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卫生工作者生存及工作条件堪忧

新闻来源:《国际特赦组织》;作者:Sanhita Ambast;发布时间:2020年7月13日

翻译/简评:Beicy-数学老师;校对:leftgun;Page:拱卒

简评:

国际特赦组织又名大赦国际。这份发表于7月13日的最新研究报告向我们展示了CCP冠状病毒带给世界各国的医护人员和基层工作人员的伤害。多少无辜的生命被伤害,被消失。尽管这份报告的焦点集中在各国政府的人权侵犯行为, 但随着CCP冠状病毒真相的披露, 所有的愤怒和仇恨一定会打向冠状病毒的制造者—- CCP。 ”共产党, 你完了, 你死定了。”

全球:卫生工作者被消声,被暴露和被攻击

国际特赦组织7月13日表示,各国政府未能保护卫生和必要工作人员免受冠状病毒的侵害, 必须对他们的死亡负责。国际特赦组织发布了一份新报告,记录了全世界卫生工作者的经历。

该组织对现有数据的分析表明,全世界已知有3000多名卫生行业工作者死于冠状病毒, 并且这一数字可能被大大低估了。

令人震惊的是,国际特赦组织记录了在应对冠状病毒中指出安全隐患的医务人员遭到的各种报复的情况,从逮捕、 拘留、到威胁和解雇不等。

Sanhita Ambast 是国际特赦组织的经济、社会、文化权利研究人员和顾问。她指出: “随着冠状病毒大流行在全球范围内的加速发展,我们敦促各国政府开始高度重视卫生和必要工作人员的生命安全。一些政府没有保护卫生和必要工作人员的生命安全,已经造成了毁灭性的后果。冠状病毒大流行还没有发展到最严重程度的国家,不能重蹈同样的错误。”

“特别令人不安的是,我们看到一些国家的政府正在惩罚那些对可能威胁生命的工作条件表示担忧的工作者。” 前线的卫生工作者是第一个知道政府政策不起作用的人,而当局如果让他们保持沉默,就不能严肃地声称优先考虑公共卫生”

数以千计的人已丧生

由于尚无系统性的全球追踪数据, 目前还不清楚到底有多少卫生和必要工作人员因感染冠状病毒而死亡。

但是,国际特赦组织已经整理并分析了大量可用数据。这些数据表明,在全球79个国家或地区已有3000多名卫生工作者因感染冠状病毒而死亡。

因冠状病毒而死亡的医护工作者:由于许多国家缺乏有关冠状病毒相关的卫生工作者死亡的官方全面数据,因此该地图使用了各国间的不同来源来编制。此处提供的数据是一个可用信息的快照。如果用于对各个国家进行比较, 必须谨慎使用。首先,在所有国家中,关于谁是“卫生工作者”的理解并不一致,而且在许多国家中,必要工作者根本没有反映在这些统计数据中。其次,数据来源在所有国家中都不可比。一些政府已经对卫生和必要行业工作者的感染和死亡进行了合理的全面跟踪,在这种情况下,地图使用了这些数据。在其他政府数据不存在或不充分的国家,国际特赦组织依靠民间组织监测等非政府资源。最后,即使存在可靠的数据, 在没有对现有数据作进一步分析之前,我们很难能对今后的趋势发展作出预测。现有数据的准确度可以取决于多个因素,例如,是否具备对全部卫生工作者检测的条件,以及各国是否记录了那些卫生和必要工作者的死亡是与冠状病毒有关的。在某些国家由于其大流行规模比较大,与冠状病毒有关的卫生和必要工作者的死亡也比较多。在其他国家中, 这可能是因为没有足够的个人防护装备; 有的是因为与普通人群相比,卫生工作者在所在国的检测比例更高。由于报告不足,卫生和必要工作者死亡的总体数字可能被大大低估了,而由于计数上的差异,很难进行国家间的准确比较。例如,美国的数据是不完整的,而法国仅从其部分医院和医疗中心收集了数据。英国是少数几个统计卫生和社会护理工作者死亡人数的国家之一。俄罗斯政府不同意由俄罗斯卫生协会提供的已故卫生工作者清单。

根据国际特赦组织的监测,迄今为止,卫生工作者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包括美国(507),俄罗斯(545),英国(540,包括262名社会护理工作者),巴西(351),墨西哥(248) ,意大利(188),埃及(111),伊朗(91),厄瓜多尔(82)和西班牙(63)。

由于报告不足,死亡的总体数字可能被大大低估了。而由于计数上的差异,很难进行国家间的准确比较。例如,法国仅从其一些医院和卫生中心收集数据,而埃及和俄罗斯卫生协会提供的已故卫生工作者的数字却遭到其政府的质疑。

救生设备的短缺

据国际特赦组织的调查,几乎所有63个国家和地区的卫生工作者都反映个人防护设备(PPE)严重短缺 。

这项调查包括一些到目前为止的冠状病毒大流行最严重的国家,例如印度和巴西以及一些非洲国家。在墨西哥城工作的一名医生告诉国际特赦组织说,医生花掉他们月薪的12%来购买自己的个人防护设备。

除了全球供应短缺之外,贸易限制可能加剧了这个问题。 2020年6月,有56个国家和两个贸易集团(欧洲联盟和欧亚经济联盟)采取了措施,禁止或限制某些或全部形式的个人防护设备或其部件的出口。

Sanhita Ambast说:“尽管各国必须确保在本国有足够的个人防护装备,但贸易限制可能加剧依赖进口的国家的短缺。”

“ 冠状病毒大流行是一个全球问题,需要全球合作。”

报复

在国际特赦组织调查的国家中,调查人员发现至少31个国家的卫生和必要工作者为抗议不安全的工作条件而罢工或发出罢工警告。在许多国家,此类行动遭到当局的报复。

当局正在强迫医生在死刑和监禁之间作出选择。– 埃及医生

例如在埃及,国际特赦组织记录了9名医护人员的案件,他们在3月至6月之间被以 “散布虚假消息”和“恐怖主义”罪等含糊不清和过于广泛的借口而被任意拘留。所有被拘留者都表达了安全担忧或批评政府对这种冠状病毒大流行的处理方式。

另一位埃及医生告诉国际特赦组织,大声疾呼的医生受到威胁,国家安全局(NSA)的讯问,行政讯问和处罚。他说:

“许多[医生]更愿意为自己的个人设备付费,免得在这来回沟通中疲乏不堪。 [当局]正在强迫医生在死刑和监禁之间做出选择。”

在某些情况下,罢工行动和抗议遭到了严厉的回应。

例如在马来西亚,警察驱散了对一医院清洁服务公司的一个和平抗议。抗议人投诉的焦点是该公司对工会成员的不公平待遇以及对医院清洁工缺乏足够的保护。警察以“未经授权的集会”为由,对其中五名医护人员进行了逮捕,拘留和起诉, 侵犯他们的结社和集会自由。

卫生工作者可以帮助政府保护每个人的安全–但如果他们在监狱里,就无法做到这一点 – Sanhita Ambast

Sanhita Ambast说:“所有卫生和必要行业工作者有权表达反对不公平待遇。”

“卫生工作者可以帮助政府更好地应对大流行并确保所有人的安全—但是如果他们在监狱中,如果害怕大声疾呼,他们将无法做到这一点。”

报告称在一些国家,卫生工作者因大声疾呼而被解雇或面临纪律处分。

例如在美国,专业护理助理Tainika Somerville在脸书上发布视频,宣读了要求更多个人防护装备的请愿书,然后被解雇。 Tainika说,她所在的伊利诺伊州养老院的工作人员没有被告知他们正在照顾冠状病毒患者,而是通过媒体才发现的。截至5月29日,疗养院已报告34例感染和15例与冠状病毒相关的死亡。

在俄罗斯,国际特赦组织强调了两名医生尤莉亚·沃尔科娃和塔蒂亚娜·雷瓦的案件,他们在抱怨缺乏个人防护设备后面临报复。尤利娅·沃尔科娃已被起诉, 声称违犯了俄罗斯的虚假新闻法,并且面临最高10万卢布(合1,443美元)的罚款; 而塔蒂亚娜·瑞娃面临纪律处分,可能会导致其被解雇。

薪酬不公平和缺乏福利

除了不安全的工作条件外,国际特赦组织还发现有些卫生和必要工作者的工资是不公平的,或者在某些情况下根本没有得到工资。

例如在苏丹南部,自2月以来,政府工资单上的医生就没有领过薪水,也没有领取任何福利或医疗保险。在危地马拉,在治疗冠状病毒医院工作的两个半月内,至少有46名后勤工作人员没有得到薪水。

在某些国家或地区,在冠状病毒大流行中没有提供给卫生和必要工作者针对性的福利保护,而在其他国家或地区,针对性的福利保护则不包括某些类别的工作人员。

国际特赦组织呼吁各国将冠状病毒视为职业病。

在此过程中,他们必须确保卫生和必要行业工作者在感染后能够获得赔偿和其他支持。还必须将他们包括在冠状病毒测试的优先级组中。

污名与暴力

国际特赦组织记录了几起卫生和必要工作者因其工作而遭受侮辱和暴力的案例。例如,据报道,墨西哥的一名护士在街上行走时被泼氯水; 而在菲律宾,袭击者则将漂白水倒在医院的公共设施工作人员面上。

这些事件表明了目前充斥着错误信息和污名的气氛,和政府提供准确和容易得到的冠状病毒传播信息的重要性。

我们呼吁所有受COVID-19影响的国家对其准备和应对该大流行病的情况进行独立的公开审查—-Sanhita Ambast。

自四月以来,国际特赦组织在巴基斯坦记录了几起针对卫生工作者的暴力事件。医院遭到破坏,医生遭到袭击,甚至还被反恐部队的一名成员开枪射击。

尽管有报道称由于床位,呼吸机和其他救生设备的短缺,医院被迫拒绝接受冠状病毒患者甚至重症患者,但巴基斯坦的部长们有几份声明声称医院拥有必要的资源。这使卫生保健工作者处于危险之中,因为当医院说他们没有足够的空间容纳更多患者时,患者不相信他们。

建议

Sanhita说:“我们呼吁受冠状病毒影响的所有国家对流感大流行的准备情况和应对措施进行独立的公众审查,以期在未来爆发大规模疾病时更好地保护人权和生命。”

这应该包括对卫生和必要工作者的权利(包括享有公正和良好工作条件的权利以及言论自由权)是否得到充分保护的审查。

各国必须确保因与工作有关的活动而感染冠状病毒患者的所有卫生和必要行业工人得到适当的补偿。他们还必须调查所有卫生和必要行业工人因提出健康和安全问题而面临报复的案件,并为遭受不公正待遇的人提供有效的补救措施,包括恢复他们因出声而失去的工作。

背景

在本简报中,“卫生工作者”是指以任何身份参与提供卫生和社会护理的所有人,包括但不限于医生,护士,社会护理工作者,清洁工,救护车司机和设施工作人员。根据获得的可用信息, 本简报主要集中于卫生工作者。但是同样的问题也适用于在大流行期间曾在前线工作中接触过冠状病毒患者的更多的一系列的“必要工作者”。

*所有数据截至于2020年7月6日。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1+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9 月 之前

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