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中国强硬制裁有助于避免全球战争

新闻来源:《The Hill》

作者:Joseph Bosco

翻译/简评:Cathy r

校对:Cathy r

Page:面面

简评:

作者看到了美国在世界正义事业中的地位,没有美国的领导力量,世界将无法对抗中共的侵略性的极权威胁,尤其是川普政府肩负的重大的历史责任。作者认识到对中共抱有和平共处的幻想是不可能了,最好是联合中国人民从内部推翻中共统治,而不是在外部发生世界大战,所以作者主张冷战比世界大战好。

共产主义中共国不会改变,直到它的人民和西方要求它为止

在独立日前夜在拉什莫尔山的演讲上,川普总统赞扬头像被荣誉地刻在山上的四个美国历史政治巨人。他还称赞来自科学界、娱乐界、体育界和军事界的国家英雄。

总统们有得天独厚的机会影响不仅当今美国人的生活,还能影响人类历史。所有总统都面临当时的时代挑战,但是这届总统执政的历史时期相当于二战开始时期或冷战结束时期。

现时存在的危险和历史机遇主要从由中国共产党建立和统治的中共国带来的。

世界人民和经济被深困在致命的源自中共国武汉的全球大瘟疫里,这全球扩散不是由于当地官员随机、无辜的错误而引起,而是由中共故意的欺骗行为使然的,这也是在流行病和大流行初期带给全世界伤害一样的行为模式。

正当许多国家被分了心,北京却竭尽全力的巩固和传播一种更致命的病毒——共产极权主义病毒。首要的征服的受害者是穆斯林维吾尔人,西藏佛教徒,基督徒,法轮功学员和政治异见者和独立思想者。

从中共国发射出的北京意识形态和军事侵略目标是香港和台湾。西方世界团结一致的谴责北京厚颜无耻的试图对香港人民进行独裁统治。

国会已起来迎接挑战。众议院和参议院全体一致通过法律对参与破坏香港半自治的中共国官员进行制裁。和参议院医学博士克里斯·范·霍伦共同提出此项法律的共和党参议员帕特·图米,解释它的重要性时说:“这是美国和自由世界不再愿意忽视已发生的最糟糕行为的一种信号。这是我们不能再忍耐下去的一种信号。”

这项法律对镇压抗议者的中共官员、警察部门和资助中共镇压的银行进行强制性的惩罚。此法案正等待总统的签字,让他有机会接受全世界渴望寻求的领导者角色来对抗北京最近暴行。

只有美国能站出来对抗中共的威胁,但其它国家显得已准备好跟从美国的领导——特别国际反应并不涉及为香港而进行战争,而是对北京采取行政和金融行动。

总统也应该马上要开始执行国会批准的他最近签署成为法律的维吾尔人人权法案。再一次表明两党一致同意,如中共国的主要经济大国——从西方贸易、投资和知识产权转移获利巨大的国家——不能被允许不受惩罚地继续破坏国际公约。

除此之外,川普应继续他限制中共国进入美国证劵金融市场的审慎行动。通过上个月的行政命令,他阻止了思里夫特储蓄委员会强制把联邦政府养老基金投资中共企业,这些企业帮助中共政府镇压人民、生产武器攻击台湾和美国第七舰队。

现在五角大楼——最后遵从忽视了21年的国会法案——公布了20家隶属中共政府军事工业复合体的在美国运营的中共企业。总统有行政力量终止这些恶意活动,应即刻这么做,尽管有华尔街为自我利益而反对。

这将会有内部反对力量。因为北京给西方世界一系列的安全和经济挑战,对其中任何一个回应可视为在其它领域破坏潜在的进步。在过去,这带来政治和政策瘫痪。

川普政府在很大程度上已打破这个模式,但不是全部。数十年来,北京打着北朝鲜牌造成美国在贸易、台湾、南海东海的海上扩张和人权上不作为。现在剧本已翻篇,但贸易是其它问题的杠杆点。

但贸易协议不能被用作减少美国在其它问题上对中共国压力的抵抗。虽然不流血,但所需的惩罚措施不是免费的。他们对已被疫情的巨大破坏结果搞得晕头转向的国际社会会制造更多的经济阵痛。是表现了政治勇气的川普首先点燃起贸易战争的,但他已无力去承担更多对他根基的经济破坏。

但是,由于美国道德和政治领导力的复活,西方世界最后能对中共国快速增加的威胁团结起来,将表达一种北京很长时间以来在其民主对手身上缺乏的坚定意志。

川普总统应抓住机会来表明,不论他以前有着什么样的保留,使美国再次伟大必然涉及一种不被中共据为己有的国际领导角色,而中共的行为已对世界各国产生巨大的破坏力。

同样在安全方面,政府已经在回应中共国的挑战,但它还需要做更多的事。美国海军作了一项受欢迎的政策改变,在西太平洋水域发挥作用面对中共的扩张主义政策。

而且,华盛顿对台湾宣告的防卫承诺将增加美国对中共国冒险主义的威慑力,也有可能增加海军军事活动的需要性。如果北京明确知道和台湾的战争意味着是和美国开战,他们将看到继续增加军事力量和威胁活动的危险和徒劳无功。美国战略的明确度将巩固中共国的温和派,减弱激进派,但不会对自杀性的顽固派产生影响。

最终,西方必须承认和进攻型的中共国的长期和平相处前景是不可能达到的。对此结果,像理查德·尼克松半个世纪以前说到的“中国必须改变。”考虑到交往政策的彻底失败,国际社会必须换作和中国人民一起从内部改变此政权。

一个激活的信息运动能把北京的注意力从到外国冒险转到关注国内,这能达到一个先发制人和防御性的目的。否则,要从外面改变这政权,另一场民主和专制间的世界冲突将不可避免,而所有国家都要悲剧性地付出更大的代价。冷战比世界大战要好。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