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穿】37种中共谎言-第四部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英文原作者: 雨人   Call4wisdom

英文新闻连结:https://test.gnews.org/258039/

中文翻译:  Justice    闻智慧

中英文编辑: GS Seamoon

编者注:202072日,中共外交部在其官网上发表声明,声称世界(主要是美国和西方国家)在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COVID-19疫情有关的多个问题上曲解中国,并发布了37条具体的谬论予以否认。我们将通过有力的证据来一一揭穿这些谎言,现分为四期在GNEWS发表。 第四部分仍然是关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问题。

  • 中共谎言之二十七:建立寄宿学校是为了提高教育质量并减轻家庭负担。 新疆的学生实行就近上学的原则。住在学校附近的学生可以走读,对于住处离学校较远的学生,学校提供免费住宿。学生及其监护人可以自由选择寄宿与否。

反驳:  新疆有超过百万维吾尔族,哈萨克斯坦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居民被送到新疆的“再教育中心”, 使近50万名儿童与家人分离。建立寄宿学校的目的是给孩子洗脑,使其服从中共的统治,切割家庭对他们的影响。截至2017年初,新疆近40%的学龄儿童接受了义务教育,即大约49万8千名学生被送到寄宿学校。据《纽约时报》报导,现在居住在国外的几名维吾尔族人透露,中共未经其同意就将其子女送进了寄宿学校。

  • 中共谎言之二十八: 中共长期以来一直对于包括维吾尔族在内的少数民族实施强制的计划生育政策。

反驳:  美联社报导,过去几年,中共对新疆的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实行了严格的生育限制。他们采取了拘留和强迫绝育等措施。这已经导致了当地维吾尔族聚居区的生育率大幅下降。中共的行为可能是为了减少穆斯林人口即去穆斯林化。美联社报导,新疆墨玉县有484名被拘留者中有149人由于违反了计划生育政策而被拘禁。七名曾经被拘留的人透露,曾被强行服用避孕药,并且没有官方解释就注射了药品。他们中有些人释放后失去了生育能力。

  • 中共谎言之二十九:新疆是中国五个少数民族自治区之一,穆斯林人口近60%。 中国奉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坚持各民族平等,保障少数民族的合法权益。 新疆全面支持宗教信仰的自由。

反驳:   所谓的五个少数民族自治区完全是中共欺骗世界的幌子。 所有权力和政府机构均由中共控制。 这些所谓的主席或代表不过是中共在少数民族中选出来的忠于他们的木偶。 他们只会按照中共的要求执行或投票。 宗教信仰自由只是一个天大的笑话而已。 中共绝不允许人民拥有任何宗教或信仰的自由,因为它希望自己就是终极的神。

  • 中共谎言之三十:经过新疆各族人民群众的共同努力,新疆疫情得到有效遏制,截至6月29日,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76例,治愈出院73例,病亡3例,目前已130余天无新增确诊病例。新疆已较早全面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经济社会发展步入正常轨道。2019年12月9日,新疆自治区人民政府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宣布教培学员已全部结业。在教培中心不可能出现大规模感染风险。

反驳:外界对维吾尔族人在冠状病毒疫情期间的关注原因有三。一,维族人在劳改营中一向环境过分密集,此时恐更难舒困迫;二,他们在疫情早期被迫继续工作;三,有视频报导,维族人大批地从新疆自治区向中国其他省份迁徙,而这正正是在该地区实行小区隔离和限制出行时。

  • 中共谎言之三十一:新疆从未限制包括维吾尔族在内的各族群众的出行自由,也从未限制他们与境外亲属之间的通讯联系。经有关部门核查,海外“东突”分子提到的所谓“失联”人员,有的在社会正常活动,有的纯属凭空编造。“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曾报导在澳居住的中国公民艾孜买提·吾买尔与疆内的父亲、继母、三个兄弟、两个姐妹和20多个侄子、侄女、外甥、外甥女“失联”。但经核查发现,其在华所有亲属均正常生活,完全享有人身自由。2020年2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期期间,“世维会”在日内瓦万国宫前的“断椅广场”展示一系列所谓“受中国政府迫害的维吾尔族人”的照片。后经查证,这些照片为不实信息,一些在社会上正常生活的维吾尔族干部群众的照片和个人信息被分裂组织盗取并用来炮制谣言。

反驳:戴维乔高,执业律师,曾服务于加拿大前下议院 说“估计有1-3 百万维吾尔族人被关押在数百个集中营里。。。关押犯被警察逮捕,并未给与听证,聆讯和上诉 – 此做法始于斯大林时期的苏维埃,并被希德勒的第三帝国延用。”被关押进营的原因有些仅仅包括与海外亲朋联系,出访外国,留胡子,参加宗教集会。被判刑的包括短期监禁,长期徒刑,和死刑。无论被关在劳改营或进监狱,都会造成”被消失”。而在海外的维吾尔族人发现与他们在国内的亲人失去联系后会在国际大规模寻亲,并造成影响。

国际上对任意拘留监禁有明确法律准则。 个人的人身自由免受被 强行或不法地剥夺,现今被列入人权和 国际习惯法的准则。该准则已被明确地写进公民权利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九条,注明“个人拥有保证人身自由和安全的权利。“

  • 中共谎言之三十二:中国是法治国家,公民的人身自由和出入境权利依法受到保护。中国驻外使领馆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境入境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法》等法律法规,依法保障包括新疆少数民族在内的海外华人华侨合法权益。只要属于中国籍公民,且自己承认是中国公民,未违反中国法律法规的,均可向居住地的中国使领馆申请换发或补发护照。新疆始终坚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依法管理出入境事务,严厉打击暴力恐怖犯罪和宗教极端活动。向中国驻外使领馆提出换发或补发护照申请的中国新疆籍人员,绝大多数申请已获得受理并批准,仅有极少数因不符合中国法律规定,涉嫌恐怖主义活动,未换发或补发护照。

反驳:中国法律为唯一政党(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国家机器所编写,并被其释读,执行和实施。因此没有独立的司法机关对法律进行审查复核,人们也没有司法权去防止法律被滥用和保护清白者不被定罪。表面上以国家安全和防止恐怖主义威胁的名义的一切“执法“都被合理化和优先化(于其它中国法律)。某项在海外的维族人因告诉外界劳改营的真相可能被注销中国护照,结果被迫回国。等着他们的可能是被关进劳改营或更严厉的监禁。

  • 中共谎言之三十三:所谓报告是美国情报机构操纵设立的“新疆教培中心研究课题组”骨干郑国恩依据一份“东突”分子内外勾结伪造的“墨玉县出境未归人员亲属送培学员名单”炮制出来的。名单所列的311人,绝大多数都是墨玉县博斯坦街道居民,他们一直在社会上正常工作生活,从未参加过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只有极个别感染宗教极端主义、有轻微违法犯罪的人员曾依法接受职业技能教育培训。这311人中,有海外关系的只有19人,但这19人从来没有参加过职业技能教育培训。

反驳:这311人虽然冒着被中国共产党迫害的危险,在国际的报导里都是有名有姓的。如若不实,像共产党所说,为什么党不让这些人受采访和被报导?相反,党把手上的权力和高唱的淫威利用到无以可加的程度,以对其人口通过先进的监测技术进行监视和控制。

中共的一个专用策略就是当他们因不当行为而不得不面对国际指责时,他们一律声称报导造假,境外情报机构针对中国政府来诋毁他们的法规。而对他们自己的“人民”,就设法回避处理核心问题,把人们的视线转移到其它方向。以上例子里,他们设法掩盖了违反人权和对少数民族实施种族灭绝的不争事实。

归功于美国,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2020(跨政党性的)在六月十七号通过。该法对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侵犯人权的外国人和实体予以制裁并要求其在此话题递交报告。通过此法案,那些对种族清洗负有责任的中共官员不得不面对法律的裁判。让我们拭目以待。

  • 中共谎言之三十四:热比娅家中无人因热比娅而受牵连,他们在新疆自由生活,并呼吁热比娅停止造谣,不要再打扰他们的平静生活。

反驳:热比娅,前中国政协委员,曾经是中国大陆富人排行第五;也是维族昌权运动知名认识。她亲身经历和人暴露新疆地区曾经许下的自治承诺,变成了“专制政治” – 和平的游行者被用枪镇压,暴力逮捕和拘留。因此,许多热比娅的家人备受关押,并没有聆讯。

  • 中共谎言之三十五:甫尔海提·教待提和埃拉帕提·艾尔肯都是臭名昭著的暴恐分裂组织“世维会”成员,他们编造谎言,以分裂国家为生。这些人的亲属在新疆工作生活一切正常,并对家庭中出现的他这样的人感到羞愧。甫尔海提·教待提的母亲一直在新疆的家中正常生活,还经常与甫尔海提·教待提联系。艾尔肯的父亲因参与暴恐活动被依法判刑,其母亲以及弟弟、妹妹均正常工作生活,从未被收押。不仅如此,埃拉帕提·艾尔肯的母亲还多次告诫他:你父亲做了很多危害社会的事,已经受到了法律惩处,他十分后悔,你不要再撒谎了,尽快退出“世维会”。关于所谓“达吾提年迈的父亲数次遭到新疆当局的拘押和调查,并在不久前去世,死因不明”,事实是,达吾提的父亲一直在家中同子女正常生活,从未被“调查”或“拘押”,因多年患有严重的心脏病,于2019年10月在医院医治无效去世,享年80多岁。在其病重住院期间,达的哥哥等亲属始终在身边照料。

反驳:“世维会”是一个由流氓维族人组成的国际组织。自述为非暴力和平运动,反对东突厥斯坦(新疆)为中共国占领的说法,工作方向上提倡反极权,反宗教不容异说和反恐怖主义。许多海外维族人都广泛被中共定性与“世维会”有联系。为此他们身在国内的家人饱受恐吓,拘留,监禁,并强制在营内劳动,接受再教育和思想改造。那些被允许留在家中者,日常生活被监视摄像头监察,电话被监听,行踪和上网受到限制。如果被发现与海外亲人联系,他们可能受到另外处罚。关于早木热·达吾提的父亲,他受审查拘留无数次,死因不明。有说怀疑被受酷刑。早木热一案只是无数被迫害家人案例中之一。

  • 中共谎言之三十六:木他力甫·努尔麦麦提从未在教培中心学习,2018年12月,因酗酒引发急性酒精中毒、酒精中毒性脑病、呼吸衰竭、急性上消化道大出血死亡。努尔买买提·托合提从未在教培中心学习。他本人患冠心病已有20余年,长期在医院治疗和家中休养,2019年5月31日晚在家突发心肌梗塞,送往医院后,经抢救无效去世。沙依拉古丽·沙吾提巴依涉嫌诈骗罪。为逃避法律惩处,非法出境至哈萨克斯坦。在华期间从未在任何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待过,非法出境前从未被拘押,因此沙称看到有人遭受酷刑纯属谎言。阿不都日衣木·艾衣提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罪被依法逮捕,目前身体健康。2019年2月10日,艾衣提曾在公开视频中说“我因为涉嫌违反国家的法律正在接受调查。我的健康状况很好,从来没有受到过虐待”。

反驳:木他力甫·努尔麦麦提在被释放出劳改营九天后去世;努尔买买提·托合提在监禁期死于劳改营内;沙依拉古丽自述于逃出中国前在拘留营内备受极刑;艾依提被判八年徒刑,第二年在牢中去世。

劳改营内的严刑逼迫屡屡被报导,死在营里的维族人数目具增。劳改营生存者的证词让我们规探到被关押者所受的压迫-例如不给食物不让睡觉,被迫政治改造,强制性地让人否认已有的语言/宗教/文化。

与其作为一个大国大方地接受国际社会的监督,相反中共花了不少笔墨和精力去否认事实,烧毁证据。这恰恰说明了他们做贼心虚。

  • 中共谎言之三十七:米日古丽·图尔荪,维吾尔族,原是新疆巴州且末县居民。曾因涉嫌煽动民族仇恨和民族歧视,于2017年4月被新疆且末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天。于2018年自愿注销中国国籍并持埃及护照离境。在中国期间从未进过监狱,从未在任何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学习。其弟弟艾克拜尔·图尔荪公开表示,“我的姐姐米日古丽一贯满口胡言,不但说我死了,还造谣看到别人死了。”

反驳:漫画《发生在我身上的事——维吾尔女子的证词》讲述了主角米日古丽·图尔荪如何从埃及回新疆探望父母后被中共政府多次拘禁和施以酷刑。她说她与丈夫失去联系,听说丈夫从埃及到中国找她,结果被判处十六年监禁。她大儿子已死亡。

她被要求声明 并签字证明“当局从未严刑逼供,从未拘留过我”。她受到警告,在把她孩子带回埃及后一定要回中国,并且她的父母,姐弟和其他的亲属的安危都掌握在中共当局手中。

她有幸生还,并几经转折到了美国。她曾勇敢地在美国国会就新疆教育营侵犯人权事件作证。因此米日古丽倍受压力,她在国内的家人也处境甚忧,不知生离还是死别。他们与米日古丽划清界线,并指责她,人之常情,可以理解是出于无奈和自保。

然而人们对自由的真切向往和揭露真相的决心不会屈服于中共的威胁和残酷行径,更多的人会继续勇敢的走上为公义而战的道路上。

来源:

1,     维吾尔族- 维基百科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BB%B4%E5%90%BE%E5%B0%94%E6%97%8F

2, 新疆再教育营 – 维基百科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96%B0%E7%96%86%E5%86%8D%E6%95%99%E8%82%B2%E7%87%9F

3, Cultural genocide of Uyghurs – 维基百科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ultural_genocide_of_Uyghurs

4, Uyghurs Deported to Other Provinces as Slave Laborers to Restart Economy – Bitter Winter, The Epoch Times April 2020

https://www.theepochtimes.com/uyghurs-deported-to-other-provinces-as-slave-laborers-to-restart-economy_3305948.html

5, The Risk to China’s Uyghurs From Coronavirus Demands Action – From Epoch Times, By

DAVID KILGOUR (戴维乔高) FEB 2020( HUMAN RIGHT ADVOCATE AND NOBEL PEACE PRIZE NOMINEE)

https://www.theepochtimes.com/the-risk-to-chinas-uyghurs-from-coronavirus-demands-action_3236803.html

6, World Uyghur Congress(世维会)-

7, China ( Uyghurs)- Jewish World Watch

8, Uyghurs for sale – 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 June 2020

https://www.aspi.org.au/report/uyghurs-sale

9, China reportedly begins mass transfers of Uighur detainees from Xinjiang to prisons nationwide-  Holly Robertson, Oct 2018

https://www.abc.net.au/news/2018-10-10/is-china-transferring-uighur-detainees-to-far-flung-prisons/10356406

10, Former Uyghur Inmates tell of Torture and Rape in China’s ‘Re-Education’s Camps

-Isabel Van Brugen from The Epoch Times

【揭穿】37种中共谎言第四部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英文原作者: 雨人   Call4wisdom

英文新闻连结:https://test.gnews.org/258039/

中文翻译:  文真真    闻智慧

中英文编辑: GS Seamoon

编者注:202072日,中共外交部在其官网上发表声明,声称世界(主要是美国和西方国家)在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COVID-19疫情有关的多个问题上曲解中国,并发布了37条具体的谬论予以否认。我们将通过有力的证据来一一揭穿这些谎言,现分为四期在GNEWS发表。 第四部分仍然是关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问题。

  • 中共谎言之二十七:建立寄宿学校是为了提高教育质量并减轻家庭负担。 新疆的学生实行就近上学的原则。住在学校附近的学生可以走读,对于住处离学校较远的学生,学校提供免费住宿。学生及其监护人可以自由选择寄宿与否。

反驳:  新疆有超过百万维吾尔族,哈萨克斯坦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居民被送到新疆的“再教育中心”, 使近50万名儿童与家人分离。建立寄宿学校的目的是给孩子洗脑,使其服从中共的统治,切割家庭对他们的影响。截至2017年初,新疆近40%的学龄儿童接受了义务教育,即大约49万8千名学生被送到寄宿学校。据《纽约时报》报导,现在居住在国外的几名维吾尔族人透露,中共未经其同意就将其子女送进了寄宿学校。

  • 中共谎言之二十八: 中共长期以来一直对于包括维吾尔族在内的少数民族实施强制的计划生育政策。

反驳:  美联社报导,过去几年,中共对新疆的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实行了严格的生育限制。他们采取了拘留和强迫绝育等措施。这已经导致了当地维吾尔族聚居区的生育率大幅下降。中共的行为可能是为了减少穆斯林人口即去穆斯林化。美联社报导,新疆墨玉县有484名被拘留者中有149人由于违反了计划生育政策而被拘禁。七名曾经被拘留的人透露,曾被强行服用避孕药,并且没有官方解释就注射了药品。他们中有些人释放后失去了生育能力。

  • 中共谎言之二十九:新疆是中国五个少数民族自治区之一,穆斯林人口近60%。 中国奉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坚持各民族平等,保障少数民族的合法权益。 新疆全面支持宗教信仰的自由。

反驳:   所谓的五个少数民族自治区完全是中共欺骗世界的幌子。 所有权力和政府机构均由中共控制。 这些所谓的主席或代表不过是中共在少数民族中选出来的忠于他们的木偶。 他们只会按照中共的要求执行或投票。 宗教信仰自由只是一个天大的笑话而已。 中共绝不允许人民拥有任何宗教或信仰的自由,因为它希望自己就是终极的神。

  • 中共谎言之三十:经过新疆各族人民群众的共同努力,新疆疫情得到有效遏制,截至6月29日,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76例,治愈出院73例,病亡3例,目前已130余天无新增确诊病例。新疆已较早全面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经济社会发展步入正常轨道。2019年12月9日,新疆自治区人民政府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宣布教培学员已全部结业。在教培中心不可能出现大规模感染风险。

反驳:外界对维吾尔族人在冠状病毒疫情期间的关注原因有三。一,维族人在劳改营中一向环境过分密集,此时恐更难舒困迫;二,他们在疫情早期被迫继续工作;三,有视频报导,维族人大批地从新疆自治区向中国其他省份迁徙,而这正正是在该地区实行小区隔离和限制出行时。

  • 中共谎言之三十一:新疆从未限制包括维吾尔族在内的各族群众的出行自由,也从未限制他们与境外亲属之间的通讯联系。经有关部门核查,海外“东突”分子提到的所谓“失联”人员,有的在社会正常活动,有的纯属凭空编造。“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曾报导在澳居住的中国公民艾孜买提·吾买尔与疆内的父亲、继母、三个兄弟、两个姐妹和20多个侄子、侄女、外甥、外甥女“失联”。但经核查发现,其在华所有亲属均正常生活,完全享有人身自由。2020年2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期期间,“世维会”在日内瓦万国宫前的“断椅广场”展示一系列所谓“受中国政府迫害的维吾尔族人”的照片。后经查证,这些照片为不实信息,一些在社会上正常生活的维吾尔族干部群众的照片和个人信息被分裂组织盗取并用来炮制谣言。

反驳:戴维乔高,执业律师,曾服务于加拿大前下议院 说“估计有1-3 百万维吾尔族人被关押在数百个集中营里。。。关押犯被警察逮捕,并未给与听证,聆讯和上诉 – 此做法始于斯大林时期的苏维埃,并被希德勒的第三帝国延用。”被关押进营的原因有些仅仅包括与海外亲朋联系,出访外国,留胡子,参加宗教集会。被判刑的包括短期监禁,长期徒刑,和死刑。无论被关在劳改营或进监狱,都会造成”被消失”。而在海外的维吾尔族人发现与他们在国内的亲人失去联系后会在国际大规模寻亲,并造成影响。

国际上对任意拘留监禁有明确法律准则。 个人的人身自由免受被 强行或不法地剥夺,现今被列入人权和 国际习惯法的准则。该准则已被明确地写进公民权利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九条,注明“个人拥有保证人身自由和安全的权利。“

  • 中共谎言之三十二:中国是法治国家,公民的人身自由和出入境权利依法受到保护。中国驻外使领馆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境入境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法》等法律法规,依法保障包括新疆少数民族在内的海外华人华侨合法权益。只要属于中国籍公民,且自己承认是中国公民,未违反中国法律法规的,均可向居住地的中国使领馆申请换发或补发护照。新疆始终坚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依法管理出入境事务,严厉打击暴力恐怖犯罪和宗教极端活动。向中国驻外使领馆提出换发或补发护照申请的中国新疆籍人员,绝大多数申请已获得受理并批准,仅有极少数因不符合中国法律规定,涉嫌恐怖主义活动,未换发或补发护照。

反驳:中国法律为唯一政党(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国家机器所编写,并被其释读,执行和实施。因此没有独立的司法机关对法律进行审查复核,人们也没有司法权去防止法律被滥用和保护清白者不被定罪。表面上以国家安全和防止恐怖主义威胁的名义的一切“执法“都被合理化和优先化(于其它中国法律)。某项在海外的维族人因告诉外界劳改营的真相可能被注销中国护照,结果被迫回国。等着他们的可能是被关进劳改营或更严厉的监禁。

  • 中共谎言之三十三:所谓报告是美国情报机构操纵设立的“新疆教培中心研究课题组”骨干郑国恩依据一份“东突”分子内外勾结伪造的“墨玉县出境未归人员亲属送培学员名单”炮制出来的。名单所列的311人,绝大多数都是墨玉县博斯坦街道居民,他们一直在社会上正常工作生活,从未参加过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只有极个别感染宗教极端主义、有轻微违法犯罪的人员曾依法接受职业技能教育培训。这311人中,有海外关系的只有19人,但这19人从来没有参加过职业技能教育培训。

反驳:这311人虽然冒着被中国共产党迫害的危险,在国际的报导里都是有名有姓的。如若不实,像共产党所说,为什么党不让这些人受采访和被报导?相反,党把手上的权力和高唱的淫威利用到无以可加的程度,以对其人口通过先进的监测技术进行监视和控制。

中共的一个专用策略就是当他们因不当行为而不得不面对国际指责时,他们一律声称报导造假,境外情报机构针对中国政府来诋毁他们的法规。而对他们自己的“人民”,就设法回避处理核心问题,把人们的视线转移到其它方向。以上例子里,他们设法掩盖了违反人权和对少数民族实施种族灭绝的不争事实。

归功于美国,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2020(跨政党性的)在六月十七号通过。该法对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侵犯人权的外国人和实体予以制裁并要求其在此话题递交报告。通过此法案,那些对种族清洗负有责任的中共官员不得不面对法律的裁判。让我们拭目以待。

  • 中共谎言之三十四:热比娅家中无人因热比娅而受牵连,他们在新疆自由生活,并呼吁热比娅停止造谣,不要再打扰他们的平静生活。

反驳:热比娅,前中国政协委员,曾经是中国大陆富人排行第五;也是维族昌权运动知名认识。她亲身经历和人暴露新疆地区曾经许下的自治承诺,变成了“专制政治” – 和平的游行者被用枪镇压,暴力逮捕和拘留。因此,许多热比娅的家人备受关押,并没有聆讯。

  • 中共谎言之三十五:甫尔海提·教待提和埃拉帕提·艾尔肯都是臭名昭著的暴恐分裂组织“世维会”成员,他们编造谎言,以分裂国家为生。这些人的亲属在新疆工作生活一切正常,并对家庭中出现的他这样的人感到羞愧。甫尔海提·教待提的母亲一直在新疆的家中正常生活,还经常与甫尔海提·教待提联系。艾尔肯的父亲因参与暴恐活动被依法判刑,其母亲以及弟弟、妹妹均正常工作生活,从未被收押。不仅如此,埃拉帕提·艾尔肯的母亲还多次告诫他:你父亲做了很多危害社会的事,已经受到了法律惩处,他十分后悔,你不要再撒谎了,尽快退出“世维会”。关于所谓“达吾提年迈的父亲数次遭到新疆当局的拘押和调查,并在不久前去世,死因不明”,事实是,达吾提的父亲一直在家中同子女正常生活,从未被“调查”或“拘押”,因多年患有严重的心脏病,于2019年10月在医院医治无效去世,享年80多岁。在其病重住院期间,达的哥哥等亲属始终在身边照料。

反驳:“世维会”是一个由流氓维族人组成的国际组织。自述为非暴力和平运动,反对东突厥斯坦(新疆)为中共国占领的说法,工作方向上提倡反极权,反宗教不容异说和反恐怖主义。许多海外维族人都广泛被中共定性与“世维会”有联系。为此他们身在国内的家人饱受恐吓,拘留,监禁,并强制在营内劳动,接受再教育和思想改造。那些被允许留在家中者,日常生活被监视摄像头监察,电话被监听,行踪和上网受到限制。如果被发现与海外亲人联系,他们可能受到另外处罚。关于早木热·达吾提的父亲,他受审查拘留无数次,死因不明。有说怀疑被受酷刑。早木热一案只是无数被迫害家人案例中之一。

  • 中共谎言之三十六:木他力甫·努尔麦麦提从未在教培中心学习,2018年12月,因酗酒引发急性酒精中毒、酒精中毒性脑病、呼吸衰竭、急性上消化道大出血死亡。努尔买买提·托合提从未在教培中心学习。他本人患冠心病已有20余年,长期在医院治疗和家中休养,2019年5月31日晚在家突发心肌梗塞,送往医院后,经抢救无效去世。沙依拉古丽·沙吾提巴依涉嫌诈骗罪。为逃避法律惩处,非法出境至哈萨克斯坦。在华期间从未在任何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待过,非法出境前从未被拘押,因此沙称看到有人遭受酷刑纯属谎言。阿不都日衣木·艾衣提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罪被依法逮捕,目前身体健康。2019年2月10日,艾衣提曾在公开视频中说“我因为涉嫌违反国家的法律正在接受调查。我的健康状况很好,从来没有受到过虐待”。

反驳:木他力甫·努尔麦麦提在被释放出劳改营九天后去世;努尔买买提·托合提在监禁期死于劳改营内;沙依拉古丽自述于逃出中国前在拘留营内备受极刑;艾依提被判八年徒刑,第二年在牢中去世。

劳改营内的严刑逼迫屡屡被报导,死在营里的维族人数目具增。劳改营生存者的证词让我们规探到被关押者所受的压迫-例如不给食物不让睡觉,被迫政治改造,强制性地让人否认已有的语言/宗教/文化。

与其作为一个大国大方地接受国际社会的监督,相反中共花了不少笔墨和精力去否认事实,烧毁证据。这恰恰说明了他们做贼心虚。

  • 中共谎言之三十七:米日古丽·图尔荪,维吾尔族,原是新疆巴州且末县居民。曾因涉嫌煽动民族仇恨和民族歧视,于2017年4月被新疆且末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天。于2018年自愿注销中国国籍并持埃及护照离境。在中国期间从未进过监狱,从未在任何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学习。其弟弟艾克拜尔·图尔荪公开表示,“我的姐姐米日古丽一贯满口胡言,不但说我死了,还造谣看到别人死了。”

反驳:漫画《发生在我身上的事——维吾尔女子的证词》讲述了主角米日古丽·图尔荪如何从埃及回新疆探望父母后被中共政府多次拘禁和施以酷刑。她说她与丈夫失去联系,听说丈夫从埃及到中国找她,结果被判处十六年监禁。她大儿子已死亡。

她被要求声明 并签字证明“当局从未严刑逼供,从未拘留过我”。她受到警告,在把她孩子带回埃及后一定要回中国,并且她的父母,姐弟和其他的亲属的安危都掌握在中共当局手中。

她有幸生还,并几经转折到了美国。她曾勇敢地在美国国会就新疆教育营侵犯人权事件作证。因此米日古丽倍受压力,她在国内的家人也处境甚忧,不知生离还是死别。他们与米日古丽划清界线,并指责她,人之常情,可以理解是出于无奈和自保。

然而人们对自由的真切向往和揭露真相的决心不会屈服于中共的威胁和残酷行径,更多的人会继续勇敢的走上为公义而战的道路上。

来源:

1,     维吾尔族- 维基百科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BB%B4%E5%90%BE%E5%B0%94%E6%97%8F

2, 新疆再教育营 – 维基百科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96%B0%E7%96%86%E5%86%8D%E6%95%99%E8%82%B2%E7%87%9F

3, Cultural genocide of Uyghurs – 维基百科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ultural_genocide_of_Uyghurs

4, Uyghurs Deported to Other Provinces as Slave Laborers to Restart Economy – Bitter Winter, The Epoch Times April 2020

https://www.theepochtimes.com/uyghurs-deported-to-other-provinces-as-slave-laborers-to-restart-economy_3305948.html

5, The Risk to China’s Uyghurs From Coronavirus Demands Action – From Epoch Times, By

DAVID KILGOUR (戴维乔高) FEB 2020( HUMAN RIGHT ADVOCATE AND NOBEL PEACE PRIZE NOMINEE)

https://www.theepochtimes.com/the-risk-to-chinas-uyghurs-from-coronavirus-demands-action_3236803.html

6, World Uyghur Congress(世维会)-

7, China ( Uyghurs)- Jewish World Watch

8, Uyghurs for sale – 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 June 2020

https://www.aspi.org.au/report/uyghurs-sale

9, China reportedly begins mass transfers of Uighur detainees from Xinjiang to prisons nationwide-  Holly Robertson, Oct 2018

https://www.abc.net.au/news/2018-10-10/is-china-transferring-uighur-detainees-to-far-flung-prisons/10356406

10, Former Uyghur Inmates tell of Torture and Rape in China’s ‘Re-Education’s Camps

-Isabel Van Brugen from The Epoch Times

https://www.theepochtimes.com/former-uyghur-inmates-tell-of-torture-and-rape-in-chinas-re-education-camps_2689053.html

11,Testimony of Mihrigul Tursun (米日古丽·图尔荪)for the 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

【揭穿】37种中共谎言第四部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英文原作者: 雨人   Call4wisdom

英文新闻连结:https://test.gnews.org/258039/

中文翻译:  文真真    闻智慧

中英文编辑: GS Seamoon

编者注:202072日,中共外交部在其官网上发表声明,声称世界(主要是美国和西方国家)在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COVID-19疫情有关的多个问题上曲解中国,并发布了37条具体的谬论予以否认。我们将通过有力的证据来一一揭穿这些谎言,现分为四期在GNEWS发表。 第四部分仍然是关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问题。

  • 中共谎言之二十七:建立寄宿学校是为了提高教育质量并减轻家庭负担。 新疆的学生实行就近上学的原则。住在学校附近的学生可以走读,对于住处离学校较远的学生,学校提供免费住宿。学生及其监护人可以自由选择寄宿与否。

反驳:  新疆有超过百万维吾尔族,哈萨克斯坦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居民被送到新疆的“再教育中心”, 使近50万名儿童与家人分离。建立寄宿学校的目的是给孩子洗脑,使其服从中共的统治,切割家庭对他们的影响。截至2017年初,新疆近40%的学龄儿童接受了义务教育,即大约49万8千名学生被送到寄宿学校。据《纽约时报》报导,现在居住在国外的几名维吾尔族人透露,中共未经其同意就将其子女送进了寄宿学校。

  • 中共谎言之二十八: 中共长期以来一直对于包括维吾尔族在内的少数民族实施强制的计划生育政策。

反驳:  美联社报导,过去几年,中共对新疆的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实行了严格的生育限制。他们采取了拘留和强迫绝育等措施。这已经导致了当地维吾尔族聚居区的生育率大幅下降。中共的行为可能是为了减少穆斯林人口即去穆斯林化。美联社报导,新疆墨玉县有484名被拘留者中有149人由于违反了计划生育政策而被拘禁。七名曾经被拘留的人透露,曾被强行服用避孕药,并且没有官方解释就注射了药品。他们中有些人释放后失去了生育能力。

  • 中共谎言之二十九:新疆是中国五个少数民族自治区之一,穆斯林人口近60%。 中国奉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坚持各民族平等,保障少数民族的合法权益。 新疆全面支持宗教信仰的自由。

反驳:   所谓的五个少数民族自治区完全是中共欺骗世界的幌子。 所有权力和政府机构均由中共控制。 这些所谓的主席或代表不过是中共在少数民族中选出来的忠于他们的木偶。 他们只会按照中共的要求执行或投票。 宗教信仰自由只是一个天大的笑话而已。 中共绝不允许人民拥有任何宗教或信仰的自由,因为它希望自己就是终极的神。

  • 中共谎言之三十:经过新疆各族人民群众的共同努力,新疆疫情得到有效遏制,截至6月29日,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76例,治愈出院73例,病亡3例,目前已130余天无新增确诊病例。新疆已较早全面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经济社会发展步入正常轨道。2019年12月9日,新疆自治区人民政府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宣布教培学员已全部结业。在教培中心不可能出现大规模感染风险。

反驳:外界对维吾尔族人在冠状病毒疫情期间的关注原因有三。一,维族人在劳改营中一向环境过分密集,此时恐更难舒困迫;二,他们在疫情早期被迫继续工作;三,有视频报导,维族人大批地从新疆自治区向中国其他省份迁徙,而这正正是在该地区实行小区隔离和限制出行时。

  • 中共谎言之三十一:新疆从未限制包括维吾尔族在内的各族群众的出行自由,也从未限制他们与境外亲属之间的通讯联系。经有关部门核查,海外“东突”分子提到的所谓“失联”人员,有的在社会正常活动,有的纯属凭空编造。“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曾报导在澳居住的中国公民艾孜买提·吾买尔与疆内的父亲、继母、三个兄弟、两个姐妹和20多个侄子、侄女、外甥、外甥女“失联”。但经核查发现,其在华所有亲属均正常生活,完全享有人身自由。2020年2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期期间,“世维会”在日内瓦万国宫前的“断椅广场”展示一系列所谓“受中国政府迫害的维吾尔族人”的照片。后经查证,这些照片为不实信息,一些在社会上正常生活的维吾尔族干部群众的照片和个人信息被分裂组织盗取并用来炮制谣言。

反驳:戴维乔高,执业律师,曾服务于加拿大前下议院 说“估计有1-3 百万维吾尔族人被关押在数百个集中营里。。。关押犯被警察逮捕,并未给与听证,聆讯和上诉 – 此做法始于斯大林时期的苏维埃,并被希德勒的第三帝国延用。”被关押进营的原因有些仅仅包括与海外亲朋联系,出访外国,留胡子,参加宗教集会。被判刑的包括短期监禁,长期徒刑,和死刑。无论被关在劳改营或进监狱,都会造成”被消失”。而在海外的维吾尔族人发现与他们在国内的亲人失去联系后会在国际大规模寻亲,并造成影响。

国际上对任意拘留监禁有明确法律准则。 个人的人身自由免受被 强行或不法地剥夺,现今被列入人权和 国际习惯法的准则。该准则已被明确地写进公民权利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九条,注明“个人拥有保证人身自由和安全的权利。“

  • 中共谎言之三十二:中国是法治国家,公民的人身自由和出入境权利依法受到保护。中国驻外使领馆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境入境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法》等法律法规,依法保障包括新疆少数民族在内的海外华人华侨合法权益。只要属于中国籍公民,且自己承认是中国公民,未违反中国法律法规的,均可向居住地的中国使领馆申请换发或补发护照。新疆始终坚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依法管理出入境事务,严厉打击暴力恐怖犯罪和宗教极端活动。向中国驻外使领馆提出换发或补发护照申请的中国新疆籍人员,绝大多数申请已获得受理并批准,仅有极少数因不符合中国法律规定,涉嫌恐怖主义活动,未换发或补发护照。

反驳:中国法律为唯一政党(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国家机器所编写,并被其释读,执行和实施。因此没有独立的司法机关对法律进行审查复核,人们也没有司法权去防止法律被滥用和保护清白者不被定罪。表面上以国家安全和防止恐怖主义威胁的名义的一切“执法“都被合理化和优先化(于其它中国法律)。某项在海外的维族人因告诉外界劳改营的真相可能被注销中国护照,结果被迫回国。等着他们的可能是被关进劳改营或更严厉的监禁。

  • 中共谎言之三十三:所谓报告是美国情报机构操纵设立的“新疆教培中心研究课题组”骨干郑国恩依据一份“东突”分子内外勾结伪造的“墨玉县出境未归人员亲属送培学员名单”炮制出来的。名单所列的311人,绝大多数都是墨玉县博斯坦街道居民,他们一直在社会上正常工作生活,从未参加过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只有极个别感染宗教极端主义、有轻微违法犯罪的人员曾依法接受职业技能教育培训。这311人中,有海外关系的只有19人,但这19人从来没有参加过职业技能教育培训。

反驳:这311人虽然冒着被中国共产党迫害的危险,在国际的报导里都是有名有姓的。如若不实,像共产党所说,为什么党不让这些人受采访和被报导?相反,党把手上的权力和高唱的淫威利用到无以可加的程度,以对其人口通过先进的监测技术进行监视和控制。

中共的一个专用策略就是当他们因不当行为而不得不面对国际指责时,他们一律声称报导造假,境外情报机构针对中国政府来诋毁他们的法规。而对他们自己的“人民”,就设法回避处理核心问题,把人们的视线转移到其它方向。以上例子里,他们设法掩盖了违反人权和对少数民族实施种族灭绝的不争事实。

归功于美国,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2020(跨政党性的)在六月十七号通过。该法对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侵犯人权的外国人和实体予以制裁并要求其在此话题递交报告。通过此法案,那些对种族清洗负有责任的中共官员不得不面对法律的裁判。让我们拭目以待。

  • 中共谎言之三十四:热比娅家中无人因热比娅而受牵连,他们在新疆自由生活,并呼吁热比娅停止造谣,不要再打扰他们的平静生活。

反驳:热比娅,前中国政协委员,曾经是中国大陆富人排行第五;也是维族昌权运动知名认识。她亲身经历和人暴露新疆地区曾经许下的自治承诺,变成了“专制政治” – 和平的游行者被用枪镇压,暴力逮捕和拘留。因此,许多热比娅的家人备受关押,并没有聆讯。

  • 中共谎言之三十五:甫尔海提·教待提和埃拉帕提·艾尔肯都是臭名昭著的暴恐分裂组织“世维会”成员,他们编造谎言,以分裂国家为生。这些人的亲属在新疆工作生活一切正常,并对家庭中出现的他这样的人感到羞愧。甫尔海提·教待提的母亲一直在新疆的家中正常生活,还经常与甫尔海提·教待提联系。艾尔肯的父亲因参与暴恐活动被依法判刑,其母亲以及弟弟、妹妹均正常工作生活,从未被收押。不仅如此,埃拉帕提·艾尔肯的母亲还多次告诫他:你父亲做了很多危害社会的事,已经受到了法律惩处,他十分后悔,你不要再撒谎了,尽快退出“世维会”。关于所谓“达吾提年迈的父亲数次遭到新疆当局的拘押和调查,并在不久前去世,死因不明”,事实是,达吾提的父亲一直在家中同子女正常生活,从未被“调查”或“拘押”,因多年患有严重的心脏病,于2019年10月在医院医治无效去世,享年80多岁。在其病重住院期间,达的哥哥等亲属始终在身边照料。

反驳:“世维会”是一个由流氓维族人组成的国际组织。自述为非暴力和平运动,反对东突厥斯坦(新疆)为中共国占领的说法,工作方向上提倡反极权,反宗教不容异说和反恐怖主义。许多海外维族人都广泛被中共定性与“世维会”有联系。为此他们身在国内的家人饱受恐吓,拘留,监禁,并强制在营内劳动,接受再教育和思想改造。那些被允许留在家中者,日常生活被监视摄像头监察,电话被监听,行踪和上网受到限制。如果被发现与海外亲人联系,他们可能受到另外处罚。关于早木热·达吾提的父亲,他受审查拘留无数次,死因不明。有说怀疑被受酷刑。早木热一案只是无数被迫害家人案例中之一。

  • 中共谎言之三十六:木他力甫·努尔麦麦提从未在教培中心学习,2018年12月,因酗酒引发急性酒精中毒、酒精中毒性脑病、呼吸衰竭、急性上消化道大出血死亡。努尔买买提·托合提从未在教培中心学习。他本人患冠心病已有20余年,长期在医院治疗和家中休养,2019年5月31日晚在家突发心肌梗塞,送往医院后,经抢救无效去世。沙依拉古丽·沙吾提巴依涉嫌诈骗罪。为逃避法律惩处,非法出境至哈萨克斯坦。在华期间从未在任何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待过,非法出境前从未被拘押,因此沙称看到有人遭受酷刑纯属谎言。阿不都日衣木·艾衣提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罪被依法逮捕,目前身体健康。2019年2月10日,艾衣提曾在公开视频中说“我因为涉嫌违反国家的法律正在接受调查。我的健康状况很好,从来没有受到过虐待”。

反驳:木他力甫·努尔麦麦提在被释放出劳改营九天后去世;努尔买买提·托合提在监禁期死于劳改营内;沙依拉古丽自述于逃出中国前在拘留营内备受极刑;艾依提被判八年徒刑,第二年在牢中去世。

劳改营内的严刑逼迫屡屡被报导,死在营里的维族人数目具增。劳改营生存者的证词让我们规探到被关押者所受的压迫-例如不给食物不让睡觉,被迫政治改造,强制性地让人否认已有的语言/宗教/文化。

与其作为一个大国大方地接受国际社会的监督,相反中共花了不少笔墨和精力去否认事实,烧毁证据。这恰恰说明了他们做贼心虚。

  • 中共谎言之三十七:米日古丽·图尔荪,维吾尔族,原是新疆巴州且末县居民。曾因涉嫌煽动民族仇恨和民族歧视,于2017年4月被新疆且末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天。于2018年自愿注销中国国籍并持埃及护照离境。在中国期间从未进过监狱,从未在任何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学习。其弟弟艾克拜尔·图尔荪公开表示,“我的姐姐米日古丽一贯满口胡言,不但说我死了,还造谣看到别人死了。”

反驳:漫画《发生在我身上的事——维吾尔女子的证词》讲述了主角米日古丽·图尔荪如何从埃及回新疆探望父母后被中共政府多次拘禁和施以酷刑。她说她与丈夫失去联系,听说丈夫从埃及到中国找她,结果被判处十六年监禁。她大儿子已死亡。

她被要求声明 并签字证明“当局从未严刑逼供,从未拘留过我”。她受到警告,在把她孩子带回埃及后一定要回中国,并且她的父母,姐弟和其他的亲属的安危都掌握在中共当局手中。

她有幸生还,并几经转折到了美国。她曾勇敢地在美国国会就新疆教育营侵犯人权事件作证。因此米日古丽倍受压力,她在国内的家人也处境甚忧,不知生离还是死别。他们与米日古丽划清界线,并指责她,人之常情,可以理解是出于无奈和自保。

然而人们对自由的真切向往和揭露真相的决心不会屈服于中共的威胁和残酷行径,更多的人会继续勇敢的走上为公义而战的道路上。

来源:

1,     维吾尔族- 维基百科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BB%B4%E5%90%BE%E5%B0%94%E6%97%8F

2, 新疆再教育营 – 维基百科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96%B0%E7%96%86%E5%86%8D%E6%95%99%E8%82%B2%E7%87%9F

3, Cultural genocide of Uyghurs – 维基百科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ultural_genocide_of_Uyghurs

4, Uyghurs Deported to Other Provinces as Slave Laborers to Restart Economy – Bitter Winter, The Epoch Times April 2020

https://www.theepochtimes.com/uyghurs-deported-to-other-provinces-as-slave-laborers-to-restart-economy_3305948.html

5, The Risk to China’s Uyghurs From Coronavirus Demands Action – From Epoch Times, By

DAVID KILGOUR (戴维乔高) FEB 2020( HUMAN RIGHT ADVOCATE AND NOBEL PEACE PRIZE NOMINEE)

https://www.theepochtimes.com/the-risk-to-chinas-uyghurs-from-coronavirus-demands-action_3236803.html

6, World Uyghur Congress(世维会)-

7, China ( Uyghurs)- Jewish World Watch

8, Uyghurs for sale – 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 June 2020

https://www.aspi.org.au/report/uyghurs-sale

9, China reportedly begins mass transfers of Uighur detainees from Xinjiang to prisons nationwide-  Holly Robertson, Oct 2018

https://www.abc.net.au/news/2018-10-10/is-china-transferring-uighur-detainees-to-far-flung-prisons/10356406

10, Former Uyghur Inmates tell of Torture and Rape in China’s ‘Re-Education’s Camps

-Isabel Van Brugen from The Epoch Times

https://www.theepochtimes.com/former-uyghur-inmates-tell-of-torture-and-rape-in-chinas-re-education-camps_2689053.html

11,Testimony of Mihrigul Tursun (米日古丽·图尔荪)for the 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

https://www.cecc.gov/sites/chinacommission.house.gov/files/documents/REVISED_Mihrigul%20Tursun%20Testimony%20for%20CECC%20Hearing%2011-28-18_0.pdf

11,Testimony of Mihrigul Tursun (米日古丽·图尔荪)for the 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

https://www.cecc.gov/sites/chinacommission.house.gov/files/documents/REVISED_Mihrigul%20Tursun%20Testimony%20for%20CECC%20Hearing%2011-28-18_0.pdf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67

7月 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