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郭先生2020年7月8号GTV直播

战友之家听写组啊

大家能听到声音吗?亲爱的兄弟姐妹们,能听到声音吗?声音很好就中。咱拿着棒子吧!共产党有棒槌,咱有棒子。尊敬的战友们好,今天是7月8号,文贵在这里和大家乱聊直播,不孬不孬不孬。这一晃都7月8号了,战友们这也真够快的。文贵7月8号,在这里向大家乱聊直播。

7月8号下午,亲爱的兄弟姐妹们,这两天大家都很高兴刚过了七夕节,七夕节中国的情人节。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大家都过得不错,很多投资G-TV的战友都拿到了G-TV的股票,没有拿到的别着急。我在这再重申三遍,战友们一定要联系我们投资委员会的律师、还有股票发行公司,给你发E-mail、发信息,你要回复WhatsApp,一定要回复信息。如果没有拿到的,请在那个WhatsApp上回信息,好吧?然后有些可能是你没有回复信息,人家律师啊我们说了也不算数。律师得看所有的东西,一股也不能差、一分也不能差,都要对上。所以说请兄弟姐妹们多多的原谅,这也是我们应该高兴的事,这在美国是严谨的、美国是认真的,好不好?希望兄弟姐妹们能够高度配合,把这个股票赶快结束。现在大部分已经都拿到了,大家很高兴。

大家在昨天7月7中国情人节拿到股票,不是故意安排的,完全是这个时间赶的。但是我们很高兴,天意吧、天意。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接下来G-TV这个股票大家收到以后,这个股票你可以选择你要的纸张股票——黑色、红色、蓝色你任选。选完以后,他会寄给你,有什么事情保持联系。G-TV已经正式的成为美国一家上市前私募的、受美国金融机构和政府的各种的证券机构监管的一家公司,所以说非常重要,一切都要依法办理。

现在卡吗?视频效果如何?视频很好、不卡,声音也很好。现在发现看谁的直播都不如咱的,咱的直播是最棒的,真的是。看咱的直播效果,不直播都不好意思。但是我很纳闷啊,战友们有些人把这个G-TV当成了广播电视台了,完全没有视频,就放一朵花、放一个麦克风,竟然讲了一个多小时、讲两个小时,那你要直播G-TV干吗啊?广播电台不就完了吗?咱是G-TV不是G-Radio、也不是G广播,大家把它当成广播了,多浪费啊!你说。

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我再重申一遍,收到股票的你就回复一下“收到”就好了,其它就不要说了,咱们就等着吧,以后你们就按照G-TV的股东享受G-TV股东的待遇。没有收到的,请你赶快看你的E-mail或给WhatsApp联系。大部分已经发出去了,我们希望能更快的结束这个事,好吧?兄弟姐妹们。

G-TV是连续一、两周了,董事会每天都开几个小时的会,开会、并购、发展、建设、团队,全部在进行中。那么亲爱的兄弟姐妹们,还有一个,就是这两天咱们被攻击得很猛——共产党攻击的,共产党人也不是傻子,人家一个国家机构,是吧?所谓的被绑架的国家机构。对不对?共产党能坐以待毙吗?不可能坐以待毙,共产党一定会出手。我在6月4号以后,我告诉咱们的美国朋友,我说“你们记住,接下来共产党的攻击会有下面几招,共产党最大的本事就是造谣。”造谣!过去三年造了多少谣了?真的是啊,美国人很在乎这个造谣。我说你看这攻击谁啊?凯尔巴斯、蓬佩奥、皮特纳瓦罗、然后还有班农先生,当然郭文贵啊,一定会攻击的。

所以你看那国内的电视台骂皮特纳瓦罗,骂到啥程度?然后昨天FBI的老大雷,叫瑞恩——中国就翻译成雷,最细的、前所未有的一条一条细节,关于中共在美国的间谍问题。完了以后,有人问中国的外交部发言人。这共产党的代表张嘴就把人家FBI的雷,说成“这是个一贯撒谎”。你见过雷啥时候撒过慌啊?一个FBI的一个老大,你见过啥时撒谎?这是个传统的美国人、非常好的一个人,人家就是履行职责。人家说我们在干啥,人家讲了共产党派这个那些所谓间谍,到美国玉米地偷人家种子的事儿。丢人呐,实在是丢人呐!你说你跑人家玉米地偷种子,让人给抓了,你说丢不丢人?还有四个自信,你大爷的!你啥自信呢?就这么自信——跑人家美国玉米地去偷人家种子,结果让人FBI给抓了,是不是?

然后,从七八千一下子掉到一千。然后你们看到了共产党的这个喉舌,张嘴就来啊,“这个瑞恩一贯撒谎、一贯撒谎,极端的右派啊。”记住啊,只要是反共的美国人、外国人——“种族歧视、极端右派、一贯撒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然后所谓的政治投机主义。”你叫共产党一说这话,所有人类全天下的大词儿全都砸到你头上去。他关键是为什么共产党这70年,就中国人真信?哎,这中央台一说、外交部一说,大家听的很爽,哎就是啊。绝对不相信真话,绝对不相信善良,就相信假话、就相信恶。谁敢耍流氓、谁敢胡说八道,我相信谁。这就是中共洗脑后咱现在的中国同胞的下场,这不仅是别人,我的公司、我的家人一样。

我的哥哥回家以后,一张嘴就是今天新京报报道了啊,然后说“哎,我听说啥事了。”我说“你在哪听说的啊?”“我在什么报纸、什么报纸啊、新浪网看。”反正你也看不了外边网,然后新京报、然后人民日报、还有郑州大河日报啊。我回家最大的痛苦是跟这哥哥、嫂子、家人们就没话说,我说实在话,没法聊。你能天天生气吗?我那时候没暴露,天天这么极端的,用共产党的话说——极端的反共,是吧?你没办法啊!然后一看,哎呀,最近美国又出事了,美国现在没法儿过了、水深火热。我记得特别清楚啊,2000年啊2000年,2000年这个911啊发生以后。哎呀这个我回家,家里边的同事、还有我们的同事们,“美国这回完了!老板,这回美国完了。” 我说咋了?“美国这回彻底的完了,中国肯定是老大了。” 那时候奥运会还没开呢,是吧?还没申请下来呢,2001年才下来,WTO——2011年前。我说咋了?“完了,美国现在整个国家现在就完了、崩溃了,然后中东人会席卷美国。”

当时我说“疯了一样”。我记得当时我去北京医院去看一个老领导——住院了、手术,哇塞!那一层楼他占着,我上去以后,记得他警卫去接我。一见我,“哎呀郭先生,美国人这回完了。”我说:“是吗?”这哥们八局的,我记得特别清楚,另外一个是九局的。“怎么你们在这呢?”“来看看老领导,让我来接你来了。”我说:“美国咋了?”他说:“这回911美国完了,如何如何… 。然后说布什总统多傻啊、完全没反应,美国这回傻了。然后在美国的穆斯林会把美国整个摆平!”当时我就觉得我不知道说啥好,可悲的事情——中国当时1万多亿美元的GDP就说美国不行了。中国现在10几万亿美元的时候,美国更加不行了。

所以说昨天那个外交部不要脸的,叫什么赵什么家伙,我不知道他叫啥名字,我真的是看够了。我是看到战友们发来的,“瑞恩一贯撒谎,极端右派,投机主义。”别你说这“我们中国的安全部也不是吃素的”,你啥意思?——“你能抓我们中国的间谍,我也要整几个美国在中国的间谍。”叫赵立坚,是吧?战友们,你见过这种流氓发言人吗?他代表我们中国人,你说如何让人家看我们这个国家、这个民族,有话好好说行不行?

好了,我当时一爆海航,咵叽,“郭文贵强奸犯”;一爆王岐山,“郭三邪”;一爆王岐山跟海航,“直接给发蓝通了、还发红通”;419一爆孟建柱,“全家给抓了”、“ 郭三秒”了,直接从“郭强奸”、“ 郭三邪”、“ 蓝通、红通”,直接给我整成三秒了,整成“郭三秒”了。你看这体格,你给我三秒太多了吧?郭0.3秒就够了了。结果呢,来了、派来了谁呀?派来了孙力军、吴征、刘延平,然后“七哥长、七哥短,大哥长、大哥短。你娘就是我娘,你爹就是我爹,你哥哥就是我哥哥。你放心,谁欺负他们,我把他抓起来,过年我陪着他们。你放心,老人有病,我去看。”我老娘也被整死了,我老爹被整的起不来椅子了,半瘫了!我哥哥被抓起来三年多了,我的同事也被抓了。孙力军也被抓了,孙力军也进去了。这就是共产党,是吧?这还不算数,当时华尔街、还有美国的华盛顿邮报找了中国记者,“郭文贵、郭强奸”。

最近新中国联邦,所以说六月四号以后,我就给所有的美国战友,我说“你等着吧,你们的造谣来了。”一星期前《华尔街日报》要采访我们,说我们收到了一个叫豆豆的,豆豆给美国FBI 举报“GTV诈骗”。而且FBI在调查班农,FBI调查kyle bass,FBI调查Miles郭。我R他八辈祖宗!华尔街这两个记者,我R他八辈祖宗!这个跟那个叫WallerWaller的、同一个——就当时说我是双面间谍的记者,一模一样。这《华尔街日报》,刚才我跟班农先生、还有两位将军说呢,我说,你们成天,当时《华尔街日报》我不让采访我,你们非让他采访,我说“他早晚一天,他得砸锅。”结果砸锅了吧,而且还砸那么厉害。6月4号以后,头两天还让《华尔街日报》采访我呢,我坚决不让采访,我就不接受,咋的?我就不让采访。结果是不采访、来了、砸锅。同样的两个人——一个印度裔记者、一个白人记者,我这就告他种族歧视了。好吧,现在说了“班农先生被FBI调查,郭文贵被FBI调查”,是今天晚上出来或者明天早上出来。又来了啊,大家记住。

为啥你们知道嘛?这回是什么?他们最担心班农回去帮川普选举去。班农先生不回去。这一说FBI调查,在法律上你就不能回去帮川普总统选举。他的核心是干倒川普、不能让川普总统赢,川普总统彻底反共。明白了嘛战友们?来了吧。然后告凯尔巴斯,说凯尔巴斯被税务局调查、被FBI调查,然后又干嘛——吓跑投资者,明白了嘛战友们?凯尔巴斯先生的身份可没那么简单。

你们现在不懂,未来你们会懂的。昨天看到那个布隆伯格报道了吧?王岐山的哥儿们、王岐山的兄弟,看到了嘛兄弟姐妹们?这就是真正的中共这个!你永远记住,当共产党骂谁的时候,当西方所谓的主流媒体报道:“中国人谁是坏人的时候,和站在了中国人的对立面——所谓的中国人啊,共产党说的中国人,共产党对立面的时候”,这一定是好人,而且消息一定是假的。大家往后看前70年,是不是这样?

所以说头两天,凯尔巴斯还有班农先生还很当回事,我说随便。记者给我们律师,我们律师只有一个话,郭文贵对着视频直播说的,“ FBI从来没调查过郭文贵,FBI从来没调查过班农。”这个华尔街我R你八辈祖宗,你这两记者我R你八辈祖宗,你就造谣吧!对吧?你就造谣。你有本事你到法庭去告我去,对不对?你耍这种烂流氓跟共产党,还有那两个骗子华盛顿的,WallerWaller,Michael Waller这两个烂货,叫一个豆豆——是共产党的间谍。你个烂货,稀不拉几的几根烂头发,还拍什么写艺照,你恶不恶心?

但是你要看到共产党的问题,还有什么找的一共不超过6个人,所谓要求退款的,说是去FBI去告调查我们。FBI是你爹啊?是你爷爷啊?那FBI的瑞恩老大都是被共产党骂的已经是狗屁不是了,那是你爹啊?动不动就FBI。博讯、韦石还有熊宪民、夏业良、郭宝胜这帮孙子啊,从2017年第一天我在英国就说,“你来,我叫FBI抓你。”到现在我没见过FBI啥样,你们这帮孙子!用郝海东先生说的话“你们这帮孙子”。

现在鼓动华尔街Michael Waller,Fach Waller,我R你八辈祖宗,又造谣呢?什么FBI调查班农了,怎么调查郭文贵了?FBI在那活着哪,你出一句证据出来给我看看?倒是吴征把美国前FBI官员弄到北京去,是不是?蓝金黄,多少报道啊? 所以说现在你知道很夸张的,上星期有个记者他说,“我们确切的获得消息,吴征是受美国FBI叫‘保护令’保护的。”哎呀我的妈呀!我说“吴征是在美国申请了正式的所谓的间谍工作文件的”,人家是合法间谍、美国公民,然后是为上海情报局工作的,从来没挣过一分钱,号称以老婆为工具的这个白手套、公关公司。公司俩人——董事长吴征,副董事长杨澜,公关以老婆杨澜是最大资产。对不对?就拿他老婆到处卖嘛,对不对?

当时就找到班农先生俩小时,一个小时吴征就给他说,他老婆有多出名。他老婆说彭丽媛女士每周一到两次必须打电话,抚慰受伤的心灵,叫“知心大姐”。说不给杨澜打电话,彭丽媛女士就过不去了;然后习近平先生经常也给吴征也打电话,甚至喝喝个酒——抚慰受伤的虚弱的心灵。这样人都活着哪,这不是我胡说的吧?这样的人竟然是FBI保护的、有保护令的,他不是双面间谍他是什么间谍?美国不报道,主流媒体华尔街你不报道,你大爷的!你逮着郭文贵报道。

我不是双面间谍嘛?你咋证明我咋双面了?双面得有共产党一面,那一面是美国、还是哪一国?我再次重申:我跟美国任何情报机构没有合作关系,我公开说的。你站出来说呀?你大爷的华尔街日报,你个王八蛋,你站出来说呀?是吧?所以你看所谓的中正媒体有多可怕?就是为了点钱,你看看这俩记者就在这个时候找一个“豆豆”(网名)、一个烂豆豆、烂到家的人,竟然打电话说:“我被骗了几万美元。”谁骗你了?班农骗你了?郭文贵骗你了?我收你钱了?你把钱汇到VOG、你找VOG去,VOG还找你要钱呢,你给VOG提供的都是虚假信息,你符合资格吗?对不对呀?哎!就这她也竟然能上了桌面,竟然也能上得了桌面?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你觉得这荒不荒唐?

所以说头两天这个华尔街日报,我们四个大律师:“哎!我们要紧张!我们要紧张相对、紧张相对。”我说你放屁!有什么相对的?你要想收律师费收律师费,我才不在乎他报道什么呢。我就不相信了,我说我过去三年郭文贵是全地球被网络骇客、造谣的——斯坦佛说我占到48%,澳大利亚官方报道说我占70%多。我有多少脏名冠到我郭文贵脑袋上?人类上只有现在郭文贵一个人!受到了如此之攻击!谣言、妖魔化、郭强奸、郭三邪、郭红通(红色通缉令)、郭蓝通(蓝色通缉令)是不是?郭双面间谍、郭三秒、还能说我啥呀?你还能造我啥谣?

现在好嘛华尔街来了,我说你们紧张是你们的事,不要给我谈,这个我不要听。然后班农先生、卡尔巴斯,我说:“你们的事是你们啊,别跟我说。你们找你们的律师,你们去处理去,我不在乎。”我说他越报道我越出名,最终的事实会证明到底是真是假。美国这个国家伟大就伟大在——好人他会有好结果!坏人一定要得到惩罚!这就是美国的伟大!但这里不都是好人,坏人多了。华尔街日报多少坏蛋啊?是不是?

头两天纽约时报一个最牛B的记者、牛叉的啊,牛叉的记者,叫Kevin Ruth,说要报道我、坚决报道,找我们律师说要查一下Bruno Wu的事、Bruno Wu 吴征。我说查吴征好啊,我最讨厌采访我,我就不愿意采访!每天就采访,烦死我了!后来几个律师说Bruno Wu的事你还是接受采访吧。我说好吧,一张口问我,说啥?说这个大纪元你有没有给它钱呐?我说你啥意思啊?怎么大纪元?大纪元怎么了?大纪元报纸给钱了?我当时就火了!我说你们纽约时报吃饱了撑的?拿共产党多少钱啊?我给大纪元钱关你个屁事啊!我给它钱不合法吗?何况郭文贵一毛钱没给过大纪元!也没给过任何法轮功(钱)!我说他们做的非常棒,非常好!我非常尊敬!干嘛?大纪元现在搞火了,纽约时报就害怕了是不?就出来想干倒他是吧?我说你找共产党去呀,你们这帮不要脸的东西!拿多少狗粮啊,跑这来打击大纪元、法轮功来?

我在上面就骂起来了,结果班农先生、还有另外将军说“哎!Miles,停停停。”他说他是非常有名的记者,他说我来给他说。我说你们不要管。我花了四十分钟我就给他理论法轮功、大纪元。我说法轮功死多少人,你知道吗?你咋不要证据啊?大纪元,我说你知道在香港大街上就一个大纪元在那块儿,架着摄像机对着共产党“咣咣咣”,他们直播,那容易吗?那玩意。说着容易!我说你去呀!你不是在香港吗?你不是纽约时报吗?他说:“我们报道了这个,我们报道了那个。”我说你放屁,你是纽约时报,你当然该报道了,你拿了多少钱啊?大纪元上哪来钱去啊?好不容易出来个中国讲真话的媒体,你就要干倒它,你咋不干共产党啊?

对不对呀?就是欺负软的怕硬的,对不对,吃点狗粮,什么狗屁中正媒体啊,对不对呀?我说我郭文贵就不吃你们这一套,我说我不让你们采访我,你不报道我,爆料革命搞得很火嘛,对不对呀?

个十百千万十万,108936,才十万?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千万记住,爆料革命需要的是勇气,需要的是你对“真”的绝对尊敬!对“善”的绝对尊敬!你要对美国这个国家法律有绝对的信心!唯真不破!唯善不败!扯啥王八犊子呢,华尔街报道,把他们吓半死,你爱被吓被吓,我是不被吓,是吧。

今天,本来有一个相当牛叉的一个是…,昨晚上我发了盖特,非常牛的一个报道,结果中共大使馆又出来捣乱,今天要报道了,就是爆料革命又进入了新的时代。然后我们会带领美国和西方世界开展另外一个层次的灭共行动。信不信?但是本来就现在,今晚7点钟该发生的,有可能啊,推迟个一两天,两三天,推迟了半周,也可能下一个小时就播了,咱走着看。还是你在美国买通华尔街,谣言…讲英文讲多了,Rumor Miles guo管用,还是你想造谣班农管用?那FBI查不查班农查不查郭文贵,在美国一查就知道了,用得着你个王八蛋造谣吗?对不对啊?

那么现在,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只要咱那个出来,那是带着全世界,集体喊打,对共产党集体喊打,集体喊打,对共产党进行一种歼灭性的打击。你就造这谣又咋地啦?FBI调查我又能咋地?调查我吧,调查我吧。我是强奸啦?我是杀人啦?我搞间谍活动啦?我骗钱啦?好哇,调查我吧。我从来没听说骗钱是FBI调查的。

豆豆你这个烂人,你将成为历史上比秦桧那个莫如妻跪着的还脏的女人,你走着看。

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今天晚上也可能明天,华尔街日报新的造谣,郭文贵、班农,甚至还有凯尔巴斯被FBI调查,共产党…,但是我们的弹药,我们的杀伤力那要比它强的多的多。我们说的是实话,你会看到这个媒体,国会、白宫,美国的所有的部门跟欧洲的所有的政府跟着我们集体行动,集体行动。战友们,走着看。共产党,就你们拿点小钱儿,玩点这游戏,三年来从来没变过招儿。买通推特、YouTube、Facebook,关我们的账号,然后再在媒体上造造谣。没变过招儿。

但是说实话,这几天我是好兴奋呐。我就不敢直播,老怕我搂不住。我得搂住啊,我得搂住。我就怕说大咯,说早咯。哎,等着吧,我得憋着啊,是吧。看看国会啥行动。FBI已经是开完啦,是吧。听说抖音也要关啦,甚至把中共所有的APP都要关啦。战友们,在半年前一年前,你在哪说这话,你都得挨脚踹、挨屁崩,中国说中共的APP要关了。你开玩笑呢,你疯了吧?郭骗子吧?现在美国总统说:抖音得关了。甚至中共的APP都关了。那中共的APP都关了,你说谁受益啊?啊?战友们,G-TV的投资者,还有Miles郭。哈哈,你说我想不笑能行吗?有时候自己偷偷的笑,偷偷的笑,偷偷的笑。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这个事儿还不够大,看到昨天的报道了吧?据说有人啊,有美国高官故意的泄露给布隆伯格,王岐山的好哥们,说你看想把香港港币和美元脱钩的是谁想干的?凯尔巴斯干的!是不是凯尔巴斯干的,我不知道,俺不知啊,俺不知啊。哈哈,俺不知啊!但是你报道已经晚了,能停下来吗?大家相信能停下来吗?不可能吧,停不下来了吧。我原来告诉你说港币会变成冥纸,人民币比冥纸还不如,你们不信是吧?咱走着看。

前天我给美国朋友说,我说中国是一个靠出口贸易的大国,出口贸易的80%的额度就是美国和欧洲。现在中国共产党就是这个出口额度的背后的,叫黑手共产党。让所有的客人,也就是买家,把这客人全部给放了病毒,让人家家人都可能死亡。还输出共产主义,叫antifa。然后辱骂美国,威胁官员。还在香港杀害自己的子女、同胞,来吓唬这些跟中共跟中国人做贸易的欧美国家。叫杀子,杀闺女给外人看,甚至强奸自己的闺女,自己的姐妹,然后再弄死给外国人看。你说这客人还敢来跟你做生意吗?这客人不敢。这客人还敢来跟你中国做生意吗?不敢。这就是共产党流氓的地方。

形容中国的经济和香港的经济,就两句话就说完啦!靠出口型的中国和香港经济,客人全被给赶跑啦,你说经济还能好吗?第二条:整个中国和香港是靠外来的技术,外来的真正的高端科技和美元,外来的投资来支撑的体系。现在这些人受到了生命威胁,看到你杀害自己的亲姐妹,亲闺女,而且还立了个法,谁敢阻止我杀我香港的闺女,香港的这个姐妹。我就把你抓起来,我把你也弄死,我让你跟她一样死那么惨,也可能把你强奸、轮奸死。

那你说,谁还敢给你美元,谁还在敢给你科技,谁再敢给你人才。这不就完了嘛!所以没了美元,没了外来的资金和技术人才支持的香港中共,死啦!就这两条,我说讲啥都是废话!依靠外来出口型的贸易,没有客人了你能活下去吗?依靠外汇,外来技术人才的,人不敢来了,你还能撑下去吗?

说上海的经济金融市场好,香港金融市场好。刚刚回去一千多亿美元。我告诉你,伦敦、纽约、华尔街,投机的钱,这叫热钱,热钱!啥叫热钱?就是你刚娶了个媳妇啊,嚓,钻你被窝来了,你还没摸的着呢,这被窝,嚓,就走啦!被窝刚刚有点温度,你刚想一伸手,走啦!走之前,还把你啥带走了?把你家里边儿,屋里边儿收音机、录音机、什么金镯子啊,甚至你奶奶、你爷爷给你留下的什么几代的遗产都给卷走啦。就是让你感受一点温度,让你抓不着摸不着,你就甭想着跟人家入洞房了,噌就跑了,然后把啥都给你带走了,这叫热钱。热钱在西方金融资本叫什么钱你知道吗?大家知道什么钱吗?

西方金融资本有几句非常有名的话,这是当年二战之后,罗斯福总统和丘吉尔、斯大林,然后讲述的时候说英镑结束了,现在是美元的时代了,英国佬你退了吧。当时,罗斯查尔德家族已经完全投降美国这边了,几大家族是吧?大家都知道。你想想当时丘吉尔说了一句什么有名的话,英国的英镑第一个就死在了你美元手里,因为你们用热钱袭击了我们英镑。就先把英镑做高,“叭”给你做低,“咵”给你卷走。当时真是这些美国大投资资本家真这么干的。所以他们叫什么?热钱就是拿走你最后一分钱,让你什么也得不着,把你整个你要面子、你造假的、你最后那一分钟比赌博还惨的,就是席卷而去的这个钱,这叫热钱。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上海股市只要涨,往上巨涨的时候,和它跌的下来,就是剪羊毛的速度,永远是成正比的,49%和70%,大家去看去,永远是这个数。就给你留30%,49%到70%,49%到70%永远这个阶段,大家去看一看。

郭文贵从来没买过一股上海股市的股票,郭文贵从来不做任何二级市场,谁要发现我做了你就把我捏死。那叫投机。海通股票、方正股票,我叫收购,我从来不买不卖,从来不做。我们的基金所有的投资都是长线投资,叫股权投资,绝不做二级市场,永远不做。二级市场叫投机,投机输多少钱你都活该。从来不做。

热钱是干嘛的?不是来投机也不是来投资来了,就是给你晃一下,让你“砰”回光返照钱走人,卷走你的钱,大家走着看。

所以我说,大家都讲完了,我从来没说过,我从来没有说过,我昨天我从来没说过的话,我就说了两句话,第一个,我告诉他一千多亿对我们来讲爆料革命,灭共运动是天大的好事,好就好在是回光返照,最后把他股票市场、金融市场彻底摧垮。他们都楞了。说你怎么认为?我这么认为。但是你美国的贪婪和伦敦金融资本家的贪婪这是王八蛋的事,就到我们中国去席卷去。新中国联邦未来,推到共产党以后绝不会给你们任何机会到中国去搞热钱席卷,不可能。

席卷你的人一定是共产党的高官让你去的。说白了共产党的高官家族不是现任的政治局委员和常委都帮不了你这个忙。这就是华尔街和中共的勾兑,这些年来所有中国人的这些麻烦,美元、美国内部政治、华尔街、美国媒体,导致中国人被欺压、欺骗、绑架70年。美国的技术现在,还有美国的技术, 网络科技全都是美国人给的,然后旁边还跟着一个小坏蛋,就是英国的资本家,这种事非常之糟糕。我说我们新中国联邦以后绝不会给你什么西方的金融大鳄,有机会到中国去席卷中国人民,这个时候还搞热钱呢是吧?还搞投机呢,绝对不行。

第二个,郭文贵从爆料革命到今天,我从来没说过羟氯喹该干嘛,因为这事太大了。昨天和前天我第一次文字性报告。我建议,这是他们问我的,他们问我意见,我说第一个说羟氯喹管用的是我们的路德访谈,我们路德访谈最早在1月16号到1月17号,还有119就开始说了羟氯喹管用。我说美国政府应该干什么事?把羟氯喹处方药变成非处方药。我说我们在某个合法的地方,我们拥有现在几千箱的羟氯喹。我们不敢来美国呀。来美国得要处方药犯法啊。我说最起码我们拿来,你让我可以捐出去,对不对?你处方药只要不是处方药了,说给美国老百姓选择,就像戴不戴口罩一样,你可以选择戴口罩,你也可以选择不戴口罩,但是你在什么条件下,公共场合你必须戴口罩,在”什么”你必须戴口罩。

你看我这船上刚刚的一家人在我船上座客的孩子,人家在这块永远孩子戴着手套口罩,没有一次摘下来,这是外国人在讲规矩,真好。你既尊重咱也尊重他,是不是?我不能在我船上我戴口罩,那不可能是吧,那么如果美国政府说你就像戴口罩和不戴口罩一样,你可以选择你吃不吃羟氯喹,你要选择吃羟氯喹,阿奇霉素你的选择,后果自负。但你不能变成处方药,大家吃不着,摸不着,你在变相杀人,听说反应很好。

如果羟氯喹在美国解除不是处方药,到大家随便吃的时候,第1个功臣就是我们路德,还有我们的博士,就是我们的科学家,我们的路德,我们的科学家,然后是我们当时的江财神;Dr博;艾丽;墨博士好像也有;安红美女;Sara女士都在呼吁羟氯喹。爆料革命那将拯救了全人类,拯救了全美国。

我记住我是第一次说羟氯喹,而且我是正式当着他们的面在视频当中,现场就在这楼上,我说的我建议。因为现在发现羟氯喹,但是我从来没吃过羟氯喹啊。我就拿出来羟氯喹放在桌子上,我自己扔一个搁嘴里,我说这能咋地,我看我能不能死。我说如果你们让我来证明,我一天吃一粒吃两粒,当着你面摄像机吃,我说最起码别变成处方药了。

还有一个我告诉他一个秘密,今天我在这不说了啊,后天我上班农节目说。我让你看一个信息,这个人给我发了信息,他一看“你咋不早给我啊,这太重要了”。我说这个人,最有权威的人给我发信息,这是第二次;第一次是1月2号给我发信息关于冠状病毒,告诉我文贵你要吃羟氯喹;1月21号给我发信息,你要吃羊羟氯喹和阿奇霉素。两次,当然我从来没有吃啊。就是昨天我当他面“咣唧”扔嘴里一个啊。然后是四天前星期天给我发个信息说拯救美国,爆料革命最关键的要记住以下几点,其中一条美国要把处方药取消。这位将军可是…呀,对不起说错了啊。这可是给了我们,我说你看看,马上啪啪啪发出去啊。爆料革命不是开玩笑的,爆料革命你看看,现在想想我们当时,我1月2号的视频,我们12月31号的G-News报道,119号我们路德的最关键访谈,116号的我们的法治基金董事会现在成为全世界学习的视频。

我们G-News的战友还有上天造灭疫组、VOG做到的的整个灭疫直播视频太牛了!太牛了!现在有多少外国人都说看了那个他们感触太深,都在看。非常感谢战友之家制作的整个CCP Virus整个视频直播和上天造灭疫组直播而且加上中英文.太棒了,太棒了!

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爆料革命唯真不破,唯善不败,永远相信真善,不要相信谣言。接下来共产党在西方所谓主流媒体还有Twitter、Facebook 、Instagram将大量的造谣新中国联邦的核心人物郭文贵还有班农先生、凯尔巴斯,还有我们G-TV的主席以及彭佩奥国务卿、皮特纳瓦罗、Tom Coughlin和比尔格茨这些人,还有罗密欧这些都在。当然了,哪回也少不了川普总统,哪回也少不了川普总统。

据我所知啊,这一两周内啊,美国政坛有大变化。每次美国大选一到八月份一定要出一百本书,就是从七月份、八月份、九月份一直到十月份,大概每次选举大概一百本书。有十本致命的书,都是双方攻击对方领导人,攻击这边选举人的。这些书你就看看吧,你看约翰·博尔顿的书很有杀伤力,但我听说又出现了所谓的川普总统的夫人的闺蜜的什么什么… 战友们,千万别掺合这些事儿。我们在美国一定要记住不要掺合美国的内部政治。拜登赢了,他更反共!川普总统赢了,他会继续反共。我们不掺合美国内部政治。所以我给班农先生、卡尔巴斯先生说非常清楚,你啥都可以跟我谈,灭共的事我全力配合。但是你美国内部政治,我一概不谈,绝对不谈,绝对不参与。我也不允许爆料革命的战友们参与,谁参与了,谁在那块儿骂川普啊,还是骂拜登啊,都不允许。不要掺合这事,跟咱没关系,跟咱啥关系啊?咱自己家里事这样,咱哪有资格在人家这块掺合啊?谁要觉得自己有水平,回中国去,别在这儿掺合。咱没有资格在这块说话,好不好?我们就把我们知道灭共的信息给人家提出来就够啦。

好吧?兄弟姐妹们,接下来的好戏,大戏开场,谢谢兄弟姐妹们!现在为全世界人民、新中国联邦、香港同胞、台湾同胞和西藏同胞一起祈福。

阿弥陀佛。唔该晒啦、唔该晒!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01

Hi Everyone◉‿◉! 7月 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