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押注西方社会的腐败

新闻来源:《The Times》

作者:Matthew Syed

发布时间:2020年7月19日

翻译/简评:cathy r

校对:Beicy-数学老师

审核:InAHurry

Page:拱卒

简评:

对于中共国不断增强它对西方民主国家进攻姿态,西方国家的知识份子开始思考是什么让中共如此地有恃无恐。他们开始反思,自己社会的腐败—-包括政府的公然造假,公民信仰的丢失,和民主制度的破坏,让中共国看到了“希望”,也找到了冲击民主自由的国际秩序的着力点。

郭文贵先生多少次提醒世界: 我们人类已经到了毁灭的最后关头。人类自救的唯一方向是重拾信仰,走正道主义。 而消灭中共,在地球上彻底铲除共产主义,是我们-崇尚自由的人们的共同的任务。

小花絮:本文作者不仅是英国著名的新闻记者,他还是英国的兵乓球冠军。多次代表英国出战世界级兵乓比赛。相信他对中共国并不陌生。

习押注西方的衰落

腐败的程度如此之深,我们甚至看不到。 但我们的敌人知道。

周四,财政研究所的保罗·约翰逊分析了救世主一样的里希·苏纳克的支出计划。 他的分析读起来很有趣。 他发现,大肆宣扬的55亿英镑的“罗斯福式”注资,并不像看上去的那样。 通过查看细节,约翰逊发现那只是一个会计骗术,一个统计假象。 那只是让资金从一个地方流向另一个地方,或者,正如他所说,一种 “其实为零”的增长。 他发现其他一系列“承诺”也是如此。

这件事之所以让我震惊,不是因为分析报告所说的,(如果正确的话)关于政府的刻意欺骗,而是因为我们对分析报告内容的反应。 有些报纸根本没有报道约翰逊 (Johnson)的主张。 BBC的主要报道也都回避了它,据我所知,ITV也回避了报道。 坦白说,谁能怪他们? 欺骗已经变得如此普遍,如此顺理成章(想想以前的预算计划,许多都曾包含了固定形式的掩饰与哄骗),以至于欺骗已经融入在了背景中。 就像一种在宿主群体中流行的病毒一样,我们几乎不再注意到它了。

我提到这一点是因为我们正站在十字路口。 我们可以笼统地称之为“西方国家”和中共国之间的对峙被描述成了一场新的冷战。 我并不觉冷战的说法得吸引人,但我不能否认习近平的共产党和自由民主秩序之间正在进行一场具有历史意义的战斗。 与上一次,以核震慑策略和意识形态为中心的冷战不同,这将是一场关于量子计算、人工智能和全球影响力的战斗。 而一个令人惊醒的事实:这是一场西方可能会输掉的战争。

我这么说不是为了长中国共产党的志气,而是因为自由主义体系内部的腐朽已经很明显。 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不应该让我们担心(公平地说,他迅速发现了中共国的威胁),我们也不应该担心他赦免了他的前顾问罗杰·斯通(Roger Stone),或对这场大瘟疫的糟糕反应,或来到我们大西洋彼岸,与住房部长罗伯特·詹里克 (Robert Jenrick)的闹剧,或民主世界的100万个其他丑闻。 这甚至不是现代西方长期的短视主义,尽管这与中国制定面向2050年的战略计划形成鲜明对比。

不,最能说明腐败问题的标志是我们对有些事几乎不再关注——比如苏纳克(Sunak) 的分析报告;我们对腐败太熟悉了,以至于闻不到腐烂的味道。 在《罗马帝国衰亡史》一书中,吉本(Gibbon)写道:“当代人的眼睛几乎不可能在公众领域里发现腐朽和腐败。” 我认为他的观点是无可争辩的:最后发现制度衰退的是局内人,而局外人更容易发现腐败。

我认为,这有助于解释中国共产党越来越自信的原因。 一些西方分析家对习近平对台湾的威胁态度、他在南海的操作以及与印度在喜马拉雅边境的小规模冲突表示惊讶。 我们很容易就把这件事说成是帝国主义的过度扩张,一个想要成为独裁者的虚荣。 难道他没有意识到中共国的制度是腐败的,充满矛盾的,背负着增长放缓的重担吗?

这里有一个新闻:习近平对此再了解不过了。 (中共)政治局可能是盗贼集团,但它并不愚蠢。 不, (中共)政治局成员认为全球扩张的时机已经成熟, 不是因为对自身实力的傲慢评价,而是出于对我们弱点的评估。 就像(英国历史学家)吉本(Gibbon) 研究罗马帝国时一样,中共发现了(西方的)腐败。 中共注意到划时代的两极分化,超现实战争的本质,以及许多西方人对自己的历史和制度的日益轻视。 他们认为这是一次逐步改变世界秩序的机会,以符合他们的利益而不是我们的。

同样的分析也适用于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的,一直在展示其外交政策的力量,并对西方目标进行黑客攻击的俄罗斯,尽管这是一个经济范畴案例;上周,它被指控试图窃取新冠病毒疫苗研究并影响2019年大选。 再一次,西方评论解释这是由于俄罗斯的内部变化和普京总统认为自己是彼得大帝的个性。 我建议不要用我们对他们的评估, 而是用他们对我们的评估来更好地理解(所发生的一切)。 这位狡猾的前克格勃特工,像习近平一样,看到西方秩序正在衰败。

让我再次重复:当一个帝国正在衰败时,局内人不再注意到的东西才是杀手。 我们把愤怒都集中在房地产开发商获得不正当收入或政府科学家违反规则。 这些都很好。 但同时我们不再注意到,正如吉本(Gibbon)所说的,“毒药已经进入了系统的关键部位”:合法化的腐败、政治和商业之间的勾结、为满足特殊利益而制定的规则。 按照作者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的说法,美国的税法有一万页长,里面有各种的甜心豁免,优惠和向利益相关者倾斜的交换条件。

至于市场经济,它们已在我们的眼皮底下僵化了。 这些规则对局内人是如此有利,以至于新企业无法参与,阻碍了创新。 在欧洲100家最有价值的公司中,没有一家是在过去的40年里成立的,这一点是作者马特· 里德利(Matt Ridley)指出的。 在美国,传统运营商在主要指数中停留的时间越来越长。至于公司创办率,18个西方经济体中有16个正在下降。 现在让我们想想这一现象:1971年,华盛顿有175家注册游说公司。 到2013年,这一数字已激增至12,000家,每年支出超过32亿美元,并且整个西方世界都在复制这一趋势。

我当然不是在为俄罗斯或中国辩护。 我可以花数千字来详细描述他们的腐败和可怕的镇压。 我只是建议,了解他们行为的最好方法是像反射棱镜一样检视我们的弱点。 他们并不认为他们的行动是过分的。他们对西方秩序的冲击从我们的内部腐败着手,而我们也失去了获得国际支持的能力。 在后一点上,他们肯定是对的。 在联合国,英国在谴责强加给香港的安全法方面未能获得支持,仅获得26票。而 53个国家支持中国,这是“一带一路”倡议的早期回报。中国共产党在这些国家投入了大量资金,获得了越来越多的软实力。

我仍会把我的钱投注在自由民主上。 我们有更开明的制度。但克服我们虚荣心的最好办法是让自己置身于其他国家的境地,无论是朋友还是对手,意识到他们都在用难以置信的眼光看着我们。 正如心理学家对自恋者所说的,正如吉本(Gibbon)在几个世纪以来所警告的:“我们需要像别人看待我们一样看待自己。”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1+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9 月 之前

消灭ccp

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