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国恢复审查制度,噤声CCP病毒的医生和病人

新闻来源:《Breitbart

作者:John Hayward

翻译/简评:文明明

校对:沐子璐璐

Page:Hemingway

简评:简评:言论自由是最基本的人权。上天赋予我们说话的能力,就赋予了我们说话的权力。通过说话,我们可以表达自己的思想和感情、连络他人并与他人相处和交流,从而形成家庭和社会。而专制社会的统治者为了能够更有效地控制手中的权力,唯我独尊,可以不惜一切地歪曲事实、屏蔽真相、禁锢思想、限制言论。CCP病毒的大流行就是最好的佐证。一个没有言论自由的社会,就不会有真相、就不会有公平公正、就不能让社会最有效、最优化、最合理地发展。一切扼杀言论自由的行为,其实就是在扼杀人类的文明和人类的未来。

报告:中共国恢复审查制度,噤声CCP病毒的医生和病人

在CCP病毒爆发最严重的日子里,记者刘文(Tracy Wen Liu)曾经在武汉进行了一些实地报道。这周二,她在[外交政策]上发文警告说,中国共产党(CCP)再次对医生和患者进行言论审查,防止他们讨论病毒大流行的真相和中共国对(病毒大流行)的回应。

刘援引了自己今年有关武汉的一些报道,来表明中共对医生进行封口、对社交媒体上的言论进行审查删除的恶劣情况正在再次发生。她说,她经营了9年并拥有约9万名粉丝的微博(中共国版的Twitter)个人账户,已经在5月份被封掉。

刘说:“新一轮的审查制度在CCP病毒大流行期间执行得更加严格,主要用于掩盖有关COVID-19的故事。”

今年1月和2月,中共着重压制的是有关物质短缺,医院拥挤,病人求助就医的悲惨遭遇,而这新一轮的审查似乎是基于“民族主义”和“美化政府抗疫的举措”的。

刘说,新一轮审查的目地就是要保障中共的喉舌能够美化他们在遏制病毒方面的表现和那些明显虚假,却没有受到国际组织和媒体指责的低感染率和死亡率的。

随着生活逐渐恢复正常,在中共国采访医务人员,患者和他们的家人会变得越来越困难。政府想把自己包装成一个负责任的政权,成功地遏制了病毒,并且在世界上处于领先地位。越来越多的普通民众和记者,会因为接受采访而惹上麻烦。广受欢迎并且历史悠久的自由报刊《南方周末》在发表了一篇有关武汉市中心医院严重腐败的文章后,受到宣传部门的批评,并被告知除了引用官方新华社报道,其他有关CCP病毒的文章一律不得发表。据他们的记者说,那些与CCP病毒有关的深度调查文章永远不会有发表的机会了。

在CCP病毒大流行中失去亲人的人们,尤其是那些由于在医院里接受其它疾病治疗而感染的死者家属,正在向当地官员讨要说法和追究责任。

根据刘的说法,中共在病毒传播最严重的阶段,一直在密切监控那些有不满情绪的人们—那些失去家人后讨要说法的人们,尤其是极少数将遭遇传播到国外的人们。并且中共在快速采取行动,确保这些人不会说出任何有悖于共产党所宣传的,中共国对病毒大流行采取了极其有效措施的话。她指出,医务人员都有共识,如果他们想保住自己的工作,他们就不能分享有关冠状病毒的资讯,也不能分享他们的工作单位是如何应对冠状病毒的。

刘用她观察到的,一个有趣的现象来总结(现在的情况):那就是中共官方用CCP病毒来推动民族主义,并激发出一些看起来是真情实感地支持政府的私人团体。他们竭尽所能散布“正面故事”并骚扰异见人士。而这些啦啦队中的一些人也因自己说话太多,或涉足言论自由之类的禁忌话题而受到审查。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