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共四骑士演讲之四:蓬佩奥国务卿尼克松图书馆演讲全文(2020.07.23)

《共产主义中国与自由世界的未来》

迈克尔·R·蓬佩奥

谢谢。谢谢你们。州长先生,感谢您的介绍。您过誉了。的确是这样:当你走进那个体育馆,说出“蓬佩奥”的名字时,就会有人窃窃私语。我有一个兄弟马克(Mark),他非常好,也是一位非常出色的篮球运动员。让我们再次为蓝鹰仪仗队,以及空军下士凯拉·海史密斯(Kayla Highsmith)和她精彩的国歌演唱鼓掌,怎么样?(掌声)也感谢劳瑞牧师(Pastor Laurie)令人动容的祷告,我还要感谢休·休伊特(Hugh Hewitt)和尼克松基金会邀请我在这个重要的美国机构演讲。很高兴由一位空军成员为我唱歌,由一位海军陆战队成员为我做介绍,而且他们让陆军的人站到了海军的地盘儿上(笑声)。这一切都棒极了。

很荣幸来到约巴林达(Yorba Linda),尼克松的父亲在这儿建了这栋房子,尼克松总统在这里出生并成长。感谢“尼克松中心”董事会和工作人员,让我和我的团队今天的活动成为可能——在眼下这绝非易事。我们有幸看到在座的那些非常特别的人,包括我所认识的克里斯——克里斯·尼克松(Chris Nixon)。我还要感谢特里西娅·尼克松和朱莉·尼克松·艾​​森豪威尔对这次访问的支持。

我还想感谢几位勇敢的中国异见人士,感谢他们远道而来参加我们今天的活动。所有其他尊贵的客人,(掌声)所有其他尊贵的客人,感谢你们的光临。那些坐在帐篷下的人,你们一定是多付了票钱。还有那些正在观看现场直播的人,感谢你们的收看。最后,正如州长所说,我出生在圣安娜(Santa Ana),离这里不太远。今天在座的有我的姐姐和姐夫。谢谢你们的到来。我敢打赌你们从未想到我会站在这里。

我今天的讲话是一系列有关中共国的演说中的第四个,我邀请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赖恩(Robert O’Brien)、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雷(Chris Wray)和司法部长巴尔(Barr)与我一起发表这些演说。我们有一个非常明确的目标,一个真正的使命。这是在解释美国与中共国关系的不同方面、数十年来两国关系的巨大失衡,以及中国共产党的霸权意图。我们的目标是明确地指出,川普总统的中国政策旨在解决对美国的威胁,这点是明确的,而且我们为确保这些自由制定了战略。奥布赖恩大使谈到了意识形态。联邦调查局局长雷谈到了间谍活动。司法部长巴尔谈到了经济。现在,我今天的目标是将这一切汇总到美国人民手中,并详细说明中共国的威胁对我们的经济、我们的自由乃至全球各地自由民主的未来意味着什么。

距离基辛格博士(Dr. Kissinger)密访中国,到明年将是半个世纪了,离2022年尼克松总统访华50周年也不太远了。那时的世界大为不同。我们曾经想象,与中国的接触将会产生团结、合作的光明未来。

但是,今天我们仍然戴着口罩,看着传染病大流行的死亡人数在不断增加。这都是因为中共没有兑现他们对世界的承诺。每天早上,我们都在读着有关香港和新疆境内的镇压事件的头条新闻。我们看到,中共国的贸易霸凌导致了美国就业流失,那个统计数字令人瞠目,并给整个美国的经济带来了沉重打击,包括我们这儿,南加州。而且,我们目睹中国军队变得越来越强大并且越来越具威胁性。

从加利福尼亚州,到我的故乡堪萨斯州以至更远的地方,我要重提那些美国人心中的疑问:从与中共国接触50年后,美国人民现在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成果?我们的领导人所提出中国向自由与民主演化的理论是否被证明是正确的?这是中共国所定义的“双赢”局面吗?而更关键的是,从一位国务卿的角度来看,美国变得更加安全了吗?我们是否有更大的可能性保证我们自己的和平,并为我们后代带来和平?看,我们必须承认一个艰涩的现实。我们必须承认这个艰涩的现实,它将指导我们在未来几十年中的发展:如果我们想要拥有一个自由的21世纪,而不是习近平所梦想的中共国的世纪,那么,与中共国盲目交往的旧模式根本无济于事。我们决不能延续,也绝不能重蹈这个模式。正如川普总统已明确指出的那样,我们需要一项保护美国经济乃至我们生活方式的战略。自由世界必须战胜这一新的暴政。

现在,我似乎是在急于摧毁尼克松总统的政治遗产,但在这之前,我希望明确地表示,他做了当时他所认为的对美国人民最为有利的事情,而且在当时他很可能是对的。他是一位杰出的中国学者、彪悍冷静的勇士,而且对中国人民深怀敬意。——我想我们都是。值得肯定的是,他认识到中国太重要了,以至不能忽视它,即使当时该国被其自身内部的残暴的共产主义所削弱。

1967年,尼克松在《外交事务》杂志发表了一篇非常著名的文章,其中解释了他的未来战略。他的话是这样的。他说:“从长远来看,我们根本无法承受将中共国永远地排除在国际大家庭之外的后果……除非中国发生变革,否则世界不会安全。因此,我们的目标是:在可能的范围内,我们必须施加影响。我们的目标应该是引导变革。”我认为这是整篇文章的关键词:“引导变革”。因此,在他历史性的北京之行中,尼克松总统开启了我们的接触战略。他满怀理想地寻求一个更自由,更安全的世界,并希望中国共产党能兑现这一承诺。

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决策者们更加认为,随着中国变得更加繁荣,它将会对外开放,对内变得更加自由,进一步在国际上不那么具有威胁性,它将变得更加友好。我敢肯定,这一切似乎都是必然。但是那个必然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们一直在进行的这种接触并没有在中共国内部带来尼克松总统所希​​望引起的那种变革。事实是,我们的政策以及其他自由国家的政策让中共国失败的经济得以复苏,却看到北京对曾帮助它的国际力量恩将仇报。我们向中国公民张开双臂,却看到中国共产党只是利用我们的自由、开放的社会。中共国派大外宣渗透进入我们的新闻发布会、研究中心、高中、大学,甚至进入家长教师协会的会议。我们错将台湾这样的朋友边缘化了,而后来台湾自己蓬勃发展出一个生机盎然的民主制度。我们给予中国共产党及其政权本身特殊的经济待遇,看到的却是中共坚持要求外界对其践踏人权的行为保持沉默,并以此作为西方公司进入中国的筹码。

前一天,奥布赖恩大使举了几个例子:万豪、美国航空、达美航空、联合航空等公司都从其网站上删除了有关台湾的条目,以免激怒北京。离此不远的好莱坞——这个美国创意自由的中心和自诩的社会公平的仲裁者,却对哪怕是对中国稍微不利的说法都进行自我审查。企业对中共的容忍和沉默在全世界各地都在发生。企业们的这种忠诚效果如何?奉承会得到奖励吗?

我引述巴尔总检察长的话,司法部部长巴尔。他在上周的一次演讲中说:“中共国统治者的最终野心不是与美国进行贸易。而是要洗劫美国。”中共国掠夺了我们宝贵的知识产权和商业机密,在美国各地造成了数百万个就业机会的流失[1]。它从美国吸走了供应链,并为其添加了奴隶劳工的属性。它使世界关键的海上航道对国际商贸而言变得不那么安全了。

尼克松总统曾经说过,他担心向中共开放世界会创造一个人形怪物 “弗兰肯斯坦” ,而这就是我们所处的局面。现在,信仰正义的人们可以争论为什么多年以来,自由国家允许这些坏事发生。也许我们当初对中共国的共产主义毒瘤过于幼稚了,也许我们在冷战中的胜利让我们相信自己将会战无不胜,也许我们是贪婪的资本家,抑或被北京的“和平崛起”的言论所蒙蔽。无论出于何种原因——无论出于何种原因,今天的中国对国内越来越专制,而且更加激进地敌视世界其它地方的自由。

川普总统已经说了:够了。我不认为在两党中有很多人对我今天提出的事实报有异议。但是即便现在, 依然有人坚持认为,我们应保留那种“为了对话而对话”的模式。

现在,要明确说明的是,我们还会坚持对话,但是我们之间的对话将会不再如以往我数星期前到檀香山会见杨洁篪依旧是相同的说辞,一堆的说辞,但依旧没有任何作为上的改变。杨洁篪的种种承诺,就如同许多在他之前中共曾承诺过的一样,都是空话。我猜想他原先应该是预期我将会对他们的要求做出让步,因为说实在的,在这之前我们有太多的行政先例。可是我没有让步。我们川普总统也不会让步。

就如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奥布莱恩之前清楚的阐释,我们必须牢记中共政权就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政权。习近平总书记就是这个已经破产的集权主义意识形态最虔诚的信徒。就是这个意识形态,这个意识形态决定了他数十年来对中国共产主义全球霸权的欲望。美国不能再忽视这两个国家之间政治和意识形态根本性的不同了,就如同中共从来没有忽视这一点。我过去曾经在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任职、随后担任中央情报局局长,以及担任美国国务卿年两年多来的经验,让我明白了以下这项核心重点:即唯一的,真正能改变共产中国唯一的方法是,不应以中国领导人所说的为基础来采取行动,而是以他们的表现,你们可以看到美国的政策对这个结论的回应。

里根总统曾说他跟苏联打交道时,是本着“信任但是要核实”。但是现在对于中国共产党,我要说的是,我们必须要“不信任但要核实”。我们是世界上爱好自由的国家,我们必须促使中国的变革,就如尼克松总统所期望的那样。我们必须以更具创造性和强硬的方式推动中国的变革。因为北京的行为在威胁着我们的人民和我们的繁荣。我们必须从改变我们的人民和盟友他们对中国共产党的看法开始。我们必须说出真相。我们不能把中国的这个化身当作一个正常的国家,像对待其他国家一样,我们知道与中国做贸易不像跟其他正常并依法办事的国家一样。北京威胁着全球各项协议,并将全球各项协议视为建议——作为取得其支配全球主导地位的渠道。然而,为了坚持公平原则,就如我们的贸易谈判代表在至达成第一阶段贸易谈判协议所做的那样,我们能够迫使中国认真对待其知识产权剽窃以及伤害美国工人的政策。我们也知道跟那些有中共背景的公司做生意和跟其他如加拿大的公司做生意不同。他们不听从独立的董事会而他们很多都获得国家补贴因此无需追求利润。华为就是最好的例子。我们不再视华为为一家单纯的电信公司, 能确保你和你的朋友交谈。我们就以它本来的面目称它为——真正威胁国家安全的公司,而且我们也已经采取相应的行动。

我们也知道如果我们的公司在中国投资,他们将不知不觉的支持了共产党侵犯人权的行为。我们的财政部和商务部因此已将那些在全世界伤害及侵犯最基本人权的中国领导人和实体进行制裁,并将他们列入黑名单。我们有数个机构已经合作定制一份商业咨询通告,确保我们那些公司总裁们知道,他们的供应链在中国境内是如何运作的。

我们也知道并非所有的中国学生和雇员是单纯的学生和雇员,仅仅来这儿赚点钱和吸取知识,他们当中有太多是过来偷取我们的知识产权然后带回他们的国家。我们的司法部和其他机构已经在积极追查惩罚这些罪行。

我们也知道中国人民解放军并非一支正常的军队。它的任务就是拥护中国共产党的精英们持续执政的权力以及扩张中共国的帝国版图,而非保护中国人民。因此我们的国防部已经在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内外,强化我们自由航行行动,在台湾海峡亦如此。同时我们也设立了一支太空部队以威慑中国,在最后的边界上发动的侵略因此,坦率说我们已经让国务院设定了一套新的针对中共国的政策,进而达到特朗普总统公平和互惠的目标,以改变几十年来失衡的状态。

就在这星期,我们宣布关闭中共国在休士顿的总领事馆,因为那是个间谍活动和盗取知识产权的中心。(掌声)我们在两个星期前扭转了八年来在南中国海国际法问题上被打脸的做法,我们呼吁中共国使其核能力符合我们时代的战略现实。国务院在全世界每一层面,面对我们的中共国同行时,仅要求公平与互利。可是我们的方式不应仅仅是一味的强硬,那是无法达到我们所期望的结果。

我们应该让更多完全有别于中国共产党的那些有力量和爱好自由的中国人民加入,并赋予他们权力。首先从面对面外交开始。我无论到任何地方都会见到许多非常有才华和勤奋的中国男士和女士。我也见过从新疆集中营中逃出来的维吾尔族和哈萨克族人。我也跟香港民主领袖交流过,包括陈日君和黎智英。两天前,我也在伦敦会见了香港自由斗士罗冠聪上个月在我办公室,我也听了天安门广场幸存者们的故事。今天他们其中一位就在这里。王丹是其中一位关键的学生,从来未曾停止过为中国人的自由而斗争。王先生,可否请您站起来,让我们都认识你?(掌声)今天还有一位跟我们一起的是中国民主运动之父,魏京生先生。就因为他倡导民主,结果在中国劳改营呆了数十年。魏先生,可否请您站起来?(掌声)

我在冷战时期长大,并且在军队服务。如果说我学到了什么,那就是共产党几乎总是在撒谎。他们最大的谎言就是让人以为他们代表着14亿的人民,而这些人民是被监控着、压迫着,并且害怕发声。正好相反的是,中国共产党害怕听到中国人民诚实的想法,甚过害怕任何其他的敌人,更害怕失去他们所掌握的权力,其实他们没有理由,完全没有理由这样。想想看这世界将会有多美好—更不要说中国国内的人民,如果当时我们能听到来自武汉医生们的声音,他们能被允许发出有关新型冠状病毒爆发的警告在过去几十年,我们的领袖都无视或刻意淡化这些勇敢的中国异见人士对我们发出的警告,提醒我们所面对相关的政权的本质。因此,我们不能再忽视它了。他们和任何人一样,他们也知道我们永远无法回到现状了。

但是改变中国共产党的行为不仅仅是中国人自己的使命。自由的国家都必须起来捍卫自由。那绝对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是我有信心我们能做到。我相信有信心是因为我们曾经做过。我知道事情的发展会是怎样的。我相信是因为中共正在重复以前苏联共产党曾经犯过的错误,就是疏远其潜在的盟友,打破了国内国外对它的信任拒绝尊重知识产权及法治的可预见性。我有信心。我有信心是因为我看到各国已经觉醒,他们已经意识到不可能再回到以前那样,就如同我们美国一样。布鲁塞尔,悉尼甚至河内,也同样都意识到。最重要的是,我相信我们可以捍卫自由,是因为自由本身就是甜美的吸引力,看看香港人争相着要移民国外,因为中共收紧了对这座让人骄傲的城市的控制他们挥舞着美国国旗。是的,当中也有一些不同之处。不像苏联那时的情况。中国与全球经济已经深度融合。但是北京依赖我们甚过与我们依赖他们。(掌声)我反对那种看法说我们已经陷入中共事先设定陷阱而不能自拔的时代,并认为未来就是中共霸权的时代。我们的模式并非因为美国国力走弱而就注定失败。就如同我今年早前在慕尼黑说过,自由世界依旧获胜。我们只要相信它、了解它,并为它感到骄傲。全世界的人民依旧希望来到开放的社会。他们来这里念书,来这里工作,来这里为他们的家人搭建他们的生活,他们并不希望安顿定居在中国。现在是时候了。我很高兴今天来到这里。这是最佳的时机。

现在是自由的国度采取行动的时候了。并非每个国家都会用同样的方式对待中国,他们也并非必须那样做。每个国家都必须了解他们应该如何保护自身的主权,如何保护其经济的繁荣,以及如何保有自身的理念,免于被中共的触角渗透,但是我呼吁每个国家的每个领导人开始做如美国已经在做的事,那就是向中共强调必须互惠互利,强调透明度及向中国共产党问责,他们是一群各怀鬼胎的统治者。而这些简单却有力的标准将非常有效。我们太长时间都让中共订立与我们交往的条件,但是未来将不再如此。自由国家必须定调。我们必须在相同的原则下行事。我们必须共同画上一条底线,不会被中共的讨价还价或甜言蜜语而抹杀掉。其实,这正是最近美国所做的,就像我们一次永久性的拒绝承认中国非法声称拥有的南中国海的主权;同时我们也呼吁这些国家成为廉洁的国家,以避免让他们老百姓的个人私密资料落入中国共产党手里。我们通过设定标准来做到这一点没错,这是困难的。对某些小国来说的确是困难的。他们担心会被伤害。因此,一些国家基本上就没有能力和勇气现在跟我们站在一起。事实上,我们北约的盟友就没有在香港事情上为香港站出来发声,因为他们担心会被北京限制进入中国市场。而这种怯懦将导致历史性的失败因此我们不能重犯以前的错误。我们不能重犯过去几年的错误。应对中国的挑战需要民主国家的努力和力量,这些在欧洲,非洲,南美洲,尤其是印太地区的(民主国家)。而如果我们现在不采取行动,中共最终将侵蚀我们的自由,并将颠覆我们辛苦建立起来,以法律为基础的社会秩序。如果我们跪下,我们的子子孙孙都将任由中国共产党所摆布,而它的行为正是当今自由世界最主要的挑战,习总书记并非天生注定能在国内外进行其独裁统治,除非我们允许他那么做。这个并非围堵遏制中国。别相信这套说辞。这是一项我们从未遭遇过复杂的新挑战。

苏联当时是和自由世界隔绝的,可是现在共产中国已经存在我们的境内了。所以我们不能独自面对这项挑战。联合国、北约、七国集团、20国集团,只要我们结合我们的经济、外交和军事力量绝对足以应对这项挑战,只要我们能以最大的勇气将力量投放在实处。也许现在是时候将相同理念的国家组织起来,成立一个民主联盟。我们拥有一切的工具。我知道我们能做到。而现在我们需要的是意志。

我想问,就如圣经所言:“我们的心灵固然愿意, 但肉体却软弱了?”如果自由世界不改变(共产中国),那么共产中国就会改变我们。我们不能回到过去的模式,仅仅因为它们舒服或是方便。保障我们的自由免受中国共产党侵蚀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任务。而美国是最理想的领导者因为我们的立国原则提供了我们这个机会。我上星期在费城解说时,站着并望着我们的独立纪念馆,我们国家立国之处,全人类拥皆有其不可剥夺的权力,而我们的政府就要保障那些权力。这是简单而有力的事实。让我们成为全世界人民自由的灯塔包括中国国内的人民。事实上,1967年理查德·尼克松总统写下的一句话太对了:“在中国改变之前,世界不会安全” 现在我们应该听从他的话语。世界正处于危险当中。而今天世界正苏醒。今天自由世界必须做出回应。我们不能再回到过去。

愿上帝保佑你们每一个人。愿上帝保佑中国人民。愿上帝保佑美国人民。谢谢大家。

阅读英文演讲全文

演讲视频(中英文字幕)

翻译:【Zion文恩 】【BIM 】校对:【石头 】【key】编辑整理:【GM31】【Michelle】

战友之家玫瑰园小队出品

4+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8 月 之前

0

热门文章

Himalaya Rose Garden Team

“but those who hope in the Lord will renew their strength. They will soar on wings like eagles; they will run and not grow weary, they will walk and not be faint” 【Isaiah 40:31】 7月 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