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家金融安全委员会是个什么机构?凯尔.巴斯先生去哪儿了?

作者:Diago

郭文贵先生在“2018年12月29日接受路德先生的访谈,谈马建案与2019年爆料计划和中国私人企业家的命运”直播中提到——

【所以头两天我见美国官员,我说你们要想了解川普总统的这个贸易战有多大的威力,我说你最好去东南亚转一圈,别去中国。然后你回来你告诉说发生什么事了。我说你再坚持一年会什么结果?你会像前苏联一样创造一个伟大的里根总统,那就是共产党的自动倒台。而且川普总统在马阿拉歌那儿高兴着拍着手打着高尔夫,得爱理不理地说共产党倒了?好啊。继续打高尔夫,一定是这精彩的面画。所有人都给我鼓掌都笑。我说你千万让他记住啊,这deal你做与不做都无所谓,你签了,你签了也不可能有人去相信他们了,回到以前了。】

郭文贵先生在“2019年2月16 日文贵和班农先生关于法治基金和法治公会基金的解读(下)”直播中提到——

【七几年的时候,美国人发现一个问题,就是当时的前苏联,他要建造两个油管。大家都知道西伯利亚油管。到波兰去,到欧洲去,供气供油。然后发现前苏联突然间卖了欧洲气以后,特别是波兰还有东欧国家,他的经济GDP就升了好几倍。前苏联就开始造武器啦。就里边搞独裁啦。然后第二道油管也要建出来,到欧洲去。把过去在欧洲占的三个份额,要达到40%,甚至70%。当时前苏联的GDP大概在30亿美元,不到40亿美元。这个时候美国秘密成立了一个叫做金融安全小组,当时12个人,这12个人不包含国务卿,秘密地运作。全世界的银行全部了解了整个前苏联的动作,最后他们发现了,前苏联是要挑战美国的。大量的金钱用到了反人道,用在了武器研发。这就是美国下决心要干掉前苏联的原因。这就是大家知道的,里根总统出来了。他们就制定了一个政策,就是国家金融小组。这个人是其中最重要的发起人。这个发起人用了什么招呢?很简单。美国当时发现,在俄罗斯和在东欧赚油的六家公司里边,全部用的是美国技术。然后美国做个决定,把这六家公司全部制裁,全关掉,或者是怎么样怎么样,这是第一条啊。后来这个人跟我吃饭的时候说,不要不要,它都是美国技术。有些人让他回来,但是有些要开始惩罚,要处罚它。叫苏联看到我们坚定的决心。第二条要干什么,所有的欧洲国家挨个跟你说,你不能跟苏联合作,你不能买它的气,不能买它的油,你买只能买它多少。如果你买的多,你要是过了这个量,你就不是美国的朋友。你只有俩选择,你要么和美国合作,要不你跟他合作,前苏联。这第二个。第三个,你要么使用美元,你要么就绝对不可以跟他有任何的其他货币使用。第四个,技术,谁到前苏联谁会受到刑事处罚。结果是在他们制裁情况下,那六家公司有四家倒闭了。让苏联看到了么美国的绝对处罚决心。就像今天制裁华为是一样的。另外让整个东欧和欧洲看到了美国玩儿真的,绝对是玩儿真的。所以全都停止了跟前苏联的经济行动。当时要整治波兰,就是这个人建议,不要整波兰,波兰只是想买气。就是不要惩治他,让他跟我们合作就行了。后来就开始对苏联进行制裁。结果苏联的GDP从过去的20亿,30亿,45亿美元,到90亿美元,100亿美元,迅速滑落。大家后来就看到那一幕,整个苏联的经济整个垮台了。所以今天的中国共产党和前苏联对待美国和欧洲几乎一模一样。我告诉大家一件事情,刚刚美国成立了这个金融小组,成立这个金融小组的最核心,你知道这个人说了什么话吗?战友们,他向美国有关官员做了个报告。在美国有多少中国上市公司,大家说一说,谁能说出来,谁能说出来?700多家。中国在日本有多少家,你们猜猜。有多少上市公司?不超过5家,4家。在美国多少俄罗斯上市公司?25家。在美国的中国上市公司一共有多少价值?1.2万亿美元。但是,在美国基金里拿走的钱,中国多少钱?1万······】

【就是那位朋友,在美国已经成立了一个新的,美国叫「国家金融安全委员会」。别说名字,班农先生千万别说出名字来,我们俩的共同朋友啊。就是我前天见的那位,就是干倒前苏联的、其中的重要者之一。跟我见面的时候……班农先生和我们都是好朋友噢,但是,千万别说出人家名字来。那么刚才我讲了,对待前苏联,成立了「国家金融安全委员会」。然后呢,把两个管道给它灭了,前苏联金融就下来了。两个管道,其中一个管道还在往整个东欧运(天然)气,包括德国。另外一个管道,大家知道什么情况么?——还在建设中!还在建设那个油管,还没有让他建成。说——这就是前苏联挑战美国,当时利用石油、天然气侵略欧洲的战略被美国给看透了。那个「国家金融安全委员会」已经于现在重新成立了】

郭文贵先生在“2019年2月17日文贵再谈法治基金的目的和中美之间即将发生的大事”直播中提到——

【所以说我接着说经济领域,美国在当年对付苏联的时候实际上是三招。经济制裁,你不能和他做生意。当年的苏联往波兰,往欧洲的2个管道,一个管道叫他成了,而且告诉波兰价格必须在什么情况下,你使用他的天然气使用他的油,价格是在什么情况下不能超过。还有一个全欧洲的石油天然气不能超过30%,到今天也没有超过。如果你敢超过这个,你敢不遵守这个价格很简单美国就制裁你。然后所有的美国技术公司,欧洲的技术公司,跟前苏联,这不能做那不能做,你要做就别跟我做。很简单,技术那是肯定的,很多科技公司当时就倒了。技术封锁,然后还没到禁运那块呢!禁运那就死的更快了。当时没禁运。另外一个对所有的前苏联企业家在西方的活动所有的金融有监控。每一笔钱每一毛钱,不是每一块钱,是每一毛钱都有监控。当时非常有意思的,他们说对美国什么样的企业不能到苏联合作投资,很明确大家上网随便一查就查的出来,结果就是说经济上和天然气上和油上,第二个管道到现在东欧的油道第二管道没连上,到现在没接上。到现在也没有超过30%的油和气。更夸张的事情,当时苏联吃了哑巴亏呀!那时候几十亿美元很厉害了,几十亿美元的现金因为是非法的移动全部给封掉了没人知道。这个经济体其中最重要的当时有两个人是核心的谁都不知道。这12个人小组当中竟然不包含国务卿。有两个人其中一个人是来自金融机构,他在金融机构大通干过,他在洛克菲勒干过,再一个到美国养老保险基金干过。大家你们看看路德先生几个月以前做的节目是很有意思的。就路德先生说的现在话你们千万别忘了那视频在那,我说话千万别忘了,就是凯尔贝斯提倡的德州教育基金德州大学和美国教育基金,养老基金,保险基金。当年这个人就在养老保险基金干着。】

【这是多大的事啊!当年连国务卿都不能在里面,军方好多人都不知道,就把苏联给灭了!就是大家看到了,苏联开始吃老鼠肉。大家一定要想想,当年啊!我第一次,我第一次踏上苏联的路,走上苏联,在靠近黑河,黑龙江的地方,黑河是当时跟前苏联……俄罗斯做易货贸易最厉害的地方,没有现金交易,都是拿货换,牛仔裤能换回台飞机——直升机、换钢铁。在对面叫布拉克斯维克,布拉克斯维克的地方好多学校,人家那个地方女子学校、男子学校都是分开的。你知道咱们中国的一些人有多坏的吗?那些官员,那都是国营企业,到那去换有些是个体户,牟其中就是那时候起来的。河北的造纸厂孟老板就是那时起来的。到那块去做易货贸易都到那儿去买处女买姑娘。你知道当时的前苏联,他那是怎样个穷法?你知道吗?咱们穷是连屋子没地方住,屋里连个床都没有。人家苏联是家家有别墅,人家城市里有房子,农村有别墅。是别墅里面没有油了!大家有汽车拉达,汽车叫拉达,还叫波罗乃兹,我的第一个就是换了一辆拉达车弄过来的,多少换的呢?18条牛仔裤换了一辆拉达车,我到这边就是买了4000多人民币,我就赚了!就这么简单,拉达车是推过来的,不是开过来的,油都整不着,就是被美国给制裁的,所有的商店,你看不到一片面包。】

【大家知道第二招是什么吗?大家谁都不知道,美国悄悄地给了前苏联,一个叫做人才计划,这是用一个私人机构干的啊,大家去查查历史去,后来几个私人机构就来了!大基金。比如当时的核科学家,太空科学家,只要你愿意出来,他们悄悄地,通过各种渠道,都是口传,不能上电视做广告,那时侯电视也没这么发达,有的到了德国、有的到了法国、有点到了英国、有的到了阿根廷、有的到了巴西,包括当时的委内瑞拉,只要你出来,美国就会协调这些国家给你马上发护照,所有东西都安排下来。你愿意来美国,马上来美国,这就是当年美国的第二招。他们叫人才计划,当时苏联完全没感觉,没感觉当时贝利亚呀,什么赫鲁晓夫啊,所有这些人啊,这个什么斯大林啦,这些下属的这些余党们都在那贪钱玩钱,跟今天的孟建柱王岐山孙立军是一个德行,那余党们一个个都在玩呢。都弄钱呢,都在那建立利益集团呢,国防垄断,然后搞情报,然后一片繁荣。然后苏联有钱人到处去欧洲买房产,买字画,当时最穷的就是前苏联的科学家。最受打压的是被教育的人士,结果一下子这些人大部分都被弄来了。包括国防科技,最后怎么样,釜底抽薪。】

【所以亲爱的战友们哪,中国所有在美国欧洲以及包括日本的四家企业都将面临着什么前苏联的科技封锁。所以华为能在吗?中兴能在吗?百度和阿里巴巴能在吗?腾讯能活着吗?都不可能。所有这些人都面临着提交透明材料,你告诉我中国有一家上市公司,能经得起美国这个上市公司的调查吗?不可能。那这些上市公司股票会什么结局啊?零,零,不但是零,这些人都得进监狱。所以你看这些牛叉的人,都得进监狱,你走着看,比前苏联还得惨,这就是报应。当年咱到人家布拉克斯维克去天天看一个女子学校,然后骗人家,卖豆的猪肉,这回都得报应过来。前苏联的时候这个人才计划的基金,咱的法治基金就是其中一个,未来我们将在世界很多国家开辟一个中国人才和中国好人的救济计划。】

郭文贵先生在“2019年4月27日谈谈刚刚在中国结束的第二届一带一路的会议,和刚刚结束的曼哈顿当前危机委员会的重大意义,战友路德参加直播”中提到——

【像Roger Robison 啊,洛克菲勒家族的Family Trust的,他是里面最重要的一个监管人。这个监管人,实际上就是比有钱还重要呢。我留下这个钱了,给我的下一代,做决定——钱要不要给你用,是监管人,监管人是最关键的。家族里谁能用钱,你是个利益享受者,Beneficiary。他是监管人,他在洛克菲勒家族里影响是举足轻重啊。可以说,他是美国对苏,当年干掉苏联最关键的人物。这是当时我在华盛顿说,我不能讲的——就是他。最关键的人物,所有的案子,就是他给里根总统,从十八岁到三十二岁,把梦变成了真,干倒了苏联。他的一张半纸起到了关键作用。他在洛克菲勒这个家族里面,包括摩根家族里面啊,接下来我还有两个很关键的会,我现在还不能透露。就是刚才我说了,那个家族,我去参加了他们的一个会。摩根家族,我可以说了,就是摩根家族的一个会。未来还有一个很大的家族会议要开,我去参与,很早以前都邀请好的。那么在这些事儿上,你们可以看到什么呢?你说的一系列,严格讲不能叫一系列,比那个严重,比那个严重。严格讲,基本上美国的资本家,过去都是受到了CCP大的恩惠,大的利益的人,严格讲,严重被“蓝金黄”的人。现在基本上,以国家的利益为重——他们的国家利益为重,要干倒CCP。这个问题,你看到的关点是很准的。就是Roger Robison 在开会前,都没有决定自己能上,他首先得得到美国政府的默许,你可以上。没有默许,他绝对不能上。第二个,他说的那个信息,他那个信息不是他自己……那犯法呀!你路德先生有那个信息,立马把你抓起来了。我要有,立马被抓起来了。都得有美国政府授权的,你能讲,你能不能讲。第三个,就是他代表的这些家族,你代表我们,你上去反共去,那能让你讲吗?所以说,这三个代表,你说的是非常对的。他代表了美国老牌资本家,一次非常重要的一场宣誓。这绝对是,宣誓。共产党下面的人,又得忽悠王岐山啊,忽悠习近平主席呀,说,没啥啦!一定忽悠他。苏联就是这么死的,下面说,没事儿!啥事儿没有,喔,死了!实际上是很大的事儿。】

【Kyle Bass 绝对是代表了最新型的投资的金融系统,和新的富贵阶层。当年就是2008年金融危机,他赚那么大的钱。他和索罗斯还不一样,索罗斯做空亚洲的时候,他是做空货币呀!他带有很多政治性。凯尔巴斯,是完全的经济专业型的。这个生活中,你跟这个人坐在一起聊天儿的时候。凯尔巴斯,你会非常的惊讶,这个人不太一样,你知道吗!就是这个人的想法,路子不一样。再一个,他是那么多教育基金、基金会里面的董事。我说了没用,因为我也懒得说。共产党知道他,他在这个基金里面,做糖不一定甜,做醋是肯定酸,因为都相信他。因为刚刚我和他在一起,我参加了一个秘密会议,那个屋里面两点五万亿美元。哇塞!对凯尔巴斯的挑战,那简直就是……你不就想玩中国吗?你玩你的中国去,你别瞎忽悠我们吶!共产党让我们赚了很多钱呀,王岐山是我哥们儿呀。我们觉得王岐山比川普好,美国人就这么来,就这么来。凯尔巴斯是主讲,我看这哥们儿完了。我心想,这不给灭了吗?全屋都恨他呀。但是,这就是美国文化,没有什么高低呀,挑战完以后说,凯尔巴斯,我们必须说,我们佩服你。你这些金融信息全是真的,这些数据都是真的,我们都信。全世界最牛的人,一年一次的大佬会议。都很年轻,大多数都和王岐山是好哥们儿,还真是。他们恨死习近平了,一屋子……什么坏事儿都是习近平干的,跟王岐山没关系。但是,凯尔巴斯讲完以后,鸦雀无声。就是你能感受到这个影响力,你明白我的意思么路德先生?这个影响力就是说……有些人是有影响力的。李嘉诚这个人厉害在哪?李嘉诚在整个亚洲有影响力,他不仅有钱。马云在科技股有影响力,在生意界没影响力,他没信用。都知道这是个骗子,你知道吧,他没影响力。柳传志没马云有钱,柳传志最有影响力,这不是一个概念。凯尔巴斯没那么多钱,但他有影响力。所以说那些基金大佬们坐在我旁边,我说您管多少钱啊?八千亿美元,很少啦。那个索罗斯的哥们,我说您管多少钱啊?我这更少了,我这才1.2万亿美元。哇塞,你俩都有2万亿美元了。但是对卡尔巴斯很尊重,为什么?因为他辉煌的历史和他对财务的研究。这里有他办公室,你看到了吗?在五楼。他那天在这里见的这些人都是共产党的噩梦,能变成他们噩梦的人。你知道其中一个人说什么吗?他说我去中国转一圈回来之后,就感觉到,过去Miles说共产党要完蛋,我觉得这哥们就是疯了。他觉得这个人在讲童话,说我在讲童话,疯了吧。他这回回来以后说。我在离开北京之前,我告诉他们开会,我把我的投资都卖给你们,你们给我什么价格?这人说,明年有30%,最后能拿个10倍。我说这样吧,我就要1倍,你把钱给我,大家都不吱声了。你们不是说10倍吗,我就要1倍。最后说,如果1倍都不行的话,给我本钱能不能给我,现在把钱给我。大家全傻了,说你是真的吗?我说真的。他说,你必须把我的钱给我赎回。我不想要律师给你写信,我想要你主动让我赎回。】

注:以上文字皆引用自战友之家整理的郭文贵先生直播视频文字稿,在此特别向战友之家致敬。

在看完这些文字内容之后,我们可以得出以下结论(笔者注:结论根据上述引文得出,如与事实不符,文责自负)——

1、川普总统吹着口哨就把中共给灭了,一点也不耽误川普总统打高尔夫;

2、美国灭苏时用了三招:经济制裁;技术封锁;招募苏联人才;

3、代表老牌资本的Roger Robison和代表新兴资本Kyle Bass共同站在一起灭共;

现在我们回答第一个问题——美国国家金融安全委员会是什么机构?

它就是一个灭苏机构的升级版,它是用来在经济上灭中共的;

我们再来回答第二个问题——凯尔.巴斯先生去哪儿了?

我猜出来了,但是我只能偷着乐。

但是对于那些因为凯尔.巴斯先生不做GTV董事而杞人忧天的战友们,郭文贵先生在2020年7月15日的直播中提到:“当你知道凯尔.巴斯为什么离开的时候,战友们,你们真的是当初有半点怀疑这件事是坏事的人,应该把裤子提起来套头上,自己好好地自己尿自己一脸,觉得自己实在是太龌龊了!”

您是杞人忧天的那一类?还是自己在家里偷着乐的那一类?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8+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9 月 之前

0

热门文章

艾格

7月 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