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冷战”能热到什么程度?

新闻来源:《Yahoo news》

作者:Shaun TANDON

发布时:07/17/2020

翻译: Cathy r;

简评:Cathy r InAHurry

校对:Linda Black

审核: InAHurry

Page:刀削面面

简评:

美中关系的日益恶化引出了“美中进入新冷战时期”的讨论。本文收集了几个美国学者对新冷战论的看法。非常可惜的是,这些“学者”的说法颇有为中共洗地之嫌:哈佛大学国际事务教授史蒂芬·沃尔特表示,美中之战,与当年的美苏冷战有相似之处,但远不如美苏冷战那么危险,因为美中之间还有很紧密的经济联系;乔治敦大学助理教授、美国企业研究所常驻学者奥里亚纳·斯凯拉尔·马斯特罗更是全盘否定了新冷战之说,并且她认为提“冷战”这个词是非常危险的,因为中共国对于美国来说不是一个意识形态威胁。同时她指出,美中对抗可能最终会走向热战,因为中共错误地把美国看作是一个正在走下坡路的,想找正在崛起的中共国的麻烦昔日世界第一强国。因此,只要中共国表现出一定程度的让步,美中冲突便可以避免;最为可笑的观点来自美国国务院负责东亚事务的高级官员戴维·斯蒂威尔(David Stilwell),他表示,自己在10年前到中共国以后就有了顿悟,即中共是值得美国与其合作的。

仅从Yahoo新闻的只字片语中,我们很难判断为什么上述学者/官员在这个时候还为中共充当devil’s advocate,以及北京到底是如何让斯蒂威尔“顿悟”的。但是作为中共国问题的学者,他们对美中关系的判断是错误而且可悲的。很显然他们完全不了解爆料革命 – 这场深刻影响和塑造美中关系如何发展的运动。美中之战的确与美苏冷战不同,因为美国不仅应该把中共看作是意识形态的威胁,更应该充分认识到中共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威胁。美国应该在经济上与中共全面脱钩,在必要时启动热战,将中共体制及根基彻底摧毁

中美 “冷战 “能热到什么程度?

当中美摩擦越来越大时,中共国军队在天安门广场接受阅兵

美中关系的日益紧张导致了新冷战的论调出现。虽然专家们认识到了重要的历史差异的存在,但相信两国正在进入危险的领域。

美国总统唐纳德·川普的政府正在全球范围内变得愈加反对中共国,推动其他国家拒绝接受来自中共的,带有附带条件的援助和电信巨头华为,而且还在有争议的南中国海问题上,毫无保留地支持中共国的对手。

如今川普即将进入11月的大选备战状态,他早已把中共国作为一个主要的竞选议题。但即便川普输给了乔·拜登 – 这位指责总统对中共国不够强硬的候选人,中美关系似乎不太可能有实质上的改变。

哈佛大学国际事务教授史蒂芬·沃尔特表示,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大国正就“不相容的战略愿景”(包括中共国企图统治亚洲的计划)展开长期竞争。

他说,中共国认为川普是一个“软弱且容易出错的领导人”,而且中共很可能认为美国对冠状病毒大流行的“灾难性”反应使其有机会来强调中共的体制优势。

沃尔特说:“在某些方面,这与美国和苏联的冷战类似,但它没有以前的敌对关系那么危险。”

“一个关键的区别是,这两个国家在经济上仍然紧密相连,尽管这种关系现在承受着很大的压力。”

美国国务卿迈克·彭佩奥在最近一次的电台采访中,对北京提出了全球性严厉警告,而且他没有拒绝将中美关系和冷战的作比较。

他还指出,美国与苏联在经济上从未如此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因此,西方需要与中共国分离,特别是在科技领域,因为华盛顿担心这些技术将被用于间谍活动。

乔治敦大学助理教授、美国企业研究所常驻学者奥里亚纳·斯凯拉尔·马斯特罗表示,讨论与中共国进行冷战是危险的。

她说:“与中共国的情况和冷战完全不同。”

“积极的一面是,中美之间有广泛的相互参与。而消极的一面是,双方之间确实极有可能发生一场激烈的热战,这种程度的可能性从未在美苏间存在过。”

她说,使用冷战视角看待中美问题会导致采取无效反应行动,这包括华盛顿错误地将北京视为意识形态威胁。

马斯特罗说,中共国有很多选择来缓解美国的担忧,比如撤回南海的武器系统。

“但北京不会这样做,因为它从根本上误解了美国政策的驱动因素。它认为美国是在应对自身实力的下降——因此无论北京采取何种行动,美国都会痛击。” 她说。

“因此,中共没有动力试图缓和其野心以及改变其实现这些野心的方式。这是个错误。而中共国在这方面的失误以及未能向美国保证(使消除疑虑),可能导致我们陷入一场战争。”

– Sharp hardening –

-尖锐的硬化-

和几年前不一样的是,因为猖獗的知识产权盗窃而震惊的美国企业,很少要求“冲突降温”

美国国务院负责东亚事务的高级官员戴维·斯蒂威尔(David Stilwell)表示,作为美国驻北京的防务官员,他了解到,中共国就美国“明显而切实的行动”的要求做出了回应。

美国国务院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戴维·史迪威2019年7月17日在韩国首尔

他在最近的一次智库活动中说:“就我个人而言,我是属于认为可以和中共的那些人合作的那一派,但我的顿悟是在10年前,我去北京时出现的。”

美国还就中共国在香港的镇压和对维吾尔穆斯林的大规模监禁对中共施压,每次都引来北京的报复措施。

川普表示了仍然希望维持与中共国的贸易协议。根据这个在冠状病毒流行之前签署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共国承诺了增加对美国商品的购买。

北京人民大学国际关系教授时殷弘说,双方都知道中共国将无法全面执行协议。

时说他预计两国关系将继续恶化。

时说:“旧冷战是两个大国在意识形态和战略的推动下进行的非常激烈的对抗和竞争。”

他说,就美国和中共国而言,两国正在有选择地,但迅速地互相“脱钩”。

“使用这个定义,可以说中共国和美国已经开始进入新的冷战”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2+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maliya
9 月 之前

个人认为不是冷战,而是决战!

0
joop12345
9 月 之前

谢谢

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