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糖衣炮弹是如何打入英国的?

新闻来源:《Daily Mail》

作者:Daniel Martin and Mario Ledwith

发布时间:10 July 2020

翻译:Wade Zhang

简评/校对:海阔天空

Page: 拱卒

简评:

“统一战线、武装斗争、党的建设” 一向是中共阴谋得逞的重要武器。中共系统地利用蓝金黄的策略无孔不入地渗透西方,尤其是西方的精英阶层,以实现中共的政党利益。本文详细地论述了中共如何在英国进行渗透,对英国政府实行潜移默化的影响力。

中共渗透的范围非常广,任何可能给政界领袖谏言的、官方和非官方顾问、公务员、党同事、捐赠者、朋友、配偶及其他家庭成员、商业伙伴和军方人员都是中共的目标。本文暴露出来的英国社会的达官显贵、政商名流的级别之高、数目之广令人震惊。中共结交这些有影响力的西方人绝非是因为个人友谊,完全基于被其扭曲为国家利益的政党利益。中共渗透的手段非常高超,通过高规格接待、美人计、免费中国行、电视节目宣传、政党捐赠、以中英友好的名义举办各种会议、购买首相艺术品等层出不穷的手段进行渗透,手法相当老练、高超。而中共长期以来处心积虑的安排也日渐成效,这些“有用的白痴”,是 “利用老外给中共国说好话”的理想对象,不仅对内欺骗中国人民,对外忠实地执行中共国的战略,复读中共宣传部的文案,对英国产生了巨大的安全威胁。

中共的存在对所有人都是一个威胁,不仅仅是对香港人、西藏人、法轮功人士、异议人士,对自由世界的所有人民都有着巨大的伤害。此次CCP病毒事件就可见一斑,英国首相自己就身染病毒,承受巨大的痛苦。本书中提到一个细节,就是很多“48团体俱乐部”的成员矢口否认自己与这个俱乐部的关系,或者否认这个组织与中共的关联。从这些细节,都可以看出中共的不得民心、臭名昭著。英国这些精英,一定要彻底觉悟,去掉中共这个毒瘤,捍卫英国和世界的安全。

中共国如何引诱其有用的白痴。新书称,中国共产党人渗透到英国推行他们的党的路线,目的是让我们看不见北京对世界统治的渴望

每日邮报今天开始连载一部重磅著作,曝光了中共对英国令人不安的渗透活动。

《隐藏的手》这本书由由环球专家撰写的关于中共如何秘密影响西方的书籍。它揭露了中共官方长期在英国政界和商界高层培植联络人。

本书声称高级政客,包括右翼和左翼,都在扮演“有用的白痴”的角色,在英国政府高层推行中共的方针政策。

其中有很多48团体俱乐部成员,一个创立于1950年代的英国共产党网络枢纽。

本书作者,克里夫.汉密尔顿和玛利克.奥尔伯格,声称这个组织是中共网罗英国精英最显眼的案例。

海瑟汀勋爵昨晚确认他就是这个组织的赞助人,但同时声称他不认为任何人会相信他会参与一个共产党阴谋。

本书作者声称:“在我们看来,中共在英国精英中的影响极深,以至于英国已经无法回头,任何脱离北京控制的尝试都可能失败。“

这个令人惊讶的结论源自鲍里斯.约翰逊试图阻止华为参与英国5G网络建设时遭遇的巨大压力。

麦克.海瑟汀向杰克.斯特劳颁发48团体俱乐部会员奖。

昨天有消息浮出水面,剑桥大学基督学院曾分别从中共国和华为接受20万英镑和15万5千英镑。该学院曾出版一部具有争议的关于全球通讯改革的白皮书。

这本书宣称:

• 杰出的英籍华裔被中共政权用来鼓吹中共国利益,并与大卫.卡梅隆,特蕾莎.梅和约翰逊先生有接触;

• 伦敦城正落入中共控制之下,包括在市长大游行中禁止一条台湾横幅;

• 中共显赫官员的子女,被称为“太子党”——通常会在大型国际银行任职;

• 外交部曾经部分资助了一个组织,该组织被控帮助中共宣传机器逃脱西方审查;

• 中共越来越多地使用“美人计”监视高级官员,包括约翰逊先生担任伦敦市长时的一位副手。

据《隐藏的手》称,北京一直在培养海外朋友,他们认为这些朋友“不过是那些愿意并且有能力促进中国利益的人”。

该书写道:“在英国,有很多这样的有用的白痴 – 一个来自于列宁的名词,描述了俄罗斯革命天真的外国爱好者。“

48团体俱乐部网站上列出的赞助人和会员包括前副首相海瑟汀勋爵,前外交大臣杰克.斯特劳和前首相托尼·布莱尔。

该书作者说到:“这个俱乐部已成为北京在英国影响力和情报收集最有力的工具。这是一个权力精英的圈子。“

海瑟汀勋爵声称那只是一个帮助向中国出口英国产品的论坛。斯特劳先生声称他曾在2007年参加过一个活动,并且想不起来此后与它(48团体俱乐部)有任何联系。

布莱尔先生的一位发言人声称他的办公室并不知道他本人是48团体俱乐部的会员,而且不明白他有任何理由成为其一员。

中共如何引诱有用的白痴:这是北京对英国有影响力的目标进行险恶接触的可怕内幕,这是一项旨在使我们对中共国渴望统治世界视而不见的的计划 – 在大家广为谈论的书中曝光于世…每日邮报独家连载。 – 作者:克里夫.汉密尔顿,玛利克.奥尔伯格

当他们与北京靠拢,这些在西方有影响力的中共的朋友犯下了两个关于中共国的基本错误,无论他们是一心想要赚钱的商人,还是带着全球化视野的梦想家。

首先,他们忽略了中共包罗万象的强大力量,忽视了中共国仍然是一个压迫性独裁政权的事实。这个政权被一个列宁主义政党掌管,被一个中央委员会,一个政治局和一个总书记支配,有强大的经济、科技和军事资源做后盾。随着与西方的日益接触,中共国将慢慢转变称一个热爱自由的民主国家,这是痴心妄想。它不会转变,它的领导人也不想让它转变。

第二,他们没有意识到“友谊“具有不同寻常的含义,一种愤世嫉俗和投机取巧的含义。它不是指亲密的个人纽带,而是代表政党的战略关系。中共专制领导人习近平阐明了这一点。它在2017年告诉中共党员们,他们的朋友不是个人资源,而是党的朋友或者公共利益。

外国朋友不过是那些愿意并且有能力促进中共国利益的人。在英国,有很多这样的有用的白痴 – 一个来自于列宁的名词,描述了俄罗斯革命天真的外国爱好者。

在我们看来,中共在英国精英中的影响极深,以至于英国已经无法回头,任何脱离北京控制的尝试都可能失败。

中共国外交政策的核心就是通过一带一路或丝绸之路在世界范围施展商业、科技、学术和文化影响。习近平在2013年发起了一带一路计划,并且不断强调,在他的视野里这是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必经之路。

中共总理李鹏会见伦敦出口集团主席 – 杰克.派瑞,北京,1992年9月25日。

尽管在西方听起来这是个不错的观点,但其目的不止于此。丝绸之路是北京依照其自身利益重建世界地缘政治秩序的主要工具 – 建立以中共国为主导的新世界并取代美国的地位。为此,中共国针对其他国家的企业、政治、学术界、智囊团、媒体和文化机构的精英。

(中共)搜集他们本人、家人和朋友的信息。目标包括卸任的、现任的和未来的政界领袖,还有能够影响政界领袖的高层官员。

任何可能给政界领袖谏言的,官方和非官方顾问,公务员,党同事,捐赠者,朋友,配偶及其他家庭成员,商业伙伴和军方人员都是中共的目标。

(中共)给这些人发放邀请函,包括会议,接待或文艺场合,以及表面上是由中立的慈善或学术机构举办的活动,以建立好感。中共还给这些人送礼,给对方建立义务感和互惠感。随后中共还可能送上一次免费中国行,其间他们将参(中共)精心安排的会议和参观。

天真的西方政客很容易走入“友谊“陷阱,被称作老朋友而感到荣幸,并且觉得他们获得了特殊待遇和关系。

这些被(西方)高层领导人信任的人,经常充当北京的使者,敦促其他人“从中共国的角度看问题“,并且”采取更微妙的立场“。

同时,西方许多从中共国赚钱的商人可能会对他们的政府施压,不做任何可能让北京不高兴的事情。

这是个常见的战术,它甚至有自己的名字 – 以商逼政(通过商业向政府施压)。

中共国在英国高层施展其影响力的最显眼的例子就是48团体俱乐部,它吸纳了英国权贵的核心成员,包括一名前任首相和两名前任副首相,涵盖三个政党的政客,牛津剑桥的掌门人,以及工业和金融业的有力人士。

48团体俱乐部,又被成为破冰者,已经成为北京在英国影响力和情报收集最有力的工具。参与这些事情的人物名单就是一个权力精英的圈子。

这个俱乐部名单上有名的人物包括前任副首相麦克.海瑟汀和约翰.普利斯考特;腰缠万贯的威斯敏斯特公爵; 布莱尔政府的外交部长杰克.斯特劳;前任苏格兰第一长官艾里.克斯萨蒙德;前任工党掮客以及欧盟贸易专员彼得.门德尔松。同时上榜的还有五位前任英国驻北京大使,一位退休将军,大英博物馆主席,皇家歌剧院总裁,英国航空主席,一名华为董事,以及与英格兰银行、高盛和大摩联系紧密的人士。

2018年10月16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前右)陪同48集团俱乐部主席斯蒂芬-佩里(前左)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

前首相托尼.布莱尔,在2010年给“青年破冰者“演讲之后,也上了这个网站的名单,并显示为会员。

现在还不清楚有多少俱乐部会员真正知道他们被列在了网站的名单上。一名布莱尔的发言人告诉泰晤士报,他说到:“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他与完全不了解的组织有了任何关联。暗示他与一个替中共游说的组织有关联是及其荒谬的。“

派瑞与和他一同去过北京的两位一样,是英国共产党的秘密成员,另外两人分别是罗兰.伯格,英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秘书,伯纳德.巴克曼,一名频繁访问中共国并且与高层领导人接触的纺织业商人。

简短来说,48团体俱乐部就是三名秘密英国共产党人在周恩来煽动下的杰作。在这个基础上,该俱乐部迅速与中共高层领导建立了无可比拟的信任和私密关系。同时,它进入了英国政界、商界、媒体和大学精英的顶级圈子。这个俱乐部在英国对中共国关系上有决定性的作用。

在它初次中国行四年之后的1954年,该俱乐部的成员从北京返程后汇报了他们在中共国享有的特殊声望。他们感到很困惑,但对他们受到的热情欢迎感到高兴,他们开始谈论这个团体的“秘密”。

今天,48团体俱乐部扮演了更加重要的角色,热情地促进中共在英国的利益。正如中共官方新闻机构,新华社,更喜欢说的“促进积极的中英关系”。

托尼.布莱尔与48俱乐部主席斯蒂芬.派瑞(右)参加青年破冰者活动

那些不太有名的成员包括汤姆.格罗瑟,汤森路透的前任老板;剑桥大学的彼得.诺兰教授;威斯敏斯特大学教授雨果.德波尔教授。托尼.布莱尔的美籍华裔嫂子,凯蒂.布莱尔也在这份名单上。

她嫁给了托尼布莱尔的兄长威廉,并且是华人工党的创始人。这是工党的附属组织,出席国家执行委员会,并定期与领导人和影子内阁会面。

48团体俱乐部的主席是其创始人的儿子,斯蒂芬.派瑞。为了彰显他对于中共领导人的重要性,他被授予无与伦比的访问权限,直达习近平。

2018年他被授予了有威望的中共国改革伙伴勋章,由习近平本人亲自颁发。虽然48团体俱乐部在北京接受盛情款待,但在英国一直保持低调。它拥有500多名成员,是中共国朋友的聚会场所和交流中心,北京通过这个组织与英国精英勾兑。

派瑞在这个俱乐部官网上的评论是对中共大外宣的机械化重复。他维护习近平取消中共国主席任期,并声称习近平有责任开放我们的思想。他对新中国电视讲到,中共国的民主治理体系,“聆听人民,倾听人民…服务人民”,将在21世纪领导世界。

没有任何一个英国团体比48团体俱乐部享有与中共领导人更密切的私人关系和信任。2018年,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一个中共的前锋队,在北京举办了一场盛大的晚宴庆祝48团体俱乐部初次访华65年纪念日。

派瑞与习近平坐在一起,这是英国外交官员无法达到的,标志着中共领导层认为48团体俱乐部对其影响力至关重要。派瑞歌颂中共“巨大成就”,赞美习近平“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想法。习近平在这时候为48团体俱乐部鼓掌。

一个特别能够揭露48团体俱乐部角色的活动是,2017年,中共人大表决一致通过将名为“习近平思想”的新纲领加入国家宪法。去年四月,中共驻伦敦大使馆举办了一次学习研讨会解释习思想。超过70人到场,包括许多48团体俱乐部成员, 中共大使刘晓明敦促他们“认真学习并准确诠释”习思想。

刘晓明当天的讲话以效仿习思想的核心理念结束:“我期望诸位为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做出贡献“。《中国在人类共享未来中的作用》一书的作者马丁.阿尔布鲁教授在讲话中表示习思想能够促进世界和平。

这本书受到了中共党媒的热情拥护。在英国也受到了布莱尔内阁的著名社会学家和理论家安东尼.吉登斯的追捧。他赞美该书解释了为什么中共国“必须恢复关键地位,塑造更好的国际社会“。

另外一位受邀在会议上讲话的是马丁.贾克斯,2009年畅销书《当中国统治世界:西方世界的终结和新全球秩序的诞生》的作者。2019年大阪G20峰会上,他将中美关系的破裂怪罪于华盛顿,并认为美国平民主义的兴起是问题的根源。

他也将香港示威者污蔑为好战分子,政府不应妥协。

贾克斯频繁接受中共国际电视的专访,并在2017年声称西方必须向中共国学习,世界转向中共国主导是一件“纯粹的好事,是世界民主化最伟大的时代之一“。

其他参加学习研讨会的人员还包括上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主席,豪威尔勋爵;中英商务委员会主席,萨森勋爵;亚非学院孔子学会董事,内森.希尔;以及周日电讯报前编辑,伊安.麦克格雷尔。

中国共产党和女强人正对英国权力核心产生影响,其中一个人向资深工党议员捐赠了20万英镑,后者反对该党反对中共国在英国资助的核电站。

杰出的英籍华裔是中共在西方推进其利益的关键工具。克里斯丁.李的律师事务所在北京、香港、广州和伦敦都设有办公室。

她与中共有极深的联系。她是中共驻伦敦大使馆的主管法律顾问,同时兼任中共海外事务办公室法律顾问,该机构是中共庞大宣传网络中的一环,由统战部监管。

这些职位是她对中共重要性的明显标志。同时,她还是英国议会党内中共国小组的秘书。

2006年她资助了“英国华人项目“,旨在壮大英国的华人社区,让他们明白自己的民主权利和责任,同时确保政治阶层听到他们的需求和利益”。这听起来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多元文化企业。

但是它的中文名字有不同的含义,它被翻译为“英籍华人参与政治”,并与中共的华人参政这一渗透政策相关,通过促进对华裔的信任最大化中共在民主世界的影响力。

雪琳.贝茨与查尔斯王子,2019年2月春节宴会

克里斯丁.李参与英国政治开始于托尼.布莱尔当政时期。她与工党议员巴里.加德纳部长结盟,加德纳最近担任工党影子国际贸易部长。

她的律师事务所向加德纳及其政党捐赠了超过20万英镑。担任布莱尔政府部长期间,加德纳成为了“英国华人项目”的主席。在加德纳2011年组建的“代表中国公民聚会的全党团体“推动下,他们二人开始了一项在威斯敏斯特结交朋友的项目。

李的子女之一,迈克.威尔克斯,成为该组织的副主席之一。另外一个儿子,丹尼,任职于加德纳的议院办公室,他的工资由其母亲的公司支付。

该公司为这种政治纽带辩护到:“克里斯丁.里公司为其公共服务和对民主进程的支持而自豪。我们从未追寻不正当的政治影响,或为我们提供的服务索取回报。“

加德纳声称李的儿子在获得正式职位之前曾通过公开应聘流程担任其办公室义工,他的政治工作从未受到其母亲公司的影响。

加德纳一直强力呼吁紧密中英关系以及中共国主权基金在英国的投资。他支持了一家中共国有企业在欣克利角建立核电站。处于国家安全的考虑,特蕾莎.梅内阁曾搁置该项目。

有报道显示,他曾强烈反对工党内部对中共国参与欣克利角项目的抨击。

克里斯丁.李显然与大卫.卡梅隆在其当政时建立了不错的关系。

去年一月,她从特蕾莎.梅手上获得了“光点“奖,表彰她对中英友好关系的贡献。

一张克里斯丁.李在唐宁街10号门前的照片展示了标志性大门上挂着红色中文春联,宣告着中英关系的“黄金时代“。这个标志直观而有力:克里斯丁.李站在了英国政府的核心位置,并受到拥抱。

克里斯丁.李(中),是一名律师,在北京、香港、广州和伦敦设有办公室。

另外一位在中国问题上有巨大影响力的是李雪琳,她1989年到达英国后迅速成为了一名积极的保守党尤其是大卫.卡梅隆的活动家,与他在多个场合会面。2015年,卡梅隆开始谈论中英关系的“黄金时代”。

2009年她还担任浙江英国协会的赞助主席,该组织服务在英国居住的浙江人。

2010年至2014年期间她还是浙江海外交易联会的副主席。该机构随后被统战部兼并。统战部是中共联络所有党外力量的组织,例如人们熟知的宗教组织和其他利益团体。它也负责指导五千万至六千万的海外华人。

中共对她信任的最明显的信号之一,李雪琳曾担任全英华人中国统一促进会的执行副主席。该组织是北京在英国的鼓吹中共对台政策的机构。

2011年她与前任国务大臣麦克.贝茨相识并结婚。贝茨是中共国的老朋友,以至于习近平在2015年英国议会发表讲话的时候单独对他表示赞赏。

贝茨参加了习近平与其他中共的英国朋友的会议,与会的还有其他48团体俱乐部的名人。贝茨也是这个俱乐部的会员。

2019年贝茨发表了一个讲话,表达了他对中共国以及中共政府巨大成就的爱戴,回顾了一系列统计数据,并告诉听众们中共国只希望和平。

2014年雪琳.贝茨陷入了一场与她的朋友,时任伦敦市长的鲍里斯.约翰逊相关的资产丑闻。她建议皇家阿尔伯特码头作为中国公司高级商业公园(Advanced Business Park)的开发地点,该项目被誉为中共国在英国最大的房地产投资。

有人说约翰逊之所以偏向ABP,是因为贝茨在2010至2012年间对保守党的16万2千英镑的捐款。贝茨夫人声称这笔钱并非来自ABP,而是出自她自己的腰包。

雪琳.贝茨每年向由大卫.卡梅隆为保守党顶级捐款人设立的“领袖团体” 支付5万英镑会费。这个团体的成员与高级政客有特殊联系。

2014年五月,在一个保守党午餐会上,雪琳.贝茨向卡梅隆按照顺序逐一介绍了她的中国客人,据说,这是给未来中英合作的铺垫。

(中)是一名律师,其公司在北京、香港、广州和伦敦都设有办事处。

2017年,她与丈夫参与了特蕾莎.梅的竞选,在梅给选民打电话的时候就坐在梅的身旁。2018年贝茨夫人再次与首相在“双城午餐会“上亲密接触。2019年,贝茨勋爵和夫人积极参与了鲍里斯.约翰逊的竞选。2019年她还帮助组织了英国议院举办的英-中“黄金时代”新年晚宴。英国政客、中共使节和商人在这个活动上交织在了一起。在一场慈善拍卖上,北京商人姚伊春(Yao Yichun)以2200英镑拍下了特蕾莎.梅的一件纸质艺术品。

据报道首相对此非常欣慰并对姚的大方表示了感谢。两年前,姚伊春在一个贝茨夫人举办的慈善活动上捐款12000英镑。

在克里斯丁.李为唐宁街10号大门挂上中文春联的同一天,雪琳.贝茨和其他三位与中共机构相关的人士为特蕾莎.梅在唐宁街10号庆祝中国春节做了装饰。

克里斯丁.李和雪琳.贝茨如此成功地跻身英国顶级精英圈子,他们能在其中传播“中共国观点“。

至于贝茨勋爵,他去中共国参加了几次“友谊之旅“。这是一场长达一个月的在浙江省的登山活动,由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和友谊之旅基金(贝茨夫人担任主席)联合举办。

中国外语局的一个子公司为此拍摄了一部软肥皂剧式的纪录片。中国外语局是中共大外宣机器的一部分。

不论是可悲的或是有罪的,麦克.贝茨的行为都是中共理想的“利用老外给中共国说好话”的战术。2019年接受人民日报专访的时候,贝茨再次盛赞了现代化的中共国,强调了它对世界和平繁荣的贡献。

在中共体系里,负责与外国非政府组织和其他政治团体建立联系并推广一带一路的是中联部。

中联部的忠诚朋友之一是彼得.门德尔松,布莱尔内阁的高级幕僚和英中协会的荣誉主席。2019年的报道显示门德尔松声称与中共国的关系对英国非常重要,英国希望积极地参与一带一路项目。

这听上去像是党派宣传专员写出的辞藻。门德尔松接着说道:“英国已经做好了与中共国进行党派间对话的准备,强化两国党派间的交流,并促进英中关系黄金年代的建设。”

一个月之后,门德尔松在一份报纸上发表了文章,宣称美国对中共国发动了贸易战,打压对手。英国不应该选边站队。他文章的主旨是中共不会带来负面影响,英国应该欢迎中共国的崛起。

这忽略了一个赤裸裸的事实,即中国共产党利用民主制度的弱点来破坏它们。

如果想要生存,民主国家就迫切需要抵抗中共。

中共带来的威胁影响到了所有不希望生存在恐惧中的人们的权力。许多在西方生活的中国人、西藏人、新疆人、法轮功学员和香港民主人士,都直面中共的压迫,并且生活在持续的恐惧之中。

政府、学术机构和商业领袖害怕一旦引起北京的怒火,他们会受到金融反制。这种恐惧具有传染性和毒性,绝对不能被作为经济繁荣的代价被常态化。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2+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9 月 之前

该惊醒了

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