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丽梦博士:必须告诉世界新型冠状病毒的真相(文字版+字幕版)

英雄科学家闫丽梦博士

(一名来自位于香港的世卫组织参比实验室的爆料者,在福克斯新闻独家采访中指控(中共)掩盖新型冠状病毒疫情。)

我是闫丽梦博士,你可以叫我斯嘉丽。我来自香港,就职于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我的实验室是世界顶级新型冠状病毒研究机构。我来美国的原因是要说出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真相。

(闫丽梦博士说她来到海外努力说出真相,而且被迫离开了她的朋友和家人。)

如果我在香港说出来,一张口便会被消失和被杀害。没人知道我要说什么。所以,我需要到美国来,告诉世界新型冠状病毒来源的真相,让人们知道它有多严重和危险。这与政治无关,而是关系到全人类能否活下去。

(据指控,她早期对病毒的研究工作被掩盖,而这些研究本可以阻止新型冠状病毒的扩散。)

我是自12月底,在全球范围内最早介入新型冠状病毒研究的人之一。12月31日,我们了解到中国武汉出现了与非典类似的新型冠状病毒,随即,我的主管、世卫组织顾问潘烈文博士就让我对大陆的实际情况进行秘密调查。中国政府拒绝海外专家到中国进行调查,甚至拒绝香港专家去。所以我找了一些我的朋友获取信息。

这是12月31日的聊天记录。我联系了一位在中国疾控中心的朋友。那位朋友有一手资料。此人告诉我发生了家庭集体感染的病例,所以认为应该是人传人。

(之后好几个星期,世卫组织都没有确认病毒可以人传人。)

(世卫组织声明:“根据中国权威机构的说法,该病毒可以在某些病人身上导致严重疾病,但不会在人群之间传播…没有足够证据认定报道中此次集体感染案例的整体风险。”)

(世卫组织推特:中国权威机构研究人员进行的初步调查未发现在中国武汉出现的新型冠状病毒在人与人之间传播的明确证据。)

(明显看出,愿意与闫博士分享信息的医生们感到了恐惧。)

这是一个中国各地区医院临床医生的聊天群。中国时间12月31日之后,有一天早上,其中一个大夫在群里问有没有武汉的大夫,可以分享一些有关这个类似非典病毒的信息。立刻有人警告这名大夫说“不要问”,话题太敏感。我们不能谈论但必须戴口罩。

(她说,1月16日,由于政府几乎没有提供任何细节,她被要求再次联系在大陆的朋友。她的发现让她感到不安。)

首先,武汉的人传人现象变得非常严重。有太多病人得不到及时救治和诊断。医生和病人都没有防护措施。普通人也是。政府不允许人们公布这些信息。医院医生很害怕,什么也不能说。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也非常害怕。

(她说,就在此时(中共)开始对她的研究进行掩盖。)

我一得到结果就向潘烈文作了汇报。但他让我保持沉默和小心。他以前就警告过我,“不要触碰红线”。意思是,不要超越政府的原则。否则,我们就有麻烦,就会“被消失”。我想,应该向公众公开这个信息,而且很紧急。应该尽快对公众作出回应。但那时他什么也没做。我等了好几天,但没有看到采取任何措施。

还有世卫组织参比实验室的联合主管Malik Peiris教授。他们都了解情况,但他们什么也没做。作为病毒学专家,有些甚至是医生,他们应该知道情况有多严重。这是公共卫生危机事件,他们本应该迅速作出反应。他们本应该采取很多措施。他们本来有很多选择可以控制疫情爆发,不让病毒扩散出去,从而变成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灾难。

(当她发现她的老板潘烈文博士和联合主管Peiris博士并未将她的发现传递出去…)

我非常失望,但我知道一定会是这样,因为我了解这些像世卫组织这样的国际组织与中国政府之间的腐败。所以,我接受当时的情况,但我不想让这些错误信息误导全世界。我认为必须纠正它。

我知道会对我发生什么。我知道他们怎么对待爆料者。我看到了政府如何打压那些无辜年轻的抗议者。

(世卫组织否认了闫博士的声明,并且告诉福克斯新闻“很多人为我们做顾问工作…但是,[闫博士、Peiris博士和潘博士]不是我们的工作人员,重申一遍,他们不代表世卫组织。”福克斯新闻未能联系到其他几位博士。)

(中国大使馆发言人告诉福克斯新闻,他们“从未听说过”闫博士,并且“中国政府在疫情爆发后做出了迅速而有效的应对。”尽管有危险,她仍开始向一名在美国的自媒体人透露信息,这名自媒体人在1月19日公布了她的发现。但只是用中文。)

遗憾的是,中文和英语世界是完全隔离的。所以,(在国际还未作出反应时),爆料四个小时之后,我们就得到了中国政府的回应。

政府将感染病例数从62改为198,翻了三倍。

他们承认了人传人。

(美联社:“确认中国冠状病毒人传人”2020年1月20日)

此外,习主席发表了2020年第一次讲话,称新冠病毒具有感染性,当时归于和非典病毒一个等级。

不久,3天后,1月23日,武汉封城。

(几周后,她收到那位自媒体人的可怕的提醒。)

他知道我有危险了。我必须尽快离开。他问我是否愿意去美国,告诉世界真相。我说我愿意。我丈夫发现了这次通话。

(她的丈夫在同一个实验室工作。她说,他了解她的研究,与Peiris博士关系密切,并且私下里给过她支持。但当她问他是否愿意一起去美国,并解释了所发生的一切时…)

他完全气极了,指责我,试图击垮我的信心。这也说明他太害怕中国政府了。他说他们会把我们全都灭口。我试着说服他一起来美国,但没成功。所以,周一,4月27日,我拿到了飞美国的机票,4月28日,我搭上了飞往美国的航班。

(在一个政治流亡团体的帮助下,她离开了中国,没有引起任何警觉。)

那天我非常紧张。飞机起飞前的每一步,我都有可能被拦截。当我到达洛杉矶国际机场时,一切都很顺利。我过了海关,取了行李。当我要去机场出口,两名官员叫住了我。看上去好像一直在等我。我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他们把我叫住,带到办公室,问我从哪里来,做什么工作。我非常害怕。我想我必须告诉他们实情,因为我不想做任何违规的事情。我在做正确的事情。所以我告诉他们不要把我送回中国,我来这里是为了说出新型冠状病毒的真相。请保护我。如果不这样,中国政府会杀了我。那些官员感到非常震惊。

(她说,FBI与她进行了几个小时的交谈,拿走了她的手机取证,并允许她继续在美国的行程。但此时的香港却渐渐显露出另一番情形。)

我离开香港仅仅几个小时,当时我还在飞机上,整个政府就行动起来。中国国家安全部去了我的家乡青岛。警察到我家找麻烦。

(突然之间,她无法登陆她的工作账号和邮箱,尽管她说她当时正在休年假。接着,网络攻击开始了。)

从五月中旬开始,我们政府开始在网络上攻击我,比如在推特上网军对我进行人身攻击。那时我并未公布我的身份。我并未向大众公布我的身份,只有他们知道我是谁。他们极力散布谣言,毁坏我的声誉,并说我在撒谎。他们冒用我的名字闫丽梦和档案注册了一个假的脸书账号。对人们说,我在美国被绑架了,我试图对公众撒谎,甚至我有精神疾病…香港大学也封了我的员工账号,删除了我在大学网站上的个人页面。所有这些。可以肯定,这个采访一旦公布,还会对我有更严重的攻击,全是造谣。

(香港大学告诉福克斯新闻,闫博士“已经不再是其员工,”但拒绝说明何时及为什么被解职。她相信她认识的所有人现在都有危险。)

当然,我担心安全问题。我担心我家人和朋友,以及所有给我发信息的人的安全。不管是医生、官员或实验室的人、研究员、科学家。他们都很清楚。他们信任我。所以我必须保护他们。他们都在被监控之中,都有麻烦,我的家人每天都会受到生命威胁。

(她相信她自己的性命也有危险,但说时间紧迫,必须让世界知道真相。)

(保持)社交距离,2米开外最好,70%酒精消毒清洁双手很管用,而且,人群聚集或接近他人时戴口罩,外科口罩。这是全球卫生健康问题,不是政治问题。我是说,我们所有人都牵涉其中。不管哪个政党、哪个国家。只有当人们知道了真相,他们才会懂得如何保护自己。想象一下中国瞒报了多少病例。如果现在已有全球6百万人感染,每600人中就有一人确诊。但这个数字会迅速增加。想象一下有一天,全世界每100人就有一人感染,然后,每50人,每10人…这意味着我们所有人都逃不掉。不要指望群体免疫,尤其是现在,因为你对病毒一无所知,不能根据以往的经验判断这个病毒的特性。并且,我们目前没有希望看到疫苗或某种神奇治疗方法出现。我们能够做的唯一一件事是,了解它的源头,做出正确调查,正确保护自己、家人、朋友,以及身边所有人。这是目前我们唯一能够做的事。这就是为什么我必须告诉世界,我非常希望人们知道这对我们所有人都很危急。

视频来源:https://www.foxnews.com/world/chinese-virologist-coronavirus-cover-up-flee-hong-kong-whistleblower

字幕:奔腾的长江

11+
7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湘北兩萬球
10 月 之前

我们的英雄科学家,必将被世界铭记!

1+
anboer
10 月 之前

对比那些世卫组织的跳梁小丑,严丽梦博士是如此的伟大……为你骄傲!

1+
香江小哥
10 月 之前

Thanks, Dr. Yan.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CCP) lied and people died.

1+
John
10 月 之前

英雄科学家是我们华人的骄傲,冒着生命危险揭露CCP病毒,挽救了整个世界

1+
winstonvon
10 月 之前

在之前 WHO能夠推脫自己的責任 只要全部歸咎於CCP就行了 但英雄科學家出來了 WHO的說法就不攻自破 成為CCP毒害世界人的幫手了

1+
k9
k9
10 月 之前

 
CCP LIED, AMERICAN DIED,TAKE DOWN CCP。Hero,Scientists

2+
绿叶
10 月 之前

Wonder Woman

3+

热门文章

GM65

7月 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