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对世界的伤害才刚刚开始

图片来源:The Economic Times

2020年6月26日安东尼·法奥拉( Anthony Faiola)在华盛顿邮报发表文章,反思了过去人类全球化带来的利与弊,并认为中共冠状病毒对全球的伤害是极其深远的。

疫情彻底扰乱了全世界

环球旅行的形势清晰地展示了中共冠状病毒如何扰乱全世界。病毒在中国出现之后,各国出台旅行禁令全球旅行的限制,航班在5个月时间内消失了。

我们来看一看亚洲的重要交通枢纽新加坡樟宜机场。在不久以前,旅客沿着郁郁葱葱的绿墙前行,感觉到这个生机勃勃的机场在引领人们走进一个全球互联越来越紧密的未来。每月有数百万乘客通过地球上各个先进的机场匆匆忙忙,在世界各地来回穿梭。在樟宜机场这个耗资10亿美元的新航站楼,只需触碰几个按钮,乘客就能轻轻松松地办理完整套登机手续、托运行李和登机。你是否觉得中途转机停留时间太长?没有问题,你可以在机场的名牌珠宝商店逛一逛,犹如在热带丛林里漫步。商店上方有一个大天蓬,中间离地40米高处有一个雨水漩涡,这是全世界最高的室内瀑布。你可以漫步到屋顶游泳池,在那里欣赏飞机起飞降落。甚至可以离开机场,免费参观位于这座世界金融和贸易中心的金沙酒店如梦如幻的空中花园。

巴黎圣母院的大火让这个熙熙攘攘的大教堂静寂下来一样,现在2020年的中共冠状病毒疫情大流行也像那把火一样使这个世界枢纽的大机场变得安静下来门可罗雀。分析家们认为,未来的十年将是一个旅游、贸易、投资和移民等各行业失去的十年。这座机场象征着过去几十年的全球化将让位于全球社交距离的新时代。

华盛顿彼得森经济研究所所长亚当•波森(Adam Posen)表示:“在大国之间没有发生战争的情况下,我们从未见过这样的事情。” 樟宜机场,是世界最大的旅游枢纽之一,客流量从1月份的590万人次骤降至4月份的25,200人次,降幅为99.5%。为机场服务的航空公司数量从91家暴跌到35家。四个主要航站楼中,有两个已被暂时关闭; 五分之一的计划至少被搁置两年。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警告说:“依赖旅游业的行业,如航空、酒店和旅游业,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元,而且可能永远无法完全恢复。“

旅行只是中共冠状病毒破坏全球互联的一种方式。这一疫情大流行也在中断工人、金钱和货物的流动。这些工人、金钱和货物日益影响二战后的世界格局,自柏林墙倒塌以来,帮助10多亿人摆脱贫困,并给地球大国家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稳定和繁荣。概括来说:美国对中国的投资提高了对大豆的需求,而大豆的销量使巴西农民能够买上德国汽车。

去年12月,中国武汉的零号冠状病毒病人出现之前,全球化的质疑声已经此起彼伏。在这个日益两极分化的世界中,中共冠状病毒已经使至少近千万人患病,50万人丧生,正在对长期以来形成的文化、经济和政治关系进行重新塑造。波森说:”疫情大流行使人们有了一个借口来阻止人与人的接触,中断知识与经济的交流。这是全球化的反向运动,其速度也加快了。”世界货币组织称,冠状病毒导致的全球经济崩溃将比人们想象的还要严重。

全球化的黄金时代给世界经济带来了繁荣,却也让人类变得狂妄自大。21世纪00年代末期发生的大萧条,由于监管不力,当时个人和政府的疯狂过度借贷,加上廉价、欲罢不能的金融工具,导致个人储蓄和国家储备崩溃。随后的十年里,保护主义抬头;全球贸易模式和外国直接投资从未真正恢复过。

疫情可能引发各种危机

但所有的种种问题,跟即将要到来的危机相比,是小巫见大巫。很少有人建议彻底结束全球化。这个疫情大流行对货运行业的影响虽然也不小,但与旅游业相比相对较弱,表明世界的人们、公司以及国家仍然希望彼此做生意。然而,尽管股市反弹和重新开业表明人们渴望迅速恢复正常,但未来的很多年,我们的旅行、工作、消费、投资、互动、移民、在全球问题上的合作和追求繁荣的方式都会发生改变。

1)国际航空旅游业倒闭潮

飞行旅客人数变化表明,世界正在处于静止不动的状态。这一疫情大流行对全球旅游产生了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影响:据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WORLD)的报告,今年春天,世界上每个国家都出台了某种入境限制。4月份,国际航空客运量跌至1970年代以来从未见过的水平。

由于中共冠状病毒,各国对国际旅游的旅行限制。65%的国家对国际旅游业完全关闭。分析师目前预计,今年国际游客人数将下降了80%之多,降幅创历史新高。相比之下,2009年的大衰退,当时入境人数只下降了4%;2002年的SARS疫情,当时下降了0.4%。智利的LATAM航空公司、哥伦比亚的Avianca航空公司、维珍澳大利亚航空公司和英国的Flybe航空公司都已经宣布破产。

但是,旅游行业的崩溃不仅危及航空公司和酒店,还威胁到纳米比亚等地的保护工作,例如,在纳米比亚,旅游业的收入使这个贫穷国家能够为世界上最大的黑犀牛种群维持着广阔的自然保护区。

2)文化商业沟通受挫

病毒威胁到文化交流,例如每年将数十万美国学生送到海外的学期或学年交流学生项目,现在暂停、推迟或取消。

它威胁着商业和其它方式的沟通。战略和国际研究中心繁荣与发展项目主任丹尼尔·伦德(Daniel Runde)回顾了最近一次ZOOM电话会议,该电话会议汇集了来自美国、巴西和哥伦比亚的20人,参加一个有关亚马逊雨林未来的会议。他说:”在会议之前,人们没办法面对面交流沟通去解决事情。人们很难从小小的视频图像中察觉到肢体语言。会者都感觉紧张,也许是因为非语言沟通方式丢失造成的。会议之后,不能到楼上继续完成谈话。你会感觉缺少了完成工作所需的一半信息。

遍布全球的三线和四线小城市,例如阿根廷的科尔多瓦;波兰的克拉科夫;奥斯汀等城市,要全面恢复与广阔世界的连接将路漫漫而修远兮。

英国旅游数据提供商OAG的高级分析师约翰.格兰特(John Grant)表示:”这一切越来越孤立的举措导致我们在全球采取保护主义态度。”所有精彩的学习和分享,包括历史,知识,多种族的文化经验等,都会遇到挫折。

(3)移民减少带来大量就业问题

国家封锁也减缓了跨境人员的不规则流动,非法移民大大减少。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数据显示,在美墨边境,4月份被美国边境巡逻队逮捕或驱逐的人数降至15,862人,比3月份下降47%,为至少20年来的最大单月降幅。沙特阿拉伯本周宣布,将把获准参加每年前往麦加朝圣的朝圣人数削减至不超过1万人。而去年的朝圣活动吸引了250万人。

国际移徙组织在西非和中非35个关键中转站收集的数据表明,1月至4月,移徙减少了48%。欧洲主要移民路线的不规则过境点数量在4月份下降了75%,降至约1470人——这是自欧洲边境机构Frontex于2009年开始收集数据以来的最低数字。其中一些回落被证明是暂时的。例如,5月,非正常进入欧洲的入境人数反弹至4260人——仍然属于非季节性的低落,但这个数字表明,在一些发展中国家,疫情造成的粮食安全问题加剧开始对人们造成沉重压力,比非法越境造成的问题还大。

随着合法移民路线变得更加复杂,非法移民可能会增加。发达国家关闭了移民和庇护办公室以及领事服务,使积压工作恶化,在某些情况下,积压工作已经持续多年。目前至少日本和韩国这两个国家已经暂停了先前签发的签证的有效性。

一些准备去美国留学的中国学生突然面临新的障碍,美国停止了一部分的学生签证,川普总统停止为外国工人发放许多新绿卡和签证的举动,尽管据说是暂时的,但给寻求在美国建立新生活的外国人,如来自瑞典的广告高管和巴西柔术大师们的生计蒙上了阴影,前途未卜。

随着贫困移民失业或回国,世界银行预计,今年向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汇款将下降近20%,这是有史以来降幅最大的一年。这实际上肯定会造成世界上更多的贫穷家庭将在获取食物和药品方面雪上加霜。今年汇款占这些国家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将降至1999年最低水平。

这些数字的背后隐藏着无法形容的困难。委内瑞拉由于人道主义危机产生很多难民,他们处于拉丁美洲社会经济阶梯的底部,在疫情发生后,邻国突然陷入经济衰退就业机会减少,难民发现自己也失业了,不得不回家。21岁的委内瑞拉工人路易斯·梅迪纳去年逃离了这个崩溃的社会主义国家,逃往厄瓜多尔的瓜亚基尔。他设法找到了一份房屋刷墙的工作;他的收入每月160美元,大部分都寄回去母亲,让她购买食物,帮助她治疗癌症。

(4)全球经济遭重创

由于资本、货物和服务流动的放缓,全球经济将雪上加霜。预计今年世界贸易将下降13.4%,下降幅度为60多年来的最大,使贸易额回落至2014年的水平。外国对新兴国家的直接投资集中在新桥梁、道路、工厂和港口,为发展中国家带来了繁荣的机会,但是预计将下降约20%,达到2006年这一水平。外国直接投资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预计将降至1990年代初以来的最低水平。

阿根廷大型瓦卡穆尔塔项目预计将在6年内通过开采世界第二大页岩矿床,创造22,000个就业机会,使阿根廷的石油和天然气产量翻一番。但是,在封锁导致全球油价暴跌之后,外国公司正在收回计划中的投资。

发展中国家尤其担心中共国投资可能出现倒退,而中共国投资是新兴市场基础设施项目的主要驱动因素之一。分析人士援引秘鲁利马的一个庞大港口,以及一个铁路项目,旨在将巴西贫穷的巴伊亚州的内陆农民和矿工与大西洋港口和全球市场联系起来。

巴西项目”需要大量的资金,而且尚未开始建设,而且有很多理由不启动该项目,”华盛顿美洲对话亚洲和拉丁美洲项目主任玛格丽特·迈尔斯说。当您查看各种风险因素时,这些风险因素是现在最有可能失败的项目类型。

根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的数字,2020年前几个月,全球新增投资项目和跨境并购的公告比去年同期均下降了一半以上。这一疫情流行正在威胁着全球关切的国际合作。阿根廷陷入残酷的经济衰退和自我孤立,已经无限期地停止了推广对抗气候变化的替代能源项目。国际能源署预测,到2020年,全球新增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将下降13%,这是2000年以来的第一次减速。

全球范围在人员、货物、资本方面的疏远和封锁正在加深对经济的残酷影响,使得失业率飙升、需求减弱。世界银行(World Bank)表示,全球经济正遭受二战以来最严重的衰退,大多数国家都同时经历了自1870年以来的衰退。这是过去150年来第四次最大深度的经济衰退,其深度是21世纪00年代末大衰退的两倍。中共冠状病毒破坏全球经济的程度之广之深,九十多个国家向世界银行请求财政援助。

全球多达1亿人即将陷入极端贫困,这是自1990年代亚洲和拉丁美洲金融危机以来的第一次增加,也是自世界银行1990年开始跟踪这一数字以来的最大增幅。

世界银行前景展望小组主任艾汉•科塞(Ayhan Kose)表示:”无论我们过去几十年取得什么进展,我们最终可能都会失去,竹篮打水一场空无所避免。全球化面临的威胁是非常重大的。

供应链安全更重要但改变困难重重

甚至在中共病毒大流行之前,大衰退和贸易战(主要是中美之间的贸易战)回归后,日益严重的经济保护主义已经开始堵塞货物、服务和资本流动的管道。现在,在中共病毒的阴影下,一些受到伤害的国家正采取前所未有的行动,保护自己的工业。

意大利长期以来一直在审查其安全、国防、运输和电信部门的外国投资。但是,当国家在残酷的经济衰退中苦苦挣扎,哀悼死者时,政府出台了一项紧急法令,极大地扩大了自身的权力,否决了对从事电力、水、卫生、媒体、数据收集、航空航天、选举系统、银行、保险、机器人或生物技术等任何公司有关的外国投资。

右翼意大利兄弟党的参议员阿道夫•乌尔索(Adolfo Urso)表示:”我们有必要阻止来自东方国家和欧洲邻国的掠夺性殖民化。“他说,冠状病毒已经改变了国家资产构成的定义。

乌尔索说:“譬如说疫苗行业受到敌意收购的威胁,任何国防公司要采取战略措施。”

新的限制措施引起了意大利工业家的警觉,他们说,他们国家长期停滞不前的经济将需要更多的外国资本,而不是更少,这才能摆脱这场危机。

在疫情大流行刚刚开始时,全世界对呼吸机、口罩和其它个人防护设备的需求突然加大,再加上各种制造从拖拉机到电脑等各种产品的公司,因为中共国的供货工厂关闭,无法保证得到各种配件,导致全球疯狂,不惜一切代价寻找任何替代品。随着工厂重新开张和供应链稳定下来,这一经历使各国和各个公司受到精神创伤,人们更加呼吁将制造业搬迁回来,或者至少将这些工厂分散到更多和更靠近的国家。

这可能意味着一组新的赢家和输家。一些企业从中共国转移出去的压力越来越大,因为中共国不断上涨的工资和土地成本已经迫使工厂将生产线转移到工资较低的国家,如越南、印度尼西亚。对于瞄准美国市场的公司来说,可以将工厂搬到墨西哥,从那里可以经过水陆空将货物运输到美国。

然而,让全球化的工厂回归可能比政客所描绘的困难得多。

卡尔顿•索勒(Carlton Solle)在亚特兰大郊外经营一家公司,他们制造服装,包括帽衫、围巾等,配备一种特殊的过滤技术,非常适合疫情大流行时期使用。当中共国的供应商关门时,索勒试图将生产转移到密歇根州。这项工作很快陷入生产延误、质量差和成本飞涨的泥潭。仅制造公司标志的成本就从20美分跃升至美国的3.40美元。索勒说,他被迫提高价格,他的利润率仍然受到打击。他于5月在中共国重新开始生产。”中国人真正擅长的就是知道如何大规模生产商品,”他说。”试图转移到美国对我们来说是一项艰巨的任务。我不知道。我们将继续在美国和附近的其他国家寻找选择。“

总之,中共冠状病毒对整个世界的伤害才刚刚开始。

评:中共冠状病毒给全人类的健康安全和全球经济造成了前所未有的破坏。中共没有道德底线,为了达到自己的邪恶目的,不择手段。中共不灭,灾难不止。消灭共产党是恢复法治和秩序的需要。

原文链接

翻译报道:吴一秒

校对整理:人间四月

1+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ieke1949
10 月 之前

加油
 

0

热门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7月 0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