弟了,因为你没有出现这些视频是不正常的。在没有直播前我不能跟你讲,现在可以跟你讲了,是咱一个很重要的战友,大概四五天前给我发的信息:郭先生,我觉得路德有问题。他这人非常好,我说我也可以告诉你,路德绝对没有问题。路德要是有问题,那我真是瞎了眼了。我跟你担保,他没问题。我们还说了很多,我还是说他绝对没问题。同时国内的一个战友,党内的战友,他说我越看路德这个相貌啊,路德比我想象的深,文贵你得多注意。他说我这下边赖好也管过10万兵,我见人无数,这几年爆料革命我看的人基本都看准了,这个路德你得小心。你看共产党从来不黑路德,路德的前妻也没被挖出来啊,没有路德的料。为啥人家攻击细思小哥,威胁他家人,威胁Sara,咋不威胁路德啊?

给我讲了一大堆,写了一二十条,我给他回复非常简单,我说用事实说的算。绝对是上百万关于你的这个信息,今天我看了这个视频,说路德有11个媳妇,重男轻女,跟太太上道观去,然后说你肚子里都是孩子,如何结婚,说你有11个女朋友。

首先一点,如果是真的,证明你身体好,哈哈。第二个,如果是真的,你离开共产党是天意。第三个,找了两个人,跟当年录郭文贵的郭三秒视频一模一样,背对着,还弄个手很无辜的样子。不过你这俩演员有点丑,我那个还能看着两腿,还稍微好看点。

你这个,黑你的级别跟文贵一模一样了。然后,这个视频还是英文字幕,发现了吗?他不在乎中国人怎么看,他在乎的是外国人怎么看你路德。为什么?你的节目真的是不光我们中国人看,是外国人在看,他们意识到这个问题了,这不是忽悠的吧。

他得花多少钱做这个视频,你知道吗?你做这个视频可能一天就做完了,他这可能两小时就做完了,我可以告诉你,孙立军、吴征做的这个视频最起码要花100万美元,黑掉100万美元吧。

另外一个,做这个决定的一定是孙立军和他的领导级别的,而且针对的对象一定是研究好的,哪句话都研究好了,就是要针对外国的观众,让外国政府不相信你。

还有一个更夸张的事,里面讲的一些细节:路德的话还能信吗?这一句话就暴露了。郭文贵郭三秒,他没有性能力。因为那个时候,我刚开始直播的时候,很多观众都是女性,都是女性喜欢我。我的粉丝,我说不让叫粉丝。结果他们调查了 ,90%是女性,就是对女性说,这小子郭三秒,性能力不行。

然后又是郭强奸,小心他强奸你啊。郭强奸还不行,郭骗,他还要骗你钱。再不行,通缉,犯罪。还有郭没钱了,你不要靠近他。所以,他把所有支持文贵的人理解为,为了性、为了钱、这人是骗子、还有犯罪,你不要靠近他。

对你这个,最后一句话定基调:路德的话还能信吗?就是你的话,太多人相信了,而且还是外国人。你知道刚才我发到我的外国朋友群里,我让你看,千万不能推出去啊,绝对吓死你的。你看全部是关于你的,你看人家开的会。此时此刻在华盛顿,对你最高的评价,你看这是川普总统的御用大顾问。这个你可以念一下。

路德先生:(路德先生念郭先生手机上的英文聊天内容)

郭文贵先生:啥意思你知道吗?

路德先生:他说《纽约时报》12号有一个辩论节目,他要跟别人争论对吧?

郭文贵先生:不是。

路德先生:他说他要发动一场和CCP的战争。这个时候,任何人能赢得这场战争,帮助中国人民获得自由的话,将成为21世纪改写历史的最伟大的人物。

郭文贵先生:12号,你们看《纽约时报》的新闻,准备了很久的,历史性的,路德先生,你知道说啥吗?谁要是拯救14亿中国人民,谁推翻了共产党,谁就是改写人类历史的人。Xxxx我们早就料到了。

刚刚我发给你了那个,两份报纸,全部是登班农的。说班农因为他的xxx之路,正在远离白宫,就是说白宫讨厌他干这事帮助川普。还有一个,川普总统最相信的人朱利安尼,正在远离,互相挑拨离间,分化他们。然后路德先生英文视频就出来了,看到了吧,黑班农先生和黑路德先生是同一个级别了,你真的混得太快了,现在跟郭文贵齐活了。平爆小组孙立军、孟建柱、王岐山亲自搞你了。路德先生,今天你这个视频,这是给你最大的礼物和奖励,你应该请我吃饭。

路德先生:好。很多人可能都还不知道什么视频,我今天看到都傻眼了,现在已经是一万九点击,全是英文配音,大家看一个这样的视频。大家到网上去看,全英文的,做成美国这种大媒体一样,然后底下还有英文中文字幕,主要是给老外看的对吧。

郭文贵先生:主要是给老外看的。

路德先生:我觉得我的节目也没几个老外看啊,怎么这么关注美国的英文市场?

郭文贵先生:在海外所有这场爆料革命当中,出现是就两极人物,一种是绝对不自信,内心世界认为我们干不掉中共;或者说没有人看我们节目,就是你和咱们真正反共的战友。第二种就是一帮欺民贼,坚决反对我们反共。没有中间派的,你发现没有?你是最典型的,你和Sara,你们做那么多视频,那么多战友,细思哥、卡丽熙、大丁先生。

对了大丁先生,砸郭那个叫朱万利的那个女的是他媳妇是吧?是不是啊?

路德先生:不是,不是他媳妇。

郭文贵先生:我搞错了啊,哈哈。是他前妻是吧,朱万利,长那么漂亮?

路德先生:哈哈哈

郭文贵先生:也是纽西兰的对吧?大丁先生的前妻朱万利,哈哈,听说现在也骂路德,也骂郭文贵。我没看过她节目,我也不知道她长啥样子啊,听说是大丁先生的前妻。一个挺郭,一个砸郭;一个挺路德,一个砸路德。大丁先生你要出来证明一下是不是你前妻啊,哈哈。然后呢,大丁先生挺勇敢的,有这样的前妻,很厉害。

我跟你说,现在砸郭的人非常坚决,而且坚决不反共。我们是灭共的人都义无反顾的去灭共,但是不自信的是什么?到底有多少人看我们的节目?到底能不能灭共?你就是那典型的。我给你说过几次了,路德先生你千万别相信YouTube下边那个数字,你们太在乎了。你看看细丝小哥和你们做的节目,盯着看咱们战友下面留言,有一个5毛出来你脸色马上变,你们这个心理状态太差,这是一。第二个你完全错,我可以告诉你,如果是YouTube这些观众给你加一个零,你都没有今天影响力,共产党也不在乎你。他怎么会在乎你呀!他一定是多两个零、三个零,这就是为什么我佩服老江这个人,我见老江以后,我觉得这个人,我刚才给你说绝对是个天才,就是悟性极高。你看他对共产党的事儿解释的时候,他带着灵性。

他昨天晚上说你路德嘴开光了,这话他不是乱说的,他有感觉接触你路德之前,上节目连线到了你家看到你在那做节目,咱们大使馆开完会,你这整个人就变了个人,我都觉得傻眼了。然后我把你有一段一段的,我就、因为你都没有英文字母嘛!我就发给一些外国人,我给他们说一些,你做了什么事,他们很惊讶。今天早上那个我给你看,我不能说这名字,我让你看一下,这哥们可了不得,Mike啊!这个人蹲过监狱,刚刚的举行了一个巨大的一个会,号称1.5万亿的总基金会。其中有一段,就中间放了大概七分钟的视频,全部都是关于文贵、路德、细丝小哥还有战友之声,还有谁的就是几个几段掐出来放上英文字母的去放去。

参加这会的其中一个人是惟一一个中国人,我告诉你惟一一个中国人,我不能说名字,你能想象得到。她刚刚赚了200亿美元,前夫给了她分了200亿美元。然后呢!傻了、傻了,就外国人对我们爆料竟然是到这个程度。你看看凯尔巴斯访问我的英文那个,第一访问量,第二是班农170万。但是你知道吗?那个170万在美国意味着什么?他是170万人绝对是看的完的。那你说你路德节目有多少人看?你根本不知道加英文字幕。一个都不知道,零啊!人家不会给你在这儿留言。看不明白啊!所以你太看不起自己了。

所以我们战友就是两边大头症,欺民贼拿自己当根葱,狗屁都不是。那些肛毛、肛毛都不是,痔疮党。再一个就是我们真正的反共的,自己老不自信。这回行了,就这几天,你折腾了一年共产党都没有搭理你路德,结果就这几天你跟老江你跟钢铁侠你就冲上去了。直接现在录英文视频,直接录英文视频是你路德第一人啊!你这待遇太高了,直接就把你弄到国际上最高境界了,哇塞!

路德先生:点击率很高啊!1万9。

郭文贵先生:1万9,他一定过百万,一定过百万,我给你保证。

路德先生:英文的

郭文贵先生:你现在你别否定这事儿。

路德先生:对,我不否定。

郭文贵先生:他那里边都说你,我路德我欠钱,我欠钱咋啦!我欠钱。我欠钱有共产党欠的钱多吗?对不对!第二我路德我11个媳妇儿,我有11个女人,我肾好啊!我比你王岐山用手强啊!我也不吃什么伟哥呀!这得问你太太去。第三个是不是!说路德现在我算命去了。我什么、我忘恩负义,我忘恩负义又咋的了,我也不忘你的恩,负你的义。

路德先生:里边没说忘恩负义吧!没有。

郭文贵先生:他说你妻子,把你妻子抛弃了,重男轻女吧!

路德先生:重男轻女,对。

郭文贵先生:所有的、如果这里面都是说的对的,跟共产党在香港杀人有关系吗?路德先生跟王岐山盗国贼有关系吗?跟海航刘呈杰和冠军有关系吗?跟共产党现在造假有关系吗?跟他现在金融危机有关系吗?不是,你好坏跟你报的料有关系吗?那你说美国总统现在天天被骂,骂得最惨的是川普总统。人类上所有基本上都骂给川普总统去了,他怕是美国总统吧!跟啥有关系吗?没有影响美国人让他当总统。共产党用最高的神仙的境界要求每一个人,如果你不符合神的境界,你就是畜生,你就该杀。要求自己的时候,他就是畜生的境界都不如,这就是共产党。

你看录视频郭文贵郭3秒,我郭三秒咋了!我又不跟你老婆睡觉,我也不跟你女儿睡觉,我3秒咋了又不影响你。我强奸,我也没有强奸你老婆、女儿,我强奸咋了!哎!他就这么整你,我郭骗,我又没骗你钱。对吧!他永远是把别人,看一个人用神的标准,对自己的时候是没有标准的,一切都是对的。所以你这个视频在全世界任何有良知人面前,他会知道、刚才就所有的美国人刚才就跟咱思维不一样。第一反应他说,他们花那么多钱录一个路德视频,说明路德很重要。第二,如果这些都说的是真的,说明路德先生这人生活很丰富,我很羡慕。第三个说这人真有十一个女朋友够幸福的。美国人绝对不会说这人是坏人,美国人、西方人的逻辑是啥!说你是好、是坏是有事实和证据在法庭说了算。

你知道我有一次我给你报个料,这就是中国人,我们大家看待问题,你看我们很多战友现在也犯这个问题。你没有证据、没有事实面前,你不能说人家是犯罪分子。然后你没有审问你不能随便定义好人和坏人。当年我到欧洲去,一个设计师确实把我骗得很惨,画了一些图,搞了一些,最后都是、那时候嘛!都是1993、94的时候都是假的图,东边西凑的,骗了我们几十万美元。然后我们当时都要告他,我说告什么告,还不够浪费时间的呢!结果我见了他这个合伙人,介绍他认识的。我在摩纳哥去看F1跑车的时候,然后我在那个楼上贵宾室。我说你这个Partner是个骗子。我说他骗了、骗了我钱,我翻译翻译完。这个人脸色一下子就下来了,说miles 他绝对不是好人,他绝对是错了,但是你不能说他是骗子。因为他是不是骗子是由法庭决定,你不能用你的事实说他是骗子,这是不公平的。他绝对是不对的,他绝对是坏你了,他也是欺骗你了,但是他是不是骗子,这是罪行,你不能这么说。

哇!当时对我影响很大,所以我轻易不说人家这个话,你知道吗?这就是共产党的逻辑是什么,只要一抓起来还没抓你呢!一举枪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还没有定我有没有罪呢!就坦白从宽了,结果我就有罪了。所以说,中国这个文化逻辑被共产党给污染的可怕。路德一出视频,你自己就认为完了、完了、完了,我这、我这真的假的我说不清楚了。路德先生你要记住,任何战友记住,共产党给你录视频的时候是你八辈烧高香了,你等着吧!你就一个视频,你不拿政庇你都不可能。我给你保证美国政府肯定联系你,路德先生有什么需要吗?我要保护你吗?绝对的加快你的视频会引起美国的重视,而且当你有困难的时候,美国FBI一定、国土安全部更加保护你,享受吧!

路德先生:这视频还有两个人、三个人采访,什么、什么贯军那个假贯军。

郭文贵先生:你都认识那三个人吗?

路德先生:不认识我不认识,绝对他们找的演员百分之百、万分之万。

郭文贵先生:她会不会是扮演假孙瑶,是不是同一个人呢?

路德先生:真有可能。

郭文贵先生:大家看一看

路德先生:回头看一看拍的现场,我一看真像在哪里,不像是我什么、什么、我熟悉的地方,然后对我在拉斯维加斯地方还挺熟。

郭文贵先生:是吗?是你拉斯维加斯的地方,说对了。

路德先生:对对,对,她说。

郭文贵先生:所以路德先生你要记住共产党,他永远说一些非常正确的事。地址、人名、公安把你家给查了,你的太太的名字、谁的名字,就让你太太都、都搞不清是真假。

路德先生:对。

郭文贵先生:因为你看看,当时他那个、我郭3秒、郭强奸视频,第一个就发给我太太去了。我太太不看视频,人家是专案组找我太太,你看看郭文贵的视频。我太太特别聪明,说你让我看什么?你看看他,我不用看。她说什么意思,郭文贵强奸、强奸你去看看。我太太说如果说是我先生是强奸的话,说明我们俩夫妻生活我没尽责啊!当时专案组就傻了,他说你这么说就是责备我来了,我先生去强奸是不是当时还在北京期间呢?他说是,他在北京期间,说明我没有尽好妻子的责任呐!我让我先生去强奸了,那是我的错啊!哎!这到不是。你还看一个就是郭文贵呀!还有其他方面的问题。她说是不是你说郭文贵没有性能力?他有没有性能力只有我知道,你们不知道。

专案组人傻了,还有个女的,还有个男的去的,三人。专案组人的人愣了,看我太太,我太太抽烟啊,我太太说给他们的人递根烟,抽根烟,她说你想让我说什么?说我先生强奸犯吗,说我先生性无能吗?专案组这回听了,欸算了就是跟你说一声,他就想让我老婆生气,现在他一定是挑拨你老婆去,现在你老婆都知道姓什么了,小蔡,找小蔡

路德先生:他把我丈母娘的名字都拿出来了,我老婆妈妈的名字

郭文贵先生:这班畜生,王八蛋,这就是共产党。你领会到孙立军孟建柱了吧。我一年前就遭受到万倍的折磨,你天天上去直播你没感觉,现在轮到你身上了吧。这班人太坏了!

路德先生:这个视频是英文的,之前就是上个礼拜也有一个视频六分钟的,朱万利也在这狂推,也是六分钟说我和这个,那是中文的,现在这个是英文的。之前有个中文的,

郭文贵先生:已经有过一个中文的了

路德先生:就是上个礼拜,然后在水军狂发。

郭文贵先生:然后你还记得那个谁,包括王雁平那个,就是说跟我有关系的音频一出来,专案组也寄给我太太去了,说你一定要听听这个,这个很危险啊,郭文贵逃跑是假,婚外有情是真。跟他那个王雁平你看看很不雅,但是你还要听。我太太说那你就在这放着我听。然后呢,放了,人家停了,不放了不放了,他说这个很刺激你。他说,你听这是你先生吧,你看他跟王雁平这多么的淫荡啊,你看清郭文贵了吧,这个人是有问题的啊!然后,我太太说,我越听啊她说越好玩,她说王雁平我没有资格说,她说肯定不是我先生。为什么,我先生在床上什么声音我知道,这个肯定不是我先生,这绝对不是郭文贵,她说他要这样叫的话,还真挺好,但他从来没叫过,他绝对不是我先生,我知道他啥样。她说我们家郭文贵啊,我在家喊他都叫文贵叫老七。

她说看大宅门电视剧的时候,有一段精彩的故事,就是白老七跟九红好上了,记得吧,在屋里做爱嗷嗷的叫,然后旁边的妻子问她,说你这干嘛呢跟九红啊,到底有没有那事啊,他说七爷一整动静可大,所以意思我都听见了嘛。我太太说,文贵在我和他的时间里,这么多年三十多年,这不是郭文贵。如果你们说这是郭文贵的话,这不是郭文贵。如果这真是郭文贵,他跟王雁平要这样的话,那就真好了,因为他在外面太孤独了,我就担心他不这样,他过得那么苦干啥呀?!专案组又傻眼回去了。所以说专案组气坏了。

为什么把我太太给带走啊,一次次来攻击我太太,我太太啥事没有啊,该干啥干啥,他们都监听啊,我太太就两电话,他监听。发现我太太确实没什么感情波动,该干啥干啥,所以把她带走了。带走以后在去大连开车的路上,在车上就重复故意的在车上,一车警察男女警察,就放着我和王雁平的音频,然后为我编的爱的视频,一路呀!十几个小时一直放,就是虐待你!说那些女警察带着耳机,就听什么其他去,不听这个,怕刺激,我在那叫床~~~叫的大家身上都发热,多难受啊,男女一车也很危险你知道不。所有人身上都带耳机,就她一个人不会给带耳机,要给她听,听一路。一二十个小时啊,听着他老公假叫床。所以我太太见了王雁平就说,雁平啊你这声音叫的,我听了一二十个小时,然后把王雁平给羞坏了,她说郭太我真不好意思。

然后我太太说什么说我知道这是假的,但是你老公知不知道这是假的啊,这做的太像了!乍一听是你俩声音,但是再仔细听这不是你们老板。

所以说你现在还早着呢,你这动静还没出来呢床上声音,我估计下一集,下一集路德的叫床就出来了。你叫床啥样你先给我们提前预热啊,

路德先生:完了,你觉得他们为什么要对着我来呢,什么原因呀?

郭文贵先生:因为你这几天爆料太重要了。你这几天叫爆料,你头一段时间你们叫娱乐节目,是你的观点。这几天你和老江,你和安红,你和钢铁侠做的是真叫爆料,然后你击中要害了。只有一个原因,就是你现在击中他要害了,你成为他威胁了。

我跟你说过了吧,你跟老江咱们在这楼上的时候,我说接下来路德先生sara,有些话咱们这不能说,你们的价钱还有对你要拔掉,包括老江,马上会一批一批的上来。然后在几周前说过,下一步就是挑拨文贵和班农的关系。从欧洲有人领了命令回来,文贵双面间谍,然后文贵法治基金放高利贷,然后班农没钱了,班农是骗子,然后打击班农,然后干掉路德,干掉Sara,干掉细丝小哥,挑拨我们战友关系,这都来了。然后就对着你来了,这刚开始。

路德先生:刚开始啊。

郭文贵先生:叫两嗓子呗,大家让你叫两嗓子哈哈哈,要不要摸你一下什么的

路德先生:我就总结一下,一个是王健林的这期节目,还有就是潘石屹这期节目,还有这个王小洪的这些,你觉得哪一个最让它们害怕的。

郭文贵先生:我觉得潘石屹的事是最点中要害的。因为王健林已经是被吐出去的痰了,就是你踩两脚不踩两脚他们也不在乎了,吐出去的痰了已经是。他就是商奸,商业的奸贼,谁有权利跟谁跑。而且自己老装。你见过全人类上有一个国家的企业家像中国企业家这么不要脸,天天见省委书记见省长就是要上网络,见别人不上网络,你到底是官商还是奸商还是商奸。奸商是骗钱,商奸这就是玩政治的。咱老自己我是什么,胡雪岩啊还有什么潘什么啊,不要脸嘛。就是吐了口痰,没什么影响。

另外一个王小洪你说不出多大的事,他也不在乎你,你知道吗。然后呢八局的事人家也不会在乎你。

潘石屹你打中要害了。因为潘石屹的这个钱是王岐山弄出来的,这八十亿纳不纳税你给点的太好了,特别是老江把人家账本给人翻出来,你这老江太坏了。另外你这一个个讲的这个潘石屹跟王岐山这种关系,包括这张欣。你知道张欣在美国呢,你弄不好那个英文就张欣写的呢,人家就住在对面呢,多远,五分钟就走到她家去了,就在对面,张欣家走过去就五分钟,就五分钟啊,人家多不开心。我觉得你的核心是点到了潘石屹,这是核心。

还有一个我觉得怎么说呢,他们意识到你接下来还往下有东西,所以我觉得对他们是个威胁。

路德先生:是个威胁,是啊。这个视频还英文配音,之前是中文的,还采访动静很大,做这个视频我看了一下,前后得花不少时间不少钱,配音文字幕。

郭文贵先生:一定的噢

路德先生:英文字幕念的那个一听老外的声音,不是中国人的声音那种。

郭文贵先生:找老外付钱嘛,吴征就最爱干这个嘛。他找老外付钱嘛,人家是做电视的呀,人家做阳光卫视比你比我做太强了。人家找个配音的,杨澜你好吗,你在哪里呢,一下就来了。你最近那个劲头,你一上来弄大家吓一大跳,把我笑喷了,我正刷着牙呢听你俩。老江说路德嘴开光了,这老江太坏了。我说老江他媳妇咋跟他过日子,你跟这么个男人过日子你每天不得笑死了嘛。路德的嘴开光了,我就听说过钱开光啥开光,没听过嘴开光了。如果江财神有本事你给那些欺民贼的肛门开开光,让这班王八蛋真正的学点人样。

路德先生的这个观点我觉得击中要害。还有我觉得你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在这个直播中变得完全不一样了。所以说我觉得特别搞笑特别搞笑。所以共产党能干啥,你看咱们预测了吧,跟老江五天前说的话,我说接下来就是你和sara和老江,就会攻击你妖化你造你谣,威胁你家人,黑客你。

路德先生:那我们现在来谈谈干货。很多战友肯定想问文贵先生关于一个就是八局、九局。今天你直播也说了,八局现在成了情报机构,有点像以前东厂西厂的感觉了。

郭文贵先生:对,有点那个味道。但是大家一定要有概念,咱一般战友不一定知道。

就中南海内部的叫常委和政治局,特别是常委的警卫是国家军委管。军委是叫总参谋部,总参谋部里面叫保卫部,也就是解放军的公安部。解放军和公检法完全是独立的。

就解放军的公安部叫总参保卫部。解放军的组织部叫政治部。所谓解放军的商务部就是后期服务部。它们是完全独立的公检法系统。所以它叫九局,公安部里的领导服务和24小时生活全叫九局。九局所有用的情报系统都是解放军的二部,技术是三部。所有的服务就是西京宾馆,然后中办,特供都是独立的。包括中南海的空调。

在2001年它用十几个亿建了一个从德国引进来的,荷兰的一家公司,当时叫VV系统,VV全析分系统。就是完全跟北京空调没关系的,独立的空调。当你在家里边,屋里边,包括放屁,在床上叫床。都是跟中国人没关系,呼吸的是独立的空气,就叫VV析分系统。当时花了十五亿,现在花五十亿你都做不下来。所以中南海的空调是独立的,做爱的声音也是独立的。

保卫叫九局,归解放军管。出了门,就归北京地方,叫公安部八局管。八局就叫公安部警局。它是什么编制,警号WJ武警01。那边是甲A01过去,后面变京A地方牌。所以完全是两个体制。

八局过去是没有情报系统的。东厂西厂当年就是因为皇帝有独立的情报系统嘛,直接给我调查谁,抓谁。现在给了八局一个叫特勤局。按美国编制来的。给了它特殊的权利叫执法权。抓人,调查全有了,然后情报权。

这跟过去的东厂西厂有点像,但更像美国的特勤局加以色列战争状态的摩萨德,就是它们的一样。有暗杀功能,自己独立的情报系统。然后可以直通皇上。这王岐山都摸不着。

你和江财神还没讲到核心,就是习把公安部给架空了,加了个新官,就是八局特勤局。九局对外公布,你没看到,也改编了。因为武警已经归中办管啦,归中央管了,军委编制了。所以八局就是军委的嘛。等于它俩并购了,共同成立了一个叫九局。中共中央叫服务局。现在把服务局变成了中共中央国家安全服务中心,就归国家安全委员会。

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说习近平,副主席丁薛祥,陈希和栗战书。压根没有你韩正,孟建柱,赵克志,郭声琨的事了。这完全是习的独立系统,还有朱国锋的秘书。

这个时候你可以看到,真正的习和什么老的共青团和江家、朱家、曾家,通通隔离,谁都不信。

过去八局的地方,上马路归我八局协调,我协调你。所有执法,控制都归当地公安。是不是?你没有执法权的。情报以前都归当地的安全部门和公安部门,对不起,现在都改了。所有的老子要命令你,杀人,抓人,封路,火车停,飞机停,往哪飞,都听我的。

情报系统我独立一套系统。连二部、三部都得听我的。因为它叫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服务中心了。这个牛大了!!!

那么孙立军出局啦,八局原来归公安部,现在直接归中央了,过去是武警编制,武警是归公安部管。所有当地的公安局长都是当地的武警政委啊。

现在是所有武警都归中央军委管,你算个屁啊,算是独立的。这下孙立军滚蛋了,孟建柱滚蛋了。

呀哟,这八局,你咋知道地下室有秘密房间,这个多吓人。所以路德和江财神,你们这下爆料爆得有点猛啊,但是非常非常好。大概是这样,别说太多了,我怕大家害怕。

路德先生:那等于说八局直接归中央管,等于和公安部没什么关系了。

郭文贵先生:基本没关系了。你别忘了,王小洪任副书记,和公安部部长级的副部长,然后兼八局局长。

我跟你讲:公安部就两局值得在乎,一局海外情报,孙立军政治保卫,靠近中央领导。你可以有理由靠近中央领导,可以收集情报,可以杀人,叫港澳台黑社会,都归一局管嘛,政治保卫嘛,情报收集,间谍培养,海外间谍网,都归一局管,叫政治保卫局。

二局是搞经侦的,三局好技术的,你四局也没什么用,交管局。五局刑侦有个屁用啊,都是辛苦局。六局更是没有什么用啦。十七局也是技术、刑侦这块。只有八局是靠中央领导政治的。九局,十局,十二局都没什么用了,流氓,新疆,西藏,对美间谍,都没用。

要你命的就两局:一局和八局。剩下都是打工局。交管局能赚钱,能弄点钱,有什么用啊。

但是这八局现在一改,这下事情大了。事实上就把公安部、公检法架空了。

接下来绝对会对上海江派、曾派、王派、孟派,一定会有动作。

路德先生:潘石屹,之前我节目里说了,现在用政治的因素把你所有的值钱,比如说你解决多少就业,交了多少税,以前这叫你的资历,在我党里你还能拿得出手的。

现在只要给你挂个反党的帽子。这些就全没了。你觉得会不会到这一步。

郭文贵先生:当然已经在执行中了,你要注意到习最近的讲话中。就是“妄议党中央” 这个词他一直挂在嘴上。

妄议党中央这个词就是给九千万党员戴的帽子。这肯定的。你说什么话就妄议党中央。这妄议党中央有什么标准啊。有人说:王岐山同志的手好漂亮。呃!妄议党中央。你肯定看路德爆料了,说我的手。习近平主席的鼻子很大。性功能很强。呃!妄议党中央。那我咋说呢。今天王岐山同志非常英俊,看着像十八岁。这说明什么呢?它没标准,它就一个妄议党中央,就能把所有党员和所有人都给抓起来。

就路德先生你们就对中国人讲。而我每天大部分都是对外国人讲。给他们讲的时候,我说我给你举个例子,你说川普头发太轻了,你犯罪。哎,这不可能吧。你看看习近平讲话,王岐山讲话。王岐山敲着手,呃!妄议党中央,谁谁,被抓起来了。

这妄议党中央就是抓人的理由。这外国人一听就受不了了。这王八蛋敢就这么干。

外国人只用这么简单的逻辑就能证明这是疯狂的组织。那么你跟中国人说容易,跟外国人说难。所以我就举例说明。

郭:所以我就举例说明。所以为什么那么多人要请我去,我疯了,刚才又有要我去演讲,我每天都有,我不去,太累。

但是路德先生你要记住,妄议党中央和反党,是共产党文化大革命斗争最常用的词儿,现在用在了私人企业家上,叫反党;用在党内,叫妄议党中央。在高层的,说你搞小圈圈,然后搞什么利益集团。所以说共产党他那个裤腰带呀,共产党的裤腰带他没有,他想怎么尿怎么尿,想大想小,他连那个松紧带都没有。所以,最近你批的这个是很正确。共产党给张欣,给潘石屹,说他是反党、反中央,那他完了。现在你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为什么张欣在纽约她不回去啊?

路德先生:我刚才正想问你这个问题,我觉得他肯定是害怕了,不敢回去。

郭文贵先生:为啥潘石屹不来纽约啊?

路德先生:-肯定是出不来嘛。

郭文贵先生:不让他出来,不让她回去,是谁干的呀?中国谁能让他俩不出来,不回去啊?没有第二个人物,只有一个人。

路德先生:要潘石屹不要出来,那肯定是……

郭文贵先生:没有第二个人敢让他不出来,谁敢说?你让郭声琨敢说我不让你潘石屹出去?立马把你抓起来了。

路德先生:习近平吧,那肯定。

郭文贵先生:那只有习啊,对吧。这四、五年中国反腐没找潘石屹,你觉得正常吗?他那地是买的国家的,张欣那个视频讲的完全是谎话,她说我从市场上拍卖的地。 SOHO北京的地是买了北京二轻局的。二轻局最好的企业,就是二锅头,东三环那个,红星二锅头。红星二锅头就是二轻局最好的企业,我不能说是谁,那是我哥们儿。是他卖给潘石屹的,完全合同交易。那时候就没有拍卖土地,他放什么狗屁呢,是不是啊?这是他第一块地。第二块地就拿了今天现在银泰那个位置,他拿的SOHO二期那个。那当时地是我们要买的,我们跟刘延东的老公,他要去买的,加一块就三个亿。现在是价值3万个亿,你说多疯狂啊!那个地也是协议转让,也不是拍卖的。所以张欣的话完全是谎话。

哎哟我一听中国老板说话啊,王健林“我们不是为了钱,不在乎钱”,马云说“我从来不知道钱啥感觉”,然后潘石屹的妻子,两个人出来“不在乎钱,就喝点果汁”,唉呀,我的妈呀!让我吐一下吧,让我抱着你吐一下吧。

路德先生:张欣接受采访的时候还说……

郭文贵先生:胡舒立那头型,那小鞋,她自恋的感觉你看出来了吗?要叫摄像机一定照她的脚,你发现了吗?老照她的脚,还穿的露脚后跟那个,你发现吗?照侧面。你看跟王岐山见面,你看那感觉,你看那讲话,就给王岐山老是要露脚,露侧面。因为王岐山夸她,你的脚长得好看,你的侧面太淑女了。

路德先生:她接受一个老外的采访60分钟,问张欣中国的民主要不要20年,她说不要,很快。这个你觉得她真的只是喜欢,就像跟任志强一样评论一下呢,还是像欺民贼那样故意标榜自己是一个右派人士?

郭文贵先生:那一个视频你没看完,这60分钟它是录播的,很多剪辑。60分钟后来给删了很多东西。她在里面直接批评,直接批评共产党。她说共产党现在在中国是最大的问题,中国没有市场,中国只有政治市场,然后说这个一党专政在中国是不得(人心)。她还有很多采访,现在网上很多都没了,很多,包括接受中东的一家电视台采访,包括英国BBC采访都有的,很多,现在很奇怪,都找不着了,张欣花很多价钱都给删掉了。

你知道当时我在北京的时候,安全部专门成立个小组,当时其中就查有张欣,当时就有,结果这个小组的全抓起来了。就剩了一个人没被抓,就是马健,后来也被抓了。当时就是这样子的。当时问我嘛,他说你知道这个张欣什么情况?我说我真不了解,完全不了解。然后说这个张欣在BBC的采访,还有在中东的这个采访,严批共产党,然后如何如何地说共产党的问题。整个的看完以后,跟我说完以后,我说我真的不知道。

路德先生:那我就问,她是真的有点反党了,是吧?

郭文贵先生:张欣是反共的。

路德:张欣反共,那你觉得像她这种,是该支持她呢,还是说……她和王岐山的这种关系,到底是……就是有些矛盾啊,啊?

郭文贵先生:我觉得是什么呢,你看的这个问题,正好是不能单极去看,你不能单极地看,路德先生。

王岐山的骨子里边有三重人格。这不是我说的啊,说王岐山的三种人格是宋平说的,宋平啊。宋平当时说你怎么看王岐山,他说你得看到三个王岐山:

一个生活中的流氓王岐山,他叫痞子,不是流氓,叫痞子——生活中的痞子王岐山。这是一个真实的王岐山。

第二个,王岐山在外国人和企业家面前,那是另外一个王岐山。他大肆的搞民主啊,什么国际视野啊,然后人权啊,他都说得好得很,要展示给外国人。他说当年姚依林就是这样的人。姚依林只要是外国人一见面,第一句话:我是香港出生的,我会讲粤语,我会讲英语。然后呢,我在家里边最爱听的音乐啊,这是这个小斯特劳斯的音乐。要讲英文。诶,王岐山就这样,在外国人面前,马上:咱们有共同的语言,有共同的理想,有共同追求,这是另外一个王岐山。

第三个,在共产党内部的王岐山,极右,或者极左。见极右的,比你还右,见极左,比你还左;左右逢迎,绝对的政治投机。每句话就是“丫挺的”,然后就是“中国老百姓就欠打,中国老百姓就欠收拾”,“中国老百姓你给他过好日子他马上就造反”,“中国老百姓是世界上人类上最杂碎、最糟糕的、最不团结的”,“为什么有商鞅,商鞅把中国人说透了”,“中国人历史上为什么总出太监,为什么出这些人物,就是中国需要这样的人物”。

他永远是这样。你看他开会,他往那儿敲着桌子,一讲就四五个小时不停,他不给人说话的机会。所有北京官员他来北京以后说,在北京城,最痛苦的就是我听王岐山开会。他往那儿一坐就轮上了,一轮就没别人说话。

你看,我跟你讲了,在圆桌吃饭吧,赵本山,北京春节联欢晚会完了,赵本山、范冰冰,所有的明星全来了,你知道的都来了。就是吃饭的时候说嘛,听说你们现在这个啊,打炮的价格都已经涨了,从过去3万……30万了现在?赵本山说这不本来就是啊。范冰冰说,首长,你免费。大家哄堂大笑。他不吱声。大家就侃上了。诶,听说现在流行3P,3P是怎么玩啊?哇大家就笑,说3P怎么玩。然后说你们去过日本吗?日本那个性工具商店我去看过,那性工具商店好啊,你说那日本公开在卖,还合法,你们去过没有啊?

说这个王岐山他是个什么人啊,这个家伙,绝对是个天才,你不得不服。但是他绝不是……他没有任何你所说、你想定义的两个极端:民主,或者非民主。他不存在民主,他也没有非民主。他就是一流氓。流氓,你是妓女的话,看了他你高兴啊,那有的人愿意跟他睡觉啊。公主开窑子,不图赚钱图快活,愿意跟王岐山快活啊,愿意享受他的小手啊,王岐山就觉得很厉害呀。我就是公主,我开窑子,我图快乐,我不图钱你咋的。那么就像张欣,跟王岐山聊着民主自由,他比张欣聊得还多。你从外国回来的吧,讲英文的,那马上就开始。王岐山和所有的,朱镕基和江派,所有的共产党的高官,这点是共同的,崇洋美国,只要讲英文的就在心里高三头,崇拜西方这一点是绝对无庸置疑的,都是一样的。其他就是完全是没道德,没原则,没有信仰,没有理想,更不存在什么主义,那是胡扯,就是现实主义,就是流氓主义。

所以说你不要把它分为,要非好即坏,非坏即好,不存在这个问题。

路德先生:所以张欣虽然说这实际上也是为了自己,这个为了自己获得一些政治地位啊,根本也不是为了整个这个14亿人,改变体制。

郭文贵先生:她没这个理想,你就想想,她在那个视频里面,我看你们发出的那个说,胡舒立采访时候说我们不是为了钱,那你干嘛嫁给潘石屹呀,是不是?你该嫁给路德啊,没钱了都跑美国来了,是不是?路德那样不比你潘石屹好啊,你嫁给路德哪都比他好,但是不可能的事儿,扯犊子,你说潘石屹是个儿高?英俊?他做平板撑胸大肌好?

郭文贵3秒的话,他最多1.5秒,你算啥呀,你这胡扯哪,完全胡扯哪。就这种胡扯就证明这个人是虚伪的,只要你虚伪的你说的就不是真的,所谓的民主自由就是自我标榜。你说我很少提民主自由这事儿,我到今天我都认为中国走西方的民主是不可能的,但是没有民主作为基础的法治是不存在的。西方的过度民主,这是有问题的,因为西方是以身作则,她是实验者,她是有商榷的地方的。

但是你说你一个富婆,今天要说要给民主,那是你当了富婆说要民主。你要现在在北京城,夜总会里卖淫做小姐,你要民主吗?老娘要钱,对不对呀。

我认为中国最伟大的职业就是做小姐的,最真实的,一次多少钱,高兴了租长点时间,不高兴滚蛋,就这么简单,最真实。最不要脸的就这些富婆,这些富婆出来干嘛去,动不动就民主自由,你干过啥民主自由。王岐山是最最人类的人道的民主的魔鬼,灾难,你跟他谈。你想证明她说她内心还想倾向民主的你太开玩笑了,绝对不是。

路德先生:还有这个等于说潘石屹基本上他写的这个“顿悟”这个基本差不多了,

郭文贵先生:他已经顿悟了,他已经顿悟了。(郭骗子和这个天安门82天,)我希望有一天我上天安门的时候,看到是没有像,不是有像,五毛们放心)。所以说路德先生你要意识到一个很核心的问题,你在这个节目当中别像他们似的,不要非黑即白。你也不要评判他们的立场,他不可能是跟人民同步的,他不可能的,他不可能是站在老百姓的心中,绝对不可能的,这是永远不可能的。

这些人是永远不会跟我们这些草根在一起的,在任何情况下。你看人家张欣讲英文,外国留学,人家孩子在美国,人家拿美国护照,人家家是在曼哈顿,人家想着你中国的民主,那是不可能的。

当年2001年2002年的时候,2002年底,北京国际俱乐部重新开,就叫瑞吉酒店刚刚开,它的侧翼有一个日本餐厅,当时是北京最好的。那是我常去的餐厅。我最起码不低于3次,当时看到那个潘石屹和他老婆,还抱着他那个儿子呢,怀里抱着孩子呢,在那个餐厅里王岐山就跟他吃饭。在日本餐厅,一去了那个一号房,我用,或者是经常是潘石屹用。

潘石屹那时候刚开始是红石,从红石公司出来,成立了这个SOHO。刚刚的有了孩子,还抱着那嘛,你看那时候王岐山就跟他天天在一起吃饭。在日本餐厅,王岐山很能喝日本酒的,喝日酒喝的特别多,日餐点餐点的非常会点,点的特别好,你知道了吗。所以说你看他就王岐山的关系是多么的不一般,然后你看他那个那叫什么银泰的叫什么厂啊,那个大块地,国贸对面那块儿,给了三星电子,给了银泰,给了SOHO。银泰是王岐山家的,100% 100% 100%,他原来董事会的名单都是姚庆。

所以说你去想想那一块儿都是王岐山的,当时王岐山就啪,就出来田溯宁开着车他去。那时候他在北京的老巢叫银健出租公司,记得吧,叫银健出租公司,最大的银健出租公司,建行的吧。还有银健地产都是建行王岐山的,然后潘石屹抱着孩子跟着张欣跟着王岐山吃饭,一吃吃到下午的饭没人。

我那时候办公室在恒基,所以我就基本午餐就经常在那吃,我就碰着几回他吃过五六个小时的饭,你想想那什么概念,他跟他谈民主吗在哪儿,当然不谈民主啊。

路德先生:刚才这个潘石屹这块,他儿子在美国发了个推,叫潘瑞,说8月6号发了个推,好像是说支持香港这个,然后马上,不是推是发微博,很快第2天就把微博清掉了。

郭文贵先生:我给你讲个最简单的事啊,哈德逊当时我演讲被取消,它不是一个原因啊,第一个人告诉我说,是张欣告诉哈德逊说,我是你的Donate ,我是你的赞助者,你不应该让郭文贵去演讲。那时候我没有说过潘石屹,是张欣说的。当时我很惊讶,这个张欣为啥不让我去演讲呢,因为太多了我也就一下过去了。

第二个就是哈德逊真正的老板,他的儿子拿了中国奖学金,在中国,正在那块儿上学那。然后中共的人就跟他说,你敢让郭文贵去演讲,你儿子的签证就给你取消,这个是核心的原因。现在已经证明肯定是这个了,第二个。

第三个,海航是哈德逊最大的赞助者你知道,你必须取消演讲,不取消我这钱就给你取消。

第四个,就是当时的阿里巴巴,说要给他大赞助,那前提你不要郭文贵演讲。然后吴征游说,你不要去演讲,演讲以后你就不要去中国了,签证都给你取消。Bruno Wu那时就能活动埃利伯蒂最活动的时候最厉害的时候,一堆人围剿我,把哈德逊演讲取消了,然后我就跟你见面了。

老天爷给你关上了一个门,给了另一扇门,当天我认识了路德先生。所以很多人埋怨杨建利先生,韩连潮先生,说你这个个人担保认识了那两个骗子骗了我一百万。所以你们在指责那两个人的时候,我永远在问我一句话,是杨建利先生韩连潮先生,介绍我认识路德先生,还有你那个老板叫成水炎,受不了了你这个老板。认识虽然是有几个坏人,但也有好人呢。所以这个人家杨建利先生,韩连潮先生,没有说介绍朋友担保一定是好人呢,你也得看人家的好处,所以我一想到路德的时候,我就更加释然。

所以说头两天那个官司开庭回来,跟我说哎呀哎呀如何如何。我说别激动,上天给了你一个好的东西,你要记得去感恩,给了你的坏了东西你要珍惜,在这上面学很多东西。咱要中国有法治,你要学有啥不可以的,别埋怨建利和连潮,人家是真心真意的,人家也没有想到。当时也没想到人家路德能干到今天,但是他也不知道成水炎,还有麦克 沃伦那个这么坏,建利根本就不认识他们,是连潮先生,是比尔盖茨给我介绍认识的。然后,让连潮先生跟他有来往,作为协调人,第一个介绍人实际上是比尔格茨。

然后,比尔格茨先生最近去《华盛顿时报》了,这个厉害了,厉害啦!最近,比尔格茨要出几个大文章,要搞几个大运动,他现在更加恨共产党。所以,共产党在背后把他黑了,(原来在)《自由灯塔》。结果,他去了更好的地方,听说工资涨了一倍啊。

原来说他跟我有关係,结果发现跟我一毛钱关係也没有,更加坚定了他要和咱们站在一起。所以,刚才说到的《纽约时报》有史以来最坚定的,12号有一篇文章,题目就是——《谁要是帮助十四亿中国人民干掉中国共产党,谁就是书写、改写人类历史的那个伟人》。头版,头版大标题,大家看著吧!但愿……但愿别再被共产党给修理了、给灭了。

还有一个你,刚才看到的,我在楼上房间开会的时候,就是说共产党现在在美国正在谈,所谓的“贸易协议”。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什麽来美国这州那州啊,什麽奥克拉荷马州呐……澳门签约地点呐……那边又说签约欧洲啊。然后,三件事要一起谈呐……和“华为”要结合在一起啊;然后,是否取消最惠国待遇,把这些都取消啊……

但是,我告诉你,就是刚才你在下面,如果上去开会去,你能意识到,你能真正地意识到,美国现在憋著这口气,憋著这股火,就是一个巨人被一个流氓小孩儿按在地上,蹂躏、往脸上吐唾沫、强姦,扒裤子、鸡姦那种感觉。这个巨人趴在地上忍著,好好好……我很舒服,我很舒服!

今天,这些人在跟我开视频会的时候,哎呀……我有点兴奋啊!因为他们越这样疯狂,爆料革命越能成功,共产党才能灭亡。

那麽,包括今天,他们对你一个路德,花这麽大力气,你说还搞了一个中文的,我都不知道。弄英文的视频,吴征还有孙力军他们,他们气数已尽,气数已尽!

路德先生:最近还有什麽活动和消息?咱们私下说啊,

郭文贵先生:哈哈哈哈!

路德先生:嘿嘿……私下说噢,你说呢!

郭文贵先生:你得跟我如实交代,你的十一个女朋友是真是假,十一个,我羡慕啊,哈哈!

路德先生:嘿嘿!怎麽可能呢,就是编的。这裡头啊,它就是有真的有假的。

郭文贵先生:不过看你这身子板儿……十一个没问题呀!哈哈……

路德先生:主要的目的就是影响家裡人嘛!是不是?

郭文贵先生:就是想影响家人;这跟形象没半点关係。我觉得,若是我会和你太太小蔡说,如果路德真有十一个,你真应该感到高兴,说明他身体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你看看王岐山啥都有,它就是身体不行,他得靠手哇!是吧?这是肯定的。

路德先生:你说咱们又不是政治人物,也没有说以后要做什麽的,不像欺民贼天天喊著回去执政,我们绝对不可能。他们也这样(舆论攻击),你说是不是?他们也这样……

郭文贵先生:——“朱万利黑路德的。”

哇……就是大丁那个前妻是吗?

路德先生:朱万利是转的别人做的那个视频,那个是中文的,和这个不一样。

郭文贵先生:他怎麽能找到这个视频呢?

路德先生:在推特上到处都是,所有的砸郭的,那些人@他们,让他们看呀!

郭文贵先生:噢……那是不是她做的呢?

路德先生:不知道!不知道。我觉得她没这个水平,我觉得这裡面应该花很大功夫的。你别看欺民贼这些人……,你真正让他……哪怕做个像样的砸郭视频,他们也做不出来,是不是啊!是不是?也就是喊两嗓子而已,我觉得他们很low的。

郭文贵先生:——“部长去找朱大妈了哦!”

部长去找朱大妈,朱大妈就是那个朱万利是麽?

路德先生:对!我看看还有什麽……

郭文贵先生:行了!我们今天的再次直播可以了,应该下线了。

路德先生:是!这个……太那个了……,后面还有一连串的。

郭文贵先生:是啊!你老是没有感觉。

路德先生:后面还会有一连串的。

郭文贵先生:香港的事情是到了腥风血雨的时候,爆料革命也到了最关键的时候。香港的抗议活动已经到了深水区,深水区就是,现在到了最最不可预测,最最不可琢磨,最最凶险的时候啊,这是一个。

第二个,就是我们爆料革命肯定是共产党现在最大的威胁,它们是最恐惧的。所以说每个人,真心爆料的,都会受到它们伤害、威胁和造谣。这是肯定的,而且它们会不遗馀力地。

这太小儿科了,你看看——(针对)我的是先有几个视频出来,然后搞通缉,发“蓝通”,然后再处理资产,抓家人、抓员工。(针对)你这是刚开始啊,必须有心理准备。你以为你喊出“爆料”去,会那麽容易啊?没那麽容易啊。

路德先生:我记得去年,2018年,不知道谁做了个视频,说什麽……我跟什麽叫叶选宁的长得像,说我是叶家的什麽……那个时候有一拨,有一拨噢。然后是现在,这一两个礼拜,这次应该比之前的猛很多啊。

郭文贵先生:那一拨,大多是他们骗共产党的钱,用欺民贼来整你,这回是国家机器,这是完全不同的,是国家机器。

路德先生:那时候做的视频质量是很差的。

郭文贵先生:是很差,都是欺民贼玩儿的,骗个一两百万美元,分一分。给欺民贼三万五万美元,也就这些了啊。

路德先生:嗯!说什麽叶剑英的孙子,声音也都是机器念出来的,人都不敢念。现在你看,待遇不一样了,中文字幕、英文字幕,人念,还有採访,我地天呐!

郭文贵先生:所以说,路德先生你现在要意识到,就是爆料革命的这种神圣价值,神圣的意义;还有一个我们看到,共产党它真的就是害怕,真的就是……它不害怕就不录这个,它不在乎你。还弄个英文的,你太高级了,你太重量级了,连我都没混上个英文字幕呢,你直接上英文字幕了,你太厉害了啊!

同时,你要真正的意识到,你现在的这个爆料,就是真正的爆实料,弄了一年,你才混到这个级别呀。

路德先生:今天早上我一看,我有一个频道的广告,直接给我关掉了。哈哈!我地天呐!我也没转什麽CCTV视频,啥都没有。这是完全无理由的,有一个频道。

郭文贵先生:所有战友,未来你们要记住,你只有在一个地方既能革命又能赚钱,只有在未来的《郭媒体》GLive上。你怎麽看?看来你是最小心的,在YouTube上是玩儿的最好的。

但是你记住!你记住我今天说的话,很快你就会被弄没有,共产党没这本事还叫共产党麽?一定给你消掉!一定要给你消掉。

路德先生:2018年不是也关过嘛!有一个频道的直播功能关了,后来是广告关了;反正是隔一段时间就这样。

郭文贵先生:——“我们都知道,都关了三个了。”

我们现在特别好的消息就是咱们那个即将上线的GLive,已经有四家大的广告商,跟我们签了协议噢,这不是我们签的,是投资者找来的。已经签了,已经签了。这个非常好!

分成是四六分成,四六分成。一般来讲都是人家七你三,因为你太小了,(又是)刚开始。最后才给你颠倒过来,五五(分成),然后是人家四你六。直接就跳到最高级别去,就是四六分成啊,这非常好!

四六分成什麽概念啊?一千个点三美金,视频是七美金,给咱们就是七美金。你现在在YouTube上是拿三美分,哈……差距就是这麽大!未来在你做视频的时候,《郭媒体》未来给你0.5,0.1都比你(现在)多。就这麽简单,完全不一样的;而且是现金,马上到账,当天到账,当天到账。

因为咱们要建立的是,GLive视频未来就是,你上去直播完,这钱就到你账上。

<GNews>,<GPost>都是咱们的小甜点啊,都是小甜点,必须要有的。真正的吃是白鬆露。

那天我为啥给你说……就是你说的那个吃饭啊,你在那儿大讲两百美金的白鬆露。你讲了两百美金,我不知道。

路德先生:我没说,你说的哪个?

郭文贵先生:“那天我们吃饭,买的白鬆露两百美金”。

路德先生:噢!我说的是那个鬆露一片片的很薄,像纸一样,这麽小一片就是两百美金,不是说一盒,是一片儿。

郭文贵先生:哦!然后,我们那个勤务跟我说,路德先生说两百美金,因为我没看到,我真没看到啊。然后昨天又来客人,吃的是九百美金嘛!九百美金买了一块儿。然后,我们在旁边另一个,再弄一个,三千五百美金,就算四千美金吧。

——鱼籽酱……

鱼籽酱哪是四千美金,是五千六百美金,五千六百美金,然后是两盒一万一千美金噢。

所以说,路德先生你看,这个鱼籽酱的公司最想做的广告,就是到我们《郭媒体》上来。他们已经跟我们联繫了,说他要在《郭媒体》上做广告,白鬆露也要做广告。这广告就值钱了,那就值钱了!

咱们未来……咱们GLive上来以后,现在和他们正在谈,不是你想播就播,可能限制在有五分钟的。一般人只让你播五分钟,因为这个数据钱太大了,你知道麽?就是咱们的GLive上去,一年就是……根据咱现在的量,几千万美元。

咱《郭媒体》肯定要赔钱的,你懂我意思了吧?肯定要赔钱的。不是说你想播就播的噢!因为那个数据太贵了,太贵啦!

路德先生:我那天是说一片儿两百美金。

郭文贵先生:哦……是吧!那天咱们在那跟老江吃饭喝酒,老江真是激动,都没吃明白。

路德先生:哈哈!都没吃明白,太激动了,太激动啦!

郭文贵先生:但是那天吃的都很高兴。

咱们今天直播是有原因的,现在不方便说,战友们知道噢。我们再次直播是有目的的,是要清理某些东西噢!好吧!那就先到这吧!路德先生。下回你再交代你那是十一个女朋友的事儿啊,哈哈……

【GM39】【GM31】

0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6 月 之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30958/ […]

0

热门文章

GM31

"For everyone practicing evil hates the light and does not come to the light, lest his deeds should be exposed." [John 3:20] 11月 08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