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国社会教育乱象根源分析(二):家庭中爱的缺失是专制文化祸害的结果

作者: 喜马拉雅联盟加拿大农场 沙鸥

校对:熊妈妈

摘要:一个人欲望、需求长期得不到理解、尊重,情绪没有被接纳,产生的结果就是不能认识和表达自己的需要、情绪,进而失去自我。他也无法理解、尊重他人的情绪以及隐藏在情绪后面的欲望、需求,无法与他人进行有效的沟通交流,不能接纳、认可、尊重、同情、欣赏、支持他人。以自我为中心,单向思维,简单粗暴、强制暴力。这些方式通过代际遗传,几乎成为集体意识:“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成器”、“棍棒底下出孝子”等等,从而酿成家庭教育中种种“爱”的悲剧。

无论怎么定义“爱”,基于血缘关系,父母对于子女的爱,应该是确定无疑的。但在中共国社会,这种爱在很大程度上是变质的,“无条件的爱”是“非常珍贵的东西”,大多数人“都还在承受着‘有条件’的爱,‘有保质期’的爱,甚至‘带有欺骗’的爱”。①其实,生活中带有暴力的爱也是屡见不鲜。父母由爱生恨,虐待孩子,棒杀子女的事件时有发生。 

家庭中爱的变异,首先有深层的历史文化根源。

家庭是社会中的最小单位,两千多年专制思想在家庭中的具体表现和要求就是“愚孝“文化。在这种文化里,子女被视作父母的私有财产,孩子附属父母,父母对孩子的一切予取予夺。父母的地位、权威不容冒犯。子女从小被教育要乖,要听话,要孝顺(服从)父母。因为孩子不是作为独立的个体看待,他不会受到尊重。尊重是爱的基础,没有尊重就没有真正意义的爱。父母对子女的爱其实是对自己的爱,孩子只是被父母视为实现自身价值,光宗耀祖的工具。

此外,在农耕社会,家庭承担养老的功能,养儿防老,在一定程度上,爱子女只是一种经济投资和交易。这样的爱是有条件的爱,也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爱。

因为孩子只是工具,而不是目的,爱本来的内容——关注、理解、支持、奉献,最终表现成了喜欢、控制和交易。从婴儿时期开始,父母在“爱”的过程中,关注的就不是孩子的欲望、需求和个性,而是自己的目的、知识、经验,并以此作为对孩子的要求和评判标准。孩子不吃饭是不乖,尿床是不听话,哭是闹事,不守规矩是坏。这些问题,在很多家庭中都是以暴力,或软暴力的方式来解决,至于孩子自身的身体、心理需求,孩子个性、价值和尊严,则被忽略无视。

一个人的欲望、需求长期没有得到理解和尊重,情绪没有被接纳,产生的结果就是不能认识和表达自己的需要、情绪,进而失去自我。他也无法理解、尊重他人的情绪以及隐藏在情绪后面的欲望、需求,无法与他人进行有效的沟通交流,不能接纳、认可、尊重、同情、欣赏、支持他人。一句话,长期没有得到过真正爱的孩子,就像长期从未感受过自由的鹰失去展翅飞翔的能力一样,会失去爱的能力,无法去爱他人,成为情感巨婴。

失去自我的表现或者是自卑,或者是暴虐。自卑就会取悦、讨好强者,通过他人的认可、肯定来获取自我。“我们活着是为了证明自己比别人好,为了别人对我的评价。”“我们的存在是通过与别人的比较或者别人对你的评价来证明的。而一旦我们陷入了这样的思维,我们的存在就没有了任何意义。因为没有了别人,我们也就不存在了。”②暴虐就会凌辱、践踏弱者,通过心理补偿来实现自我。“这种通过竞争,比较,分级感知自我价值是短暂而不可依靠的。”无论自卑还是暴虐,都是“放弃了自己内心中真正的喜悦和幸福”③,对社会而言,都不是健康型人格。

孩子总是复制自己被对待的方式,家庭中父母的行为方式就是他习得的交际方式:以自我为中心,单向思维,简单粗暴、强制暴力。这些方式通过代际遗传,几乎成为集体意识:“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成器”、“棍棒底下出孝子”等等,从而酿成家庭教育中种种“爱”的悲剧。

所以,就家庭范围而言,爱的缺失,是几千年的历史文化问题,由来已久。直到晚清和民国,西方平等、自由、民主价值观在中国传播,启发了许多先进、开明的知识分子和社会精英。他们努力倡导、践行西方的价值观念,在家庭中和子女建立平等关系,尊重子女意志,培养出众多人格健全、能力突出、道德优秀的子女,爱的教育在社会开始形成气候,才有民国时期大师辈出、人文荟萃的气象。

中共国建政七十年,不仅将民国播下的平等、自由、独立的薪火消灭殆尽,还视如仇雠,在书籍、网络中将这些词汇作为敏感词加以过滤、删除,意图使人民对平等自由价值观失忆,成为族群意识、认识的盲点。八九六四之后,中共更是大力鼓吹、复辟国学,从思想上奴化人民。虽然现代科学文明特别是互联网的发展,也会传播一些西方先进的教育理念,引起一些教育工作者和家长的思考和实践。但极权制度下,人身依附关系日益强化,没有独立人格,没有平等地位,人际关系也就没有尊重,没有爱。这样的社会大环境必然影响家庭生活的氛围,家长即使有心培养孩子、发展孩子的自主能力,也会担心孩子成年后,难以适应社会。“你不管教孩子,自然会有人替你管教。”这样面目狰狞的恐吓说教充斥网络。从表面上看,缪可馨事件就是父母鼓励孩子独立思考、表达个性不被社会所容的结果。这一悲剧令众多家长对开明的家庭教育感到后怕。

这样,在中共伪政权的经济、政治压迫下,在愚民教育和奴化思想的摧残下,中共国家庭教育中爱的缺失问题近年不但没有得到改善,反而出现进一步恶化的趋势。心里咨询师武志红先生提出的“父母皆祸害”说法得到广泛认同,也说明了家庭中爱的缺失、变异问题的普遍和严重。

解决中国家庭教育中爱的缺失问题,有赖于新中共国联邦建立法治、公平、公正的社会环境,在全社会倡导平等、自由、独立的现代文明观念,健全法制,切实保障青少年利益不被伤害。除此以外,也应该看到,爱是一种能力,能力是习得的,光有爱的意愿、知识不够,还需要反复的练习实践,才能习得爱的能力。

①心语堂第三期“我的许愿灯”战友宣讲稿

②同上

③同上

1+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9 月 之前

谢谢

0
Justice(来自喜马拉雅)

上天保佑文贵先生!天灭中共!铲除中共的毒!

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