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健康码,全球追踪!

作者:香草菲菲

7月初,一则关于北京女子确诊新冠肺炎在购物中心大哭的视频在网上疯狂流传,该女子曾去过新发地市场,官方通告中的北京疫情发源地。在核酸检测两次为阴性后,她被告知第三次检测为阳性,此时她正在购物中心用餐。她的情绪爆发惊动了商城保安,随后被迅速带走隔离,商城随即清空工作人员和顾客,并安排了消毒。据悉,和该女子当天有过接触的204名人员也被安排隔离。

她为什么大哭?

诚然,在广大国人的心中,以往是“谈癌色变”,现在是“谈新冠色变”。不管官方渠道如何宣传武汉当时死亡人数不过万,但民众对于新冠,仍然是抱着极度恐惧的态度的。这和春节期间武汉阴郁的封城和全国医疗大军声势浩荡的驰援武汉分不开,也和各地排斥武汉人分不开,更和掌控人们出行的二维码分不开。尽管这名女子在随后的电视道歉中说明自己是由于刚刚流产,情绪低落。但是当出行被限制,强迫自费隔离,并要承担以后找不到工作的风险时,这份压力,对于一个普通的中产,可想而知。

健康码是什么?

根据官方信息,健康码是一枚二维码,但含有丰富的数据信息,包含个人基本信息,和相关联的部门权威数据,这些数据经后台比对和综合判断后形成“风险提示”。民众在输入实名认证的相关信息后,便能得到一枚官方发放的在微信或支付宝平台上使用的健康码,该码分为红色(患者或高风险),黄色(中风险),以及绿色(健康或低风险)。尽管健康码要求民众填报个人健康信息,但是个人申报的信息在大数据计算过程中权重不高,街道社区,医院和个人所在单位等提供的信息都可以作为参考依据。健康码不绿,就会对公众的基本生活造成严重的影响。此外,新冠患者哪怕治愈后,健康码仍保持为黄色。此前有市民说自己和新冠患者同坐一辆公交车,或者同在一个小区,健康码由绿转黄,官方给出的解释是:有在疫区关注地区停留或接触高风险人员等情况,健康码就会变红;红黄码都需要进行不低于14天的隔离。

大数据下的疫情追踪

我们究竟需要用健康码来防控疫情吗?诚然,健康码的理论基础是通过对传染病接触人员行为活动的追踪,来达到有效隔离控制传染源的效果。对于接触追踪(contact tracing),WHO给出了一个指导意见:“当系统性的应用时,接触追踪可以打断传染链,因此是控制传染性疾病的一个有效的公共卫生工具”。WHO于6月2日发稿的官方文件中提出了相关电子产品的开发指南,包含三个方向:(https://www.who.int/publications/i/item/WHO-2019-nCoV-Contact_Tracing-Tools_Annex-2020.1)

1) 爆发点跟踪产品(Outbreak response tools): 其使用人群为卫生监管部门,方便他们收集传染源信息,并对疫情扩散进行有效防控;该类产品需要在所有智能手机及平板上使用,并且平台数据须开源。

2) 密切跟踪产品 (Proximity tracing/tracking tools): 特点为采用GPS定位系统或者可穿戴设备的蓝牙信号来跟踪接触者,还能对社交距离进行控制(Proximity tracing tools could potentially have other uses, such as monitoring public health measures (for example physical distancing) )。对涉及到隐私的信息采取一定程度的保护。

3) 症状跟踪产品(Symptom tracking tools):这类产品和健康码有点类似,需要上报个人健康信息来进行跟踪,并且还需与相关健康机构的数据结合比对,以得出更 “权威” 的症状评估结果。

诚然,打着健康的糖衣炮弹和科技的旗号,来做人口跟踪监测,确实会让很多人主动或者被动接受这些产品。但是如果接受了这些产品,我们会承担哪些风险呢,会不会也像文中那位北京女子一样,坐地嚎啕大哭,为自己下半生找不到工作,还不起房贷,结不了婚而感到人生进入绝望之境呢?

美国有一系列严格的法规来保护个人健康信息,首当其冲便是1996年颁布的Health Insurance Portability and Accountability act. 该联邦法律就健康信息赋予患者相关权利,患者有权决定何时可以共享这些信息。该法律还规定患者的医生、药剂师和其他医疗服务提供方,以及患者的保险方向患者解释所享有的权利和使用或共享健康信息的方式(中文链接:https://www.hhs.gov/sites/default/files/ocr/privacy/hipaa/understanding/consumers/ocr_understanding_notice_simple_chinese.pdf)。在美国,所有涉及医疗保健的机构中,包括医院、健康计划部门、保健服务商、相关票据交换所、医疗信息系统提供商、医科大学、甚至只有一个内科医生的办公室等,对任何形式的个人健康保健信息的存储、维护和传输都必须遵循HIPAA的安全条例规定。对于违反HIPAA安全条例的行为,可以处以最高为25万美元的罚款和最长为10年的监禁。可以说,这类健康跟踪在HIPAA法规的盾牌下,确实发挥的作用有限,但是我们仍需注意,还在WHO群里的国家,如果推行该类产品,会不会倒逼美国也渐渐接受呢?

摘抄一段新华网的原文(http://xh.xhby.net/mp3/pc/c/202003/06/c750238.html ):“从新“危”中找到先“机”,我们不妨尝试第二种选择:对健康码进行全面升级,充分挖掘其数据价值,不断拓展生态应用场景,完善数据保护措施,使健康码和它所承载的数据更好地服务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 升级之后,相对可行的eID管理应用模式应该是:由公安部门负责“制码、发码、管码”,为通过实人认证的用户生成与其本人所持实体证件相对应的eID,并统一管理。这张eID将继承原有实体证件和健康码中的全部个人数据信息。大数据管理局或相应职能部门,以公安部门可信身份认证为基础,引导供需两端结合,开展智慧城市相关应用开发和场景设计,如公共出行、酒店住宿、金融业务、社会治理等,并将各类应用产生的数据沉淀至城市大数据中心,以应用的“强击打”来促进eID不断迭代更新,逐步积累形成数字孪生公民的雏形。在多场景应用开发同时,积极探索区块链、AI识别等关键技术的融合,以实现如下目标:1.高安全性,彻底解决eID冒用、制假等问题;2.一次认证,多场景复用,消除数据流动性障碍;3.零知识证明,在不泄漏任何信息的前提下向他人证明“我是我”,解决隐私保护问题;4.无感验证,保证流畅的用户体验;5.消除城市物理边界,无论身在何处,都可以申请成为未来数字孪生城市的数字孪生公民,参与智慧城市建设,共享数字经济红利。”.

正是因为有这种健康码的存在,海外华人想回国,必须隔离14天,地方上继续隔离14天,此规定造成多少华人无法见亲人最后一面,我们不得而知,造成的人伦悲剧,心理创伤,我们更无从追寻.

美国的两难选择:管控和自由

美国的自由女神,是这个国家的精神象征。本土疫情爆发后,关于是否戴口罩全国人民都讨论了几个来回,争论点就在于这违反了自由的权利。但是在经济下行的压力之下,复工复产已经成为必选项,毕竟不能发放失业补助金到国库亏空。尤其是6月的运动对小企业主的伤害更让政策制订部门增进了重启经济的决心。在当前的形势下,是选择一步步的获取隐私的二维码,还是和lysol酒精一样防治病毒的羟氯喹,已经是吵(炒)得火热。羟氯喹的有效性被严重打压,如果它真的无效,那么可想而知它也不会被推到风口浪尖,安排几个200~400mg的临床实验即可。可惜羟氯喹这一廉价药品,命运比窦娥还冤。如果给美国民众一个选择,是选择二维码,还是口罩,还是羟氯喹呢?

相信时间会给出答案,但是正义的力量也要Action, action, action!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3+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9 月 之前

谢谢

0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7月 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