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重要的灭共檄文, 蓬佩奥演讲是美国对中共政策转折的里程碑

图片来源:CNBC.com

根据《华盛顿时报》比尔・格茨的最新报道,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在本周四表明:“过去的美中关系政策让中共更强大,世界现在必须施压北京并且解放中国人民。”“在过去美中50年交往中,美国人民必须搞清楚什么?老旧且盲目的关系模式已经失败。我们绝不应该再继续下去。我们绝不该再回到从前。”蓬佩奥在尼克松图书馆就重要国政发表了演讲。整个过程分成三个部分:

  • 开场白由州长威尔逊先生发言并向众人介绍国务卿蓬佩奥
  • 紧接着是国务卿蓬佩奥发表重要演讲
  • 最后部分是国务卿蓬佩奥演讲完后答记者问

开场白由州长威尔逊先生发言并向众人介绍国务卿蓬佩奥

我非常荣幸欢迎大家来到尼克松的出生地和图书馆, 同时我在这不同寻常的时刻还非常荣幸地向你们介绍一位非凡的美国人。我很高兴的来介绍我们的嘉宾,我不仅欢迎他到尼克松图书馆,还欢迎他回到奥兰治县。是的, 迈克·蓬佩奥先生出生于奥兰治县。

他曾就读于Fountain Valley的Los Amigos高中,在那所中学里他是一名杰出的学生和运动员。实际上,我有充分的权威,作为Lobo篮球队那些辉煌岁月中粉丝中的一员,每当提到“蓬佩奥”这个名字时,人群众就会传来肃然起敬的呼声。

在西点军校,国务卿先生在他们班上是第一名。他获得了最杰出的学员奖。然后,他又获得了工程管理的最高成就奖。他在西德服完现役,正如他所说,在柏林墙倒塌之前他在铁幕边上巡逻。

1988年他以上校军衔退役。然后他去了哈佛法学院,在那里他是《the Law Review》的编辑。 1988年,他回到母亲的家乡堪萨斯州,开始了惊人的成功的商业生涯。他于2011年当选为堪萨斯州众议院议员,并且迅速赢得了人们的敬重,被誉为国防部最勤奋最聪明的成员之一—对不起,众议院情报委员会(House Intelligence Committee)。

2017年,特朗普总统提名他为中央情报局局长。在2018年,他被指任我们的第70任国务卿。

大家不得不承认:那是一份令人印象深刻的简历。可是,令人遗憾的是,因为一件事他没完成,导致这个履历不是100%完美:那就是如果迈克曾经是海军陆战队一员的话。 不过别担心,他已经够完美了。

迈克·蓬佩奥先生深爱着家庭的人。他是一个有信仰,有着最大爱国主义和最高境界原则的人。他在美国国务院最重要的举措之一是成立了天赋(不可剥夺)权利委员会,该委员会的成立是由于一些院士,哲学家和伦理学家根据美国的建国宪法和1948年《世界人权宣言》的原则就人权问题成立的。

他今天在这里是出于非常特殊的原因。尼克松总统墓碑上的墓志铭是他第一次就职演说中的一句话:“历史所能颁赐的最大荣誉就是和平缔造者这个头衔。”理查德·尼克松获得了这一头衔。他之所以获得这一荣誉,不仅是因为他的批评家承认他是一位出色的外交政策战略家,而且更多的是因为他获得了这一荣誉。他曾以国会议员、参议员、总统的身份实践学习,及自那以后经常以普通公民大使的身份了解到,签署文件和宣告工作完成并不能实现和平。相反,他知道和平永远是不断进步。他知道和平都是每代人争取而赢得的。

正是尼克松总统的远见,决心和勇气使中国向美国和西方世界敞开了大门。在他任总统及他余生中,尼克松担任总统一生致力于以尊重美国国家利益为基石,以尊重双方共同利益和义务基础上,与中国建立关系。

今天,我们在美国有义务评价尼克松总统的努力以及他对建立这种关系的希望是否已经实现,或者是否正在受到破坏。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贵宾蓬佩奥国务卿选择尼克松图书馆发表有关中国政策的主旨演讲有如此伟大意义的原因。这个演讲将有重大意义,我向你保证,这是凭借力量和信仰所传达出来的完全清晰的声明,因为它至关重要。

女士们,先生们,现在我无比荣幸地欢迎这个讲台上的听众,我们的贵宾,美利坚合众国国务卿,尊敬而且非常出色的迈克·蓬佩奥先生。

以下是国务卿蓬佩奥的演讲内容

蓬佩奥强调说,川普总统已经采取了新的策略,强调保护美国经济,对抗掠夺性且不公平的中国政策。“里根总统在处理与苏联关系时,基于信任和确认的原则,但当我们谈到‘中共’,已无信任,只剩确认。”

蓬佩奥今天的演讲是紧跟白宫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布莱恩(Robert O’Brien),FBI局长克里斯朵夫・雷(Christopher Wray)和司法部长威廉・巴尔(William Barr),针对美国民众和国际听众,就川普政府如何看待来自中共不断增长的安全威胁,经济威胁和情报威胁而发表一系列演讲中的第四篇。

蓬佩奥停止喊话中共邪恶政权,转而呼吁全球的民主国家应当站起来对抗中共并且解放被奴役的中国人民。“我们当今的使命就是确保我们的自由不被中共侵害,美国因我们的建国根基而决定了必须担负的领袖职责。” 他强调川普政府从2017年以来,一直致力于改变世界对中共本性和目标的认识。“我们无法将这样模式下的中共国看作一个正常的国家。” 在1970年,尼克松历史性地对中国开放,是基于一个希望通过民主和商业繁荣的纽带,让中国参与其中,从而可能产生一个温和的,无威胁的政权。在致力于合作与友好的希望下,由共和党和民主党组建的政府都接纳了温和的中国不断靠近美国。可是今天 ,蓬佩奥说,“我们坐在这里却戴着口罩,眼睁睁看着新冠病毒感染人数的增长,这全是因为中共背弃了对世界的承诺……看看头版头条有关香港和新疆的新闻…看看中国贸易掠夺美国人的工作和打击我们的公司……再看看中国的军队越来越强大和恐吓……”

北京在十几年前承诺了一项特别经济协议,但美国却对中共一直以来的人权践踏视而不见,在人权问题上保持沉默成为西方公司进人中国的入门券。“中国的体制非但没有让其成为有特色的民主国家,反而变成一个不断增强的独裁主义国家。” 中共对国外的自由越来越具有攻击性和充满敌意。蓬佩奥强调美国希望与北京对话,但是这次对话必须是与众不同的。

关于中共和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共常常撒谎,而最大的谎言就是中共绑架了那些被监控压制和惧怕中的14亿人民并代替他们说话。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目的是维护中共政权的绝对统治,维护中共精英人士和一个中国皇帝,绝非为保护人民。

蓬佩奥在他的演讲里,呼吁美国要与中国人民有一个全新的开始,“我们必须吸引并且授权中国人民…多样化,热爱自由的人民必须完全与中共分开,”他说

我所到之处见过很多富有才华的中国女人和中国男人。中共对本国人民和他们的真诚见解的惧怕远胜过对外国威胁的惧怕,他们也最惧怕的事情就是丧失权力。”

“我们绝不能再忽略中国人民,” 蓬佩奥先生说,中国人民很清楚我们永远不可能再回到与中共以前的关系。”

蓬佩奥最后警告说,除非世界改变中共,否则中共将会把它的体系强加给全世界。

蓬佩奥国务卿在尼克松图书馆的演讲,是美国外交史上对华政策转折点的里程碑。它向全世界清楚宣告,美国决心联合世界民主国家,共同彻底击败消灭中共政权并且将来要与可以真正代表中国人民的民主政权合作,开启全新篇章。

最后是国务卿蓬佩奥演讲完后答记者问内容

HEWITT先生:谢谢您,国务卿先生。请坐。我是图书馆总裁休·休伊特(Hugh Hewitt),我刚才听到蓬佩奥国务卿热情地邀请提问。国务卿先生,感谢您今天在尼克松图书馆所作的演讲。

我的第一个问题与1972年总统访问的背景有关。你演讲中提到前苏联是孤立的,但也是很危险的。 1972年,尼克松总统前往中华人民共和国,试图与他们结成利益联盟来抵制前苏联,这取得了成功。俄罗斯现在是否给美国提供了一个机会,可以让他们坚定不移地参加对中国共产党的战斗?

蓬佩奥:我确实认为有机会。机会源于俄罗斯与中国之间的自然关系,我们当然也可以做些事情,在某些地方我们需要与俄罗斯合作。今天或者明天,我们的团队将与俄罗斯一起进行战略对话,期望像里根一样制定下一代军备控制协议。这符合我们的利益,也符合俄罗斯的利益。我们已经邀请中国参加,迄今为止他们拒绝参与,我们希望他们能改变主意。

类似这样的事情–这些军备扩张问题,这些重大战略挑战问题–如果我们与俄罗斯一道努力,我深信我们可以使世界更安全。因此,我认为我们可以与俄罗斯合作,更有可能为美国而且为世界赢得和平的结果。

HEWITT先生:尼克松总统还努力与许多个人建立了很多年的私交关系。这种关系可能也会导致错误,布什总统曾经因误判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而闻名于世,布什后来承认犯了错误。你曾经多次见过习主席,在你看来,根据你与他个人交往的经验,中共总书记是不是一个我们可以在公开透明和诚信基础上打交道的人?

蓬佩奥:我曾经多次与他见面,也陪同总统参加与他的会谈,这些会谈很好,双方坦率地对话。他是自毛泽东以来中国最强大的领导人。他还以多种方式改变中国共产党的组织机构,更加集权,从而赋予他更多职能和更大权力。

但是,我认为应该考虑的就是我今天演讲所说的:要看行动。 因此,如何评估坐在桌子对面的对手–考虑如何才能找到共识并取得进展是很重要,但是最终,不在于某人说了什么或者他们签了什么协议,重要的是他们准备履行而且真正去做他们所承诺的事情? 他们准备履行承诺吗?

我们已经看到这个中国背弃了他们对全世界所作的关于香港的承诺,我们看到了他们的习总书记2015年在玫瑰园向奥巴马总统承诺他不会将南中国海军事化 。你谷歌一下南中国海和军事化;你会看到又一个承诺被破坏。

因此,归根到底,从我的角度来看,观察领导人的实际行动和领导方式比你有机会通过电话与他们交谈或亲自见面时所得到的印象要重要得多。

HEWITT先生:国务卿先生,你今天说的不是对中共的遏制措施。我听得很清楚,我已经阅读了奥布赖恩(O’Brien)大使,雷(Wray)局长,巴尔部长(Barr)的前三场演讲稿,刚刚又非常仔细地听了你的讲话。这绝对不是围堵遏制,而是一个相当全面,彻底,无比客观,又非常坦诚的。在一个不习惯直截了当地谈论敏感话题的世界中,这么坦诚是不是很危险?

蓬佩奥:我的个人经验,以及我所了解的川普总统在其经商生涯中的经验,最好的政策永远是真正开诚布公,明确哪些是你的红线,明确哪些是你的真正利益所在,明确哪些东西你丝毫不感兴趣,而哪些东西可以彼此互相妥协。

我认为真正的危险来自误解和沟通障碍,或者对你所在意的事情没有说实话,因为其他人就会误解,导致利益冲突。我认为,如果一个国家的领导人准备对重要的事情坚守诚信,并准备谈论其国家为确保其利益而准备采取的行动,那么世界就更加安全了。只要你是坦诚的,就可以通过对话协商来降低冲突风险。

所以我並不认为坦诚很危险,我认为恰恰相反。

HEWITT先生:我确信您今天的演讲将被称为“不信任但要核实”演讲-当您不信任但要核实时,前提条件是仍然可能进行核实。达成协议并进行核实的可能性依然存在;对不对?

蓬佩奥:是的,你仍然可以实现。每个国家都必须为与之相关的一定程度的介入核查做好准备。共产主义政权的本质是不允许其国家内部透明的。过去曾经实现过,我们曾经与苏联达成了军备控制协议,并且实现了足以确保我们保护美国利益的核查。我相信我们还可以再次实现。我希望我们可以在某种基础上实现-我的意思是,中国共产党有数百枚核弹头,这是一个地球上不可忽视的力量。在一定程度上,我们可以找到共同的立场和一套共同的认识,一旦世界上有非常糟糕的一天时,可以降低风险,我们应该这样做,这需要达成协议并进行核查。

HEWITT先生:现任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的理查德·哈斯(Richard Haass)大使最近表示-可能是昨天,或者是今天早上说的; 是今天早上我准备这场演讲时看到的–:“蓬佩奥国务卿不是在谈论中国,而是在谈论中国共产党,好像共党和中国是分开的。这意味着敌对交恶,不再可能绥靖外交。美国首席外交官采取这样一种立场,岂不是注定了他的目标是确保绥靖外交失败吗”。那是你的目标吗?

蓬佩奥:啊,天哪。让我很难开始。我还是从这开始吧:说中国人民不是自由思考的人,不是天生理性的人,是对他们极大的侮辱,他们也是按照上帝的形象造的,对吧。他们也具有世界上任何人所具有的全部能力。因此在我看来,无论以什么方式认为我们应该忽视中国人民的声音都是极其错误的做法。中国共产党的确是一党专制统治,因此,我们与中国共产党打交道时只能把它视为中国国家的代表,我们需要与之进行对话。但是在我看来,如果我们忽视中国人民,我们将羞辱自己,也会羞辱中国人民。

HEWITT先生:您刚才提到了奥布赖恩大使的讲话,他非常强调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意识形态,再次听到他那个言谈简直就是返古,马列主义已经从我们的词汇中消失了。美国人民,特别是美国媒体,是否需要重新认识马克思列宁主义者的信仰,因为中共真正相信马列主义?

蓬佩奥:我在媒体上发表评论时总会惹出麻烦。因此,我就只说这么多:对于我们这些经历过、见过和观察过的人来说,今天还有其他马克思列宁主义国家-可以看到他们也相信马列主义,他们对马列主义的理解,一个关键的理解,就是人与人之间应该如何打交道,以及整个社会应该如何互动。今天的中国领导人当然有这样的马列主义信仰。

我们应该承认这一点,并且应该确保我们时时刻刻都不要以为他们不相信马列信仰。这就是奥布赖恩大使的演讲所要表达的意思。他讲的是事实–承认他们相信马列信仰,并认识到我们必须作出恰当的回应,来体现出我们对他们看待世界方式的理解。

HEWITT先生:我们还是不要谈论美国的媒体。现在我想谈一谈中国的媒体。至少可以说,他们在积极发展,眼下他们也正在积极地保护抖音(TikTok)。问一个大问题中的一个小问题:抖音能够被武器化吗? 这是现在所发生的事情中的一个例子吗?总的来说,自从我在这个图书馆第一次见识到中国媒体,中国媒体现在已经比过去30年来任何时候都更具有侵略性。您是否也注意到这个现象?

蓬佩奥:是的,他们极具侵略性。有两个方面,你提到了一个方面。这个方面就是我将其描述为他们的技术媒介。在不具体指名的情况下,我们对这些媒介公司的看法是我们既不支持也不反对;我们需要确保一点,那就是我们要保护属于你个人的信息-你的健康记录,你的面部特征(如果涉及面部识别软件),你的地址。所有这些你在乎的个人信息,你都必须确保中国共产党接触不到,我们有责任确保你使用的系统不让他们得到这些信息。因此,无论是我们对限制华为还是对其他软件公司所做的努力,美国的任务都是为了保护美国人民及其个人信息。

第二个方面就是我称之为中共国政府经营的媒体以及它们的虚假信息。你应该知道-这也是我为美国媒体担忧的原因-这些都是国营的媒体组织,它们每天都会从中共那里得到新闻消息。当美国媒体机构捡起这些新闻故事并将其转发传播时,它们实际上成了中共传媒的传声筒,我们所有人都应该对此保持警惕。

昨天,《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文章,作者的观点与美国人的生活方式截然相反。尽管这篇文章刊登在“观点栏目”中,但《纽约时报》不加任何评论地直接登载转发这篇文章,实际上就是在充当中共国传媒的传声筒。当美国媒体不允许阿肯色州的参议员在同一家媒体上谈论美国和美国自由时,这显然没有任何说服力。

HEWITT先生:您提到许多美国公司-特别提到好莱坞-与中国经济紧密相连。所以我不想谈论软实力;我想谈谈献媚绥靖。我最喜欢的体育人物之一勒布朗·詹姆斯(LeBron James)在涉及中共国时就陷入沉默。在最新的《壮志凌云》(Top Gun)电影中,台湾和日本的补丁饰片都从独行侠的夹克上被去除掉了,他们不会出现在《 壮志凌云 2》中;而他们曾经出现在《 壮志凌云 1》中。你对这些人是没什么好说的,但是你会对每一个用美国视角以认真负责的态度来坦率地对待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人说些什么呢?

蓬佩奥:这正是我们要问的:我们要问的问题是,如果您声称自己关心人权或社会正义或类似这些事情,如果你将这些事情作为企业经营理念的一部分,那么你应该言行一致。如果你在中国经营业务而不谈论或不承认中国共产党在国内某些地区的所作所为-镇压老百姓的行为,你就不可能做到言行一致。每个企业的主管都必须自己做出决定。他们必须为自己做出的决定承担一辈子道义责任。你刚才提到了一些事情。

我只问这样一个问题:如果你经营一家实体企业,而美国政府告诉你,你不能做哪些事,或要你在电影中添加一个特定符号,或在清单上添加一个特定名称,如果我们对你提出这些要求,你会说不行,那是不合适的,这当然是不合适的。在我看来,如果你允许中共以这种方式限制你,那晚上你就很难回家了。

HEWITT先生:国务卿先生,还有两个问题。因为天气炎热,这里的每个人都已经被太阳晒了很长时间了。您是西点军校毕业生,而且正如威尔逊州长所指出的那样,排名第一,所以这个问题对你来说可能很难。我们像昔日的雅典(Athens)一样是一个海军大国,美国是海军强国。而中国就像斯巴达(Sparta)一样是陆地大国。我们现在计划国防经费开支时总是更多地强调海军资源而不是陆军资源,这种资源配置方式是否应该改变?

蓬佩奥:噢,这个问题对于一个陆军家伙来说的确很难。

HEWITT先生:我知道。

蓬佩奥:你这是要杀了我。这样吧,我将把具体细节留给埃斯珀(Esper)部长,但在这我就说我能够说的吧。当川普总统在执政初期制定我们的《国家安全战略》时,我们用一种与过去几十年来根本不同的方式第一次将中共国定位-对此没有党派分歧。

这很重要,因为这是我们所有人的信号,无论是国务院还是国防部,我们都需要重新调整我们的资产布局。所以是的,你已经看到国防部开始行动了。这些都是调整方向的大事情,这些预算是多年期的,需要一段时间。

但是,如果你看看埃斯珀部长和川普总统如何定位我们的军事能力(不仅是战术、作战和战略能力,还包括我们的网络战能力,太空战能力),如果你看看我们如何考虑这一点和在第二年,第三年,第四年和第五年的军费开支,我想你会发现我们的侧重点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

这并不是说我们保护美国免遭恐怖主义袭击的努力就此结束了。我们在这方面还有工作要做。但是我认为,我们面临的这种巨大的大国挑战是我们已经认识到的,并且我们开始确保我们将你的资金(我们拥有的纳税人资源)分配给能实现美国安全的恰当用途。

HEWITT先生:我的最后一个问题与也是来自陆军的前国务卿乔治·马歇尔(George Marshall)有关。他于1947年在你的母校哈佛大学发表演讲,他在讲话中呼吁世界上所有国家认识到世界正处于危机之中,必须选边站。他在那个著名的演讲中作出承诺,如果欧洲国家选择站在美国一边,那么你可以依靠美国。

因此,当你今天发出呼吁时,不仅仅呼吁欧洲,欧洲相对比较容易直言不讳,除了挪威是不太直言不讳的之外,也呼吁台湾、日本和越南以及澳大利亚,和该地区的所有国家,他们是否可以像当年反对苏联的人民可以依靠1947年乔治·马歇尔(George Marshall)的承诺那样依靠美国?

蓬佩奥:毫无疑问,毫无疑问。我唯一要说的是:“选边站”这种语言对我来说确实有意义,但是我认为“选边站”的含义不同于选择美国或选择中国。我认为双方之间的区别-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用衬衫和肤色来代表-是在自由和专制之间的选择,我认为这个选择才是我们要求这些国家要做出的决定。

我有一个好消息。好消息是,美国领导人经常能够经受这种情况的考验。对于你的问题,他们需要知道美国会为他们信守承诺。我看到潮流转向了,仅仅在我们政府执政的三年半中,我就看到其他国家的胆怯程度降低了,变得更加准备挺身捍卫他们的自由和人民的自由。我们不要求他们为美国这样做,我们要求他们为自己的国家和自己的民族这样做-为了自由和独立,并保护人民的权利。

当我们这样做时,我们告诉他们美国将会保护他们。最后我充满信心,只要付出艰辛的努力,这个世界将变成一个基于法制的有规则有秩序的世界。美国人民的自由将得到保障。

HEWITT先生:国务卿先生,谢谢您今天的演讲和问答。

蓬佩奥:谢谢你。

原文链接

以下是全世界关于蓬佩奥演讲的报道:

美国《华尔街日报》:国务部长蓬佩奥敦促中国人换掉共产党
美国《华盛顿时报》:不信任且核查:彭培奥将对付中共的方式等同于苏联
美国《国会山》:蓬佩奥敦促各国向中国共产党施加压力,要求其改变
美国《彭博社 日语》:美国国务部长指责中共暴政,加剧紧张关系
美国《彭博社》:随着紧张升级,蓬佩奥指责威权中共国
美国《福克斯》:蓬佩奥宣告结束对不值得信任只能验证的中共国的盲目接触
美国《纽约时报》:官方把美国与中共关系推向不归之路
美国《美国之音英文网》:蓬佩奥说与中共国的长期接触策略不再凑效
美国《美国国务部官网》:中共国和自由世界的未来
美国《雅虎 日语》:美国蓬佩奥号召中国人换掉中共
丹麦《贝林时报》:前丹麦首相和北约秘书长:“我们应该建立全球民主政体联盟”
加拿大 法语《45eNord》:蓬佩奥呼吁 “战胜 “中国的 “新暴政”
加拿大 法语《La Presse (魁北克省法语报纸)》:蓬佩奥指责世卫组织负责人谭德赛被中国收买
加拿大 法语《Le Soleil (魁北克市法语报纸)》:COVID-19:蓬佩奥直指这个中国实验室
加拿大 法语《蒙特利尔日报》:中美关系:前所未有的危机
加拿大 法语《魁北克日报》:蓬佩奥呼吁 “自由世界””战胜 “中国的 “新暴政”。
加拿大《CBC》:蓬佩奥呼吁组建反中共的新民主联盟
奥地利《ORF 德语》:中共国关闭美国成都领事馆
奥地利《Salzburger Nachrichten 德语》:中共国关闭美国成都领事馆
奥地利《Wiener Zeitung》:蓬佩奥指责中国暴政
希腊《iefimerida 希腊语》:中共是时代的最大威胁
希腊《news beast 希腊语》:蓬佩奥说中共是我们时代的最大威胁
希腊《Sputnik Greece 希腊语》:中共国将关闭美国成都领事馆
德国《Handelsblatt 德语》:美国国务部长蓬佩奥呼吁击垮中共
德国《ZEIT 德语》:美中冲突:美国指责中共国暴政
德国《德国之声 德语》:蓬佩奥又指责中共
德国《德国之声》:蓬佩奥再次粗鲁对待中国
意大利《Il Fatto 意大利语》:蓬佩奥号召自由世界战胜中共国暴政
意大利《Il Secolo XIX 意大利语》:美国蓬佩奥请中国人改变中共的指导
日本《东京新闻》:美国务卿批评往届政府对华政策 强调促进民主“遏制政策”根本转变
日本《产经新闻》:【黑濑悦成的专栏】美国政府期共产中国体制变革
日本《日本经济新闻》:美剑指中共 施压修正强权路线
日本《日本经济新闻》:美国务卿痛批中国 称“构筑对抗新型同盟”
日本《朝日新闻》:蓬佩奥:美国历代对华政策都是“失败的”
法国《BFM 法语》:华盛顿正在重燃与中国的冷战,称其为 “新暴政”。
法国《France24》:蓬佩奥呼吁所有国家促成怪物中共国的变化
法国《Le Monde (世界报,晚间法国日报类)》:蓬佩奥说,中国驻休斯敦领事馆是“间谍活动的枢纽”
法国《法广中文网》:美国区分中共与中国人民 中南海急于解套
法语网《News 24》:在尼克松图书馆,蓬佩奥宣称西方与中国的接触是失败的… …
泰国《曼谷邮报》:蓬佩奥号召自由世界战胜中共国暴政
澳大利亚《新闻网》:美国国务部长号召自由世界联合起来反对中共国
瑞士 法语《瑞士日报》:最佳的两极世界
瑞士《Le Temps (瑞士日报)》:华盛顿批评中国的“新暴政”,为了报复,北京关闭了美国领事馆
留尼汪岛《Chine-magazine.com》:华盛顿谴责中国的 “新暴政”
英国《卫报》:麦克蓬佩奥说要么自由世界改变中共国,要么中共改变自由世界
英国《天空新闻》:在访问伦敦时彭佩奥谴责中共无耻
英国《金融时报》:蓬佩奥呼吁结束对中共国的盲目接触
西班牙《Efe》:彭培奥呼吁世界敦促中国共产党进行改变
西班牙《El país》:美国发动对抗中国:自由世界必须战胜这一新的暴政
西班牙《Notimerica》:彭培奥称:中国是新暴政国家,必须进行改变
阿根廷《Laarena》:变化
非洲 法语《VOA 非洲》:迈克-蓬佩奥主张对中国 “不信任和核查”

翻译报道:阿丽塔Alita,下里巴人,匿名战友
校对整理:人间四月,瑞安平,晴天小蚂蚁

3+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9 月 之前

0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消灭共产党

0

热门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7月 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