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总统新闻发布会(2020.07.21)(摘要)

新闻简述:川普总统于2020年7月21日举行新闻发布会,申明最近“太阳带”的那些州的确诊病例在激增,主要出现在18至35岁之间,其中许多人是无症状感染者。政府正在努力控制那些州病毒的爆发。疫苗方面,本月有两种候选疫苗研发进入临床试验的最后阶段。与此同时,川普的团队还在与国会山昼夜工作,以推进下一轮经济援助计划。川普总统向美国人民保证政府将会给予工人,学校和家庭强有力的保护。

新闻发布会摘要

川普总统:好的,非常感谢,下午好。 今天,我想提供一些我们在应对中(共)国病毒方面的最新情况,以及我的政府正在采取哪些行动来控制在“太阳带”那些州的病毒爆发。 它似乎主要集中在南部及西南部的那些“太阳带”的州,但可能传播。

我的团队还在与国会山昼夜工作,以推进下一轮经济援助计划。 我们正在为此非常努力,也取得很多的进展。 我也知道双方都希望完成这项工作。 我们将其称为“第四阶段”。 我认为我们要完成它。 我们将对我们的工人,学校和家庭给予强有力的保护。

作为美国大家庭里的一分子,我们哀悼每一个失去的宝贵的生命。 我郑重向他们保证我们将开发一种疫苗并将击败该病毒。 我们在疫苗开发及治疗方面做得很好。我更要感谢我们勇敢的医生,护士和一线工作者。 他们所做的工作令人难以置信,他们非常的勇敢。

我的政府将不遗余力地挽救生命并保护弱势群体,这一点非常重要。 我们已经学到了很多关于这种疾病的知识。 我们知道弱势群体是谁,我们将切实地保护他们。

再说一次,疫苗即将问世,它们的到来比人们想象的要快得多,要快好几年。 如果你比较新旧系统,我想要快好几年。

中(共)国病毒是一种恶性的危险的疾病,但是我们已经了解到很多有关它的知识以及它的易感对象。 我们正在制定一项非常强大的战略。 在我们推进的过程中,我们已经完善了它们。 我们国家的某些地区表现得很好;而其它一些地区还差强人意。 不幸的是,有些地区在好转之前会经历一个更糟糕的过程,就此我不愿多谈,但这就是事实,就是我们的现状。 如果你放眼世界,全世界都是如此,这是(应对病毒所必然要经历)的一种趋势。

州长们都在非常非常努力地工作,我们100%地支持他们。凡是他们需要的,他们都能有求必应。 而且我们会尽量满足他们。 我们有大量的供应和良好的供应链,无论是呼吸器还是防护服,或几乎任何他们需要的东西。 因此,与我们从上届政府那里接过来的空空的储备库相比,你能看到这之间很大的差异。

死于中(共)国病毒者的年龄中值为78岁。 在所有死亡中,大约有一半是在疗养院或长期接受护理的个人。 在一项研究中,住院的患者中有90%患有基础疾病,无论是心脏病或糖尿病,通常是某种疾病,通常是这类人。若如此,那就会是一个问题,这毫无疑问。

年轻人的症状通常可能会比较轻,甚至没有症状。 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生病了。 他们不会知道自己被病毒感染了。他们甚至毫无感觉。

美国的年轻人将会做出对自己和对社会负责任的行为。我们将要求所有人,当你无法保持社交距离时,就要戴口罩,戴口罩。 无论你是否喜欢带口罩,它们有助于防护,会对防护有效。 我们要用一切可能的手段来做好防护工作。

数据显示儿童的死亡风险最低。 所有死于病毒的99.96%是成年人,由此你可以看到,儿童和年轻人所占的比例要远远低于1%。

通过了解这些风险状况并学习如何治疗该疾病,我们已经成功地大大地降低了美国的死亡率。 实际上,我们将向你展示一个图表,以显示和世界其它地区相比,我们所取得的成绩。 我们已经有几种可以显著降低疾病严重程度和缩短患病时间的治疗方法,包括瑞德西韦(Remdesivir),这款药已经非常成功,并且是广泛使用的类固醇的治疗方法。 而且,我们正在不断出现更多新的(研究)成果。

我们在每个阶段都学到了治疗该病毒的最佳做法,并与医疗服务系统的提供者以及全世界分享了这些发现。 我们与其它国家的合作非常紧密,我们正在共同努力,这包括确保所有医院都能认识到在使用氧气治疗时采取的不同方法的优势,其中包括采用高流量氧气的治疗法,以及对用呼吸机的患者同时使用类固醇治疗方法的重要性。

当使用呼吸机方面,我们也已经学到了很多相关的使用方法。 在一开始,人们从未有过像这样的经历,短期内我们需要如此多的呼吸机,而且使用率如此之高。 然而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我们的医生、护士和助手们在如此短的时间里便已精通呼吸机的各种使用方式,要知道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程序。

由于瑞德西韦在住院初期效果最好,因此应根据新的病患入院情况将其分配给医院。 这是他们正在着手的事情。 他们早就在使用它了。 自4月中旬以来,全国死亡人数已下降75%, 这是一个很好的数字。

正如你现在看到的,在某些重灾区,随着病例和死亡人数的增加,我们也加大了对他们的医护人员、物资及治疗药物的支援。一切都有条不紊地快速地进行着。

美国的病例死亡率在持续下降,低于欧盟和几乎世界其它任何地方。 可是如果你去看美国电视,你可能会以为美国是唯一受到中(共)国病毒攻击并受深受其害的国家。 但其实,整个世界对此苦难无一幸免。 实际情况是,许多国家遭受的痛苦远非我们可以想象,而且他们一直在遭受着这种病毒的折磨,毫无喘息之机。

我们已经比大多数国家都做得更好。死亡率比大多数国家低,对此我们可以进行讨论,我们一直在与他们合作,我们正在帮助许多国家,只是很多人不知道而已。我收到的寻求帮助的电话从未间断,尤其是与呼吸机相关的。 他们需要我们帮忙提供呼吸机; 他们急需呼吸机,急缺呼吸机。我们现在每月要生产成千上万台呼吸机,成千上万台啊,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我们会在所取得的成绩上再接再厉,情况会越来越好。在我的身后展示有关的图表,上面将会显示不同的统计数据和不同成功率的数据,我想你可能会说,我们可以做得更好。不过你会看到这些图表,它们会被随时更新。

4月份,对该病毒测试呈阳性的个体的平均年龄超过50岁。今天,这个平均年龄明显年轻了许多。需要住院治疗的时间长度几乎是四月份的一半,因此住院人数大概为四月的一半。 需要住院的病例数降低了。 住院患者的死亡率几乎是四月份的一半。

我们学到了很多。我们已经学到了很多关于这种疾病的知识,以及如何应对它。医生们不仅从呼吸机的使用中学到了很多,而且在很多其它方面也学到了很多。各种治疗方法都在取得进展,例如瑞德西韦和其它成分,类固醇等。

但是,如果没有我们持续不断的关注,这种趋势可能会改变。这正是我们所做的,我们不懈地关注着,从一开始就是这样,而且从中我们也学到了很多。

如你所知,在最近几周,我们看到南部许多地区的病例呈上升趋势,诸如南部,西南部和西部地区。确诊病例的增加首先在6月中旬开始出现,主要出现在18至35岁之间,其中许多人是无症状感染者。

我们还面临着整个西半球其它地区确诊数激增的挑战,包括墨西哥。墨西哥受到的感染非常非常的严重。总所周知,就在两周前,墨国总统,一位真正的绅士,来到这里(签署了美墨加协议)。 他们的国家遭到了重创。

在过去的两个月内,我们的检测能力提高了近四倍,我们成功地发现了更多的无症状和轻度症状的病例。有些病症如此轻微,以至于你甚至都不用对他们进行治疗。有些儿童患者,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生病了。 而且我猜他们病得也不重,因为他们几乎立即康复了。

美国的人均测试量比欧洲多50%,而我们迄今完成的测试量是西半球所有国家的总和的约三倍。我们的测试将超过5000万次。这使我们能够隔离那些被感染的人,甚至包括无症状感染者。因此,我们对病情的发展以及何时会出现了如指掌。

我们也在努力缩短测试结果的等待时间。我的政府一直在积极回应阳光地带的那些州确诊数增加的状况,我们继续与各州州长保持密切合作,而在目前,特别是“太阳带”那些州的州长。

我们正在与医院和州长紧密协调。在过去的三个星期中,我已派遣高级官员进入九个州与州长会面,并向这些州不同领域的领导人提供建议,包括医院管理人员等。

我的政府有求必应,及至现在,我们甚至帮助各州州长,满足这些州的人们对设备和其它东西的需求。目前还没有州长向我们要求任何东西,但我们会一直有求必应,因为,坦率地说,我们库存充足,随时可以派发到任何需要它们的地方。

我们在德克萨斯州,加利福尼亚州,佛罗里达州和亚利桑那州拥有近7,000名国民警卫队和军事医务人员,他们对我们鼎力相助。 我向他们表示衷心的感谢,他们太棒了。

我们正在密切关注这些州的医院容量。 这些医院正在恢复对择期手术和其它的一些治疗工作的安排。 是的,他们正在恢复择期手术的安排。

我们希望美国人得到他们需要的医疗。与我们交谈的所有州长都说他们有足够的床位。 太好了。 我们最初对全社会的关闭是为了防止医院门诊病人过度饱和,并让我们有足够的能力应对因这次的全球性大流行所产生的各种需求,包括呼吸机。

但如此的永久关闭绝不是一个选项。就我们目前正在做的事情而言,这将是完全不可持续的,会导致破坏性的经济倒退,并导致灾难性的公共卫生后果。 关闭是会产生后果的。

通过最初的关闭,我们挽救了大约数百万的生命,但现在我们对这种疾病有足够的警觉了。 我们对这种疾病已有了很大程度的了解。 或许没人会完全了解它,但是我们最终会治愈它,我们最终会得到治疗的方法,我们最终会研制出疫苗,我们会成功做到这三点。

我们要求美国人戴上口罩,保持社交距离,并采取严格的卫生措施,尽量多洗手,同时保护高危人群。 我们恳请美国的年轻人少去拥挤的酒吧和其它拥挤的室内聚会。做到安全和拥有智慧。

我们正在快速地提高检测能力,以发现和及时地隔离患者。 其中包括新批准的用于南部地区养老院的测试系统。 我们对养老院非常非常警觉,因为你知道我们遇到了这么多人的各种问题,可悲的是,他们被感染了,因此所有员工和居民都要接受常规的检查和隔离,以确保我们的老年人得到比其他任何人更好的保护。 那真的是高危人群,高危的好人。

一旦当前这种病例激增的情况缓解了,相同的测试系统将使人们在进行测试后可以拜访亲人,这与之前是一个很大的不同。 最终,我们的目标不仅是抑制大流行,而且是结束大流行。 我们希望尽快地摆脱它。 这就是为什么获得疫苗仍然是重中之重的原因。

本月有两种候选疫苗研发进入临床试验的最后阶段。 我们如此短的时间内所取得的这项成绩是创纪录的。就我们现在所处的境况,若是之前则需要好几年时间才能进入疫苗研发的这个阶段。 其它四种疫苗将在接下来的几周内进入最后的试验,我们正在批量生产所有排名前列的疫苗,以便第一批获得批准的疫苗能立即投入使用。

就后勤而言,我们的军队已经准备就绪。 我们有伟大的人民 — 后勤、军事人员。 一位出色的将军正在等待疫苗,以便他们可以在极快的时间内分发疫苗。 那就是即将发生的事情。 因此,我们的军队已准备就绪。 我们将提供所需的疫苗、治疗剂及一切所需的,并一劳永逸地战胜病毒。

接下来是提问环节。

我要说的是:我要感谢所有的工作人员,白宫的工作人员,我们与之密切合作的所有医生。很多振奋人心的事正在发生。 这是一种令人讨厌的可怕疾病,本不该从中(共)国蔓延出来的,但事实却是如此。 它传染了世界,世界正在遭受苦难。 但是我们会妥善地处理好它,并且会为许多其它国家提供帮助。

问:总统先生,首先,我想就下面的事情与您确认一下。 您的新闻秘书今天说,您有时一天需要接受多次的病毒检测。 这是为什么? 多少次?

答:哦,应该不超过一次。 就平均而言,我大概每两天或三天接受一次检测。 我还没有过一天接受两次检测,但可以预见这种情况也可能发生。

问:在国会山,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都表示,他们希望看到更多的钱用于检测。 他们想向各州拨发数十亿美元,以便他们可以进行更多的检查。 您可能看到米克·穆尔瓦尼(Mick Mulvaney)前几天说他的孩子们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才得到检测结果。 他说,鉴于我们正处于大流行中,这“简直不可原谅”。 您认为我们国家现在在病毒检测方面是否有问题? 您是否赞成拨更多的钱用于检测?

答: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完成了比任何人都更多的检测。 一些检测,因为测试量巨大,需要更长的时间。其它的检测,如你所知,非常的快。 他们只需5分钟或15分钟的。 坦率地说,这些是我更喜欢的。

但是我们正在做大量的检测,而得到检测结果的时间也在缩短。 举个例子,目前我们正在生产成千上万的检测盒,5分钟的和15分钟的检测盒。 如此一来,我们将能够降低所需检测的数量。

这些数字在其它地方相似。他们也在做大量的检查,让人无法想象的数字。 但是这些数字将会下降。 我同意。 我认为,如果我们能够做到这一点是一件好事。

问:您是否赞成拨更多的钱用于检测?如果共和党想要 —

答:他们今晚和明天将向我做一个报告。 再一次,在检测数量上我们领先于世界。 我知道的检测数量第二多的国家为1200万。 而我们将进行超过5000万次的检测。 第二多的国家是印度,检测数量1200万。 随之其后的是700万,600万和400万。 我认为我们正在做大量的检测。 但是,如果医生和专业人员认为,即使我们现在的检测数量之高已经让人无法想象了,而他们想做更多的事情,我也不反对。

问:今天,医生们为什么不和你在一起? Fauci博士,Birx博士在哪里?

答:Birx博士就在外面。

下一位。

问:谢谢总统先生。 如果可以的话,我有两个问题。 问题一,我只是想知道,您是否希望美国人民针对您到目前为止对大流行的处理方式,在11月的大选中来决定是否投票给您?

答: 我想美国人民不仅会以此为依据,他们还会以我已创造的和正在创造的经济来做出投票选择。 如你所知,我们正在创造就业纪录。 我认为明年将会是非常强劲的一年。 我认为我们将会有一个强劲的第三季度,一个非常好的第四季度。 但我认为明年将是创纪录的一年,我认为他们将会以此为依据来选择是否投票给我。

我认为他们还会看我在减税和削减冗规方面做出的事,在那些方面,我们已经做到的,还没有人能够做到。

在重建军队方面,在如何处理退伍军人方面:针对退伍军人,我们通过了“退伍军人选择法“(Veterans Choice act)。 没有人认为这是可能的。 已经几十年了, 他们一直在尝试通过”退伍军人选择法“。 之所以说“选择”,是指他们可以自己去看医生,而不用担心需要花两周或五周或两天的时间等待就医。 坦白说,那真是太好了。 退伍军人责任制,我认为他们会以此来决定是否投票给我。 他们会根据我们所做的所有事情来决定是否投票给我。

我可以肯定地说,这是从未有过的挑战。 在三年半的时间里,在头三年半的时间里,在担任总统的头几年,我认为没有任何一个政府,任何一个总统能成就我们所成就的事情,从能源到健康再到其它许多方面。

然后这场瘟疫来了,我称之为“瘟疫”。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本不该发生的, 没有被制止。 它闯了进来。我们必须关闭社会才能挽救数百万生命。 我们那样做了,现在是该重启的时候了。 而且我认为我们的重启过程很成功。

下一位。

问: 谢谢总统先生。 您几个月来一直在说这个病毒会消失,而现在,您在说它在变得更好之前可能会变得更糟。 如果情况继续恶化,如果美国人继续死亡,您是否应对他们负责?

答:病毒会消失,它会消失的。 我觉得,你知道的,看看我们所经历的,州长们一直在与我合作。 我和州长们一起工作,我们携手合作。 我认为我们都有责任。 我将我们视为一个团队。 我和州长们的关系很好,非常非常好的关系。

我可以说我完全负责。 但是,你知道的,当我们发现病毒侵入美国的那一天,我关闭了边界,做了很多非常好的事情。 事实上,Fauci博士也说,因为我关闭边境,我们挽救了成千上万人的生命。 而当时没有人愿意这样做。 我要这样做。 我们对中国关闭了边境,禁止了来自中国的航班, 中国是疫病感染的重灾区,我们不让来自那里的人入境。

此后不久,我禁止了来自欧洲的人入境。 这些都是巨大的举动。 如果仅是一人,那样做确是太过分了。 但我们现在面对的是,大概14万死亡人数; 如果当时没有那样做话,这个数字可能会翻倍,三倍或四倍。

所以我们做了很多正确的事情。 我们做了很多正确的事情,包括使用的设备。 遗憾的是疫情发生了。 这本不该发生的。 中(共)国本该制止它发生的。

下一位。

问:谢谢您,川普总统。 如果可以的话,我有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我们在白宫有一个非常快速的检测系统。

答:是的

问:这很好,您可以享有很快速的检测。您是否认为,如果我们可以为人们生产更多这样的设备,我们重启经济会更容易?

答:我们正在为此努力。 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 我们正在为此做出很多努力。 与其让你把检测送进去,你知道的,如果通过邮件,发需要一天,收需要一天,无论他们如何发送。 一天加一天,已经浪费了两天。 加上检测的时间,到你知道结果的时候就需要三到四天了,那还是在他们有效率的情况下。 我们正在努力尝试进行现场检测。 我非常喜欢这样的做法。

问:我有第二个后续问题; 话题有些不同,但却是很多人都在谈论的话题。 吉斯莱恩·麦克斯韦(Ghislaine Maxwell)已经入狱,所以很多人想知道她是否会招供有权势的人物。 我知道您过去曾经谈论过安德鲁王子(Prince Andrew),并且批评过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的行为。 我想知道,您觉得她是否会举报有权势的人物? 您认为此案将会如何发展?

答:我不知道。 我对此没有关注太多。 坦白地说,我只是祝她好。 这些年我与她时有往来,尤其是从我住在棕榈滩之后,我猜他们就住在棕榈滩。 但不管结果如何,我希望她一切都好。 我不知道安德鲁王子的情况。 我不知道,也未关心。

下一位。

问:在失业保险上,您打算在$ 600以下削减到多少? 您说经济正在强劲反弹,那么为什么我们还需要削减失业保险呢?

答:是的,经济正在强劲复苏,我认为我们有机会回到一个非常强劲的经济,尤其是在我刚才谈到的一些事情开始有成效的时候。

我们想让人们回到工作岗位,也希望他们想要重新工作,而不是让他们不工作也可以拿到比工作更多的钱。 那样的话雇主也会很难重新雇佣他们,(因为他们会要求更多的薪水)。

那是之前做的一个决定。 我反对最初的决定,但他们做了。 它依然行之有效,因为它给人们雪中送炭了,确实是雪中送炭了。 现在我们将再次纾困。 他们正在考虑金额的70%。 总金额是相同的,但是初始金额要少一些,这样人们就愿意重回工作,而不是在家就能坐领比他们工作能赚的钱还多的纾困金。

但是我们对他们是很慷慨的。 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方案。 你看,整件事都是成功的。 我的意思是,我们正处于病毒大流行中,但我们正在创造的大量就业机会,没人能想到的这是可能的,对吧?

下一位。

问:总统先生,非常感谢。 昨天,您说戴口罩是爱国主义行为。 如果是这样,您为什么口罩不戴得更频繁些?

答:我有。 实际上,我会在需要的时候都会戴。 我的意思是,我会随身携带口罩,前几天我去了Walter Reed医院。 我在那儿有口罩,并随身携带。而且我很乐意使用口罩。 戴口罩没问题。 我已经说过了。

我说:如果可以的话,请使用口罩。在你可以的时候,请使用口罩。 如果你们彼此靠得很近,或者你在一个小组中,我会戴上口罩。 当我在一个小组中时,如果我在电梯中并且周围还有其他人跟着我,包括保安人员,那不是他们的错。 他们必须在电梯里。 我也想保护他们。 我会戴上口罩。

我对戴口罩没问题。我是这样看待这件事的,任何可能帮助防护的措施,且肯定可以帮助防护的措施,都是好的。 我没有问题。 我随身携带。我佩戴。 你不止一次看到我戴口罩了,我会继续的。下一位。

问:谢谢您,总统先生。我可以很快地再接着问您一个问题吗?

答: 请问。

问:您的言行好像有些不一致?昨天,您在推特上发布了一张戴着口罩的图片。 然而,昨天晚上,我们看到您在酒店并没有戴口罩。

答:有吗? 在酒店,我与其他人有足够的社交距离,但我要说的是:我已经很好地解释过了。 如果无法保持社交距离,我会戴上口罩,或者,就像在这里一样,你们都已经检测过了; 我也检测过了。 通常,我会和经过彻底检测的人在一起。 我已经检测过了。 从理论上讲,这种情况下你不需要戴口罩。 我已经习惯于戴口罩了,原因是爱国主义。 也许是。 它有助于,有助于防护。

不久前,有些专家曾说过戴口罩未必有帮助。 你知道的。 但是现在他们改变主意了。他们改变主意了。如果他们能够改变想法,对我来说也同样。 所以我会在适当的时候戴口罩。下一位。

问:谢谢总统先生。 谢谢您,先生。许多美国人可能会对您在所有这些方面的转变感到惊讶,或许是一种更现实的转变,有些人会这样看的。您突然开始支持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 ……

答:其实,我一直同意那些防护措施,我的意思是,我从未反对其中任何一项。毋庸置疑的,保持社交距离是常识。

答:六英尺的社交距离,对我来说是常识,或许距离可以再大些。

问:考虑到美国的情况在好转之前可能会经历一个更糟的过程,并且意识到这种确诊病例的确有可能反弹激增,而您之前却常常把它说成是扑灭一些这儿那儿的小“火”(而不是病例激增反弹的可能)。 对此,您有何回应吗?

答:这些小“火”依然存在。 或者说,我们有余烬,也有火,而且我们有大火。 不幸的是,现在佛罗里达(Florida)州处于一个有点艰难或者说很艰难的境地。但那儿有一位伟大的州长。 在德克萨斯(Texas)州有一位伟大的州长。 他们拥有非常非常专业的人员,我认为他们会把情况处理好的。

他们的医院容量正在耗尽,但德克萨斯州是一个大州,运转得很好,佛罗里达州也是如此,我认为他们会处理得很好的。

问:我想问您一些您已经提过的有关疫苗的问题。 昨天,一家中国公司的一项研究表明,在其新冠病毒的候选疫苗的研发中取得了一些有希望的结果。 如果中国率先研发了这种疫苗,或者即使不是第一,您的政府是否愿意与中国合作,允许在美国使用成功的中国疫苗?

答:是的,我们愿意与任何能够为我们带来良好结果的人一起合作。 我们离疫苗的成功研发很近了。 我认为我们将会取得一些非常好的结果。 我们已经在测试中; 没有人曾认为这是可能的。 在旧的系统下,你甚至可能需要一年到两年的时间才能进入测试阶段。

因此,我认为我们有了很多进展,我们进行测试的原因是他们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因此,现在我们在对疫苗的安全性进行测试,因为必须确保疫苗是安全的。 而且我认为你将在很短的一段时间内,或许是很短的时间内,看到更多的进展,关于非常好的疗法和疫苗的进展。

因此,我们将经常召开发布会,让你们及时知道关于疫苗的消息,我们还将讨论一些其它的主题,例如我们的经济状况,经济运转得很好。 股市经历了美好的一天。 我认为他们会有很好的一天,因为他们看到了很多积极的事情正在发生。

非常感谢。

阅读白宫英文全文

翻译:【石头】【倚天剑】校对:【奔腾的长江】

战友之家玫瑰园小队出品

5+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9 月 之前

0

热门文章

Isaiah4031

“but those who hope in the Lord will renew their strength. They will soar on wings like eagles; they will run and not grow weary, they will walk and not be faint” 【Isaiah 40:31】 7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