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察的无奈:“不是我们要实施惩罚”

The Gurardian 卫报

与抗议者的战斗使警察部队产生分裂:一些人追逐权力,另一些人要保护自由

一名香港警察说,警察部队已经成为“当局维稳的工具”

最近,Larry 杨(为了保护身份名子有改)在警察队伍中成了一个孤独的身影。

20多年前,他的正义感促使他当了警察。他自豪地炫耀着自己的毕业典礼,回想起自己刚入队发誓要时为社会服务和帮助弱势群体。

他说:“我遵守部队所教给我的一切。” 他展示出在注册时签名的一系列价值观和使命, 其中包括“维护法治”,“公正与同情”和“尊重公众的权利”。 但是,香港最近发生的政治危机使警察部队的忠诚度受到了考验。在这场政治危机中,已经见到警察使用暴力手段镇压日益激进的抗议活动。

示威者在八月份的香港抗议中被警察拘留。 照片:Danish Siddiqui /路透社

杨笑着说:“警察应该保护公民,但相反,我们已经成为当局进行’维持稳定’的工具。” “我们的上司高级官员躲藏起来,让我们成为他们的盾牌。”

由于越来越多的催泪瓦斯,橡皮子弹,殴打和水枪被用来对付愤慨的人群,警察与公民之间的敌视程度已达到惊人的程度。

10月1日,警察首次实弹开枪射击,造成一位18岁的人胸部受伤。 三天后,一名14岁的孩子大腿被枪击中。 在过去的四个月中,已有2700多人被捕。

在香港的一次示威活动中,警察发射催泪瓦斯清理民主抗议者。 照片:关颖珊/盖蒂图片社

抗议者也采取了他们认为是合理的越来越激进的行动。 蒙面的激进分子向警察扔砖头和汽油炸弹,捣毁了地铁站和一些被视为亲北京的商店。 他们街头上点起大火,甚至袭击了警察或怀疑是卧底人员或亲政府的人。 本月初,一枚自制炸弹爆炸,一名警察被一名抗议者砍伤脖子。

警方于6月在香港警察总部外撤除了路障。 照片:安东尼·华莱士/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警方不加区别地殴打,制造谣言掩盖死亡真相,广为流传的在偏远地区的警察拘留所的人身虐待和性虐待更加导致对官员的愤怒和不满。

杨不赞成他的同事的行为,这在他们之间产生了隔阂。

 “我们在警察学院时,教导我们只能使用最小量的武力。 他说,“不是我们要实施惩罚” “但是现在,大多数警察认为’暴乱者’需要受到惩罚……他们不分青红皂白地袭击人们,甚至是袭击非抗议者。”

10月,香港警方在中区追捕了一对戴着口罩的夫妇。 摄影:Nicolas Asfouri /法新社通过盖蒂 图片

 “可怕的是,大多数警察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他说:“当他们观看警察殴打人们的镜头时,他们欢呼雀跃:‘好啊,我们正在打蟑螂!’” “他们根本不去考虑他们对保护自由和民主的崇高理想。”

当被问及为什么警察采取越来越残酷的行为时,杨说,他的许多同事感到愤怒,并感到有权滥用权力。

 “这是’路西法效应’(善良的人如何变的邪恶)–权力使人疯狂。 他们很气愤,需要有个泄愤口。但这会葬送警察的声誉。”

一名警察在香港国际机场内追捕一名快闪族抗议者。 照片:Kai Pfaffenbach /路透社

杨说,警察也不再要求他们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现在,在处理抗议活动时,防暴警察戴着黑色面具,不用出示逮捕令,制服也没有警察编号标示。他说:按照内部规定,警察每次使用警棍,手枪和胡椒喷雾剂时都要填写一份报告,但现在许多人免了这些手续。

杨曾试图让他的同事从另一个角度看待事情,但这却使他被看成是叛徒。

 “我试图向他们解释什么是公民抗命。 比如,您的老板拒绝给您适当的假期,那么您请病假。 这是通过合法手段与系统做抗争。”他说。

政府一再拒绝建立独立的委员会调查警察的暴行,这引发了更多的公众愤怒,因为这是抗议者坚持必须实现的若干要求之一。

杨认为,当局实施严厉的镇压,实际上使抗议活动火上浇油。

上个月,亲北京的香港报纸报道说,中国公安部长已经成为中国共产党香港澳门联络委员会的副主席。分析人士说,这是史无前例的举动,加强了中国对这座城市警察队伍的控制,中国将镇压视为对动乱活动的自然反应。

杨在谈他上司的态度时说道:“我看他们想要把镇压的恐怖推向极端。他们尽其之力更多地殴打和逮捕,吓得人们就再也不敢出来了。”

一名妇女在旺角警察局前站着一个十字架,9月一次反政府集会后,防暴警察在与示威者的对峙中持盾牌守卫。 照片:关颖珊/盖蒂图片社

杨同情抗议者:“如果我不是警察,我也会像他们一样在街上。”

尽管杨与其他同事的想法有所不同,但在示威者看来,他仍然是“黑警察”。

 “有一次,当我坐在警车里时,一群年轻人对我大喊。 我做着手势似乎是说这与我无关。 但是,我又怎么能不是警察一分子呢?”

 “我没有站出来纠正同事的过错-这不就是同谋吗。”

当被问及是否考虑过辞职时,40多岁的杨说他有一个年轻的家庭,这使他很为难。 他说:“但也不排除这种可能性。”

谴责18岁的曾志健被枪击的标语,曾在10月1日中国国庆日暴力抗议民主抗议期间被警察开枪射中。 照片:Mohd Rasfan /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杨还是基督教徒,他坚称,他的使命是帮助弱者并大声疾呼不平等现象。 他坚持认为,他只能支持为人民服务的政府。

他说:“如果一个国家是靠流血和生命去换取,如果为了’发展’而不得不牺牲人民的自由和生命,那我宁愿没有那个国家。”

 “我至少可以做的是避免自己做恶,并提醒我的同事不要过分。 但是他们经常问:“那么,你到底站在哪一边?”

原文链接: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9/oct/29/hong-kongs-reluctant-policeman-its-not-for-us-to-deliver-punishment

【秘密翻译组】

0
4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30088/ […]

0
trackback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There you will find 70500 more Info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30088/ […]

0
trackback
w88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There you can find 69039 additional Info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30088/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Information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30088/ […]

0

热门文章

GM06

11月 04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