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邪恶联盟:伊朗国的毛拉与中共国的CCP

图片来源: uwidata

一直以来,我们都知道伊朗和中共国都是极权统治政府。7月9日,在Christian Post专栏,作者Hamid Gharagozloo特别撰文介绍了伊朗的毛拉(Mullah-神学家称呼) 如何影响了伊朗的近代发展。让我们来进一步了解这个充满神秘的国家。

伊朗在1979年伊朗革命后,由盛转衰

早在1976年,伊朗经历了近两个世纪的发展达到了辉煌的高度,并且是一个拥有世界第八大经济体的繁荣国家,当时伊朗有望在2000年超越许多欧洲国家。伊朗当时的创新教育系统、扫盲计划、经济和军事实力都令人称羡。然而,在美国、德国、法国、英国和苏联的串连下,破坏了穆罕默德·雷扎·沙阿(Mohammad Reza Shah)的巴勒维王朝统治,换上来一位的激进牧师阿亚图拉·鲁霍拉·霍梅尼(Ayatollah Ruhollah Khomeini)。悲惨的结果是,许多参与革命来寻求废除君主制的伊朗知识分子大众都没有准备好的继任巴列维政府的计划。在这种政权转移的关键时间点,美国居然缺乏远见分析来做出正确的决定,还让伊朗靠向苏联势力范围。最终,神职人员成为俄罗斯和英国在伊朗发挥影响力的最有效统治工具。

报导中,作者为了让我们清楚地了解伊朗当前的现实状况,特别强调以下几点:

  • 伊朗是该地区受教育程度最高的国家,仅次于以色列。
  • 就自然矿产资源而言,伊朗是世界第五大富国。
  • 伊朗人口年轻且受过良好教育。伊朗有1700万人以上的大学以上学历。
  • 超过三分之二的伊朗人要么是伊朗大革命时期的孩子,要么是大革命后出生的,因此他们没有经历过任何其他形式的政府。而且,尽管一辈子从小学就开始灌输和洗脑,但绝大多数伊朗人(超过90%)都希望政权更迭和代议制民主的政府形式,不仅尊重而且保护团体和个人的权利。

另外一方面,作者认为尽管伊朗拥有如此优质人力和独后的天然资源,但却有以下悲惨的事实:

  • 伊朗相对起来是执行死刑最高的国家,仅次于,而中共国是伊朗人口的17倍。
  • 伊朗是人才外流最多的国家。
  • 伊朗有全球最腐败的系统,苦难指数,贫困率和吸毒成瘾的一个国家。
  • 伊朗是全球最容易上瘾、最危险的毒品来源,伊朗用极低的价格来贩卖毒品给沮丧的年轻人,这也是控制并防止年轻人中起义的一种手段。
  • 伊朗是唯一一个国家推动人民出售器官和身体器官。只要几美元,急需要钱的贫困人们就会被迫出售自己的器官,来赚取微薄金钱。
  • 伊朗的男女平均寿命约为60岁,这意味着每一位伊朗人都被集体剥夺了数十年的人生最佳阶段。
  • 伊朗政权是邻近各国恐怖主义的幕后输出国家。在该政权成立后,所有已知的恐怖组织(巴解组织除外)应运而生,使伊朗成为中东和其他地区的主要破坏的稳定力量,威胁着全世界的民主价值观和人权。可悲的是,这是建立在伊朗本国人民的巨大牺牲上。

哈梅内伊政权为了俄罗斯的支持,给予俄罗斯各项优惠

为了保持政权和生存,毛拉破坏了伊朗的经济,用过低的价格给俄罗斯,英国,法国,德国和中共国丰厚的单方面合同和让步。不久前,毛拉还与俄罗斯签署了一项军事协议,据此,伊朗在里海的几乎全部50%的权利退给了俄罗斯,以换取在战争中获得军事支持。他们还允许俄罗斯自由使用伊朗的军事基地,基本上伊朗就等同于俄罗斯的殖民地。普京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从毛拉那里获得了最大的利益,在哈梅内伊和他的政权最需要普京的支持时,普京背叛了可怜的仆人哈梅内伊,一贯实行双重标准。

哈梅内伊政权为了存活和中共国利益交换

报导中指出,毛拉面对他的政权即将灭亡,并意识到俄罗斯一贯的背叛,哈梅内伊越来越多地寻求CCP的支持,并发展了邪恶的共生共存。几年前,哈梅内伊(Khamenei)在波斯湾授予CCP完全的捕鱼权,这对环境和生态造成了毁灭性的灾难。中共国一直在使用大型渔船,渔网长数十公里,刮平了波斯湾,几乎消灭了该区域的每一种生物。

报导中指出另外一个邪恶的合作例子,几天前,两个政权之间悄悄签署了为期25年的协议,CCP提供了大量的财政和军事支持以换取伊朗领土,包括全面进入并控制波斯湾的三个伊朗主要港口城市,以及CCP在波斯湾拥有油气勘探权、开采和销售权,并在指定地区建立了CCP军事基地。该羞辱性协议的微薄代价是以人民币作为指定货币之一支付给哈梅内伊。这使毛拉不仅可以绕开美国的制裁,而且可以绕过任何其他制裁,无论制裁多么严厉,毛拉总可以靠着获得世界货币人民币来维持生存所需的财务生命线。

在CCP的财政和军事大力支持下,哈梅内伊政权预计要完成其军事核计划并获得原子弹。他们的成功将意味着整个世界还继续与这个恐怖主义政权抗衡,除非国际社会意识到这种威胁的直接性,并团结起来对抗这两个政权及其暴行,否则国家资助的恐怖主义对民主和人类价值观的持续攻击将会很持久。

备注:

  • 伊朗人口8180万人。
  • Mullah: 毛拉或者穆拉,伊斯兰教国家对老师、先生、学者的敬称。

评:

在少数人控制的伊朗,原来同样过着水深火热的生活。伊朗和CCP一直相互交换利益,并且持续用武力威胁着周遭国家。最主要邪恶根源来是CCP,来自CCP从各方面管道提供的金钱和军事装备。紧接而来对CPP的各项制裁、脱钩,相信可以斩断CCP的现金流以,CCP终结,和CCP利益交换的国家相信也会跟着垮台,最后,伊朗一定也可以重建自由法治的国家。

原文链接

翻译文章:William
校对整理:文投

3+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maliya
9 月 之前

邪恶魔鬼从来都是一家人!

0
i7
i7
9 月 之前

邪恶都是一样的,假宗教,假神,吸人民的血,吃人民的肉。

0

热门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7月 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