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中国企业的国进民退 国内银行的信贷歧视

与往年一样,每次安信证券召开年度战略会议,公募、保险、私募等机构都会争先恐后地听取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博士对宏观经济形势的介绍。这里有几个要点要和你分享。

1。企业投资率和杠杆率下降速度极慢

高善文认为,在整个经济转型过程中,中国有其自身的发展特点。从全球来看,虽然转型后企业投资率普遍下降,但中国的企业投资率始终明显高于其他东亚经济体,转型后企业投资率的下降极为缓慢。

“韩国改造后,从相对高点下降了6%,而中国下降了不到3%。这意味着,我们企业投资率的下降远未结束。(小编的理解是,企业的投资率远未到地板)如果企业投资率继续下降,经济增长率将继续下降。”

同时,高善文表示,在经济转型开始前,中国企业的杠杆率始终高于其他经济体。但转型后,杠杆率仍在快速上升。这与中国经济政策调控中利用基础设施和房地产刺激经济有关。(小编了解到,基础设施投资和房地产投资都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这是一个需要大量外部资金的行业。从中国房地产企业的负债率可以看出。)

“这一阶段积累了大量的杠杆和风险。尽管投资率要高得多,但杠杆率也在快速上升核心在于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的巨额债务和投资。同时,大量房地产投资保持了较高的经济增长速度。”

除了上述两项指标所显示的风险外,中国的人口老龄化问题也十分突出,这也给后续的中国经济增长带来了压力。高善文表明,中国的人口老龄化程度已经高于其他可比经济体东亚。更重要的是,这几年中国的老龄化速度明显加快,2027年以后将明显加快。

2。国内银行信贷资源配置扭曲

过去中国的经济转型,在高杠杆、房地产和基础设施的刺激下,带来了很多扭曲,包括市场上讨论的“国进民退”现象。

高善文表示,从企业债券发行和中小企业融资的角度来看,这种情况确实存在。尽管民企在资本使用效率和净资产收益率方面更为高效,但近两年,更多的信贷资源流向了国有企业,这也意味着银行信贷资源的配置在一定程度上受到扭曲。(据小编了解,大量银行贷款流向国有企业,而非民企中小制造业企业)

“即使在同一评级水平,民企获得信贷的机会也越来越受(小编:姓民或国 所有制)的歧视。问题是,民企不仅受到(姓民或国 所有制)的歧视,而且越来越受到歧视。”

高善文认为信用扭曲有一定的技术原因。尽管在多数情况下,民企的盈利能力并不弱于国有企业,但近两年来,民企的违约和跑路案件逐渐增多(小编认为上市的民企在股市大量清仓式套现或股权质押明星贾跃亭),导致信贷分配出现“国进民退”现象。当然,这样的理由只适合解释近两年市场上发生的情况,却无法解释前几年信贷融资不平等的原因。

在高善文看来,造成明显的信用歧视有两种可能:一是民企恶化,银行切断融资;二是民企国企恶化,但由于银行的贷款抽贷行为又导致了民企的违约,大量信贷资金将进一步流入国企。目前造成信贷扭曲的原因还有待观察。

3。反周期的政府参与调节的影响

信贷市场为何出现如此明显的资源错配?对此,高善文表示,一个重要原因是,面对以国有企业和地方投融资平台为特征的经济下滑,政府长期以来一直在使用逆周期的政策。

“既然把地方投融资平台作为实施逆周期政策的工具,那么政府就应该对地方投融资平台负责,在面临违约风险时,政府应该垫底。另一方面,在与就业有关的经济衰退中,政府面临维持就业稳定的压力。政府需要保护国有企业。”

在高善文看来,并不是因为国企经营更好,也不是投融资平台效率更高,而是这种反周期政策将国企和地方投融资平台作为工具,造成了大量的信贷资源流向这些企业。尽管从每一个金融主体,政府、金融机构都是合理的,但是总量上看,隐形杠杆率越来越高。

高善文表示,强大有力量的政府持续使用反周期政策对抗经济下行,但也同时积累了大量的风险,政府在 18 年开始调整。导致经济增速下行。从短期来看维持了经济增速下降没那么快,但长期来看使得经济增长效率越来越低。(小编:别什么反周期新名词了 现在是硬着路或崩盘的问题了)

【GM13】

资料来源 视频

0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6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37015/ […]

0

热门文章

GM18

11月 28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