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宫新闻秘书麦肯尼:美墨关系从未这样坚固过

白宫新闻秘书凯里·麦肯尼于2020年7月8日举行新闻发布会,指出感谢川普总统的领导,美墨关系从未像现在这样坚固或富有成效。美墨加协议将会成功地将那些在北美自由贸易协议下失去的制造业工厂和数百万个工作岗位带回来。

新闻发布会摘要:

大家好。下午好。今天,川普总统欢迎墨西哥总统洛佩斯·奥夫拉多尔(López Obrador)来到白宫。会议重申了奥夫拉多尔总统与川普总统之间不可思议的牢固联系。领导人们指出,许多人质疑他们的能力,觉得他们不可能以强大和卓有成效的方式进行合作。但是请放心,他们在一起工作,而且一起工作地很好。得益于川普总统的领导,美墨关系从未像现在这样强大或富有成效。

特别是美墨加协议(USMCA),对我们两国和美国工人来说都是一个重大胜利。根据《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议》, 我们将重新获得在北美自由贸易协议(NAFTA)下失去的超过400万个的制造业的工作机会。这将为美国创造大量的工作机会,而那些工作机会曾由于失败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而流失。

此外,由于NAFTA,我们损失了数以万计的制造业工厂。我们要将那些工厂带回美国。USMCA将会成功地将那些在NAFTA下失去的制造业工厂和数百万个工作岗位带回来。

NAFTA 对美国工人来说是一个很差的交易,因为它没有考虑美国工人的利益。许多政客忘记了诸如NAFTA这类灾难性的贸易协定所造成的损害,但川普总统并未忘记。这位总统改变了现状,重新谈判了NAFTA,并为美国工人争取了更好的待遇。

原因如下:仅 USMCA 就会创造176,000个美国就业机会。我们相信,总统已经谈成的其他贸易协议将会增加这一数量,并有助于消除许多 NAFTA 所造成的伤害。 USMCA 将促进美国制造业的发展,包括工资,新的工作机会,以及出口。 USMCA 将创造76,000个汽车制造业的就业机会,这对美国的福祉至关重要。

就如川普总统重建了历史上最强大,最具包容性的经济,USMCA 对商业有利。 USMCA 将帮助快速启动我们的经济。 USMCA 预计将使 GDP 增加2350亿美元。而这意味着工作机会,工作机会,工作机会。

在今天的总统会晤中,一位墨西哥官员指出,许多人曾认为USMCA的可能性只有80/20。而现在,这是100%的确定。

好,先说到这儿,现在我将回答问题。是的。

问:凯里,有两个问题要问。首先是,川普总统已经有两周没有接受白宫记者的提问了。 尽管我们很乐意与您交谈,而白宫总喜欢说总统是“历史上最容易接近的人”。 那为什么在大流行期间他已经两周没有回答问题了呢?

答:总统会定期回答问题。 他比他的任何前任都更容易接近。 我相信您很快就会看到他出来回答提问的。 他总是能胜任工作,但是他最近在椭圆形办公室的工作很艰巨。

问:另外,政府是否在对福奇(Fauci)博士进行报复, 因为他在公开场合和总统唱反调? 今天,他被告知要来白宫参加工作组会议,这意味着他无法回答记者的提问。

答:瞧,这是由工作组决定谁在发布会上出现。 但是您今天已经听到了许多来自我们的医生的声音。 您已经听到了 伯克斯(Birx)博士的声音。 自6月1日以来,福奇博士已参加了六个电视节目。 您刚刚在6月26日的一个工作组发布会中听到了他的声音。 他还参加了6月29日举行的关于新冠病毒的副总统对州长的发布会。 因此,您最近五天以来都听到了他以及其他医生的声音。 哈恩(Hahn)博士也已经六次上电视了。

问:总统对 Fauci 博士还有信心吗?

答:总统对我们医学专家的结论充满信心,但由他来决定如何处理这些信息,如何接收我们从 Fauci 博士,Birx 博士和其他人那里得到的信息,以及如何吸取他们意见中的精华,并达成最有利于这个国家的最终的共识。

问:我也有两个问题。第一,总统到底是不喜欢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防疫指南里的哪个部分?

答:关于总统今天提到的CDC的防疫指南,我要指出,雷德菲尔德(Redfield)博士强调的是,他不希望那些指南成为学校不重新开放的原因。 它们不是要求,也不是规定性的。 这是CDC主任的话的原意。

问:对的。但是是哪些让总统认为太严格,太昂贵,以及太不切合实际呢?

答:这里我要指出的关于防疫指南的一点是,在这些指南中,有28个地方暗示着这些指南甚至不可行。 18次提到其中的某些或许是不可能的,而9次提到其中的某些或许是不可行的。 而那已嵌入到指南中了。

这里我可以给您一个具体的例子,是关于食品服务的:“让孩子们自己带饭。” 好吧,这个国家有2千2百万儿童依靠学校提供的食物,他们依靠学校提供的食物来获得营养。 这就是一个例子。

问:所以这是总统不喜欢的一件事?还有别的吗?

答:还有一些别的,但是我们需要确保美国 ……

问:但是,我有点想知道它们将会发生什么变化,这才是我想问的。

答:好的,您看,就像副总统说的,CDC将会制定新的指南——附加的指南。我想将会有5条,他说的。而在它们公布的时候您将会知道。

问:好的,我还有第二个问题 ……

答:请问。

问:一个很快的问题,就是:总统和CDC似乎在防疫指南的制定上并不一致,他希望他们提出的内容以及CDC实际提出的内容并不一致。那总统为什么不去参加这些工作组的会议呢?如此他就可以直接和他们讨论。因为据我们的报告,自4月份以来他没有参加过一次。

答:我要指出的是,疾控中心与总统的意见是非常一致的,这就是为什么您听到疾控中心主任强调,这些指导意见不是规定性的,它们不是强制要求,并且还会有补充指导意见出台。所以他们的意见是一致的。总统每天都会收到关于新冠病毒的例行汇报。在做重大决定时,相关信息都会被呈递给总统,然后再由他以最有利于整个国家的方式进行推进。

问:谁每天向他做简报?

答:吉尔(Jill)。

问:谢谢,凯里。就想跟进一下那些新的CDC指南,据说将会在下周出台:白宫是否向CDC施加了压力,要求CDC更改依据医学专业人士所达成的公共卫生指南,因为总统不喜欢它们?

答:不,一点都不。但是总统今天早上在推文上公开地非常明确地表达了他的观点,所有人都可以看到。关于指南,我想强调一下美国儿科学会,它是一个由代表67,000名儿科医生组成的组织,他们坚定地认为孩子们需要重返校园,他们说:“学校的政策在响应新信息时必须灵活敏捷,并且当特定政策不起作用时,管理员必须愿意改进方法。” “政策应切实可行,并适合儿童和青少年的发育阶段。”

问:我能问一下吗:总统是否反对在学校中保持社交距离这方面的一些指南——现在那些指南中已包含的一些内容,如将桌子彼此分开放置,将上学时间错开?他是否反对这些内容?

答:我不会具体地谈论每项指南以及讨论总统的立场。总统希望我们安全地回到学校。这是我们的孩子所依靠的。这些学校是必不可少的,我想他是和这个国家的所有父母站在一起的,父母们希望看到他们的孩子重返校园,也希望看到——确保他们的孩子不会落后于教育。

问:谢谢您,凯里。在2016年竞选中的此时,川普总统已经就后来最终达成的USMCA谈论了超过九个月的时间。那么,您认为我们何时可以期望川普总统会具体说说他在第二个任期里施政的优先事项?

答:我想您听到他经常谈论这件事吧。总统将提出更多的贸易协议;降低税率; 为我们的学校提供更多的资金。

我这里确有一个公告和您分享,在新冠病毒援助、救助与经济安全法案(CARES Act 4)中,他希望大幅增加教育经费,但同时也知道这笔钱应该落实到学生。这是我们近期着重考虑的优先事项:支持我们的学校,支持我们的家庭。

他谈到了支出——第一次给美国人的刺激性支出效果很好。他提到了第四阶段。他谈论了工资税免税期,这对美国工人来说是一项很大的减税。

这是一些近期的优先事项,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您将会听到更多关于他第二任期的一些施政计划。

问:你觉得在本周六的新罕布什尔州的集会上,他会在演说中具体谈论那些优先事项吗?

答:我不想在他本周六的演讲前多说什么,但是您肯定会在将来的演讲中听到更多总统关于他对第二任期的一些展望。

他刚在本周提到经济建设是一个方面。要知道,他曾带来了近代史上最繁荣的经济。他想经济重归彼时的繁荣。他通过放松管制、降低税收来做到了这一点,并为美国黑人、西班牙裔美国人、残疾人和我们的退伍军人带来了历史性的低失业率。就是这类政策,是他正在考虑的在第二任期里将会实行的保守的政策。

问:您对国会山上的共和党人想说些什么,他们已经告诉记者,说他们希望川普总统对他打算做的或许可以再强有力一些?

答:关于这一点总统已经很清楚。我的意思是,我刚刚向您提到了他在CARES Act 4想要做的。他还提到了其他的一些内容,所以我认为他对自己想要做的非常直言不讳,您会从他那里得到更多的信息。

问:谢谢。我有一个关于香港的问题,但我想先就集会再问几个问题。

在您出来之前,塔尔萨(Tulsa)的卫生局局长说,总统的集会很可能导致了该市新冠病毒的病例数激增。 我们知道,Tulsa市之后,总统的盟友和顾问也被测试为阳性。 在新罕布什尔州(New Hampshire),建议使用口罩,但不是必需的。

因此,我想知道,首先,我们已经看到了由此而带来的公共卫生的后果,为什么总统继续不要求在集会上戴口罩? 将来总统是否会对此或在别的方面有所改变?

答:总统一直在按照CDC的防疫指南操作:推荐,但不是必需的。但是正如他最近所说,如果他无法保证每天都接受测试,并且处于无法保持社交距离的情况,他会戴上口罩。 我们将口罩分发出去。竞选活动中都会分发口罩,而且在这些活动中,还有足够的洗手液。而是否要去参加,这是个人的选择。

问:在集会导致了病例数增加这个方面,你对Tulsa市的卫生局长有何回应?

答:我只是想说,我这儿还没有数据表明这一点,但是否参加取决于个人意愿。 我们鼓励戴口罩。正如总统所说,如果他不能保持社交距离,他会带口罩的。但这是个人的选择。

问:接下来关于香港的问题。我知道,幕僚长和国家安全顾问在最近几天的商讨表明总统可能会在上周在国会通过的法案上签字,并会有其他附加的行动。

因此,我想知道,您对这些事情在时间的安排上是否有新的消息可以透露,于此同时我们也听到了来自美国公司的担忧,即根据最新法案将实施的严厉的制裁措施可能会损害它们在香港和中国大陆的业务。因此,我想知道您是否可以就这个方面,即如何在严厉地制裁中国官员与美国商业利益间取得平衡,谈谈政府的想法.

答:我不会在总统之前谈论我们将会对中国采取怎样的行动。但是我可以确认,您将会听到一些将对中国采取的行动。

问:谢谢您,凯里。依然是关于香港的问题:今天早上,罗伯特·奥布赖恩(Robert O’Brien)说,中国基本上吞并了香港。您能解释一下他这么说的意思吗以及政府打算对此如何行动?

答:我想他的话已经很清楚了。在此我们已经非常清楚了,由于中国的行动,香港自贸区的地位受到了威胁。

问:关于“吞并”再问一个问题:政府的计划是什么——针对以色列吞并约旦河西岸部分地区,政府会采取的实际的计划?

答:我不会在总统之前对那些行动发表评论。

问:谢谢,凯里。您之前提到过教育,总统今天早上在推文中说,他可能会撤走资金。 首先,他为什么要从学校撤走资金呢? 第二,他具体指的是什么资金? 第三,鉴于大多数公立学校是由地方财产税资助的,他有权力可以这样做吗?

答:我要指出的是我刚才对克里斯汀(Kristin)说的话:她想增加CARES 4中的教育经费。但他正在考虑潜在的拨款方式,以确保将经费落实到学生,这更像是与学生直接挂钩,而与学校所在地区没有太大关系。

同时我也要指出这是他在推文里说的他会考虑的事项。

问:我不是问这个,我了解你阐述的CARES相关内容。但我的问题是关于总统,我猜想总统是在以此对那些不想以他的方式开放学校的民主党州长和官员们进行威胁。再次重申,我好奇的是,他将采用什么职权以及针对哪些资金项目采取行动。

答:是啊,不是以他想要的方式开放。他希望所有学校一同开放。他希望学生们回到学校,否则会有很多严重的后果。

我们得搞清楚现在的状况:现在的情况是,美国儿科协会在谈不上学对孩子们的负面影响;学习量不足就是其中之一。针对儿童及青少年的身体及性虐待在增多,因为没人像体育老师和学校教职工那样,在看到相关迹象时去向教育部门通报。药物滥用,抑郁,自杀念头都在增多。这些都是美国儿科协会提出的。

所以总统会向学校施压来让他们重启。否则后果非常严重。甚至连 CNN 都报道了,专家们认为,儿童虐待及忽视热线拨打量的下降,其实是因为有更多的案件没被举报。这是我们无法接受的。学校是必不可少的,老师也是必不可少的。总统希望学校开放,这就是为什么他为此而大声疾呼。

问:但是凯里,总统是否能接受正在考虑开放的学校和学区希望以最安全的方法来做这件事?这也就是为什么双方似乎在如何以最安全的方式开放学校上存在分歧。

答:总统会坚决反对那些希望维持学校关闭的教师工会,因为对孩子们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开放学校。这点是非常明确的。

问:你认为教师工会希望学校维持关闭吗?

答:艾博妮(Ebony)。

问:谢谢凯里。继续杰夫(Jeff)的问题:纽约市政府官员今天说学校将在秋季以每周两到三天的交错排期方式复课。我想问川普政府是否支持这种方式?

答:我还没跟他讨论过这个计划,但是任何时候看到孩子们能回到校园都是鼓舞人心的。我还没有跟他讨论过纽约的情况。

问:另一个问题。最高法院明天将会对总统是否需要公开他的财务记录进行投票。我想知道,如果最高法院裁决不利于总统,他是否愿意把他的财务记录交给国会和曼哈顿地区检察官。

答:因为这是一个假设的问题,所以我就不回答了。明天知道投票结果后我会再来和各位讨论,希望投票结果对总统有利。

问:好的,两个问题,凯里。谢谢。川普总统有没有询问墨西哥总统,其是否愿意支付边境墙的修建费用?后续如何?

答:我在场时并没有讨论这个问题。

问:第二个问题:总统是否仍将在本周提交文件,以重新签署童年入境暂缓遣返计划(DACA),并且启动法律程序?

答:还没有公布这方面的消息,不过我们有任何消息时,你会是第一个知道的。

问:谢谢,凯里。回到本周早些时候麦道夫(Meadows)提过的行政令问题,川普总统是否会在起草行政令的同时与 Obrador 总统讨论其中的细节?或者他……?

答:我所参与的讨论环节中,并没有任何关于行政令的内容,但是本周会有些行政令。

问:是否能透露些行政令的相关内容?

答:暂时不能,不过本周会有行政令。

问:贾斯汀·特鲁多今天缺席是怎么回事?

答:是的,贾斯汀……

问:在全世界都在关注USMCA的情况下,这将向全世界传递怎样的信号?

答:加拿大是因为其国内因新冠实施的旅行禁令才未能出席。

问:凯里

答:请讲。

问:我是西班牙埃菲通讯社(EFE)的露西娅·利尔(Lucia Leal)。我想请您确认川普总统和López Obrador总统在今天的会议上到底有没有讨论移民问题。

答:双方就此进行了简短讨论,认可了墨西哥与美国之间一直以来的友好合作。墨西哥在部署边境军队上做出了很大贡献。Obrador 总统是美国的伟大合作者,无论是在USMCA上,移民问题上,还是禁毒上。川普总统和 Obrador 总统的合作已经挽救了无数生命。

问:川普总统没有就移民问题和边境问题向 López Obrador 总统提出新的要求吗?

答:我不想讨论他们私下谈论的细节,但我要指出,今天双方都对一直以来的友好合作做出了认可。

问:谢谢,凯里。两个问题。继续 Jeff 的问题:你多次在记者会上谈论联邦制的重要性,也就是地方和州政府官员能够自行决定如何管理他们的居民。为什么在学校的问题上,总统却威胁他们,如果不按照要求重启学校,将会撤销对他们的资金支持?为什么在这个问题上不遵守联邦制的原则?

答:因为总统认为资金是给学生的。只有去上学的学生才能得到资助。持续关闭学校不是长久之计。如果说政府支持任何观点,那就是反对虐待儿童,支持教育平等。

政府反对虐待儿童,但在学校关闭期间对该类事件的举报减少了。政府支持教育平等,麦肯锡顾问公司的一份详细报告指出,学校关闭对低收入,非裔,和西班牙裔学生造成的影响最大。

我们的总统为学习的权利而战,为机遇而战,他还将为学校的持续运营而战,因为学校关闭对少数族裔造成了不公平的影响。

另一个问题是高中辍学率。我们知道在学校因卡特里娜飓风和玛利亚飓风关闭后,14%到20%的学生再也没有回去上学。有预估表明,学校关闭将导致2%到9%的学生辍学。我们的学校非常重要。他们必须持续运营。他们是必不可少的。总统将站在学生一边。

问:第二个问题:最近有一本书引用了您的同事凯蒂米勒(Katie Miller)的一句话,就是“如果你来到美国,那你就应该美国化,我们为什么要有小哈瓦那(翻译注:位于南佛罗里达的古巴人聚集区)?”本届政府,白宫是否支持这一观点?

答:我来这之前跟Katie谈过,她说书里描述的不是她的本意。而且我可以告诉您,对古巴裔社区来说,没有比川普总统更伟大的盟友。他热爱古巴裔社区。他甚至把家都搬到了佛罗里达,准确点说就是南佛罗里达。没有比古巴裔社区更伟大的社会主义反对者,正如川普总统所说,“美国永远不会成为社会主义国家。”

问:谢谢,凯里。休斯顿刚刚因新冠隐患取消了德州共和党集会。有没有什么缩减杰克逊维尔市(Jacksonville)集会规模的新想法?

答:没有。我们仍然在筹备杰克逊维尔市的集会。这将是一次安全的集会,一次美好的集会。共和党全国委员会(RNC)将会提出具体方案。

问:我是否可以提一个教育方面的问题,不是关于低年级,而是关于社区大学和大学的?一些大学质疑移民及海关执法局(ICE)对于无面授课程大学的外国学生签证的决议。我想知道这样做的目的是否是为了迫使大学全面开课,这样做似乎有些不安全。

答:我想这项政策的目的不言而喻。你知道在有些大学,比如说凤凰城大学,上网课是拿不到签证的。那为什么在其他大学上网课就能拿到签证?

还有我想指出,关于哈佛和麻省理工针对该事件的起诉——请前母校原谅我的直言不讳——比起学校起诉川普政府,学校更该受到不能上面授课,却要全额缴纳学费的学生的起诉。

问:关于Jacksonville市集会灵活性的问题,如果佛罗里达的感染量持续上升,是否有可能在转为在其他地方举行集会,如果夏洛特(Charlotte)市的感染量趋于稳定甚至下降,是否有可能回到Charlotte市举行集会?

答:我不想讨论假设的问题,还是把它留给总统先生吧。不过总统对去佛罗里达集会感到非常兴奋,那里是他的家。Jacksonville市是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指定地,也是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的召开地。

问:现在学校都在考虑如何开展下一步工作,很多学校可能都在考虑一种折中的办法,比如像纽约计划的那样,请问总统是否能接受这种与他全面开学计划相冲突的,一半时间在家,一半时间上学的计划?

答:我把这个问题留给总统先生。我还没与他就这种折中方案进行过讨论,不过我会跟他讨论这个问题并告诉你们答案。

在这里我想感谢大家,感谢你们提出的这些发人深省的好问题。

还有一个新闻事件我想在这提及:堪萨斯城(Kansas)市长写信给州长说:“我们现在处于危急关头,我们需要为执法部门和检察官提供更多的工具,以帮助他们阻止谋杀和其他暴力行为的预谋,特别是那些持有致命武器的重刑犯在堪萨斯城街头的犯罪。” 

据Kansas城市长办公室报到,截至昨天,Kansas城已经发生了100起谋杀事件, 相较去年增长了40%。非常不幸的数字。司法部长巴尔(Barr)已经宣布将要实施一项“莱金德行动”。这项新方案将用于对抗发生在Kansas城的暴力犯罪潮,是对市长和州长要求的直接回应。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莱金德行动是联邦政府为增加城内执法力度所做出的努力。司法部长Barr已经指派司法部执法机构,如联邦调查局,美国法警局,缉毒局,烟酒枪炮及爆炸物管理局的探员们于10日内抵达Kansas城,以帮助州及地方官员抵抗暴力犯罪潮。

莱金德行动以一名4岁儿童,莱金德·嘉里费罗(LeGend Taliferro)的名字命名,6月29日他在家于睡梦中不幸被枪击头部去世。Taliferro在婴儿时期的一场心脏手术中存活了下来,现在却不幸失去了生命。作为联邦政府,我们要确保这样的悲剧不再发生,并最大程度利用我们的法律资源来保障像Taliferro一样的孩子们能够存活,并过上平静的生活。

非常感谢各位。

【全文完】

阅读白宫英文全文

翻译:【萧萧】【石头】校对:【萧萧】【石头】

战友之家玫瑰园小队出品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Isaiah4031

“but those who hope in the Lord will renew their strength. They will soar on wings like eagles; they will run and not grow weary, they will walk and not be faint” 【Isaiah 40:31】 7月 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