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江观点:营口沿海银行挤兑内幕

细挖营口银行的主要大股东, 海航酒店控股集团、 华君控股集团分别持有营口银行14.63%、13.9%股份,位列第一、第二大股东。

2018年下半年以来,波澜不断的海航集团“壮士断腕”般处置了超过3000亿资产,但截至2018年末,其资产负债率仍然高达70.55%,净利润亏损49亿元。

盗国贼王岐山实质性控制的海航, 一年多以来多次债务违约无法偿还,并且动用地方银行和金融机构注资救助,2019年,海航航空面临400多亿元债务到期。

2019年2月,中江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江信托”)向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冻结海航生态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航生态”)、海航集团1.5亿元资产。

2019年4月7日,现金紧张的海航集团在香港上市的子公司CWT International表示,公司未能支付一笔本金为14亿港元(合1.79亿美元)贷款的利息和费用,促使债权人要求该公司偿还全部贷款和利息,否则该公司将面临失去几乎全部剩余资产的风险。随后该公司没能按期还债被债权人接管。

2019年5月16日,海航创新股份有限公司公告披露,在与湖南省信托有限责任公司的合同纠纷案件中,湖南信托要求海航创新归还逾期贷款本金和利息的请求,一审得到法院支持,法院判决,海航创新偿还借款本金2.57亿元及罚息。

2019年7月29日,16海航02债券发生违约,未能兑付相应的本息。

此前债务兑付风波来看,海航卖资产的速度已经无法赶上债务到期的速度。一方面好卖的资产肯定第一步就已经处置完毕,其余的资产相对而言非常难以脱手。短期债务到期重压下,急于处理劣质资产必须折价,而即使如此也难以覆盖到期债务。

陈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坦言,由于解决问题需要一个过程,资金缺口需要时间来逐步化解,因此2019年仍然是困难的一年:一方面债务到期需要刚性兑付,另一方面资产处置需要过程。“海航有优质资产,但也不能因为急于出手而卖白菜豆腐价。”陈峰说。

尽管海航由于王岐山掌握全国金融系统关系得到政府的全力救助,但新注入的借贷资金仍然是杯水车薪,所欠债务光利息一项每年都高达200亿元人民币,所面临的即将到期巨额债务更是无法偿还。

而作为营口沿海银行第二大股东华君控股集团作为被执行人,其持有的营口沿海银行、辽宁华君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华君医药集团有限公司等股权,以及名下的2处不动产(设有抵押)已被杭州中院查封。文件显示,华君控股集团还欠浙江国物贸易有限公司债务6400余万元及相应利息,但目前名下已无可执行的财产。

作为营口沿海银行的最大两大股东,都已实质性资不抵债甚至破产, 无论中共政府怎么出面“辟谣”,甚至抓人,该银行内部资金早已被掏空,能够及早取出存款已经算是幸运。

不管愿不愿意,下一波银行挤兑风潮正带着诚意,扑面而来。 【GM30】

老江Gpost 账号: crushccp

0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老江观点:营口沿海银行挤兑内幕 […]

0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1月 08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