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中共:摆脱对中共经济依赖不是“离婚”,而是“驱除寄生虫”

图片来源:The Economic Times

近期周日卫报网站发表长篇评论员文章,犀利直指中共撒谎成性,言行不一致,不能再相信中共的宣传和舆论。文章以“蟹奴,寄生”等,生动描绘中共近年来坑蒙拐骗所言所行与世界各地的对比,呼吁世人不要再上当受骗,关注中共到底再做了什么事。

中共如寄生虫腐蚀宿主国的经济

中共的寄生模式削弱了全球经济,其传统的宿主国越来越穷。 这可能是北京现在如此专注于摆脱非洲、南美以及其他国家的原因。 这也是为什么被像印度这样的市场拒之门外的现象对北京来说可能是壹个严重的问题。

当前最复杂的情况是与中共囯的国家间关系的性质在不断变化。中共囯希望我们使用的话语正好说明这个问题。

就美中关系而言,中国共产党(CCP)壹直非常热衷于使用能给人以北京和华盛顿之间处于对等印象的话语(包括正面的和负面的)。

中共为其欺诈行为用“G2概念”狡辩

几年前,北京提倡中共囯和美国为“ G2”概念,即两个对等的政府,其余国家则在其次。 G2构想使北京暗示将世界划分为两个殖民地风格的影响群组,壹个受美国影响,壹个受中共囯影响。

这个概念曾经是很明确的。 2008年,美国海军上将蒂莫西·基廷(Timothy J. Keating)告诉参议院军事委员会,壹名中共囯高级军官曾对他建议: “我们在发展航空母舰时,妳我之间最好达成壹项协议;妳们专注于夏威夷以东部分,而我们专注于夏威夷带以西部分;我们可以共享信息,并为妳们省却在夏威夷以西部分部署海军部队的所有麻烦。”

当夏威夷以西的美国盟国听信了中共囯的话语而日益担忧起来时,华盛顿内部人士似乎在很大程度上接受了G2叙事的必然性;尤其是,这样的G2叙事很便利地为包括壹些美国CEO、学者、政策分析师、政客、顾问等在内的重要居间人士提供了大量的财务回报和发展机会。当受到怀疑者的挑战时,他们往往会以“中囯的和平崛起”之类的话语欲盖弥彰。

中共用“离婚概念”愚弄试图摆脱其经济控制的国家

最近,特别是由于北京对Covid-19(CCPVirus)疫情的管理不善(至少是)、对沿陆地和海洋边界的侵略、对香港的镇压、以及诸如假借扣留抗生素等公开言论对美国施加压力,该术语至少在经济上已经转向与中共囯的“离婚”概念。

“离婚”壹词再次暗示情况涉及对等,但增加了壹些情感因素,因为离婚是壹个沉重的消极词语,对许多人来说往往含有壹种尽可能避免的情感包袱。

离婚这个词很适合北京,但是,它是完全不准确的话语。

美国和中共囯从未在经济上或其他方面“结婚”。婚姻是壹种互补、分享和信任的伙伴关系,双方成员得以充实并变得更强。

美中关系更像是宿主与其寄生虫

撰稿人通过关脚轮藤壶(蟹奴,Sacculina carcini)来解释美中关系。雌性鼻涕虫状藤壶找到壹只螃蟹,探查该螃蟹坚硬的外壳,直到发现壹个薄弱点将其自身的壹部分注入该螃蟹的血液中。壹旦进入,它将卷须散布在整个蟹的系统中,以螃蟹为食、控制螃蟹的行为、并寄生生长。如果受害者是雄蟹,藤壶则在寄生过程会将其去势能。 脚轮藤壶利用螃蟹来承载其繁殖并帮助其在整个海洋中传播,栖息于该螃蟹直到它死亡。当其寄生的螃蟹死亡之时,寄生的脚轮藤壶也随之死亡,因为其依赖于吸食而生存。

至少从1970年代开始(并且自加入WTO以来壹直在加速发展),中共囯及其相关实体壹直锁定美国(和其他国家)、寻求切入点、与系统融合、吸纳资本和知识产权、削弱防御力、调整行为方式、抑制反应势能,并由此得寸进尺。因此,宿主(美国等)陷入沈屙且迷失方向。尽管宿主常常至少在开始时是欢迎藤壶的。

中共囯称这种模式为综合性国家力量,包括不透明的相互交织的卷须—-经济、外交、军事、网络和软实力。

中共威胁本国企业主,助长了非法和腐败行为,进壹步扭曲了市场和政治

这不是正常的经济参与。中共囯主要投资者、中共囯大使馆和该国壹些关键决策者之间存在联系,这。这些商店经常会出现问题:出售过期或贴错标签的商品,隐藏收入并试图非法将钱转移到国外。从本质上讲,他们的运作就像在中共囯壹样,正在做他们可以逃避的事情。中共囯大使馆则在调查、背景分析或信息共享方面拒绝提供帮助。

这与勤劳的中华民族的个体毫无关联。应该如果他们在中国大陆有家族或生意纽带,并且在中共囯体系中有权力的人要求他们做某些事,那么他们别无选择。CCP的系统钳制着他们,尽管他们远离故土。

这是壹个关于中共囯积重难返的剥削性的体系的出口及其如何危害寄生国的问题。汤加等国家的结果是,资本不断流回中共囯,壹方面用于购买在商店中出售的中共囯进口商品,另壹方面则由商店主将利润汇回中共囯。它还造成了壹个本地商店无法竞争的环境,它嵌入了腐败并且扭曲了决策过程。

在某种程度上,这种对软性和/或战略性领域的集中收购已经发生在无数其他国家的无数其他领域。最近,北京有所抱怨,因为印度阻止了59个中共囯制造的应用程序(APP)进入其市场。 《环球时报》发推文称,该禁令可能给中共囯互联网公司ByteDance造成60亿美元的损失,这使人们对中共囯应用程序(APP)从寄生囯经济中吸走了多少钱有了壹个慨念。印度做出这壹决定的另壹个原因是,德里担心这些应用程序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包括允许间谍活动。

中共充分利用他国害怕失去其“假经济合作支持”心理

6月中旬,大约在中共囯和印度军队在拉达克(Ladakh)作战的同时,壹家中共囯公司以出价略低于印度竞争对手在德里赢得了壹份重要的建筑合同。有人提出疑问:该中共囯公司是否曾以某种方式获得了竞争对手的电子投标书以赢得合同?这很难知道。但是印度的政策制定者似乎认为这与他们对中共囯行为的了解相壹致,并且不想再冒险了。

北京可能会抱怨印度阻止其APP的做法,但是,中共囯却壹直在阻止外国应用程序在其自己的市场上运行。这不仅使其能够保护自己免受他人的侵害,而且还保护了自己不断开发并准备向外扩展的技术生态系统。在其他许多领域中,中共囯同样也可以保护自己的发展,包括要求在中共囯成立的外国公司强行转让知识产权。在那种情况下,它甚至不必去找它的寄生宿主,因为这些寄生宿主主动送上门来为它供血。

中共未意识如今“宿主的萎缩”何来“寄生虫的生存之地”

中共(CCP)对诸如平等伙伴共同成长发展的合作关系既无兴趣、也没有能力。北京希望能够控制其他国家的经济,以虹吸的方式增长自己来维持自己的目标。

如果您想看壹下这种寄生方式对宿主囯过造成的后果,那就看看那些成为目标的、被中共囯政府支持的竞争耗尽而萎缩的美国制造业城镇。

如果您想观察当前的实际情况,只需关注香港。随着中共将触角伸向其经济、社会和政治体系,香港将萎缩和停滞,从蓬勃发展的全球中心变成僵化的北京代理。

当然,这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随着北京的寄生模式削弱了全球经济及其体制,其传统的寄生宿主正在变得贫弱而不可持续。只有当美国、欧洲和日本的经济大而强且允许中共囯如年轻气盛的脚轮藤壶任意骑行寄生的时候,CCP的经济才有可能进入鼎盛状态。

这可能是北京现在如此专注于摆脱非洲、南美和其他国家的原因之壹。这也是为什么(它)被印度这样的市场拒之门外被视为严重问题的原因。它已耗尽可以侵染的健康目标。因此,它正锁定发展中的经济体,以掠夺性的经济模式(在许多情况下是不可行的贷款)来哺饲自己。

那些真正关心中囯人民的人应该努力创造条件,使中囯的经济“正常化”。只要有法治、透明、负责任的元素,就可以实现有机和可持续的增长,使中囯真正成为负责任全球伙伴。当然,这些健康元素都是与与CCP的本性相对立的。

让我们再回到话语这个主题。脱离中共囯经济的的这些有害因素并不是离婚,而是驱虫。这可能是宿主存活的唯壹途径,也是寄生生物进化为自我独立生存生物的最佳途径。少了什么,二者都会因为相互绞缠关联而走向灭绝。

评:

中共如寄生虫腐蚀吞并他国经济的同时,不仅仅滋长宿主国的金融大鳄和权贵利益集团的贪婪,养肥那些贪婪成性的中共利益集团,而且进一步绑架十四亿中国民众和市场作为人质,成为手上的砝码,践踏自己国人,掠夺百姓的血汗钱。

原文來源

翻译:柯亭
校对:瑞安平

3+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6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54700/ […]

0

热门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7月 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