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披上法律的外衣:伪中共政权用“法律”武器对付外国人以实现政治目的

图片来源:加拿大亚太基金会(Asia Pacific Foundation of Canada)

据达尔文(Charles Darwin )大学法律系学者约翰-加里克(John Garrick)6月29日在美国对话(TCUS)的 报道,澳大利亚公民卡姆-吉尔斯皮(Karm Gilespie)因走私毒品罪被中共判处死刑。

死刑在中共国并不罕见。伪中共政权目前每年处决多达数千人,这比世界上所有其他国家的总和还要多。然而对于本月初因走私毒品而被中共定罪的澳大利亚人卡姆-吉尔斯皮来言,他所涉及的案件是一个 “政治敏感 “案件,而且他的羁押时间(从被捕到判刑)已经长达6年半。中共在 “政治”案件或 “政治敏感”案件中,通常会利用其法律制度和司法机构作为武器,对那些被认为对伪中共政权构成威胁的人发动政治战。吉尔斯皮的案件无疑触发了中共对司法的干预。尽管伪中共外交部否认死刑判决与当前和澳大利亚的紧张外交关系有关。其发言人赵立坚称“裁决是由中国法院依法作出的”。但吉尔斯皮预料中的上诉将进一步揭示中共国所谓的社会主义法治的真相,而这可能会对澳大利亚和其他国家产生不利影响。中共释放的信息路人皆知:我们有这样的案件作为筹码,你们必须服从我们的政治主张。

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律体系

“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律体系 “一词由伪中共2011年引入,被称作其历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这究竟意味着什么?中共国的法律制度是基于中共所谓的中国当前的 “国情和形势”制定的,中共宣称其法律是党和人民意志的体现。这里的 “国情 “包括拒绝任何政治改革或有可能放松党的控制的举措。中共国没有多党选举,没有多元化的政治指导原则,更没有权力的分立。中共占据绝对统治地位,习近平总书记就是中共的斯大林主义掌舵人。这个 “形势 “指的是中共国与西方民主国家之间日益紧张和激烈的地缘政治竞争。在美国因CCP病毒和国内问题而分心的情况下,中共正试图在整个印太地区推进自己的利益。

习近平已经掌握了自毛泽东以来的最大权力。在他的统治下,中共国开始四处出击,破坏现有的国际、法律、金融和贸易框架,以谋求中共的自身利益。在中共国内,中共已公开宣布其在政府职能的所有关键方面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在这样的环境下,中共国的刑事司法系统自然压倒性的偏向其伪政权。大多数案件都是根据嫌疑人的供词进行审判,而嫌疑人往往在审讯后很久才有机会与其辩护律师联系(如果存在辩护律师的话)。检察官对刑事案件的定罪率极高,超过99%。拘捕通常是在检方有足够证据定罪后才宣布的。大多数刑事审判是由国家挑选的1至3名法官和3至5名陪审员组成的合议庭进行的。被告人通常很快就会被定罪和判刑。刑事辩护律师还必须与强大的国家权力机构打交道,这些权力机构会诋毁律师的工作,甚至威胁其人身安全。尽管2007年以来,中共法院判处死刑犯人开始需要其最高人民法院的批准。但特别对 “政治敏感 “的案件而言,中共的党令仍凌驾于国家法律和法规之上。吉尔斯皮现在有权对其判决提出上诉,然而,这么长时间已经过去了,特别是在当前的政治环境下,寻找到和盘问控方证人来获取新的辩护证据已经是一项难比登天的任务。

涉及外国公民案件中出现的模式

一个非常明显的事实就是这些案件当事人的超长羁押。吉尔斯皮已经被羁押了6年半之久。这一点结合他在羁押中的受到的不公正待遇,进一步表明他是作为政治人质而被扣押。另一个涉及加拿大人罗伯特-谢伦伯格(Robert Schellenberg)的案件则开创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先例。谢伦伯格在2018年12月首次审判前也已经被羁押了15个月。中共检察官辩称谢伦伯格试图用隐藏在橡胶轮胎中的塑料颗粒,从中国走私227公斤冰毒到澳大利亚。谢伦伯格则否认了所有指控,并声称自己是被陷害的。随后,他被判走私毒品罪,并被判处15年监禁和罚款。当谢伦伯格去年提出上诉时,中共法官裁定,对于毒品走私案来说,原有的判决 “太轻了”,重审判决了死刑。谢伦伯格的律师张东硕对此提出异议,称并没有提交任何新证据给法院。

另外两名加拿大人迈克尔-科夫里格(Michael Kovrig)和迈克尔-斯帕弗(Michael Spavor)在被羁押8个月后也在本月被正式指控犯有间谍罪。在中共指控这两名加拿大人和判处谢伦伯格死刑前,加拿大方面刚刚逮捕了华为高管孟晚舟,并准备将其引渡到美国。美国方面希望对孟晚舟以涉嫌违反对伊朗的制裁而进行审判。包括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在内的多方人士认为,中共国对这些加拿大人采取的行动是对孟晚舟被捕的报复。

利用法院系统施加压力

中共利用法院系统作为控制工具,以威胁恐吓和胁迫等手段达到镇压异议人士的目的。 多年来,中共一直用这种手段压迫民权律师,维权人士以及其他如香港民主抗议者等。现在,中共显然开始使用这种策略来警告那些实力较弱的国家,不要挑战任何中共国的官方说法。中共针对加拿大的动作是因其拘留了那名华为高管;针对澳大利亚则是其要求对CCP病毒的起源进行独立调查。

在当前的政治气氛环境下,中共的邪恶本质在这些无理判处外国公民死刑中体现的淋漓尽致。我们将对事态的发展拭目以待。

评: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是盗用法律名义,遮掩中共政权的非法性。其本质是维持中共的非法统治地位。中共实力不济时用这套法律管制国内人民,中共实力稍稍变强,便开始扩展这套法律来遏制民主国家,甚至在国际上蓝金黄国际刑警组织,以法律的名义行苟且之事。这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和CCP病毒一样,不但置人于死地,而且极具传染性。民主国家应该行动了。

原文链接

翻译报道:匿名
校对整理:意翎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6月 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