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把SARS病毒嫁祸到果子狸的科学家跑得了吗?

作者:Diago

在路德社“7/7/2020 路德时评(路博艾赵谈):美国正式宣布退出WHO即将带来哪些连锁反应?彭博“川普政府正即将与港币脱钩”;FBI局长哈德逊演讲历数中共罪恶!”直播中,路德先生提到(注:引用文字来自战友ling 的整理,在此向ling 战友致敬)——

00:38:21 – 路德: 1,最重大的作用就是美国将独立进行病毒来源调查,美国绝对不会承认WHO的“动物来源”报告。因为川普总统有巨大的灭共计划!2,因为不退出,就要承认WHO,CCP拿报告作为道德制高点。那美国的人白死了,无法将之定义为恐怖组织。3,如果爆料革命没有在“119”第一时间揭露真相,反而被CCP写报告说病毒来自于自然的话,再去反击已经丧失了第一时间的主动权。4,CCP在打闪电战,南海岛礁先建,国安法强推。病毒来源打了CCP一个措手不及,所以他们才在20日(咱们节目做完几个小时之后)就承认了。20号后,他们也要以快打快,动用NIH等所有力量想掩盖咱们的爆料。后来最终没有成功。5,我们没法往回追踪SARS了来源了,因为在SARS问题上,CCP先入为主已经成功了。中gong说SARS病毒来自果子狸,但最终只在一个死掉的果子狸身上找到了sars病毒,且文章是香港大学李嘉诚P3实验室里最牛的一个教授写的。这是为什么咱们英雄科学家有重要情报!6,咱们“119”节目后,CCP再说来自于自然,全世界已经没人信了。过几天,全世界就都知道了。】

路德先生在这个时间段提到的第5条是本文要讨论的重点,基于此前2020年2月19日文贵先生参加班农先生的作战室第20期直播中相关内容——

【班农先生:她(陈薇少将)是整个中国生化武器的创造者和专家?

郭文贵先生:是的,这就是为什么在2003年她解决了中国的SARS。

班农先生:她帮助解决了中国的SARS问题。】,结合路德先生在本期节目的观点,我们可以得出结论:2003年的SARS是中共成功实施的一次对全世界的生化战争。

现在我们通过财新的历史文章先来看看当初的SARS病毒溯源问题上,哪些科学家作为中共纳粹的战犯共同参与了2003年及随后的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全世界的反人类的生化战争——

1、据财新网2003年4月20日发布的危险来自何方:【4月13日,一个周末。由卫生部部长张文康牵头的卫生部非典型肺炎防治领导小组宣布一项决定,成立“非典型肺炎病原学研究联合攻关组”。当天正是国务院召开重要会议再次部署防治“非典”的重大新闻播发之际。国务院总理温家宝郑重提出,要求全国上下必须进一步动员起来,坚决打好同非典型肺炎疫情作斗争这场硬仗,并具体做出六点工作部署。由于温家宝总理在讲话中特别强调了“组织力量攻关,尽快查清病原”的重要性,卫生部成立“攻关组”的消息不那么引人注目。但有心人立即发现,相关决定表述时含义甚深,在公布“攻关小组”成立的同时,卫生部防治领导小组确定其下属“技术支持组”将“组织、协调各有关部门的研究工作”。从此,国内各疾病研究机构将不再各自发布研究结果,必须报防治领导小组,以防治领导小组名义发布,任何人不得擅自对外发布。】

 我们的问题是:

1.1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温家宝是否知道2003年的SARS是中共对人类的生化战争?如果知情,那么温家宝就亲自组织了对全世界的欺骗活动;

1.2对于卫生部部长张文康牵头成立的“非典型肺炎病原学研究联合攻关组”,张文康本人是否知道2003年的SARS是中共对全人类的生化战争?如果知情,那么张文康亲自组织了对全世界的欺骗活动;

 2、据财新网2008年4月14日发布的SARS未远去:【2003年5月,香港大学微生物系教授管轶与深圳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同行,公布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发现:从深圳野生动物市场出售的果子狸标本中分离出的冠状病毒,其基因序列与人类SARS病毒具有99.8%的同源性。这意味着,果子狸是人类SARS的一个重要传染源。

  2003年5月,几乎在香港大学管轶等人揭示果子狸携带SARS病毒的同时,由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所、解放军军需大学等机构专家组成的农业部动物冠状病毒疫源调查组也表示,从果子狸中检测到与SARS病毒基因序列几乎一致的冠状病毒。】

【于是,当时在中国科学院动物所担任研究员的张树义,与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所研究员石正丽等,开始搜集蝙蝠;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教授袁国勇等人也在从事类似工作。2005年10月,他们分别发表文章,称在菊头蝠等蝙蝠中检测出类似SARS病毒的冠状病毒。不过,这些病毒与人类SARS病毒的同源性只有92%到96%,也就是说它和人之间的关系,要比果子狸和人之间的关系更远。】

【2004年4月,北京和安徽出现的SARS疫情,却要严重得多。而其源头,恰恰是赵所担心的实验室病毒泄漏。

  造成京皖两地疫情的SARS病毒,源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的实验室。其中,一位女研究生在实验室被感染后,回安徽探亲期间将SARS传给母亲,返回北京后被误诊为肺炎,又传染一名护士,而这名护士又传染了更多的人。这名女研究生的母亲最终医治无效而去世。】

就这篇文章的这部分节选内容,我们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2.1香港大学微生物系教授管轶与深圳疾病防预防控制中心一起对全人类进行了公然欺骗,把中共2003年的那场生化战争成功引向了果子狸!

2.2共同参与对全世界进行SARS病毒溯源欺骗的还有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所、解放军军需大学等机构专家组成的农业部动物冠状病毒疫源调查组;

2.3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员张树义、中国科学院病毒所研究员石正丽、香港大学微生物学教授袁国勇等人则继续在为SARS的自然宿主进行“科学研究”,并于2005年10月分别有了“重大发现”——菊头蝠等蝙蝠中检测出类SARS病毒的冠状病毒;

2.4在2004年4月北京和安徽出现的SARS源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实验室病毒泄露;

3、据财新网2013年11月1日15:51发布的研究确认SARS病毒来源于中华菊头蝠:【2013年10月30日,该研究在线发表于国际著名学术期刊《自然》(Nature)。研究显示,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带领的国际研究团队,从中国云南野生中华菊头蝠的排泄物中,分离到了一株SARS样冠状病毒(SARS-like CoV),与SARS病毒高度同源。】

【石正丽向财新记者介绍,研究团队经过遗传信息和功能研究两方面的分析,发现从中国云南的中华菊头蝠中分离出的SARS样冠状病毒,与SARS病毒非常相似,亲缘关系很近,可以确定SARS病毒来源于中国本土。】

【已有的流行病学证据和生物信息学分析显示,野生动物市场上的果子狸是2003年中国SARS大爆发的直接来源。石正丽团队的研究成果则证明,SARS病毒的自然宿主是中华菊头蝠。石正丽告诉财新记者,现在有更充足的证据,来推测当年SARS爆发的方式。中华菊头蝠作为自然宿主,携带病毒,本身不得病;而果子狸是SARS病毒的中间宿主。她说,“从中华菊头蝠传播到养殖场的果子狸,养殖场的果子狸进入市场之后,可能发生了变异,病毒快速传播开来。”

  事实上,自2004年起,石正丽团队已开始从事SARS病毒溯源研究,并发现蝙蝠携带有类SARS病毒,研究成果曾于2005年发表在美国《科学》(Science)杂志,提出蝙蝠是SARS病毒的自然宿主。

  不过,2005年检测到的病毒与SARS病毒的亲缘关系不是特别接近,虽然从生物学进化分析上可以说与SARS病毒同源,还是受到质疑证据不够充分。这次分离到的病毒则与SARS病毒亲缘关系更近,可以进一步证实中华菊头蝠是SARS病毒的源头。】

对于石正丽的华丽表演,如果我们忽视了果子狸就是中共将SARS病毒的蓄意嫁祸,那么石正丽的“蝙蝠侠”称号倒真是名符其实,但是既然果子狸是被中共成功嫁祸SARS病毒的受害者,那么我们其石非常不明白,石正丽的这些研究成果除了误导和欺骗之外,它的科研价值在哪里?石正丽算不算中共2003年SARS生化战争的一部分?

结束语:其实每当看着财新的历史文章,内心的怒火总是难以平复,财新或许没有意识到当初让他们沾沾自喜的冠状病毒的文章如今成了最好的犯罪证据记录,也许正是因为这一点,现在财新的很多历史文章都设置了阅读权限,这是不对的!

为了更正财新的错误,在文尾附上财新自2003年4月5日至2019年12月31日所有关于“冠状病毒”的文章记录,我们不需要看内容,只要看看目录就能知道自2003年4月5日SARS爆发至2019年12月31日武汉肺炎开始爆发,这期间关于禽流感、中东呼吸综合症、SARS在全世界的流行和人员死亡记录,这一系列的种类各异的病毒与中共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这份文章记录中出现的相关科学家到底是科学家还是魔鬼的帮凶?

另外对于路德先生在节目中提到的“我们没法往回追踪SARS了来源了,因为在SARS问题上,CCP先入为主已经成功了。”我非常不愿意、也非常不希望SARS就成了无头之冤、无主之债!因为记录还在!我相信他们一个也跑不了!所以我们必须盯着他们,也希望所有的人对文尾的附件进行认真研究,一起发现中共新的犯罪证据!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1+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frylock
10 月 之前

Thank you. Case study of SARS is very important for understanding the most dark and sinister side of ccp. Criminals got involed should face ultimate justice, each one of them!

0

热门文章

艾格

7月 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