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比奥,里施将《香港法案》移交参议院“热线”程序审议

2019年11月14日

华盛顿特区-美国参议员马可·卢比奥(R-FL)和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吉姆·里施(R-ID)启动了一项程序,以促使参议院迅速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S. 1838)。 该过程称为热线,允许参议院事务获一致同意。 修正后的两党支持法案于9月获得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一致通过。

卢比奥说: “世界见证了香港人民每天站立捍卫他们长期珍惜的自由,以抵御日趋暴虐的北京和香港政府。 他们的呼声被武力对待,使香港年轻的生命不幸陨落。现在,美国比以往任何时候更迫切地要向北京发出明确的信息,即自由世界与香港人一同战斗。 我感谢参院领导人麦康奈尔和舒默的支持,以及主席里施,等级会员梅嫩德斯和卡丹参议员对此项立法的坚定合作与支持,并希望其得以通过。”

里希说:“世界需要看到美国挺身而出,对中国共产党直言他们对香港人民所犯下的累累罪行。历经二十多年的背信弃义,现在是时候让中共对侵蚀香港自治而承担后果。 美国与香港人民站在一起,我期待着继续与参议院领袖及两党同僚们迅速通过这项法案。”

在参议员米奇·麦康奈尔(R-KY)颁布的1992年《美国-香港政策法》的基础上,这项得到两党共同支持的经过修正的法案,将要求国务卿至少每年一次审查香港是否满足以下要求而依美国法律享受《公约》所订的特殊待遇:基于与人权、执法和引渡要求、普选、司法独立、警察和安全职责、出口管制和制裁执行相关的政府决策自主权。立法还要求授权总统对确定为在香港进行法外引渡、任意拘留、酷刑或强迫认罪或其他严重侵犯香港人权行为负责的外国人实施制裁。此外,该法案将要求行政部门制定一项策略,以保护美国公民和香港其他人免于被引渡或绑架到中国,并每年就违反美国出口管制法和联合国在香港实施的制裁向国会报告。

共同赞助者包括参议员Ben Cardin(D-MD),Jim Risch(R-ID),Bob Menendez(D-NJ),Josh Hawley(R-MO),Angus S. King,Jr.(I-ME), Ed Markey(D-MA),Tom Cotton(R-AR),Kevin Cramer(R-ND),Pat Toomey(R-PA),Dick Durbin(D-IL),Kirsten Gillibrand(D-NY),Susan Collins (R-ME),克里斯·库恩斯(D-DE),谢尔登·怀特豪斯(D-RI),约翰·科恩(R-TX),罗杰·威克(R-MS),马克·华纳(D-VA),杰夫·默克利(D -OR),Todd Young(R-IN),Ron Wyden(D-OR),Jeanne Shaheen(D-NH),Mitt Romney(R-UT),James Inhofe(R-OK),Catherine Cortez Masto(D- 内华达州),特德·克鲁兹(R-TX),伊丽莎白·沃伦(D-MA),玛莎·布莱克本(R-TN),里克·斯科特(R-FL),克里斯·墨菲(D-CT),约翰·霍文(R-ND) ,卡玛拉·哈里斯(D-CA),塔米·达克沃斯(D-IL),理查德·布鲁门塔尔(D-CT),鲍勃·凯西(D-PA),雪莉·摩尔·卡皮托(R-WV),玛莎·麦克萨利(R-AZ), Cory Booker(D-NJ),Chris Van Hollen(D-MD),Jack Reed(D-RI)和James Lankford(R-OK)。

请点击链接看新闻稿英文原文

什么是“热线”程序?


领导层及其他参议员执行的战略程序。 在某些情况下,参议院领导人可能会给法案打上热线电话,最常见的情况是他们想迅速采取行动。 在这种情况下,领导层成员要求其他参议员向参议院留下传讯,要求该措施未经表决即获得通过(由一致同意)。 如果有一个参议员反对该法案,他们可以给其他参众议员打电话,登记他们的反对意见,然后该法案就停止了。 有时候,多数党领袖并不真正希望法案能获得一致同意,但无论如何都会给它热线电话-像是以试探公众反应的方式来衡量法案的支持率。

【GM35翻译】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35

11月 14日, 2019