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宫新闻秘书Kayleigh McEnany 新闻发布会摘要(6.30)

 

1.批评《纽约时报》及背后匿名的流氓情报人员的泄密行为,声明机密情报不能随意公开

2.这种泄露情报行为会给美国及盟友制造麻烦:a)增加验证情报达成共识的难度,b)这种行为只会有利于俄罗斯

3.类似针对该届政府的泄密行为在川普期间更为泛滥,平均每年约104宗,奥巴马时期约为39

4.国家安全委员会表示泄露机密情报的官员是在背叛国家和人民,这种行为危害国家安全

5.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表示即使选择性的泄露任何机密机密情报都会对相关机构,军队造成严重且无法评估的破坏,这也是犯罪行为

6.中央情报局表示泄露机密情报破坏各部门的工作,泄密人员期望打击总统,而事实上打击国家的安全

问:白宫官员是何时知道存在这条关于俄罗斯悬赏的情报?

答:总统没有收到这条情报的报告,这还未经证实,情报界还未达成共识。

问:总统有过希望收到这份报告吗?因为拜登今天说这是一种失职。

答:这是一条未达成共识的情报,至今还未经证实,有一些情报机构仍在跟踪。提醒妳一下,国防部说他们没有确凿的证据来验证最近的指控,这种指控和最近的新闻报导没有被情报界验证或证实。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说他们仍在调查中。但这一切都没有阻止《纽约时报》把它放到头版头条,也阻碍了我们对情报达成共识得出最后结论

问:如果事实证明这是真的,那么总统是否准备对俄罗斯总统普京采取严肃的行动?

答:总统一直对俄罗斯采取强硬,坚定的行动。我们在俄罗斯西海岸没有外交存在,因为总统关闭了领事馆,驱逐了60名俄罗斯情报人员,制裁了数百个目标,退出了《INF条约》,《开放天空条约》。尝试阻止Nordstrom,尝试签证等其他方面的制裁。无疑,川普总统随时准备好了并且愿意行动,来保护美国的士兵。比如2018年在叙利亚罢工中,数十名俄罗斯的雇佣军被解决掉。这些都是总统的行动。

问:总统日程安排有一个简报会。这件事会不会是他今天下午的简报会的一部分?

答:不幸的是,由于《纽约时报》不负责任的公开泄露机密,总统已经得知这一情报了。但这并不会改变这条情报未经证实,未经达成共识,这一事实。

问:共和党的总统盟友,如凯文·麦卡锡(Kevin McCarthy)和拉马尔·亚历山大(Lamar Alexander),都说,如果总统在公共场合戴口罩,有时会成为榜样,那就太好了。麦卡锡和拉马尔·亚历山大的讲话对总统有多大影响?

答:总统说他没戴口罩的问题。他鼓励人们做出最适合自己安全的决定,并遵守当地司法管辖区的规定。推荐使用CDC指南,但不是必需的。总统是美国最受考验的人,是否戴口罩是他的决定。

问:妳说总统从未听取简报的情况。我认为,在2月时,他的PDB包含了此情报。因此,我想知道您是否可以说,他是否可能没有阅读过这个与他有关的简报,但是至少在某个时候,他是否有权访问此信息?

答:PDB是一项绝密文件,在政府之间广泛传播,我永远不会坐在这里确认或否认绝密文件中的内容,所以只能无可奉告。能说的惯例是,当我们获得情报时,无论是否未经验证,是否可信,是否达成共识;如果这些情报会以任何方式影响到我们部队的安全,这些情报就会被传给当地我们的部队和盟友,以便他们采取适当的措施。这种不会报给总统,因为没有达成共识。只有要做出战略决定时才会告知总统,因此,如果要针对俄罗斯做出战略决策,那一定是在被认为情报可信的时候。总之,总统会保护美军的安全。

问:(略过叙述,表示说即使未经证实,总统知道了也有益处),也许我换一个方式问,为什么在出现此类问题时总统不去阅读他的PDB?

答:他会的,而且他很聪明。

问:(打断回答)那PDB中有没有那个?

答:口头上。我会告诉你,这位总统是地球上最了解我们面临的威胁的人。比如O’Brien大使,他每天两次亲自见他,有时会与总统打上六打以上的电话。他经常被告知情报问题并向他通报情况。但是我不会允许《纽约时报》规定何时提供绝密信息,而不提供绝密信息。这种行为是站不住脚的。

问:白宫对今天在国会山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作证的布鲁斯·奥尔(Bruce Ohr)有何评论?

答:对此没有特别评论。但是总的来讲,布鲁斯·奥尔和奥巴马时代政府中的其他人所要交代的事情相当多。当你用充满谎言的武器对付总统时,布鲁斯·奥尔的妻子就参与其中。这由民主党全国委员会资助,并与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竞选活动协调,并被用来监视特朗普竞选活动,以作为两项FISA逮捕令的基础,开展为期三年的所谓勾结俄罗斯的调查,最终目的是罢免总统,却以浪费了大量纳税人资金而告终。奥尔先生和许多其他人有很多问题要回答。

问:那为什么不公开呢?不进行电视转播呢?既然大众对关于俄罗斯调查事件的参与者感兴趣。

答:这你要去问国会,但我认为公众应该知道奥尔先生在这些问题上的回答。

问:妳说了泄密者的事情。民主党议员呼吁情报官员进行简报。他们对今天的白宫人员不满意,是否有必要向民主党议员进行简报,特别是亚当·希夫(Adam Schiff),考虑到泄密来自他的委员会?

答:民主党人应该真诚地挺身而出。而且,如果有人将情报政治化,我认为这绝对是可耻的。比如《纽约时报》完全不负责任地行事。而您则让民主党将该信息政治化。

问: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说俄罗斯“绝对不”应被允许回到七国集团(G7)中。川普总统是否同意?

答:我还没有和他谈过这件事。总统认为,我们必须建立外交关系,即与世界顶级经济体建立关系。但是没有人比这位总统对俄罗斯更严厉。强调一下,就依据可行,可信,可实施的情报采取行动时,没有人比这位总统更有力。他对此有良好的记录。他把保护我们的海外美军列为最高和最重要的优先事项。(略过叙述,举例打击索莱马尼(Soleimani)等行动,同时指责民主党对这些成果视而不见)

问:您说这是《纽约时报》的“有针对性的泄密”。谁在这么做?为什么要这样做?

答: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但是这些是流氓情报人员,正在危及我们部队的生命。由于泄露给《纽约时报》的情报,我们很有肯能无法就这一情报达成共识。国家安全委员会,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中央情报局的人都在注意这种泄漏所造成的损害,这不仅对我们部队的安全至关重要,而且对美国收集盟友的信息并拥有资产和能力的能力也至关重要。所以究竟是谁呢?

问:你是指美国情报体系(IC)有人在针对川普总统吗?

答:很可能是这样。如果是这样,那绝对是卑鄙的。

问:就此而言,川普政府是否在做任何事情或采取任何行动,例如对情报体系进行审计?或者妳打算采取什么措施来尝试查找泄漏源?

答:美国司法部(DOJ)已经收到了川普政府移交的很多宗泄密型刑事犯罪。2017年120宗,2018年88宗,平均每年104宗。所以我们一直在采取措施。

最后麦肯尼再次讲到了打击索莱马尼(Soleimani)等行动,表示川普总统对付外敌的强硬措施,以及保护美军所做出的行动与成果。

翻译:【Prof. Bacteriophage】

战友之家玫瑰园小队出品

1+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6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Info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50739/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Read More Info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50739/ […]

0

热门文章

GM31

"For everyone practicing evil hates the light and does not come to the light, lest his deeds should be exposed." [John 3:20] 7月 0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