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农战情室264纳瓦罗支持新中国联邦抗议活动

翻译总结:VOG翻译组 starwar  编辑:VOG翻译组 flasher

班农今天连线主持,现场主持人有拉希姆,杰克和格雷格。纳瓦罗连线,班农首先请他讲述一下最近刚发布的关于硫酸羟氯喹疗效的研究。纳瓦罗说他参与疫情的工作是因为他在主导制造业政策,和疫情相关的就是保证呼吸机、测试盒、药物这些的制造和供应要满足疫情需求。美国曾向疫情最严重的地区投放这个药,但是随后主流媒体不断质疑并攻击它的疗效,仅仅因为川普总统在推荐硫酸羟氯喹,说它可能会预防并对病毒有疗效。纳瓦罗简单解释了刚刚发表的研究,和治疗病毒的药理。在感染初期,病毒还没损伤脏器的时候,这个药的效果最好。纳瓦罗说之前那些所谓证明药物无效的研究,都是晚期治疗使用。那些研究没有区分早期治疗和晚期治疗,有很严重缺陷。底特律的这份研究非常严谨,证明了它的早期疗效很明显。

班农问服药前后的效果有多少比例的差别?纳瓦罗说死亡率降低了51%。算算现在美国死了多少人,下个月可能超过15万。如果早期使用这个药,可能会救很多人,以后可能会救更多人。而且研究没有发现药物的副作用。但是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根本没有报道这个研究,却报道了很多之前有缺陷的研究。这些人恨川普总统,他们不顾害死人命,把整个事件政治化了,他们手上沾满了鲜血。

纳瓦罗随后复述强调了媒体的失实报道,和学术期刊例如“柳叶刀”不负责任地发表有严重缺陷的文章称羟氯喹有害。虽然文章被撤回,但是却已经造成了很坏影响。底特律的这个研究一度很难招募到参加临床实验的人,就是因为人们害怕药物的副作用。

班农谈到中共病毒的话题,纳瓦罗强调了新中国联邦战友在7月1日去华盛顿DC中共大使馆外和白宫外喊到的口好,“CCP lied,Americans died”。(中共撒谎,美国死人)。这是美国白宫政府最受信任的官员第一次在战斗室公开喊出“中共”是病毒的元凶。他还重点强调,中国共产党病毒造成美国现在的损失。而且中共还在进行信息战和媒体战。他说很喜欢看到“CCP lied,Americans died”的标语,这星期也许会看到更多。

班农讲述,你刚才提到的标语,这个星期我们看到了很多中国人在中共大使馆和白宫外抗议,他们很多都是新中国联邦的成员,有美国公民,美籍中国人,还有被中共驱逐的爱国人士。他们喊出了这个标语。班农调皮了一下,问纳瓦罗,“当你说中共病毒,中共撒谎,美国死人,这些话有什么含义?”

纳瓦罗说:让我们回顾一下历史。去年11月在中共武汉的生化武器实验室和海鲜市场那个区域,病毒爆发了。12月份中共一直掩盖,一直到今年1月中——他们依靠WHO的掩护,利用他们的玩偶谭德赛。期间中共买光了全世界所有的PPE(个人卫生保护装备),其中包括20亿的N95口罩。中共的所作所为在欧洲和美国造成医疗用品短缺,医生护士没有防护设备。中共禁止了中国国内的所有航班,却让很多感染病毒的人直接飞到世界各地——包括美国。如果这不是“中共撒谎,美国死人”,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了——这是对美国和美国人的袭击。你可以讨论中共是不是有意制造病毒,并把它释放出来;但是前面这些都是事实,无需讨论。现在他们还利用社交媒体和信息站说中共的集权统治可以更好的防控病毒,并且希望川普输掉大选,让“北京拜登”赢得大选。我希望在全美国看到“中共撒谎,美国死人”这个标语。

班农:中共刚通过了香港安全法,最先出来抗议的是这些美籍华人和被中共驱逐的爱国人士,我们在中国使馆和白宫看到了这些新中国联邦的人。我们也通过了支持香港的法案,为什么在主流媒体和跨国集团公司中,听不到什么抗议中共香港安全法的声音?这相当于二战时德国入侵捷克的事件,但却没有被大量报道。

纳瓦罗:两个原因,一个是华尔街的人把制造业转移到中国,他们赚了很多钱,也并不关心中西部那些州的普通美国人;另一个是华尔街这些人也要向中国输出他们的金融服务,他们不想惹中共。现在中共对香港的行动没有受到足够关注,我们被疫情和互相争斗分散了注意力。我们应该认清所有的邪恶来自敌人中共,这非常重要。

班农:我们听到新中国联邦这些抗议的人在问,为什么主流媒体没有报道这些事件,为什么他们不讲病毒是中共内部逐级命令的产物?

纳瓦罗: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MSNBC等这些媒体,把一切罪过归于川普总统。如果任何事是中共的错,那这似乎会帮到川普总统。硫酸羟氯喹的问题也是一个原因。目前,华尔街日报和CNN报道了底特律的这个研究,其他主流媒体都还没有。

班农:我们看到这周美国公民、美籍华人、被驱逐的中国爱国人士在抗议,他们呼喊“中共病毒”,“中共撒谎,美国死人”。对于广大的美国听众,这在未来意味着什么?纳瓦罗说,我们应该通过立法和行动向中共追责,他再次强调,中共病毒造成现在3千万人失业,还有疫情在蔓延。

班农:我们看到的抗议活动者,是这些中国的老百姓和美国的普通人。你们每天都在说川普总统,彭培奥,纳瓦罗,每天都似乎在和黑暗抗争。我想告诉你,你们的行动我们的内心感受到了。谢谢你参加采访。

班农强调,这是第一次我们看到新中国联邦的爱国者走上街头,抗议中共的恶行。中共需要对他们的抗议做出回应,中共应该负责。戴夫(Dave Ramaswamy)连线,班农问:纳瓦罗提到上次中印冲突是古巴导弹危机的时候,现在有疫情、香港运动、南海等等问题,而中印之间似乎超出了普通摩擦。请介绍一下现在的情况。

戴夫(Dave)讲到,他同意纳瓦罗的观点,这是中共病毒。中共在香港,台湾,对日本和印度,他们的行动在使局势变复杂。中共不止于故意杀人,他们在故意造成人类灭绝性屠杀。香港安全法是彻头彻尾的侮辱,让人愤怒。班农表示同意,英国的约翰逊增加了香港签证,但是如果香港有人敢反抗中共,他们会马上被抓且没有任何审判。拉希姆,为什么英国政府没有更多的支持?拉希姆说,很多前政府官员和欧洲议会人员,加入了公关公司并从中共收了七百万现金为香港的亲中共政府游说,英国的现任政府内应为和中共控制的企业的商业往来,也支持他们,所以你会看到现在的局面。英国政界逐渐有向法拉奇这种一直反对中共的保守党人站出来,指出中共就是当年德国的纳粹党。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67

7月 0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