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告密文化」再现:数百所大学部署「学生间谍」铲除「对党不忠」教授

紅色背包搭配白色阿迪达斯鞋款,看起来就像一般中国大学生的彭伟,却有个特别任务──学生间谍 (就是俗称的抓耙子)。21岁的彭伟就读四川大学化学系,是中国境内人数越来越多的「学生信息员」之一,职责是紧盯教授的意识形态思想,协助铲除那些言行举止不忠于中国共产党的现任执政者与拥有中国共产党党员身分的学校老师。彭伟告诉《纽约时报》:「确保纯粹的学习环境,保证教授遵守规矩,就是我们的责任。《纽时》(NYT)1日指出,经采访20多名中国教授和学生,确认自现任执政者掌权以来,中国数百个大专院校正在大规模收编学生以监视教师,甚至打算每班至少安插一名学生信息员。《纽时》认为,现任当局领导人正在把高等教育场所变成共产党的基地、推动消除异议的全国性运动,如今中国人人皆可能是「抓耙仔」,这营造出不寒而栗的恐怖感,等同于倒退回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的时代。

老师因表现对党不够忠诚,遭举报、惩治 中国所有大学本就由党所控制,学校设立党委会,大学党委书记负责监督学校工作,各大高校成立「X思想」研究中心,如今就连部分学生也都被党所吸收,这现象引发不少学者担忧,课堂自由辩论逐渐被扼杀。曾任厦门大学经济学教授的尤盛东说,他去年上课时称,中共现任领导人提出的「中国梦」,其中「梦」应是「幻想」而非「理想」,结果遭学生举报后解雇。 现居纽约的尤盛东指出,学生批评他是极端分子、「反共产主义分子」,由于中国多数大学教室里都装有监视录像器,所以学生要举证很容易,「在这人人自危的状况下,怎么有办法进步、创造发明呢?」《纽时》发现自去年迄今,至少有12起学生举报教授的案件,遭控诉的师长皆遭严惩,据悉中国中部的某位大学女教授遭解雇,原因是该教授遭举报批评现任元首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

中国文化大革命(文革)时期的红卫兵(美联社)

曾任重庆师范大学文学教授的唐云表示,他今年2月批评现任中共领袖的名言「撸起袖子加油干」十分粗鄙,指这番话严重破坏汉语优雅性,而遭到学生投诉、撤销教师资格,他表示:「老师做什么事情都可能被举报。」除了注意不能批判时政,教授也最好照顾一下「民族情绪」,北京一所大学的数学教授被停课,原因竟是学生投诉,该教授认为日本学生比中国学生努力念书。 不仅大学教授,中小学的教师也受到规范。中国教育部2018年修订《中小学教师违反职业道德行为处理办法》,规定教师若在教育教学活动中及其他场合,出现损害党中央权威、违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言行,属「违反职业道德」,且应予处理惩治。中国教育部并未回应《纽时》置评请求。

监视老师赚取大好未来,学生自发性应征「学生信息员」 学生信息员是中国学校党政部门的耳目,也是中共思想政治工作的一部分。中国重点高校在1989年天安门事件后开始实行此制度,直到2000年,信息员制度普及到武汉大学、上海师范大学等省级高校,2005年,学生信息员制度进一步扩大到层次更低的学校甚至一些中学。 在一系列维稳、根除反对专制统治势力的政策中,学生监控老师对现任元首、中共与民主自由等思想的看法,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根据大学院校公布的消息,每班征求一位学生信息员,有些学校甚至指定只有党员与「政治思想正确」者才有应征资格,并要求学生定期缴交监督报告。作为交换,学生信息员的未来平步青云,可赚取奖学金、拿高分,在共产党组织获得升迁。 例如,陕西省安康学院的网络通知指出,学生信息员应正式举报「传播迷信、邪教和色情内容,与弘扬西方政治价值观、批评党宗旨的教授」,学校行政单位应于3个工作天内回复投诉。 一些学生信息员表示,他们平时不仅监督教授在课堂上说些什么,还会特别注意教授的私生活,例如看书与观赏电影的品味。四川大学的彭伟指出,他也很常跟其他学生聊天,搜集不同人对老师包含个性、价值观与爱国主义思想的印象为何。彭伟并不认为学生信息员的存在压制了课堂辩论的自由,他反倒认为,中国的大学长期忽视学生的想法,「老师需要多了解学生的忧虑。」

政治谴责文化甚至已渗透中国最负盛名的大学,在现任执政者的母校、北京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教授吕嘉今年遭学生在网络上集体批斗,指责他的演讲内容批评中国和社会主义,声称中国文明正在衰落,随后吕嘉便被校方调查。多位发起批判活动的学生说,受到现任元首所退出的”加强思想工作” “为「民族复兴」做好准备”等口号启发,他们才开通匿名社群媒体账号、批评吕嘉教授。

《纽时》认为,现任的中共国家领导人正在寻求与毛泽东同等的历史地位,也借鉴了毛泽东1960至1970年代间发起文化大革命的做法,来恢复中共在所有中国人日常生活的中心地位。在文革时期,任何与西方有挂勾的人都会被批斗为「阶级敌人」,年轻人被鼓动去监视与讨伐「异议」知识分子。

美国福坦莫大学(Fordham University)法学教授明克胜(Carl Minzner)指出, 中共国家执政者正努力使共产党成为「国家和社会领导力量」,增加学生信息员数目是该政策的一部份,「中共现任领导人的目标是重新引入自我审查,让人们开始三思而后言,当政治正统占据主导地位时,社会的集体意识就开始关闭」。【尬波】

[新聞來源: https://www.storm.mg/article/1898593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06

11月 03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